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4章 同伴,就应该不离不弃

第364章 同伴,就应该不离不弃

闻言,暗水面色一暗,“是这样吗?”

为什么他总有种违合感,就像是凌姑娘没有说出实话一样?

“凌姑娘,其实你的修为大为涨进,和老头当初拿你做药人的事,根本没有多大的关系,对不对?”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出声问道。

这个男人,总在该聪明的时候犯傻,在该糊涂的时候,聪明。

凌若夕略显为难的拧起了眉头,下一秒,她厉声道:“我说过了,是因为老头,我的体质才会发生改变,除了这个原因,没有别的理由。”

“小一,你说呢?你跟在老头身边最久,实情和凌姑娘说的是一样的吗?”暗水直接将炮口对准了向来心思单纯的小一,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真话。

小一没想到自己默默的站在一旁,也能中弹躺枪,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发生了什么事?”

他完全没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什么改善体质,什么老头?这同师傅有什么关系?

“我问你,老头当初给凌姑娘做毒药的训练,有把她的体质改善吗?”暗水往前跨出一步,一股浩瀚的压迫感,如同大山般,沉沉的压向小一,他眸光锐利,那不可直视的目光,让小一有些害怕。

唇瓣紧抿着,他不安的朝凌若夕看了一眼。

凌若夕冲他摇摇头,示意他别说实话。

小一虽然单纯,但他不是傻子,虽然不知道师姐为何要说谎,但秉着师姐做的、说的永远是对的的这个真理,他急忙道:“有啊,师傅曾经说过,那些毒药可以让人的体质发生改变,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是,效果却非常好。”

“你确定?”暗水可没有看漏,他同凌若夕之间的眼神对视,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原本还只有五分的把握,可是现在,他却是十成把握,凌若夕是用了别的方法,才突破得如此迅猛。

“凌姑娘,为什么?既然有能够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我们难道不是同伴吗?”带着些许痛心的质问,让凌若夕眉头紧蹙。

暗水的聪明,超出了她的预期,毕竟,这男人平日里表现出的呆萌属性,让她选择性的遗忘掉了,他还有敏锐、聪慧的一面。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想再提。”她不愿多做解释,拂袖起身,准备离开。

“凌姑娘!”暗水重重唤道:“你是不是没打算带我前去报仇?”

因为不会带上他,所以不愿让他在短期内增长实力,除了这个理由,他想不到别的。

凌若夕懒得同他解释,双腿缓缓迈开,纵身一跃,便从暗水的头顶上飞过,但下一秒,眼前一抹黑影忽地一闪,迎面逼来一道锐利的掌风,她敏锐的侧身避开,身影也从半空中落下。

冷峻的面容愈发的冰寒了,“暗水,你这是要干什么?”

他居然对自己出手?

小一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傻了,为什么他们会自己人打自己人?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他完全弄不明白,但看着正在对持的一男一女,心里的焦急,溢于言表。

云井辰早在暗水打算动手的瞬间,掌心已凝聚了一团玄力,若不是凌若夕在落地时,朝他投去的一个警告的眼神,只怕他现在已经出手了。

暗水满脸怒容,清秀的面庞生生狰狞着,带着三分不解,七分恼怒:“我猜对了是不是?你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让我跟去,说什么,等到报仇后,再让我回去拜祭兄弟们,都是假的,你想让我和深渊地狱的人一样,不要把命丢在哪儿,你只是想稳住我,对不对!”

想通了一点后,其他的,自然是一通百通,暗水几乎将凌若夕的心思猜到了九成九。

她危险的眯着双眼,“这就是你对我动手的理由?”

“凌姑娘,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的?”暗水怒声咆哮道,夹杂着巨大喘息的愤怒嘶吼,好似野兽悲怆的哀鸣。

小一眼眶一热,迅速垂下头去,不愿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的脆弱。

“暗水,她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就凭你的实力,即使去了,也只会成为累赘。”云井辰很不满意他对凌若夕不敬的态度,就算平日里,她和他是以同伴相处,甚至偶尔没大没小,但在正经事面前,他断然不该是这副样子。

“这是我们的事,同你这个外人无关。”暗水猛地转过头,猩红的双眼恶狠狠瞪着他,这是明显的迁怒。

云井辰身侧的气息骤然变冷,那夹杂着危险与森寒的压迫感,席卷整个大堂。

他是不是平日里表现得太温柔了,以至于居然有人胆敢当面挑衅他?

硝烟味重新在大堂中升起,甚至比方才还要浓烈。

凌若夕深深的看了暗水许久,这才叹息道:“你先冷静,有什么话慢慢说。”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暗水极力控制着快要失控的情绪,勉强恢复了一丝清明,他在等,等待凌若夕的解释,等待她来告诉他,为什么不肯带他前去。

“绝杀他们已经死了,你是尖刀部队唯一仅存的最后一人,若是连你也出事,你说,将来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这些无辜惨死的兄弟?”凌若夕平静的问道,语调并不重,却道尽了她的心思。

因为太在乎,所以不愿让他有半分的伤亡。

“神殿的人实力究竟有多高,你我谁也不知道,但绝杀前辈他们的修为,却比我们俩加在一起还要强大,连他们也不是对方的对手,你说,你跟着前去,不是送死又是什么?”她咬牙问道,锐利的目光好似刀子,直直的刺中暗水的心窝。

他顿时哑然,无从反驳,但他并没有就这样放弃,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一字一字狠声问道:“那姑娘你这次前去,可有能安全回来的把握?”

她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凉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我会尽全力在报仇后,安全回来。”

“哪怕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代表着你此去将会有危险,既然是这样,你有没有想过,若你出事,我将来又有什么脸,去面对老大,面对这么多的兄弟们?他们到死,心里念的,想的,仍旧是你的安危!你却要我眼睁睁看着你去战斗,自己躲藏在山寨里?凌姑娘,你是不是太自私了?”最后的一句话,低不可闻,他的神情甚至染上了几分嘲弄,几分讽刺。

云井辰顿时大怒,手掌砰地拍在椅子的扶手上,愤然起身,一股雄浑的威压以他为中心,直挺挺朝暗水压倒过来:“你说得太过了,她是为了你好。”

暗水怎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但理智知道,并不代表着情感上也能接受。

“凌姑娘,你当真不能明白暗水的心情吗?我想要报仇的心切,不会比你少多少!若是无法亲手替兄弟们报仇,不能用这双手斩下敌人的头颅,那我这一身本事有什么用?我的这条命,留着还有什么意思?”人固有一死,但他却不愿背负着永生的愧疚苟活!

或许是暗水的神情太过坚定,又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决绝,凌若夕只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酸酸的,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感同身受的怅然。

“哪怕结果是死?”她咬牙问道。

暗水宛如战士般高高昂起脑袋,一字一字坚定不移的说道:“是!我和老大和兄弟们曾发过誓,离开山谷,一生追随凌姑娘,生死不离!”

有的感情,并不需要血缘亲情做牵引,却比那更甚一筹。

凌若夕眸光微微一暗,“好,我答应你。”

正是因为了解,她才会在暗水表明决心后,答应他,因为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为了在乎的人,不惜付出一切,是怎样的觉悟。

“那突破修为的事……”暗水心头狂喜,却仍然有一分顾虑。

“那种药服用后,虽然能提高修为,但却有爆体生亡的隐患。”凌若夕解释道。

“难道是师傅曾经炼制出的绝命丸?”小一惊讶的问道,鬼医曾在数年前,专研过如何提升修行者的修为,并且炼制出了这种药,但后来,在屡次实验后,他却发现了其中的隐患,越是实力高强的人,越是容易在得到这些不属于本身的力量后,无法控制,最终走上绝路,所以后来,他才会将这种药的炼制方法只记录在自己所撰写的书册中,再未炼制过一次,甚至对此绝口不提。

若不是凌若夕翻看了鬼医的书册,也不会找到这种灵药。

她点点头,“我不会阻止你为绝杀他们报仇的行为,但我也不会让你用自己的命胡闹。”

“那凌姑娘你呢?”她不是也一样吃了这种药吗?为什么到了自己这儿,就不行了?这分明是差别对待。

“本尊怎会让自己的娘子出事?”云井辰狂傲的说道,纵身一跃,落在了凌若夕的身侧,一双深邃的眸子,毫无温度的睨着暗水,“她不愿让你有事,你当理解她的这份苦心才对。”

“可是……”明知道有捷径,就这么放弃,暗水心有不甘。

“不过呢,若是本尊愿意出手帮忙,倒也不是不行。”云井辰口锋一转,气焰极其嚣张,以他的实力,足以为暗水在吃下绝命丸后,稳定根基,帮助他吸收那些不属于他本身的力量。

暗水面露一分兴奋:“当真?多谢云公子。”

他深深的朝着云井辰鞠了一躬,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感谢。

“但是,”云井辰十足的吊人胃口,“介于你方才险些让本尊的娘子春光乍泄,本尊没杀了你已是格外开恩,又怎会出手帮忙呢?”

卧槽!敢情他这是在拿乔,故意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暗水顿时有种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他说了无数次自己真的不是有意的,为毛就是没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