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5章 静止的空间

第365章 静止的空间

到最后,为了能让云井辰答应出手,暗水费了好大的一番力气,甚至不惜放弃骄傲,放弃颜面,只为了让他消气。

凌若夕看在眼里,甚至对他升起了一丝同情,一丝不忍。

“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太过火。”趁着暗水被云井辰指派去林间砍柴的空档,她走到云井辰身旁,沉声警告道,示意他别故意刁难暗水。

“你这是在为他心疼?”怎么办,他觉得自己对待暗水实在是太留情了,就应该好好的整治他一番,俊俏的眉宇划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凌若夕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我是在提醒你,该办正事了,别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小事上,给你三天时间准备好一切,三天后,我们出发。”

她的理由,勉强让云井辰信了三分,嘴角一弯,笑得风情万种:“既然娘子大人开口求情,本尊自然要卖你几分薄面,那就到此为止吧。”

能别说得这么意犹未尽么?凌若夕略感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不再理会这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抬脚去了书房。

整齐干净的书桌上,摆放着这些天来小丫送来的书信,大多是关于北宁与南诏僵持的局势,以及,南宫玉持续失踪,南诏国国内大乱的消息。

自从南宫玉死后,被封宰相的卫斯理一边安稳内政,一边派人满世界寻找他的行踪,却一无所获,已有风声四起,声称南宫玉已死,皇室再无继承者,这也导致,朝纲不稳,民心四散,卫斯理一力将南诏国的重担扛起,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北宁却在这一刻开始调兵,屯兵边境,看样子,是打算趁着南诏内乱,兵临城下了。

凌若夕对这种事现在没有半分的兴趣,她在这些情报中查看了一番,没有得到任何她想要的消息,随手将书信扔开,双手背在身后,走到窗边,深幽的目光眺望着远方,神色略显淡漠。

三日后,暗水突破天玄初期,并且在云井辰的帮助下,将那些不属于他的玄力吸收,稳定住了根基。

凌若夕这才吩咐准备动身,有云井辰这个曾有幸前往第二位面旅游一番的导游跟着,他们自然不愁找不到路。

“出发没有问题,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准备一点东西。”他淡淡的扫过凌若夕与暗水的衣着打扮,摇摇头,“在那里,不论是平民,还是世家的人,都只会穿白衣。”

“为什么?”凌若夕蹙眉问道,在她看来,白衣这种东西,简直是用来装逼的,对于战斗人员,根本没有半点好处。

“为了表示他们对神殿的仰慕与敬重。”说着这句话时,他的神色极尽讽刺,“在那里,若没有穿着白衣,就会被视作另类,视作全民公敌,本尊想,你也不愿意,初来乍到,就高调登场吧。”

“变态的规定。”这种强行要求的行为,和霸权主义有什么分别?用这样的手段来彰显神殿的地位,简直是可笑至极。

云井辰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他心里的想法,同她一样,很是对这种手段看不上眼,但他们却不得不暂且隐忍,毕竟,那里是神殿的地盘,仅仅是一个神殿已够他们头疼的,更别说,那满天下的信徒。

“走,去附近的镇上添购衣物。”凌若夕沉声吩咐道。

“师姐,那我呢?”小一指了指自个儿。

“你在这里替我守着大本营,他的人,”凌若夕指指云井辰:“待会儿就会赶来在这段时间里,同你做伴,乖乖等我回来,恩?”

小一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就算去了,也只会成为包袱,成为累赘,以前他从不觉得,没有修为是多大的一件事,可是现在,他却真的懂了,实力代表着的究竟是什么。

若是他此刻拥有绝顶的身手,拥有极强的修为,他就不会被抛下,不会只能站在原地,一次次目送他们离开,在心里为他们祈祷。

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眸光逐渐黯淡下去,但他很快就打起了精神,“师姐,这些给你。”

他弯下腰,从脚边带出的包袱里,取出一些瓶瓶罐罐,“这是我这些天炼制出的药,可以治疗很多伤势,你都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带上吧。”云井辰身上虽然有药,但难保到了第二位面后,会准备不充分,一旦他们同神殿对上,他敢保证,那片大陆上,再不会有任何店铺敢随意兜售这些东西,在那儿,神殿便拥有这般可怕的权利与威信。

闻言,凌若夕点了点头,暗水急忙将包袱一裹,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走了。”没有告别,因为他们会活着回来,三道人影迅速朝长空飞去,速度快得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天际。

小一双手合十在胸前,默默的念叨着:“师姐,你们可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用最快的速度抵达距离山脉最近的城镇,或许是两国的局势导致这座城镇上的百姓人人自危,任何人出入城镇,都会遭受极其严密的盘查,索性凌若夕三人身手敏捷,直接从天空上飞过,未曾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店铺中购买了更换的白色衣物,头一次穿上白衣,凌若夕总有种说不出的别扭。

月牙白的锦袍,料子上乘,腰间束着一条银白色的缎带,三千柔顺的青丝,扎成马尾,在她的身后左右摇摆,端得是风度翩翩,公子如玉。

“啧,本尊怎么觉得你穿白衣比男子更加俊美?”云井辰感慨道。

“彼此彼此。”对于自己的形象,凌若夕倒是不怎么在意,反倒是饶有兴味的打量起云井辰的崭新形象来。

若说穿着红衣的他,艳丽如妖,那么,换上一席白袍,他整个人的气质,全然改变,邪肆中透着几分飘渺出尘的清雅,如同一尊佛,干净、清爽。

“知道你这样子让我想到了什么词吗?”双手环抱在胸前,她挑眉坏笑道。

“本尊不太想知道。”每每她露出这份表情,代表着的,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云井辰拒绝去听,好奇心能杀死猫,这个道理,他难道还不清楚么?

“可我想说,啧啧啧,衣冠禽兽,披着羊皮的狼,怎么样,形容得可贴切?”她踱步环绕着云井辰走了一圈,似笑非笑的问道。

“所以,若是不做点事,本尊是不是就对不起你的赞美了?”论无耻,云井辰早已经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笑。

凌若夕嘴角一抖,“我这是称赞么?”明明是讽刺好不好。

“在本尊听来,你嘴里任何一句话,都是赞美。”他恬不知耻的继续说道,甚至还露出了几分骄傲的神情。

“你赢了。”她极其无力的叹息道。

“承让承让。”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云井辰彻彻底底的为凌若夕表演了一番。

等到暗水更换好衣物,三人结账后,便动身离开。

白色的身影犹如鬼魅,迅速从城镇上方飞奔而去。

凉风呼啸,骄阳明媚,凌若夕一边赶路,一边问道:“我们怎么去第二位面?”

“在这片大陆上有连接第二位面的阵法,就在深渊地狱的悬崖上。”他上次从第二位面回来时,正是在那处降落的。

凌若夕点点头,飞行的速度再次提升。

只用了短短半日的时间,三人便抵达了悬崖,光秃秃的空地上,寸草不生,旋身落下后,她这才挑眉看向云井辰:“怎么做?”

云井辰轻挥衣袖,双手迅速在半空中结印,速度奇快,一团乳白色的光圈,将他的双手紧紧的包裹住,很快,凌若夕就察觉到了四周空气里传来的阵阵波动。

以他们三人为轴心,脚下有一个风眼迅速腾升起来,空气在玄力的压缩下,瞬间出现了扭曲,眼前一束白色的光芒过后,一道蓝光,从空气中传来,深蓝色的通道,在他们的眼前出现。

“走。”云井辰略显急切的吩咐道。

凌若夕不敢怠慢,与暗水一起,迅速闯入通道,身体像是被气流迅速挤压一般,极其难受,直到再度落地,她仍然有些疲软,虽然只是一瞬,但那种仿佛身躯要被挤压到爆炸的可怕感觉,她这辈子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这里是什么地方?”拍着身上褶皱的衣衫,从地上站起,她环顾了四周一眼,蹙眉问道。

这里与其说是另一个世界,更像是另一个空间,不论是脚下还是四周,亦或者是头顶,皆是深蓝色的,好似夜幕般,缀满漫天的辰星。

她轻轻迈开脚步,脚尖刚一落地,立马有一个旋窝般的涟漪产生。

“穿过这里,就能到达第二位面。”云井辰解释道,“在这里,不要动用任何力量,否则,会被空间排斥。”

这是他的经验之谈。

“所以你在这里动用过玄力?”凌若夕一瞬间抓住了他话里的漏洞,将体内运转的玄力压下,一边前进,一边问道。

“……”云井辰难得的保持了缄默,太丢脸的事,他一点也不想让她知道。

“要不你给说说?让我和暗水乐呵乐呵。”她明显的是想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上,能够这般调侃他的机会可不多啊。

“本尊没有损人利己的伟大节操。”云井辰严厉拒绝,他怎么可能让她知道那些事?

“我更好奇了。”凌若夕毫不掩饰自己的求知欲,但不论她怎样软磨硬泡,云井辰是打死了也不肯开口满足她。

“算了,不勉强你,反正,我大概也猜到了。”不就是动用玄力后,结果很是狼狈么?他爱说不说。

“话说回来,这个地方可真诡异啊。”暗水略显不安的感慨道,在这里,他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除了他们三人的声音,任何声响也没有,就像是一个静止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