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1章 轰动第二位面

第371章 轰动第二位面

待到浓烟散去,整片战场安静得鸦雀无声,百姓们纷纷屏住呼吸,他们觉得自己正在做梦,一场噩梦。

一道白色的人影从浓烟中飞出,凌若夕傲然立在半空,冷眼看着已成为一片废墟的神庙,嘴角勾起一丝冷然的笑:“我赢了。”

“呵,”云井辰落后她半步,与她并肩站定在这无垠的夜空下,脚下是血流成河的血腥战场,可他们却一席白衣,不染半寸尘土,像是流离在这尘世外的谪仙,纯净、飘渺。

“若不是本尊轰陷地面,你会这么容易得手?”云井辰似笑非笑的问道,视下方那一双双目瞪口呆的眼睛如无物。

他的心思完全落在了同她的赌约上。

“至少是我先抵达的。”凌若夕寸步不让。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撞上,一个邪魅如妖,一个森寒如冰。

暗水又趁机轰翻了一片人,然后,甩了甩满是鲜血的双手,特无语的抬起头,为毛他就得苦逼苦逼的在这里打小怪,他们俩却有闲情逸致在上头争持谁输谁赢这种小事?

“神庙……塌了?”怔然的百姓许久才回过神来,他们错愕的对视一眼,在同伴的眼底看见了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难以置信。

神庙,象征神殿的庄严存在,如今,居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毁掉了?且还是由三个人轻而易举攻陷的?

“光明神啊,”领头的男人不顾一身的血腥,五指一松,手中武器哐当一声掉落在脚边,他哭得老泪纵横,整个人几乎匍匐在地面上,眼泪晶莹的砸下,“信徒有罪!信徒无颜再活下去,只求来世,再侍奉光明神左右。”

那参杂着无尽懊悔与自责的话语,传入凌若夕的耳膜,她眉心一跳,定眼看去,只见那男人竟捡起长刀,一刀割断自己的咽喉。

“哗啦。”鲜血喷溅在地上,他的身体不自禁**几下后,便咚地倒了下去。

“这是,自杀?”她难得露出了一分惊滞,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景象。

但让她不可置信的再一次发生,残余的百姓,竟一个个效仿着他们心目中的英雄,用手中参差不齐的武器,断了自己的生命。

很快,整条街道好似流入了血河一般,浓郁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里,久久不散,一具具尸体,歪歪斜斜的倒落在地上,可奇怪的是,他们临死前的表情,却出奇的一致,内疚与惭愧中又带着几分骄傲与自豪。

对凌若夕这种把生命看得比任何事都要重要的人而言,这种行为,让她完全无法理解。

“一帮疯子。”暗水朝地上啐了一口,悻悻的平息掉体内翻腾的玄力,还以为这次会杀得尽兴,没想到,他们居然自杀了。

“他们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凌若夕睨着云井辰,希望他能为自己解惑,这种大批人抱着同样的心情自尽的场景,她真的没有见到过,即便是现代社会,再忠诚的部队,哪怕明知必死,也会在临死前,拖一两个敌人垫背,可他们呢?

“正常人永远琢磨不透变态的想法。”云井辰慢悠悠说道,这话听着极其耳熟。

“这不是我说给暗水听的吗?”喂!小心她告他一个侵犯版权的罪名好么?

“姑娘,现在该怎么办?”暗水跃上半空,向凌若夕询问道,这些尸体他们要怎么解决?让他们就摆在这里吗?

“呵,怎么办?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躲躲藏藏也没什么意思了,”凌若夕深幽的黑眸里滑过一道冰冷的暗光,她旋身降落,指尖迸射出一道强劲的气流,在白色的石板路上,以气为笔,提笔疾书。

事成后,她便吩咐启程离开,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满地的尸骸,在天亮时分被人发现,守护这座城市的士兵,惊慌的赶到案发现场,除了这遍地宛如人间地狱般的惨状,唯一可以称为线索的,便是在尸体前方,入石三分的字迹。

【神殿众人,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

“落款是……凌若夕?”士兵一脸茫然,“这人是谁?”

对于第二位面的人来说,这个名字太过陌生,但今日后,她以一种飞一般的速度,席卷整片大陆,引起无数轰动。

“哎,你们听说了吗?亚蒂亚城的信徒们被一个叫凌若夕的人给杀了!”距离亚蒂亚城隔着极远距离的莫斯卡城中,一间客栈内,不少人正坐在桌上,一边等待饭菜送上,一边低声交谈。

他们全是一席白衫,且个个举止优雅,就连说话,也极其小声。

“哼,不知道这名不见经传的凌若夕,究竟是什么来路,居然敢公然挑衅神殿!她一定会遭到光明神的谴责!为她犯下的罪行,承担后果。”

“听说这次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就连神殿也惊动了,因为这凌若夕不仅残害了无辜的信徒,甚至,她还毁掉了一座神庙。”后面半句话的音量,低得几乎要竖起耳朵,才能够听见。

众人议论得兴致勃勃,言词中,时不时表达一下对凌若夕的鄙夷与愤怒。

“若是有我在,别说是一个凌若夕,就算有十个一百个,我也不怕!胆敢不敬光明神,她就是我们全部人的敌人。”

没人注意到,在客栈大堂的角落里,穿着白袍的三人,正悠然吃着桌上的食物,他们正是凌若夕、云井辰以及暗水。

自从离开了亚蒂亚城后,他们便朝着塔斯克前去,据说那里,是神殿的人时常出没的地方,也被第二位面的人尊称为圣地!

每年从各地方小城内,都会有信徒成群结队的赶去朝拜,那是这里被誉为最盛大的盛会。

“又是青菜。”暗水有气无力的叹息一声,筷子刷地刺入碗中的白米饭上,神色颇为幽怨。

“这里的食物是根据神殿的喜好做的,因为信奉光明神,所有人吃能吃斋菜,以表示对神明的敬仰。”云井辰略带讽刺的笑道,对这样的事,他表示极看不上眼。

“哼,什么光明神,就是一邪教。”暗水不满的嘟嚷着,好在他还没傻到大大咧咧的吼叫出来,否则,势必会被这里的宾客,围殴得渣也不剩。

“凌姑娘,要不咱们去外边打些野味?改善改善伙食?”他真心受够了这种每天清汤寡水,吃着素菜过日子的滋味,他浑身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血液,都在叫嚣着,他需要肉!他要吃肉!

从他的眸子里毫不掩饰的传递着这个讯息,看得凌若夕眉心直跳。

“再议。”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将暗水的请求驳回,他们是来报仇的,可不是来游山玩水,有得吃就不错了。

“我可真可怜,我好想念小一做的红烧排骨,清蒸鲢鱼,麻婆豆腐……”每念一样,他肚子里的馋虫就会作祟一番。

凌若夕嘴角一抖,“你完全可以把它们画出来。”

“啊?”暗水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反倒是一旁的云井辰,早已停下了筷子,饶有兴味的捧着茶盏,悠然品茶。

他对她想要说的话,瞬间秒懂。

“什么意思?”暗水完全不明白,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

“望梅止渴。”凌若夕慢悠悠扔出了三个字,却让暗水整个人如同被烤恹的茄子般,愈发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形象全无。

“切,什么地方来的信徒?竟这般粗俗,神使大人也真是的,连凶相僻壤的难民,也想感化,瞧瞧他们,只会辱没了神殿的威名。”一声冷嘲热讽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凌若夕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紧,没有作声。

反倒是暗水,直接把自个儿给对号入座进去,刷地扭过头,眉宇间一抹戾气迅速闪过。

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除了凌若夕,哦,现在或许还能加上一个云井辰,就没任何人能让他收敛一点脾气。

他本就对这里的饭菜十分不满,听闻这句话,那火气是蹭蹭的节节攀升,几乎达到了快要爆发的地步。

双手痒痒的,有种想要火拼的冲动。

“淡定。”凌若夕放下筷子,优雅的接过云井辰递来的手绢,两人之间的动作,熟络得好似做过了千百次,“狗咬了你一口,难道你还想咬回去么?”

她传音入密,只是为了不想引起太大的**,毕竟亚蒂亚城的事还在刀口浪尖,这时候再惹出风波,只怕他们就得乔装打扮才能接近神殿的大本营了。

“老大,你看他们像不像……”忽然,站在男人身后的少年,惊疑不定的扫视了三人一眼,然后从衣袖中掏出一份画像,递到了那名开口羞辱人的男人身上。

他面容黝黑,脸型方正,一道伤疤从他的眉骨中央,滑到下颚,看上去有些骇人。

接过少年递来的画像,他越看双眼瞪得越大,不住抬头将画像上的人与这三人进行对比,直到最后得出结论:“是他们!他们就是在亚蒂亚城杀害无辜信徒,肆意摧毁神庙的歹徒。”

这番话犹如台风过境,瞬间将大堂内的众人给吓傻了,他们愕然扭头,如同雷达般的目光,不停的环视着这三人。

“你们相信我,我这里有刚从塔斯克拿到的画像,过不了多久,这些画像就会遍布各个城市。”男人抖了抖手中的宣纸,将描绘着三人面容的画像摊开,**裸的摆放在众人的面前。

凌若夕凝眉转头,淡漠的目光似一泓死水,不起任何的波澜,在她那双眼睛的注视下,不停叫嚣的男人,宛如被掐住喉咙的青蛙,面颊迅速铁青。

“这是咱们?哪个是我?”暗水旋身一转,速度快得众人只来得及看见一道人影,下一秒,他的脑袋就蹭到了画像前,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

明明他们是被神殿通缉的要犯,是整片大陆的敌人,可是为什么,从他们的身上却完全看不到半分紧张,半分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