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7章 不敬神使的下场

第367章 不敬神使的下场

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鄙夷目光,暗水毫无压力的吃到肚子撑撑的,他一脸满足的靠在椅子上,手掌轻轻抚摸着小肚腩。

“好丢脸。”凌若夕默默的抬起手掌,遮盖住自己的面颊,她真的好想说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丢人现眼的家伙。

用过一顿饭后,趁着天色还早,凌若夕准备好好观赏观赏这座城市,而云井辰则作为导游陪同在身旁。

三人漫步在乳白色的街道上,身侧偶有友善的百姓经过,朝他们投来极其温和、热情的眼神。

“我觉得这里的人,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啊。”暗水嘀咕道,

云井辰嘲弄一笑:“你若是在这里说一句神殿不是,你就能看到一场很惊艳的京剧,想试试看吗?”

他眸子里闪烁着的恶趣味光芒,让暗水打了个寒颤,总觉得,他正在挖坑让自己跳。

“不不不,还是算了吧。”他慌忙摇头,各种后怕。

“呵,那还真是可惜。”云井辰略感惋惜的摇摇头,若不是现在局势不允许,他还真想,替他吼上一嗓子。

这个念头滑过脑海,被他深深的记了下来,或许在离开前,他可以这么做一次。

暗水背脊一寒,突然间有种不详的预感,这种自己快要倒大霉的感觉,是为哪般?

“让开让开!”忽然,前方传来一阵骚乱,穿着银色盔甲,身材魁梧的士兵们,正拨开人群,凶神恶煞的吼着什么。

凌若夕跟着人群退到路边,蹙眉望去。

只见这帮士兵的后方,正用木架子押解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诡异的是,她身上的衣衫,并非是随处可见的纯白,而是一种淡淡的粉。

锦缎包裹住的单薄身躯,早已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那是被鞭挞出来的骇人伤口,血淋淋,但凌若夕却敏锐的察觉到,四周的百姓没有任何一个向她表示同情,他们的脸上,浮现的是近乎嫌恶的痛恨与鄙夷。

“哼,活该!仗着有几分姿色,居然敢藐视神使!同神使抢男人,活该遭到报应。”

“就是说啊,使者真是太善良了,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或者送去浸猪笼。”

“我呸!张家这下子是丢脸丢大发了,这得前辈子遭了多少罪,这辈子才有这么一个败坏门风的女儿?”

……

凌若夕从这些只言片语中,隐约拼凑出了整件事的经过,不过是一个商贾的女儿,与邻家的哥哥互生情愫,却因为神使的插足,在愤怒下,说了一些侮辱神殿的话,以至于,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无数的唾沫从围观的百姓嘴里吐出,白菜被当作武器,无情的投掷在那名少女的头上,她们肆意的宣泄着心里的愤怒,辱骂着她的尊严,群情激愤。

“真可怕。”暗水缩了缩脖子,对身侧大吼大叫的百姓有些恐惧,他很难想象,方才还一副和颜悦色的百姓,怎么会在眨眼间的功夫,就变成这个样子。

“走了。”凌若夕对这种闹剧没有半分的兴趣,在她看来,不过是一帮被洗脑的愚民,正在针对一个玷污了他们心头信仰的女人,发泄愤怒而已。

暗水急忙跟上,三人缓缓消失在这密集的人流之中。

回到客栈,三人诡异的发现,方才离开时,还满座的地方,此刻却连掌柜也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大堂里,摆放的桌子上,余留下的还未吃完的菜肴。

“……这是什么情况?”暗水茫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弄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一下子,就人去楼空了?

“看热闹是人的本性。”凌若夕漠然解释道。

暗水顿时哑然,“那咱们……”

他也很想去看看热闹有木有?刚进城就碰到这种事,不去看看,是不是有点太对不起自己了?

“以你的个性,最好别一个人出门。”凌若夕提醒道,暗水的个性,惟恐天下不乱,放他一个人出去晃悠,保不定闹出什么喜剧事儿来。

暗水被她话里的嫌弃伤到了玻璃心,手掌用力捂住胸口:“姑娘,你怎么能这么低看我?”

“我以为我对你已经很高看了。”凌若夕吐槽道,“你再废话半句,我就替你吼上一嗓子,说你藐视神殿,让你也尝尝万众瞩目的滋味,怎样?”

她愈发觉得云井辰方才的提议,很不错。

暗水急忙摇头,那架势,似是恨不得把脑袋从脖子上给摇晃下来似的,“不不不,姑娘,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次吧。”

服软倒是服得挺顺溜,只可惜凌若夕不吃他这一套,“真的知道错了?不再叫嚣着,要出去看热闹?其实我这人很讲人权,你要是喜欢,可以去,我绝不拦你,门就在那儿。”

纤纤玉指,点了点玉石大门的方向。

暗水脑袋摇晃的弧度愈发扩大,妈蛋!看热闹哪里有保住小命更为重要?他还没有成亲,还没有生孩子,还不想这么快英年早逝。

“姑娘,哎呦,我的好姑娘。”

“你的?”云井辰危险的挑起眉梢,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字眼。

暗水浑身一抖,立即哭丧着一张脸,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他这是说也错,不说也错啊。

兴许是觉得闹够了,凌若夕也没再为难他,抬脚准备上楼休息。

云井辰自觉的跟在她的身后,临走时,还不忘冷冷的瞪暗水一眼,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十大酷刑该给他上哪一种。

暗水忽然间有种背脊发凉,心律不整的错觉,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奇怪的拧起了眉头,难道是他想太多了么?

刚抵达房门外,凌若夕蓦地停下了脚步,她凝眉转身:“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进屋。”云井辰俨然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

“这是我的房间好么?”他的房间不是在隔壁么?

他眸光一暗,露出了几分委屈:“为夫难道不该同娘子同房么?”

卧槽!同房?

凌若夕脑海里立即闪过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呼吸明显变得急促,冰凉的面颊,更是飘然上了两团异样的红潮。

“难道你想到别处去了?”耳畔,忽然有热流袭来,喷溅在她敏感的耳垂上。

“恩?”他恶趣味的轻轻呵出一口气,凌若夕浑身一颤,平静的心潮,立即有涟漪荡开。

她急忙将脑袋侧过去,避开他的触碰,丫的,这男人果然没节操。

“云井辰,你别得寸进尺。”

他怎么听着这话如此耳熟?貌似她说过了许多次?

云井辰一脸正经的直起身体,“本尊有做什么说什么吗?你确定不是你在心里想太多?”

“……”无耻!凌若夕被他气到不行,恼怒的丢了一个眼刀后,当着他的面,果断的推开房门,然后重重合上。

砰的一声巨响,好在云井辰没有冲动的跟上去,否则,鼻子势必会遭殃。

“这么大的火气,是该好好降降火了。”他眸光幽暗,嘴角划开一抹玩味儿的弧线。

他相信,以她的修为,这番话是绝对听得到的。

脑子里浮现了她各种恼羞成怒的样子,嘴角的兴味愈发加深了几分。

入夜,客栈中仍旧空无一人,就连窗外的街道,也是人迹罕至,倒是东方,有嘈杂的人声交错着传来,火光冲天,无垠的夜空被映照得红彤彤的,好似要滴血一般。

凌若夕孤身站立在窗户旁,眺望着远方,双眼危险的眯起,眼底神色不明。

“夜深人静,与其在这里看风景,不如同本尊做点别的有意义的事,如何?”云井辰调笑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凌若夕背脊一僵,即使没有转头,她也能够想象出,他此刻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在看什么?”他自顾自的走到她的身旁,双手从后伸出,抵住她身前的窗台,远远看去,就像是从后面将她整个人紧抱住一般。

突然传来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的将她笼罩,如同一张密网,逃不得,挣不开。

“别这么紧张,本尊不吃人。”云井辰对她羞涩的反应很是愉悦,虽然凌若夕绝对不会承认,羞涩这种事。

“紧张?你哪只眼睛见到我紧张了?眼睛有病就去治。”脚下一股庞大的玄力威压,瞬间暴涨,云井辰不愿火上浇油,顺势朝后退开。

“哼。”见他如此识趣,凌若夕的脸色倒是好了不少,不如方才那般冷峻。

“你说那边在做什么?”她指了指东边,蹙眉问道。

“要去看看么?应该有事发生才对。”在云井辰看来,这可是一个他们俩人单独约会的大好时机,就算换到了另一个大陆,该把握的机会必须要把握住,浪费机会是可耻的。

凌若夕总觉得他这么好说话,背后一定另有目的,锐利的眼神直勾勾打量了他许久,见他神色毫无异常,这才勉强点头应了下来。

“也好。”两人飞身跃出窗户,气息瞬间从客栈中消失。

暗水在隔壁房蓦地睁开了眼睛,神色幽怨的望着夜幕下消失的那两道人影,“妈蛋!居然又把我一个人独自扔下?”

要出去玩,怎么可以不带他呢?他犹豫了几秒后,跺跺脚,立即纵身追上。

云井辰刚抵达东边不足五百米处,就察觉到了身后那抹不该出现的气息,俊朗的眉头顿时一皱,衣诀在空中翻飞,他利落的转身,凉凉的盯着不打招呼就跟踪上来的某个不长眼的男人。

“凌姑娘。”暗水下意识忽略掉他那极度不满的目光,朝凌若夕殷勤的笑笑。

凌若夕轻轻颔首,然后,注意力便放在了不远处密集的人群上,高举着火把的百姓,围绕在一个木架子旁,木架下方堆满了柴火,那名白日曾见过的少女,此刻正被绳索捆绑在上头,她闭着眼,脸颊略显狰狞。

“烧死她!烧死她!”

“没错,这是神的旨意!烧死她!”

哄闹的人群,嘈杂的声响,他们的眼睛里闪烁着近乎痛恨的排斥,近乎疯狂的愤怒。

这样的画面,对凌若夕而言,并不能让她产生丝毫的动容,在她看来,这些人不过是群拥有宗教信仰的疯子,用着暴力的手段,拥护着他们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