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2章 谈恋爱的人都这么奇葩?

第372章 谈恋爱的人都这么奇葩?

暗水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诡异目光,手指轻轻抵住下颚,他来来回回将那份画像看了好几次,仍旧觉得很不对。

“我有这么丑吗?”他奇怪的问道,手掌甚至还颇为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面颊。

“……”凌若夕顿时哑然,他是逗比么?这种时候,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关心他的画像与真人的相似程度?“你不丑。”

沉默了几秒后,她突然间吐出来的三个字,不仅让暗水心头狂喜,就连云井辰,把玩着茶盏的手指也不禁顿了顿,眸光加深几分,似不悦,似恼怒。

她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夸赞另一个男人?

“你只是长得比较抽象,对一般的画师而言,画你的画像,是一件艰难的折磨。”

折磨……

抽象……

这两个字就像是两座巨山,直挺挺从暗水的头顶上落下,砸得他几乎快要弯不起背脊。

“凌姑娘,这算是夸奖吗?”他咬牙切齿的问道,就算他不是什么俊美无涛的帅哥,但好歹也是清秀男人吧?怎么到她的嘴里,就变得毫无可取之处了?

凌若夕微微挑起眉梢,笑得愈发戏谑:“能把长相长成这样,也算是一种艺术。”

拜托,他完全没有从这句话里,听到与赞美有关的任何字眼好么?

“呵,调皮。”云井辰忍俊不禁的笑了,邪肆的笑容仿若百花盛开般,极致美丽。

凌若夕却只觉得一道寒气侵入体内,浑身的毛孔纷纷张开,鸡皮疙瘩争前恐后的冒出头来,“你能换种口气么?”

这种宠溺的口气是在闹哪样?

“大胆!你们这帮人胆敢在此处如此放肆,哼!把他们给我拿下。”男人似乎被凌若夕等人漫不经心的态度激怒,大手一挥,示意身后的奴才动手拿人。

“暗水。”她沉声唤道,话音刚落,那两名还没来得及拔刀的少年,就被一道黑影给重重踹飞了,华丽的抛物线后,肉体落在地上的砰然巨响,听得人一阵肉疼。

暗水翩翩然放下左腿,“不知道打扰人谈恋爱会遭到报应吗?”

“……”他活腻了是不是?凌若夕暗暗磨了磨牙,凉飕飕的眼刀,蹭蹭的刺在暗水的身上,让他如站针毡。

嘴角微微抖了抖,他赶紧回头,露出了一副讨好、巴结的表情:“姑娘,我可不是在说你,你千万不要误会。”

“知不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凌若夕凉薄的嘴角微微翘起,双眸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凉。

暗水下意识摇头。

“笨死的。”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却让暗水满腹委屈,他很笨么?很笨么?真的很笨么?

“你们!你们!”眼见自己的护卫瞬间被秒杀,男人吓得双腿不禁颤抖起来,手臂哆嗦着,指着稳坐在木桌旁的一男一女。

“淡定,淡定,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生气伤肝的。”暗水咂吧着嘴唇,似笑非笑的开口,话听着似在为人着想,但没人会忽略掉,这番话里暗藏着的针芒。

“三位,你们是不是太没把神殿放在眼里了?”围观的食客有些坐不住了,神殿派发的画像就摆在眼前,但他们的行为仍旧这般放肆,这是**裸的蔑视神殿的威严,不能饶恕。

喷火的视线,从四面八方朝三人射来。

凌若夕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眼底一抹暗光悄然闪过,神殿的速度比她预期的快,呵,以为动用整片大陆的力量,就能把她怎样么?这样的废物,再多来几个,于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没把神殿放在眼里,又如何?”云井辰狂傲的声音,混杂了玄力,回荡在这宽敞的大堂内,余音绕梁不绝。

“侮辱神殿者,杀无赦!”隔壁桌的宾客立即抽刀,掀翻了桌子,漫天落下的饭菜,朝着他们这桌袭来,与此同时,后方一桌的人,也迎上前,打算前后夹击。

凌若夕踏着诡异的步伐,瞬间从那宛如天女散花般的油腥中脱身,一眨眼的功夫,已然逼近了敌人的面前,手肘一勾一带一劈,骤然间,三人被同时放倒,手中武器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云井辰一脚踹住桌沿,连人带椅朝后滑行半米,衣诀翻飞,他凌空跃起,竟徒手将两把迎头劈下的长刃用指缝夹住,邪魅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的寒芒:“刀可不是这么用的。”

言罢,手指一拧,只听一声清脆的碎响后,那尖利的刀刃竟硬生生断成两半,握着刀柄的敌人吓傻了眼,还未回神,断掉的刀尖,笔直的没入他们的胸口。

“噗。”鲜血宛如泉涌,染红了脚下的地板。

“太弱了。”云井辰漫不经心的用袖口擦拭过手指,好似上面沾染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姿态高不可攀,浑身带着一股不易接近的贵气。

凌若夕余光瞥见他那副**的姿态,太阳穴不自觉凸凸几下,她终于理解了什么叫装逼的最高境界。

三人在这间客栈中一路杀出一条血路,人影所到之处,血肉横飞,血花四溅,不过短短一炷香的功夫,这里已变作了一幅炼狱般可怕的场景,数十具尸体倒在血泊中,白色的衣衫,绽放着一朵朵殷虹的傲梅。

“搞定,收工。”暗水拍了拍手,乐呵呵的笑道。

“这里不便久留,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云井辰提醒道,既然神殿已发出通缉的画像,这里的骚乱,势必会引来不少人,他们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和精力。

“恩。”凌若夕轻轻颔首,在离开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刀,手臂一挥,洋洋洒洒在客栈的正门上,刻上四个大字【血债血偿】。

他们前脚刚走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城镇里的人纷纷来到了案发现场,甚至还有神庙中神殿的守护者,当他们见到那熟悉的自己,见到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时,一个个怒红了双眼,“凌若夕,你欺人太甚”

宛如野兽般声嘶力竭的怒吼,直冲云霄,只可惜,早已闪人的主角是注定听不见了。

迅速离开城镇后,三人没有选择往人多的道路行走,反而改走通往塔斯克城的水路,在大海边的小镇上,趁着画像还未送到,凌若夕挺肉疼的拿出银子,买了一艘帆船,白帆在海风中被吹得左右摇曳,猎猎作响,海浪时不时噗哧噗哧冲击着船体,在这摇曳中,暗水第一个受不了,他哇的一声,爬在船头,吐得酣畅淋漓。

“你似乎很适应坐船的感觉?”船舱内,云井辰慵懒的斜靠在一个软塌上,修长的双腿伸直在矮几下,左腿轻轻搭着右腿,姿态极其闲适,浑身上下更是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魅惑与高贵,但凌若夕可没忽略他此刻比起平日来,略显苍白的面容。

“不要告诉我,你晕船?”她调侃道,眉宇间闪过淡淡的讽刺,“走陆路是肯定行不通,动身飞行前去,虽然节省时间,但若被人发现,势必会是一场恶战。”

“本尊以为你会乐在其中。”享受这种屠杀神殿信徒的畅快感,毕竟,从某种方面而言,这些信徒可是神殿的拥戴者,也是她的敌人之一。

“擒贼先擒王。”凌若夕双手枕在脑后,身体歪斜的躺在一把躺椅上,眼眸半睁半闭的说道。

“不否认吗?”云井辰顿时了然。

“她们屠杀我的山寨,斩杀我的兄弟,连后院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眷也不曾放过,现在却奢望,我会放过他们的信徒?”凌若夕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般,口中发出一声冷哧,“我可没有那么伟大的胸怀,等到解决神殿,若是肯迷途知返,倒也罢了,若是他们不肯……”

余下的话,凌若夕没说,但话里冰冷的杀意,却浓郁得让人心惊肉跳。

“本尊就喜欢你这个样子。”云井辰含笑开口,身体缓缓从软塌上坐直,一转眼,就落在了凌若夕的身侧,他半蹲在躺椅旁,青丝从胸前垂落,轻轻扫着她的臂膀,四目交对,一个略带怔忡,一个却是深情专注。

他那内敛华光的眸子,竟让凌若夕有那么一瞬,呼吸静止,连心跳,也不自觉加快了几分。

“嫉恶如仇,恩怨分明,若夕,这样的你,本尊永远不会放手。”宛如恶魔低吟般的耳语,轻柔却又极其郑重。

凌若夕目光惊滞,显然没跟上他这突然转换的话题,直到额上,温热的触感传来,她立即打了个机灵,一把将他推开,面颊绯红的翻身坐起,“云井辰!”

夹杂着些许羞涩的怒喝,让偷欢成功的云井辰笑得分外满足。

他索性坐在地上,任由雪白的衣诀在身下铺展开,成一个圆盘的形状,双手在身侧轻轻抵住地面,“本尊在呢,不用叫得这么大声,别忘了,外头还有人。”

靠!

凌若夕使劲磨牙,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姑娘,姑娘,怎么了?”暗水蹬蹬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便是一阵砰砰的拍门声,“姑娘,你是不是被他给占便宜了?”

“滚粗”他不提还好,一说,凌若夕心里的恼怒便如那火山,砰然爆发。

妈蛋!一个两个全都活腻了是不是?

暗水莫名其妙挨了骂,挠挠后脑勺,满脸的迷茫,似乎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没等多久,船舱紧闭的木门,便缓缓开启,云井辰风姿卓越的从里面走出,神色看上去分外愉悦。

暗水透过门缝,偷偷往里面看了眼,只见到凌若夕面色绯红,坐在躺椅上,不停的喘着粗气,他心头的问号愈发多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毛他们俩,一个春风得意,一个余怒难平?

谈恋爱的人,都这么难以预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