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0章 要做就做到底

第370章 要做就做到底

如果说他拜的是所谓的光明神的神像,凌若夕倒不会感到太过惊讶,但他嘴里念念有词的,竟是神使?这倒是让她略感吃惊,在他们虔诚建造的神庙中,不供奉信仰的神祗,反而供奉一个真实存在过的人类,这是在搞什么?

许是看出她的吃惊,云井辰在暗地里,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指,无声的向她传达着,希望她暂且安静的意思。

就算他不这么做,凌若夕也不见得真的会傻到把这个问题问出口。

当男人膜拜结束,却没有急着起身,百姓们从塔外一拥而入,巨大的大厅,瞬间被挤得满满的,凌若夕三人更是被拥挤的人潮,给挤到了墙角,放眼望去,整个房间里,密密麻麻的全是跪地的人影,甚至还因为房间的空间不足,所以不少人,只能够跪在外边,黑压压一片。

这样的凝聚力让凌若夕不自觉拧起了眉头,心头愈发的感到棘手。

众人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向那尊冰冷的金像,喃喃的说着自己的心愿,长生灯在左侧的柜台上摆放着,香炉冒出袅袅的青烟,一股檀香,在空气里弥漫开来,味道很是舒爽。

凌若夕却面色一沉,立即屏住呼吸,这股味道……

“神使大人,信徒希望今年能够大丰收,从而换取更多的圣水,若神使大人神通显灵,听见信徒的心愿,还望大人批准。”有人嘴里念叨着的愿望,让凌若夕心头咯噔一下。

圣水?

如果她没有猜错,只怕这片大陆的人,所谓的信仰,除了发自内心,更多的却是因为它的缘故吧。

深幽的眸子紧紧的盯着空气中漂浮的那缕缕白雾,冷峭的眉宇,滑过一丝暗色。

难怪,她一直觉得很奇怪,不论是任何的宗教,也绝不可能拥有这般可怕的威信以及凝聚信徒的能力,事反无常必有妖,原来真相是在这儿。

云井辰余光瞥见她那副讥讽、嘲弄的模样,眸光一闪,猜到她必定是发现了什么,她的一举一动,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你们为何还不上前来跪拜神使?”那名男人第一个睁开眼,却愕然发现,凌若夕三人居然还站在墙角,丝毫没有要参与膜拜的迹象,不禁催促道。

让她同这帮人一起跪地叩首?凌若夕嘴角染上的讽刺愈发的浓郁,就连身侧平稳的气息,也出现了大幅度的波动,厚实的塔门内,突然有一股飓风滑过,重达二十公斤的白玉门,此刻却被吹得框框巨响。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突然刮起大风?”

“快,快保护长生灯。”

……

众人顾不得被风刮得歪歪斜斜的身躯,慌乱的想要保护神庙中的一切,大到柜台摆设,小到一支蜡烛,这些俗物,此刻仿佛比他们的生命更加的重要。

“冷静。”云井辰抬起手掌,重重筛住凌若夕的肩膀,示意她快些收势,否则,他们的身份势必会被怀疑。

暗水在一旁跃跃欲试,他老早就想要动手了好么?战意在他的眼眸中疯狂的滋长着。

凌若夕勉强遏制住内心的恼怒,盘旋的衣摆,逐渐平息,再度垂落而下,那股骇然的飓风,也随之一起消失了。

百姓们身影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检查自己是否受伤,而是查探着怀中的东西,是否有所损伤。

“还好,神使大人的东西没有遭到破坏。”

“我这边也没有,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定是神使显灵,否则,怎么可能毫发无伤?”

有人这么一说,立即让这帮狂热的教徒们,陷入了疯狂亢奋的状态,他们扑通扑通接二连三的跪倒在地上,不住的朝着金像磕头:“谢谢神使大人,神使大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凌若夕嘴角一抖,对这帮愚蠢的膜拜一尊冰凉金像的老百姓各种无语。

这种事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应该猜到,绝对同所谓的神使没有关系,好么?

“你们为什么还不过来跪拜?”如出一辙的问题再次被扔出,引来的,是百姓们隐带愤怒的眼刀,那一双双好似他们犯下了十恶不赦大罪的眼睛,让凌若夕面颊一黑。

“内子怀有身孕……”云井辰本想用这个理由给糊弄过去,但这帮人或许是早有疑心,又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竟纷纷指责道。

“我家娘子怀孕时,也不曾像她这般矫情做作,叩拜神使是对心灵的洗礼,对腹中的孩子也是有好处的!”

“就是说啊,我先前就一种觉得奇怪,他们会不会根本就不是神使的信徒?所以才会找这些理由来搪塞?”

“跪下!跪下!”

一人领头,无数人大声附议,随着那好似浪潮般此起彼伏的叫嚷声,凌若夕阴沉的面容,瞬间化作了酱紫色。

“跪?一座冰冷的金像而已,受得起我这一跪吗?”她凉凉的讽刺道,眸光锐利,透着些许不屑与鄙夷,这样的神情,彻底激怒了这帮信徒,他们刷地一声站起,凶神恶煞的怒瞪着三人。

“你说什么?”领头的男人气得满脸涨红,“你们绝不是忠诚的信徒,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是不是图谋不轨?”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被愤怒冲昏了大脑的众人,一个劲的嗷嗷叫着,摩拳擦掌,准备将他们拿下。

他们与其说像是人类,更像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一张张狰狞的面容,在烛光下显得分外扭曲,猩红的双眼蕴含戾气,一个接一个朝三人猛扑上前。

凌若夕侧身一闪,右手迅猛的挥出一道掌风,强悍的气浪轰然掀过人群,笔直的砸在金像上。

“砰!”风刃利落的撞上金像,那尊金灿灿的佛像,竟咔嚓咔嚓从头顶的发髻开始龟裂,裂口越来越大,到最后蔓延过全身,尔后,轰然一声,彻底被劈成了两半。

倒塌的金像,朝地上砸来,三人纵身一跃,从神庙中飞出,利落的在空地外站稳,衣诀凛凛,气场全开。

“啊!神使大人的金身!”一声痛不欲生的惊呼从神庙中那漫天的尘埃里涌现出来。

“快把金身包起来,人呢?那三个无耻之徒呢?拦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从这里逃掉!”有人开始指挥众人,寻找凌若夕等人的行踪,他们亵渎了神庙,亵渎了神殿,亵渎了百姓们心里的信仰,必须要用他们的生命才能洗刷掉犯下的重罪。

“凌姑娘,不是说好要冷静的吗?”暗水幽怨的撅着嘴,她方才还说自己不够冷静,可现在呢?最高调的人,分明是她才对吧。

一出手就直接轰了佛像什么的,这是低调的人干的事吗?

“暗水,你不懂,低调才是最牛逼的诏告。”凌若夕迅速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的确是太过莽撞,但方才那样的情况,让她跪拜一个与她有着血海深仇的人,抱歉,她做不到。

她无需知道那尊佛像是以谁为原型雕塑的,只要是神殿的人,都是她的敌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暗水面部的肌肉不自觉抖动了几下,反正她说什么都有理由。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转眼就将话题转开,看着尘埃散去后,正朝塔门外冲的百姓,凝眉问道。

凌若夕眸光骤冷,凉风吹起她垂落的鬓发,眉梢冷峭如刀,她凉凉的看着眼前这座受尽众人香火供奉的神庙,一字一字缓声说道:“既然做了,那就干脆做得再绝一些,给我毁了这里。”

香火供奉?她今日就要断掉他们的香火,毁掉他们的神庙,让神殿那帮人也尝尝,挑衅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暗水双眼蹭地一亮,“好嘞,凌姑娘你早该这么决定了。”

他当即卷起袖口,准备大干一场。

“他们在那儿。”刚刚冲出神庙的百姓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宽敞的白色街道中央,极为显眼的三道人影,当即操起手里的家伙,直挺挺朝他们挥去。

“杀啊!为了伟大的光明神!”

“白痴。”暗水身影一闪,犹如鬼魅般应向众人,玄力在他的身侧,浮现出一圈乳白色的光晕,迎头劈下的武器,乒乒乓乓敲打在这层保护罩上,好似受到了阻挡般,根本无法近到他的身体。

手掌利落的挥出,人命就像是他手中的玩具,他的身影所到之处,一片尸山血海。

“我是不是放出了一头嗜血的猛兽?”凌若夕随手将一名冲上前来的百姓踹飞,看也没看那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吐血倒地身亡的男人,一双眼紧紧盯着已然杀红了眼的暗水,嘀咕道。

“呵,这叫近墨者黑。”云井辰勾唇一笑,笑得有些惊心动魄。

“比比看,谁先毁掉那个地方?”纤长的手指,直指前方神庙的方向,她冷然的眉梢缓缓翘起,话语中带着丝丝挑衅。

云井辰自然不会饶了她的兴致,当即道:“输掉的人?”

“比了再说。”言罢,人已如炮弹,腾地冲向神庙,身影划过人群上方,袖中银针落入指缝,如同暴雨梨花针般,咻咻的扎入数人的咽喉,血如泉涌,她却未曾沾染到半分的血腥,一席白袍在寒风中飞舞,青丝摇曳,神庙已近在咫尺,双拳凝聚一团地玄巅峰的玄力,轰地撞击而上。

“给我破!”一声怒喝,脚下的大地开始震动。

“啊!怎么回事?”百姓们仓皇间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快看那边!”有人指着神庙的方向,双眼怔然瞪大,惊讶得几乎快要脱窗。

“轰隆隆隆。”巍峨的玲珑宝塔,深陷地底,漫天的尘埃,遮盖住了所有人的视野,只听那轰轰的巨响声,不断徘徊在耳畔。

众人傻了,愣了,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