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3章 是需要付出代价滴

第363章 是需要付出代价滴

“哎,若夕!若夕!”云井辰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那样子哪有半点受伤的迹象?凌若夕越听心里越觉得恼火,脚下的步伐也突地转快。

待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长廊深处后,云井辰才不自觉叹了口气,拍拍衣袖,玄力在体内一转,苍白的面容即刻变得红润起来,那速度,快得人让一旁的暗水看愣了眼,那啥,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事,本尊不想看见第二次,就算你心里只把她当作主子,但也要记住,男女有别!”冰冷的警告,传入暗水的耳膜,他这才恍然,搞了半天,他是为了自己擅闯澡堂的事,才动手的?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喂!他只是一时间没有留意,真心不是故意的有木有?

肉体上被他打出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暗水真心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可怜,妈蛋!日子都快要过不下去了。

云井辰对他不停变换的脸色毫无任何想法,优哉游哉的追逐着凌若夕的步伐走开了。

暗水纠结了一阵后,才猛地想起,妈蛋!他还有事忘记没给凌姑娘说。

凌若夕刚在大堂落座,小一便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米粥,从门外走了进来,“师姐,你尝尝看,这是三鲜粥,味道很不错的。”

她这两日的食欲不怎么好,吃点清淡的,能够养养胃。

自从凌若夕夸赞过小一的勤劳与乖巧后,他似乎愈发的喜欢上了替她研发饭菜的兴趣,喜欢见她吃下自己做的菜肴时,露出的赞美,那种感觉,会让他的心,好似被填满了一般,暖暖的,热乎乎的。

“恩,”凌若夕轻轻颔首,一边用勺子搅拌着米粥,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今天的精神劲儿比前两天好了许多,没再做噩梦了?”

自从山寨出事后,他日日夜夜都被噩梦困扰,这件事,凌若夕虽然嘴上没说,但却是看在眼里的。

小一面颊微红,有些难为情的低下了脑袋:“没,没有了,谢谢师姐的关心。”

原来师姐都知道啊,他还以为,没人发现呢。

“我已经想通了,师傅的事,是一场谁也不想看到的灾难,虽然心里很难过,很愧疚,但是,我相信,师姐一定不会让师傅他们白死的,一定会为他们报仇雪恨!”清澈的黑眸里,迸射出两团晶莹的火苗,那毫不掩饰的信赖,让凌若夕愣了愣。

随即,她笑道:“当然。”

就算他不说,她也会这么做,有些仇,不能不报!

“你们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某人喑哑性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凌若夕含笑的面容,刷地一声,冷了下去,她当作未曾见到云井辰走来的身影,端起瓷碗,准备用膳。

“云公子。”小一礼貌的唤道,礼数十足。

“乖。”云井辰经过他身侧时,伸出手,像拍小孩子那般,拍了拍他的脑袋,余光却始终定格在凌若夕的身上,看样子,这女人是真的被自己给气到了。

“这是什么?”他轻描淡写的开始寻找话题。

凌若夕充耳不闻,只当他是空气,倒是小一兴致勃勃的为他介绍着:“这是我给师姐准备的小米粥,里面加了不少蔬菜,很有营养的,云公子要不要也试一试?”

“不了,比起亲口吃,本尊更喜欢看别人吃。”暧昧、宠溺的话语脱口而出。

凌若夕眉心一跳,凉飕飕的眼刀咻地刮在了他的身上,嘴里却道:“小一,再给我添一碗。”

她全部喝光,也不会给他留下半滴。

“好。”小一笑盈盈的端着空空的瓷碗,朝厨房的方向跑去,只要师姐喜欢就好。

“呵,你的魅力是愈发大了,连这么小的少年,也会对你上心。”云井辰撩袍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下,身体歪斜、慵懒,只是嘴里说出的话,却带着一股子的酸气。

凌若夕冷笑道:“真心实意的关心,总好过某些人的肮脏手段,怎么,刚刚还吐血重伤的人,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痊愈了?你是吃了什么药,这么有效率,也给我介绍介绍,昂?”

眉梢朝上翘起,些许讽刺的弧线。

云井辰顿时有种挖坑把自己给埋了的憋屈感,他神情幽怨,撅着嘴道:“本尊只是想让你多关心关心本尊,少把心思放在别人的身上。”

尼玛!他能好好说话吗?敢不敢别做出这种卖萌耍蠢的举动?

凌若夕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眼里的冷怒,骤然消散了不少。

见她神色缓和,云井辰急忙趁热打铁,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优势,反正他在她眼里,已经无节操,无三观,无下限,还在意形象这种东西做什么?“哎,本尊也是一时气糊涂了,试想,若是当时闯进澡堂的人,不是暗水,而是本尊,你可会轻而易举的放过本尊?这就是差别对待啊。”

追逐着赶来的暗水,一进门就听到这句话,脚下瞬间打滑,嘴角不住抽搐,妈蛋,他这是招谁惹谁了?连这样也能躺枪?他已经说过了,那是一场美妙的误会,是一场毫无准备的意外,有木有!!

凌若夕懒得同云井辰斗嘴,任何事实只要到了他的嘴里,都会演变成另一种样子,他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她早已经领教过了。

“暗水,你最好给我一个你擅闯澡堂的合理解释。”浅薄的眼皮冷冷的抬起,那不怒而威的姿态,让暗水有些背脊发凉,他咕噜噜转动着眼珠,看看气场全开的凌若夕,再看看一旁,不怀好意的云井辰,眼前一黑,顿时有种自己今天会死得不能再死的预感。

干涩的喉咙轻轻吞咽了一下,在凌若夕愈发不善的目光下,他呐呐的解释道:“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接连突破,真的只是因为老头为你改善过体质吗?”

他起初是觉得这个理由有几分可信度,可后来越想越不对劲,若是有这样的方法,以老头喜欢四处炫耀的个性,怎么可能隐瞒?他想了半天,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凌姑娘在忽悠他,所以才会特地跑来,寻求真相。

“……”他不是向来智商拙计么?怎么突然一下子,变聪明了?凌若夕的面色有些古怪,似在思考着什么难题一般。

暗水紧张的站在下方,双手在身侧黯然紧握。

“这种小事,也值得你莽撞的冲去澡堂?”云井辰漫不经心的问道,特意咬重了后边几个字,似在提醒凌若夕,这男人先前犯下的大错是不能够轻易饶恕的。

暗水嘴角一抖,他怎么有种这男人在针对自己的错觉?

“凌姑娘,我不是有意的,我当时真的很着急,我就想着,如果你有什么法子,能够迅速突破,希望你能告诉我,让我也尽快的提升实力,好为老大和兄弟们报仇。”他一鼓作气,将心里的想法通通说了出来。

“再多的理由,都是借口。”云井辰默默的添上了一句话,暗水言辞凿凿的话,就算再有说服力,也掩盖不了他擅闯澡堂,险些看光他的女人的事实!将他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云井辰,你丫的别太过分!”暗水也不是什么软柿子,见他屡次针对自己,心里头蹭地窜起了一团火,凶神恶煞的怒瞪着他。

云井辰妖娆的面容浮现了一丝讥讽的笑:“你偷窥本尊的娘子沐浴,害她险些走光,现在反而说本尊过分?呵,听你这么一说,本尊若是不做得再过分一些,岂不是对不起你了?”

卧槽!他是这个意思吗?

暗水听得一愣一愣的,险些没被云井辰给忽悠住。

眼看着两人在自己的面前打情骂俏,凌若夕有种极其无力的疲惫感觉,身体软软的斜靠在椅子上,任由他们发挥,任由他们针锋相对,吵吵闹闹的声音,为这寂寥落寞的山寨,增添了几分暖意和人气。

小一捧着米粥再度折返回来时,看见的就是俩男人针尖对麦芒的场景,看见的是凌若夕作壁上观,在一旁津津有味看戏的样子。

见他出现,凌若夕朝他招招手,示意他把食物端过来,至于那两人,抱歉,完全不在她的关心范围以内。

米粥飘荡出的淡淡香气弥漫在这宽敞的大堂里,暗水争执得面红耳赤,且还说不过云井辰,一时间有些嘴唇发干,他刚想喝水,余光却瞥见坐在上首的凌若夕,悠然用膳的姿态,嘴角蓦地一抖。

这种被人当猴子看戏的感觉,是在闹哪样?

他瞬间偃旗息鼓,不愿再为凌若夕提供看资,云井辰也优哉游哉的恢复了那副妖娆、高贵的姿态。

硝烟味顿时烟消云散,还未看得够本的凌若夕,顿时挑起眉毛,笑道:“怎么不继续了?继续啊,不是还没争出高下来么?”

再继续下去,会被你给气死!暗水在心头默默的编排道,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尴尬,一丝羞恼。

“凌姑娘,你这也太不人道了,我被你的男人欺负,你居然不肯帮忙。”他幽幽抱怨道,对凌若夕的作态略感不满。

“帮忙?”凌若夕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凉凉的勾起了嘴角:“我以为你乐在其中。”

暗水胸口中箭,他捂住胸膛,堪堪后退了数步,一副受到了天大的打击的样子。

“你们别拦着我,让我去死吧,这世界太不公平了。”

有人拦着他么?凌若夕哑然失笑,吃光了第二碗米粥,她才接着道:“暗水,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的修为,只是特例,有些方法不是适合每一个人的。”

她从未打算带他前去第二位面,以他的实力,就算去了,也只是徒增伤亡,强行提升实力这种事,不适合他,毕竟,没有第二个云井辰,能够为他将体内隐藏的隐形炸弹摘除。

她不愿意为了报仇,而让自己人再出现任何的损伤。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某个实力高强,且非去不可的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