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68章 可怜而又可悲的三口之家

第368章 可怜而又可悲的三口之家

“他们想要烧死活人?”暗水虽然也曾见过这种事,但那只是因为,双方有着太深的仇恨,但这些百姓与这名少女,有深仇大恨吗?仅仅只是因为,对神使不敬,就要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对待她?

他们面颊上闪现的疯狂,让他心头有些发毛。

“下去看看。”凌若夕纵身从房檐上落下,悄无声息钻入人群,声嘶力竭的嘶吼声,呐喊声,充斥在她的耳畔,震得她的耳膜有些刺疼。

“还好么?”一双温热的大手忽然捂住了她的双耳,云井辰传音入密,关切的问道。

他微不足道的温柔,却让凌若夕心尖一动,眸光里闪过一丝淡淡的暖意。

“恩。”

暗水悻悻的瘪了瘪嘴,妈蛋,他不该来的,来做什么?看他们秀恩爱吗?

“你很不满?”云井辰敏锐的感知到他的幽怨,当即扭头看去,那深不可测的黑眸,愣是把暗水看得背脊发凉,他急忙摇头,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再不敢露出任何的真实情绪。

“不,我怎么敢啊。”

这才差不多,云井辰心满意足的收回了视线,却接收到了来自凌若夕的白眼,成天吓唬暗水,他好意思么?她显然忘记了,貌似除了云井辰,这种事她自己也干得不少。

“求求你们,她还小,今年才十五岁,你们就绕过她这一次吧。”一道与这场景格格不入的哽咽声,突然压过所有人的声线,笔直的落在众人的耳畔,叫嚣声戛然而止,宛如被人按下了定格键一般。

众人齐齐转动着目光,看向被一个男人搀扶着,踉跄从街道尽头小跑而来的妇女,她身上穿戴着白色的纱裙,头上的发髻,早已凌乱,素面朝天,神色略显憔悴,脸上布满了一道道泪痕。

暗水微微拧起了眉头,他自问是个狠心的人,但看着这名柔弱的妇女,强撑着身体走过来时,心尖某个柔软的角落,仍旧是被触动了。

“这两人难道是她的父母吗?”暗水嘀咕道。

“多半是。”除了父母,不会再有人在这样的局面下还敢替少女求情、说话。

只可惜,凌若夕不认为眼泪在这个时候会起到半分作用,对于这帮残暴的,一心想要捍卫心头神明尊严的信徒而言,她的话是**偶哦的挑衅,说不定,还会被连坐。

“娘亲——爹爹——”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少女,忽然睁开了眼眸,她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不要过来,你们回去,回去啊!”

“儿啊,我苦命的儿啊。”妇女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细皮嫩肉的双拳不停敲打着身下的地板,指骨甚至砸出了鲜血,可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泪流满面。

“各位乡亲父老们,我这女儿尚且年幼,她断不是对神殿不敬的人啊,她还年轻,难免会一时间说错话,请各位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这一次吧。”妇女身旁的中年男人苦口婆心的说道,甚至语调中还带着了几分哽咽,几分啜泣。

这女儿是他唯一的子嗣,唯一的血脉,当做宝贝似的养了足足十五年,他怎么舍得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被残忍的烧死呢?可他势单力弱,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是卑微的祈求,祈求众人能够给她一个机会。

“没用的。”云井辰漠然启口,眼前这一幕纵然十分催泪,但在他看来,这对夫妻却是在做无用功,真的有这份心,为何不请高手前来救人?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在哪儿都行得通。

凌若夕对他的话十分认可,这二人哪怕是哭到眼泪干涸,哭到喉咙灼伤,也不会有人对他们心生半分的怜悯。

“我敬你们二人是城镇中数一数二的商贾,所以这次才只处罚她一个,否则,你以为羞辱神殿的罪名,只一条人命,够吗?”一个穿着华贵锦袍的中年男人,举着火把,沉声质问道,“你们尽速让开,否则,休怪我将你们押下,以帮凶的罪名,送你们一家三口去地狱团聚。”

这话说得冰冷至极,甚至还带着几分警告。

“可是,那是我怀胎十月的女儿啊,我怎么能看着她受死,拜托你们行行好吧。”妇女一路跪行到众人的脚边,手臂颤抖地伸出,揪住几名百姓的衣摆,那副泪眼婆娑的样子,让人看之不忍。

可怜天下父母心。

凌若夕缓缓闭上眼,纵然是冷清如她,此刻也不禁为这一幕大为动容,但她却没有因为这份感动而失去最基本的理智,这里是神殿的地盘,她不能在初来乍到,就高调的泄漏自己的行踪。

“滚开!”百姓一脚将妇女踹翻,嫌恶的看了眼被她拽出褶皱的衣摆,好似上面沾染到了什么细菌似的。

妇女被踹得胸口抽痛,但她却很快的就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孤身一人面对这帮浩浩荡荡的人群,砰砰的冲他们磕头:“求求你们行行好,求求你们了。”

“娘亲!不要!不要求他们!他们这帮助纣为虐的混蛋,根本配不上你的请求。”少女看得心痛,眼泪如同泉涌,从眼眶里迸射出来,她咬着牙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摆脱四肢上束缚住的绳索。

“不要求他们!神殿气焰嚣张,四处横行,这种肮脏的地方,本就不该存在!我没错,我的相公,凭什么要让给别人,凭什么?他们不讲道理,就算烧死我,我也不服!”少女声嘶力竭的高吼着,仿佛要将心头的委屈与不甘,通通说出来似的。

“冥顽不灵,你们看看,这就是他们养出来的好女儿!竟敢对神殿不敬,烧死她,马上烧死她。”少女的话就像是浇在熊熊大火上的一通汽油,瞬间引爆了众人心里的仇恨种子。

他们开始更加激进的想要对她用刑,想要听到她痛苦求饶的声音,想要用她的鲜血,来洗刷她犯下的大罪。

“不要,不要啊。”妇女已无力继续磕头,一滴滴殷虹的血珠从她额上的伤口里渗透出来,顺着面颊悄然滑落。

不断有人从她的身旁走过,身体被撞得踉跄,手掌更是被踩踏过无数次,但肉体的疼痛怎么比得上她心头血淋淋的伤口?

“求你们了。”中年男人眼见他们就要点火,如同发了疯似的,挤开人群,双手平伸,阻挡在百姓与木架之间,脑袋死命的低垂着,“求你们了,要烧,就烧我吧,是我这个做爹的没有教育好她,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就绕过她吧。”

“相公……”妇女宛如五雷轰顶般,瞬间直起身来,她惊愕的看着被人群包围的丈夫,黯然无光的眼眸,忽然迸射出一道极致璀璨的火焰,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走到男人身旁,胸腔里涌动着的,是无数的勇气,那是为了女儿的平安,可以豁出一切的孤勇。

“你们若是想杀,就杀了我们吧!一切都是我们的错。”她咬着牙,一字一字沉声说道,就算舍弃了这条命又怎样,今天,不论如何,他们也要救下自己的女儿。

“你们是想要违抗神的旨意吗?”一名百姓怒声质问道,好似他们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般。

“我相信光明神胸襟宽广,博爱世人,定会原谅我们一家三口犯下的罪孽!”女人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哼,好一张牙尖嘴利的嘴,既然你们想要找死,来人啊,将他们也绑上去,让这三名叛徒,用最痛苦的焚刑,洗清他们一身的罪恶。”领头人大手一挥,百姓立即摩拳擦掌的朝这对夫妻走去。

他们忘记了,这二人曾与他们是多年的乡邻,忘记了,他们曾多次在灾害面前,捐出所有积蓄,只为换民众平安,接受的恩惠,得到的好心,此刻已在他们的脑海中化作了云烟,再也记不得,记不起。

“姑娘,咱们就这么袖手旁观吗?”暗水心头不忍,他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一把火,正在熊熊燃烧,只要她一句话,他立马就能动手,将这一家三口解救下来。

凌若夕眸光深幽,似一口枯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救了他们,之后呢?”

“什么?”暗水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救下他们以后,他们不是就能够保住一条命了吗?

“他们虽然遭到严刑对待,但心中对神殿的信仰,未曾改变,这是其一,”云井辰竖起了一根手指头,慢悠悠的向他解释道,“其二,就算能救他们这一次,但我们不可能永久留在这个地方,一旦我们离开,他们的结局,仍旧会和现在一样,或许还会更悲惨。”

暗水犹如雷劈般,彻底愣在了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他只是觉得,这一家三口罪不至死。

“到那时,他们只会更加痛恨我们,因为我们给他们带去了生的希望,却没能阻止他们最后的结局。”凌若夕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道。

话语一个比一个残酷,一个比一个冷漠。

“姑娘,难道你不觉得他们太过分了吗?只是辱骂了神殿一句,更何况说的还是真话,怎么会……”暗水仍是有些不肯甘心。

“本尊问你,若是有人辱骂若夕,你当如何?”云井辰微微颔首,语调略显平静。

暗水顿时扭曲了一张脸,眉宇间浮现了铮铮的杀意:“杀了他!”

“你的心情就是他们此刻的心情,不过是心里的信仰不同而已。”云井辰淡淡然解释道,“并非本尊与若夕心狠,而是,他们只会一味的求饶,却不懂得反击,这样的人,救之何用?”

但凡他们有半分反击的欲\望,或许他们不会作壁上观。

但这一家三口,除却那名少女外,竟懦弱得只知道哭,只知道妥协,只知道求死。

呵,这样的人,除了让人觉得可悲和可叹,再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