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1章 命比不上仇恨重要

第361章 命比不上仇恨重要

他的反应,极大程度上的满足了凌若夕的恶趣味,眉梢朝上翘起:“怎么,吓得结巴了?”

“凌姑娘,你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构造?怎么可能一口气连破三级?”这根本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不仅是暗水吃了一惊,就连见多识广的云井辰,也微微一愣。

他原本的估计,她顶多能突破地玄中期,却万万也没有料到,她竟一下子,上升到了巅峰,只差一步,便能进入天玄的境界,这样的修炼速度,就算是坐火箭,也赶不上啊。

但相较于暗水的兴奋,他的心里,却多了一分担忧,事反无常必有妖,所谓修炼,必须稳步进展,固定根基,昔日不知有多少人,为了突破,开辟捷径,而忽略了最基本的,最后导致走火入魔,被玄力爆体生亡。

“别这么惊讶,只不过是老头以前时常替我改善体质,这是他的功劳。”凌若夕淡淡一笑,将这奇异的突破速度,归功到鬼医的头上。

暗水也曾听说过,她刚出现在深渊地狱时,的确有一段时间,是被鬼医当作药人,成天折磨。

“没想到,那些药汁还有这种功效。”他一脸的惋惜和遗憾,早知道是这样,当初他就该自动请缨,做老头的药人。

暗水后悔得整张脸纠结成了一团,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充满了各种羡慕嫉妒恨。

“好了,你和小一一起去送送他们吧,顺便道个别。”凌若夕挥挥手,将他们二人打发离开后,这才扭头,看向从刚才就一直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的男人。

“你这副深仇大恨的样子,是做给我看的?”她轻笑着调侃道。

云井辰却没有被她这副德性给糊弄住,沉声问道:“你故意忽悠了暗水,这世上从来没有能够在人根骨定型后,还能改善体质的灵药。”

身为云族的少主,这一点,他很清楚,就算鬼医的毒术、医术,已是这片大陆的顶尖水平,但他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凌若夕心尖一颤,她就知道她能瞒住世间所有的人,却独独没办法,隐瞒他。

“不管怎么样,我突破了地玄,这是一件好事,至于其它的,没必要在意。”她有些心虚的躲闪着他太过锐利的目光,明显不愿多谈,企图蒙混过去。

“你用了别的药?”云井辰没这么轻易放过她,旋身一转,迅速出现在她面前,凌若夕刚要反击,但她快,他却更快,周身的穴道再次被他封住,完全动弹不得。

“云井辰!”她气得双颊涨红,一双凤目,怒目圆瞪,似要喷火。

“你最好不要在激怒本尊。”云井辰冷声警告道,这是他第一次,对她用这般冷漠的态度,让凌若夕有那么一丝错愕。

他自顾自的执起她的手臂,将玄力输入其中,查探过她体内的情形后,眉头顿时皱紧:“你是打算找死吗?”

经脉破损,玄力丰盈到丹田几乎无法盛放。

这样下去,她离走火入魔也就不远了!他深幽的双眸,窜起两团熠熠的火苗,一张脸沉如墨色:“是不是本尊平日太放纵你,太纵容你,所以你才肆无忌惮到,拿自己的命胡闹?”

他的怒火让凌若夕有些怔忡,但转瞬,她便强笑道:“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等不了,也忍不了,若当真如你所说,神殿是那般的强大,仅凭我的修为,要等多少年,才能为他们报仇?”

眉宇间涌现的凄凉,让云井辰满腹的斥责,通通消失在了舌尖。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女人有多在乎她身边的人,只要被她放在心上,便会得到她全力的保护。

“若夕,你这样做,就算报了仇,又怎么样?你觉得,他们会希望见到你为了他们继续胡闹下去吗?”他原本以为她只是在房间里修炼,顶多是提炼出一些提升修为的灵药,但他低估了她的觉悟,低估了她的心狠。

她食用的药草,药效极强,他甚至无法想象,在强行突破时,那些不属于她的玄力,让她在控制时,有多疼,多痛。

仅仅是从那破损的经脉中,他就仿佛能够看见,她咬牙硬抗的样子。

“我顾不了那么多。”凌若夕冷声反驳,眉目肃杀:“你知道恨这种东西吗?我只要一想到绝杀他们惨死时的样子,我的心就好痛,他们为了替我守住自己,宁肯死扛,也不肯撤退,甚至为了一把根本不值钱的椅子,一个个像傻瓜一样用血肉之躯保护它,而我呢?我可以为他们做什么?如果连报仇,还要顾虑太多,呵,那我根本不值得他们这般对待。”

她铿锵有力的话语,让云井辰彻底哑然。

仇恨已经淹没了她的心灵,淹没了她的理智。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用来筹备,用来谋划,我不知道,在我隐忍的这段时间里,那些人会不会因为任何事,丧命,我要亲手替他们报仇,这是我唯一的选择!”她双目猩红,宛如一只困兽,一只亲眼见到自己的领土被敌人侵犯,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敌人屠杀,只剩下满腔仇恨的野兽。

云井辰无奈的长叹一声,“你真的做好了觉悟?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替他们报仇?”

“是!”她的回答毫不犹豫。

“罢了,谁让本尊就在这茫茫人海中,看上了你一个呢?”他摇摇头,苦笑道,伸手将她的穴道解开,“既然你要疯,本尊陪你便是。”

人这一世,本就是不疯魔,不成活。

更何况,对象还是她,一个让他放不下,舍不掉,忘不了,只能去爱的女人。

“走吧。”他反手紧握住她的手腕,将人往房间里拖去。

“做什么?”凌若夕似乎被他突然间改变的态度给惊呆了,神色有些傻乎乎的。

云井辰头也不回的说道:“替你保住这条小命,本尊可不想自己的娘子是个短命鬼。”

二人回到房间,云井辰立即施下了一个结界,将所有人隔绝在外,随后,他拂袖将房门带上,眸子环顾四周,“你这几天在这里都干了些什么?”

瞧瞧这遍地的草药,看看桌上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

凌若夕尴尬的咳嗽一声:“没做什么,我第一次炼药,难免会失手。”

“……”他很想知道,她究竟失败了多少次。

“你还没说清楚,你到底想做什么?”她双手环抱在胸前,故意拉开了同他之间的距离,后退到一旁,神色戒备的盯着他。

“你体内的玄力若不疏导,用不了多久,就会爆体而亡。”云井辰一字一字沉声说道,那些玄力根本不是她本身所拥有的,倚靠药力的作用,在短期内,将实力提升,她的丹田、经脉,根本无法承受,时间一长,她会愈发难以控制住这些力量,到最后,只剩下死路一条。

“所以?”凌若夕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认为他是在危言耸听,她的身体,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确如他所说,但她好奇的是,他究竟打算怎么做?

“本尊向来喜欢用做代替说。”暧昧的话语,从他的红唇里吐出。

莫名的,凌若夕有些面颊发烫,她尴尬的咳嗽一声,眸光朝四下不住打转:“你能正经点吗?我们在说正事。”

“本尊难道在同你说笑么?”云井辰好似完全不清楚自己说出了怎样引人浮想联翩的话语,貌似无辜的歪着脑袋。

卧槽!她怎么有种其实是她自己思想太肮脏的错觉?

凌若夕用力揉搓了几下眉心,果断的选择不再深入同他交流这个话题,面色一正,“我要怎么做?”

如果他有办法,让她避免因为无法控制体内的力量,导致死亡,她为何不愿意一试?

“你先坐下。”云井辰指了指房间里,唯一一把完整的椅子,示意她坐下再说。

凌若夕倒也没有怀疑他的动机,这个男人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她的信任。

她背对着他,坐在了椅子上,然后,一只温热的手掌,便缓缓抵住她的背脊。

“静心、放松,不要拒绝。”他柔声吩咐道,在得到凌若夕的回答后,浩然的玄力,便冲入了她的后背。

巨大的热流,涌入经脉,瞬间引来丹田里,玄力的疯狂反抗。

凌若夕猛地咬紧牙关,她有种自己的灵魂被硬生生给一刀劈成两半的错觉,一半被他扯拽在手里,一半则被另一股力量拉拽住。

两股庞大的力量,在她的经脉中不停的你争我斗,并不算太宽广的经脉,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饶是凌若夕意志力惊人,此刻也已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脸色煞白如纸。

她不好过,云井辰更不好过,他是在牺牲自己的修为,替她将丹田中无法控制的力量,收服!

可想而知,这工程将有多么巨大。

小一和暗水在山道上将众人送走后,便优哉游哉的朝房间里走来,他们刚踏入小院,便惊讶的发现,貌似他们被一道结界给阻挡在屋外了?

“这是个什么意思?”暗水面色不愉,头顶上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

小一也是一脸的茫然:“大概师姐和云公子有要紧事需要商量?”

暗水像在看一个白痴似的,特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你认为,青天白日的,他们若是再商量大事,需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吗?”

还故意布下结界?

“额……”小一讪讪笑了笑,“反正云公子不会做对师姐不利的事,咱们就等等吧。”

暗水不满的阴沉着脸,幽怨的目光直勾勾盯着那扇紧锁的房门。

这光天化日的,究竟有什么事,需要关上门,还特地布下结界去做?

“该不会……”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唇边的笑也变得猥琐起来。

小一刚想问他是不是猜到了什么,就被暗水一手提着衣领,给拖走了。

“小孩子,现在还是回去洗洗睡吧,大人之间的事,你不需要明白。”风中,暗水暧昧的话语,缓缓传来。

凌若夕若是知道,他彻底想歪了,只怕会一刀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