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0章 不愿再徒增伤亡

第360章 不愿再徒增伤亡

在众人望眼欲穿的目光下,那扇紧闭的红漆纂百兽图纹的大门,吱嘎一声,缓缓开启。

墨色的锦缎,利落凛冽,三千青丝如瀑般,直顺的堆积在肩头,偶有几缕,滑落到她的胸口,眉若远山,眼若秋水,腰间束着一条银白色的缎带,脚下踏着一双鹿皮靴子。

这,这怎么可能?

众人顿时惊了,他们纷纷加大了玄力的释放,却仍是如同石沉大海般,难以从她的身上,查探到任何一丝的玄力波动,就好似,站在他们面前的,仅仅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你们怎么都来了?”凌若夕哑声问道,光洁的额头,有一层晶莹的汗珠,在这明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让她那张小脸看上去好似发着光一般,格外生动。

“擦擦汗。”云井辰一脸宠溺的走到她身前,从袖中掏出一方绢帕,温柔的为她擦拭掉脸上的薄汗。

凌若夕没有阻止,只是用一双纯粹的黑眸,静静的注视着他,那神色既淡漠,却又好似还有些别的什么。

“终于发现本尊的好了?”云井辰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将沾染了她汗珠的绢帕咻地一下收入袖中,似笑非笑的调侃道。

“这样才算正常。”凌若夕一边说着,一边点头,他方才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她几乎以为,自己穿越了,习惯了他的调戏,他啥时候正经起来,反倒让她不太习惯。

“……”云井辰突然有种好想咬死她的冲动。

“咳,”暗水一脸忍俊不禁,每次见到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他总有种想笑的冲动,这男人分明是赫赫有名的前第一世家少主,要样貌有样貌,要实力有实力,却偏偏在凌姑娘面前,各种自甘委屈。

似是看出他的戏谑,云井辰冰冷的眼刀,刷地的刺在了暗水的身上,警告他别太过分,他不舍得拿自己的女人怎么样,不代表,连一个手下,也治不了了。

暗水头一次这么机灵,看明白了他那眼神里蕴藏着的警告,身体顿时一抖,嘿嘿的笑笑,笑得要多殷勤有多殷勤,要多讨好有多讨好。

“暗水,你来解释。”凌若夕眸光一转,落在了神色古怪的暗水身上,“你的脸是抽筋了吗?”

当着她的面,同云井辰这可恶的混蛋眉目传情,他还有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这绝对是**裸的迁怒!若是暗水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的话,定会委屈的眼泪长流。

“凌姑娘,你别怪他们,是我非要出谷,他们只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回来,所以才会一路尾随。”暗水言简意赅的解释道,将所有的责任,通通揽到自己的身上。

他的好意,这帮男人心领了,但他们却不认为,自己到这儿来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送人,脚下一个跨步,走到凌若夕跟前,抱拳道:“凌姑娘,山寨里的事二哥都给咱们说了,咱们合计了一番,老大他们的仇,不仅仅是姑娘一个人的事,咱们虽然实力不强,但多一个人总归是多一份力量,姑娘若是有什么跑腿的事要办,可以交给咱们,咱们只想为枉死的兄弟们,尽一份绵力。”

他的话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摆明了是要跟着凌若夕组队杀上神殿。

“你们这份心意,我能理解,不过。”她语调故意拖长,锐利的眸子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众人,不放过他们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你们认为,连绝杀、木尧梓他们都会惨死,就凭你们,能同那么强大的敌人做对吗?”

她不是看不起他们,而是不希望再有任何不必要的伤亡出现。

他们是深渊地狱中最后的一批人,若连他们也死了,他日,她拿什么脸到九泉之下,去见绝杀?

“我在出来时,向你们保证过,只要有我凌若夕一口气在,我便许你们一方安宁天地,可我没有做到。”她苦涩一笑,从未弯曲过的背脊,此刻竟缓慢的垂了下去,她朝着众人深深的鞠躬,所有没有说出口的抱歉与愧疚,都蕴藏在了这一躬里。

暗水眼眶一红,只觉得一股酸气,从心尖咻地涌上双眼,“凌姑娘……”

这件事不是她的错,是谁也没有料想到的意外。

他们从来没有怪过她,甚至在最后关头,想的念的,仍旧是她的平安。

“抱歉,没有将他们活着带回去。”凌若夕紧咬着唇瓣,双眼已然闭上,带着些许沉痛,些许悲切的话语,缓缓从换入众人的耳膜。

他们先是一怔,然后立即侧过身体,不愿接受。

“凌姑娘,你这不是折我们的寿吗?你先起来!”有男人想要上前将她扶起,却被云井辰阻拦下来。

“这是她的心意。”他明了她这个举动背后的意义,也知道,若不让她说完,这一关,只怕她永难踏过。

男人们无奈的选择了妥协,心里头沉甸甸的,又酸又涩。

说实话,在得知了这件事时,他们心里说一点也不埋怨凌若夕那是假的,但他们终究还是记得,她对深渊地狱的恩情,不愿怪罪到她的身上,只是有那么一个小小的疙瘩,但现在,就连那小疙瘩,小芥蒂,也在她这一鞠躬中,烟消云散了。

他们不忍的撇开头,不愿让眼眶里的眼泪掉落出来。

“抱歉。”凌若夕再度开口,真挚的歉意,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的击打在众人的心窝上。

“凌姑娘,我们没有怪你,真的!”

“是啊,姑娘,你快别自责了,这是老大他们的选择,同你有什么关系?”

到最后,反倒是变成了他们七言八语的安慰着她。

看着眼前这一张张真挚、感动的面容,凌若夕眸光微颤,眼底隐有一丝水光滑过。

她直起身躯,手臂轻轻抬起,刹那间,嘈杂的院子立即安静下来。

“各位,兄弟们的仇,我会亲手去报!但敌人的实力太过强大,我不希望再有无辜的伤亡出现,所以,请你们回去吧。”她没有用强硬的命令,而是用着一种近乎请求的语气,说着这番话。

“凌姑娘,你是不是嫌弃咱们实力太弱,没办法给你帮忙?”男人们也不是笨蛋,自然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心里有些气恼,但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嘲笑。

“好了!都别说了!”暗水听着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再看看一脸为难的凌若夕,终是忍不住,大声呵斥道。

如今,他在这帮人心目中的威望,只高不低,他一开口,众人自然乖乖的闭了嘴。

“凌姑娘是为了你们着想,我们的故乡需要人守护,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你们回去吧,老大的仇,我和凌姑娘会亲手报的。”暗水拍着胸口许下了承诺。

一如凌若夕所说,神殿那帮人的实力太过强悍,而这些人,即使跟着一起去,也只会沦为人肉沙包,徒增伤亡。

“二哥,连你也这么说!”他们来这里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给老大报仇吗?

暗水面色微暗,朝他们摇摇头:“你们难道想让老大在九泉之下,还要替你们担心吗?回去,通通回去!”

他坚定、固执的态度,让男人们一时间犹豫了。

冷静下来后,仔细想想,他们二人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若是连他们自己也送掉了性命,深渊地狱中,就真的没人了,只剩下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眷。

“那二哥,凌姑娘,如果你们报了仇,一定要告诉我们一声。”临走前,他们不放心的嘱咐道。

凌若夕微微颔首:“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到时,我定亲自前去告诉你们。”

“我想去拜祭老大他们。”有一个少年,呐呐的说道。

他的话,立即引来了众人的共鸣。

“他们在那儿。”凌若夕指了指山寨外的方向,“你们若是回去,把他们一并带走吧,那里是他们的故乡,落叶总要归根的。”

虽然他们是跟着她出来的,但对深渊地狱的感情,凌若夕毫不怀疑。

他们心里定是希望,若有朝一日,惨死在外,能够被人送回故乡进行安葬。

“好,走啊兄弟们,咱们带老大回家。”居住在一号山谷的男人,哽咽着振臂高呼,众人飞身跃起,朝空地的方向扬长而去。

眼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空中,凌若夕心里的沉痛,却未曾消失半分,就连突破的喜悦,也难以让她的心情回升多少。

她眸光微微一转,扫过正在愣神的暗水,蹙眉道:“你不一起去吗?”

“不了,”他敛去面上的黯然,故意装出一副与往常相差无几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放浪形骸的笑,“我现在没脸去见他们,还是等报了仇,亲手取了仇人的首级,再去拜祭吧。”

他是一个逃兵,就算当时他身负重任,但他仍旧是没能和同伴并肩作战直到最后的逃兵。

除非摘下敌人的首级,亲手替他们报了仇,否则,他没脸面对这帮昔日的兄弟。

凌若夕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的心情很是理解,“会有这么一天的。”

会的!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这笔血海深仇,她也非报不可!

单薄的身躯,突然迸射出一道阴鸷、冷冽的气势。

暗水不愿气氛就此沉重下去,故作轻松的弯起嘴角:“话说回来,凌姑娘,你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了?”

知道他的良苦用心,凌若夕自然也不可能再放任悲伤蔓延,她卸掉一身的气势,笑道:“你猜猜看。”

“你原本是紫阶巅峰,如今这一突破,只怕是步入地玄了!是初期还是中期?”暗水一副你快说啊快说啊的表情,等待着她为自己揭开答案。

凌若夕眸光一闪,笑得有些**:“都不是,是地玄巅峰。”

“……”哈?暗水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目光惊滞,像是青天白日里见到了鬼似的,“地,地,地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