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6章 抵达第二位面

第366章 抵达第二位面

走了不知许久,在这里好似连时间的流逝也完全感觉不到,空寂、荒凉,凌若夕不悦的拧起眉头,这种违合感让她有些不太适应,余光轻轻睨了身侧的男人一眼,却正好撞入他转过来的眸子中,心尖微微一颤。

只因为她看懂了这个男人眼里的关切与询问。

“……”暗水缩着脑袋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身后,如同一个小跟班,他绝对没有看到凌姑娘和云井辰眉来眼去,更没有看到他们暗送秋波。

明明是让人心慌的场景,为毛他们俩却能硬生生把气氛搞得暧昧横生?这根本不科学!

“你嘴角抽筋了?”凌若夕怎么可能看漏他那副古怪奇葩的脸色?没好气的冷哼道。

恼羞成怒,她绝对是恼羞成怒!暗水默默的在心里为凌若夕的冷脸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脸上却俨然是一副恭敬的样子。

“到了。”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云井辰轻轻指了指前方那圆形的洞口,泛着银色光芒的洞口,光晕四溅,让人看不清外边的一切。

凌若夕深吸口气,神色瞬间冷漠下来,她抬脚走出洞口,又是一阵气压的挤压,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让她在落地时,险些没站稳,但好在最后稳住了,才避免了狼狈摔倒的下场。

四周是一片空旷、无边无际的沙漠,头顶上烈阳高照,吹起黄沙漫天,细碎的沙石从她的脚边流淌过,气候燥热。

她突然间很想知道,云井辰究竟是怎么穿越过这片沙漠,然后通过通道,回到龙华大陆的。

许是她的疑惑太过明显,云井辰嘴角一抽,屈指在她的额头上重重一弹:“停止你心里那些没有来由的想法,这片沙漠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是难以跨越的险境,但对于本尊,不值一提。”

这番话说得傲气十足,只可惜,他越是这样,凌若夕愈发觉得,其中有古怪。

“你听说过虚张声势这个词吗?”她挑眉问道,嘴角弯起的弧线,极其奸诈,活脱脱一只满肚子坏水的狐狸。

云井辰顿时哑然,论口才,她可不输给自己啊。

“这里可真热。”暗水不停的用手掌在脸侧扇着风,想要抵挡空气里源源不断的炽热,这才站了没一会儿,他的额上已有一层晶莹的热汗渗透出来。

“那是什么?”凌若夕虚眯着双眼,直直看向前方,朦胧昏黄的沙地中,若隐若现的黑色影子。

“应该是神殿的雕像。”云井辰解释道,“这种东西在这片大陆上十分常见,所有路过它的人,都会驻足膜拜。”

“……”这种像极了朝拜的行为,是在闹哪样?凌若夕对此嗤之以鼻,“不过是愚弄人心的手段而已。”

“但对普通人来说,却是足够了。”他默默的接上了一句,“在这里,所有的平民,对神殿都有着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与憧憬,他们以能够进入神殿为傲,每年神殿的选拔,都会有成千上万的高手参加,哪怕只是一个扫地者的岗位,这些人也挤破脑袋想要得到。”

越听他说,凌若夕越是不屑。

“他们拜的是什么神?光明神?那是不是还有黑暗神殿?”

“许多年前似乎有,但后来一场大战后,光明神殿大获全胜,从此,成为了这片大陆唯一的信仰。”这些都是云井辰在神殿中,打探到的消息。

“哼,走了。”凌若夕挥动衣袖,身影化作一道白光,迅速掠过苍穹。

长达千万米的沙漠,三人却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安然无恙的穿梭过来,沙漠的尽头,是一座用岩石堆积而成的城市,没有旌旗,没有国旗,只有城门口,一左一右放置的四尊神兽雕塑,巍峨屹立着。

“好奇怪的城墙。”暗水惊讶的感慨道,这些城墙通通被粉刷成苍凉的白色,上面有复杂的纹路纵横交错,为这座城市增添了几分神秘的历史感。

“这里是亚蒂亚城,是位于这片大陆最边缘的小城市,里面的人大多朴素,但他们也是信仰最为狂热的一群人,你们要注意,千万不要露出任何一丝对神殿的不喜,否则,定会……”云井辰警告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凌若夕打断。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对神殿卑躬屈膝?”她讥笑一声,“抱歉,这种事,哪怕只是逢场作戏,我也做不到。”

她的骄傲,她的尊严,都容不得她这般去做。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云井辰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算了,只要小心行事,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虽然他觉得,小心行事这四个字,用在凌若夕的身上不太可能。

三人缓缓走入城门,刚进城,两把明晃晃的白刃,就阻绝了他们的去路。

“来者何人?”穿着银色盔甲的士兵,戒备的问道,泛着杀意的眼眸,将三人打量了一番,当看见他们身上白色的穿着时,眼底的不善倒是减弱了几分。

这并不太明显的转变,被凌若夕看在眼里,仅仅是相似的衣物,就能让他们的情绪改变得如此迅速么?或许,她应该重新审视一番,这些人对神殿的崇拜与敬仰,究竟到达了怎样狂热的地步。

“过路的旅客。”云井辰不卑不亢的说道,然后双手合十在胸前,有模有样的装出了一副神棍的姿态,看得凌若夕嘴角直抖。

他这是在干嘛?拜佛?祈愿?

“进去吧。”谁料,在见到云井辰的动作后,士兵居然直接挥手放行,看得暗水一愣一愣的。

那啥,这是什么?某种暗号吗?

三人不紧不慢的走入城中,入目,一片白茫茫的景象,不论是地上的石路,还是两侧高低不一的楼房,亦或者是,行走在街道上的人群,全都是白色的。

“……”她怎么有种这个城市正在举行巨大丧礼的感觉?凌若夕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眼眶涩涩的,被那刺目的白,刺激得不轻。

“啊,真壮观。”暗水咂吧一下嘴唇,颇有种自己来到了异次元的感受,明显很格格不入有木有?

“等你见到神殿朝拜的人,再说这话也不迟。”云井辰颇有这还不算什么的暗指。

暗水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还有比这更夸张的?”

他一惊一乍的样子,引来不少百姓疑惑的注视,为了避免太高调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凌若夕拽着他的衣领,将人拖着准备去寻找地方作为临时的落脚点。

这个城市繁华且充斥着一种莫名的神圣,这种感觉随着凌若夕在街头巷尾漫步的时候感受得愈发清晰。

“那里那里。”暗水指了指前方白色的金字塔建筑,略显兴奋的叫嚷道。

“能稍微矜持一点吗?”凉飕飕的眼刀刷地刮在他的身上,吓得暗水当即缩了缩脑袋,委屈的瘪瘪嘴。

见他稍微收敛了一点,凌若夕这才抬脚,朝那座建筑物走去,金字塔下方,是一扇白玉雕琢而成的石门,门板的纹路复杂且繁琐,凌若夕敏锐的发现,这些纹路与城墙上的,如出一辙。

看来,应该是神殿的某种符号。

三人进入客栈,却惊讶的发现,这里的环境虽然与龙华大陆的客栈相差无几,但气氛,却迥然不同。

见过在外吃饭,却半点声响也没有传出么?见过每一个宾客,不论男女老少,通通是一副优雅用餐的姿态吗?

凌若夕脑门上滑落下一滴豆大的冷汗,她怎么有种穿越到英国皇室的感觉?要不要这么诡异?

或许是他们三人的样貌太过陌生,以至于,刚进入客栈,立即引来了四面八方无数双眼睛的注视,那种感觉,就像是走进人群里的猴子,正在受人围观。

暗水冷着一张脸,浑身寒气四散。

“老板,用餐。”云井辰对这诡异的气氛视而不见,抬脚朝柜台走去,白色的柜台,亮晶晶的,倒影着他峻拔的身影。

“自己找位置坐,来这里,难道不清楚规矩吗?”要不是看在他们同为神殿的信徒的份儿上,他绝对会连门,也不让他们进。

云井辰眼底闪过一丝薄怒,却也知道,在目前,不适合闹出太大的动静,手指微微一动,他含笑转身,脚步刚走了两步,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啊!”掌柜不知道为什么,竟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疼得眼冒泪花。

安静的氛围,也在此刻变得有些古怪,他显然成为了所有人注视的焦点。

将云井辰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的某女人,戏谑的看了他一眼,尔后,三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优雅的坐下,月牙白的衣摆,垂落在地,姿态极致高贵。

很快的,菜肴就送了上来,清水煮白菜,番茄鸡蛋羹,豆腐青菜汤……整个一全素宴!

暗水这个无肉不欢的家伙看得是脸蛋直抽,妈蛋!这种清汤寡水的东西,能吃么,能吃么?

“咳。”凌若夕轻咳了一声,在桌下重重踹了某人一脚,示意他入乡随俗,别摆出这副和饭菜有深仇大恨的样子,不知道很引人注目么?

暗水目光幽怨,拿着筷子竟不知道从哪盘菜上动筷,各种没有胃口了,有木有?

他原本以为,再怎么样,这两人也会同他站在同一个阵营,只可惜,他低估了两人的承受能力,他们自顾自的动了筷子,且吃得津津有味!仿佛面前放着的,不是不喜的全素宴,而是一桌满汉全席。

很快的,桌上盘子里的食物就见了底,暗水一咬牙,捧着饭碗,开始一顿狼吞虎咽,丫的,吃总比不吃好!

“……”这是被他豪吞的样子,给吓住的凌若夕,她莫名的有种,自己好像看到了非洲难民的即视感,她平日里有亏待过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