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3章 有些爱早已深埋在心底

第373章 有些爱早已深埋在心底

帆船在大海上开了一天一夜,这种船只不需要人力的帮忙,只需要输入足够的玄力,就能让它自动驱使,凌若夕闲着无事,将帆船的结构仔细的研究了一翻。

“这种东西远比龙华大陆先进许多。”她蹲在船舱后方放置设备的地方,感慨道。

说是设备,其实也就仅仅是用木块堆积出的通道,连接帆船的铁轮、木桨。

“这里距离塔斯克城还有半日的路程。”云井辰站在船尾,眺望着远方蔚蓝的天空,浓雾弥漫着整片大海,浪花滚滚,偶尔甚至能看到几只庞大的鲸鱼类魔兽,在海中畅游。

只可惜,他们这次前来身负重任,若不是,此处倒也是个散心约会的好地方。

“小白……”凌若夕抬脚走到他的身旁,双眼微微眯起。

“本尊若是猜得没错,她们掳走小白,制造了山寨里的惨案,为的,是引我们主动找上门。”深邃的黑眸里,滑过一丝寒芒,但眼眸深处,却暗藏着几分不解。

他到现在仍然没有想明白一件事,为何神殿会用这么大的精力,对付他们,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离开时,服用下的那枚药丸?

“若夕,此去神殿,若有异常情况,你只管带着小白走,懂么?”他必须要确保她和儿子的安全,其后,才会考虑为尖刀部队的人报仇一事。

不是云井辰无情,而是对他来说,任何人,都比不上这对母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哪怕是身为他亲生骨肉的凌小白,若他与凌若夕同时遇难,又只能救一个,他的决定也是果断且坚定的。

儿子没了,可以再生,但若没有了爱人,他无法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他的神色太过严肃,太过深沉,让凌若夕心尖不由得猛地一颤,她狼狈的转过头去,鬓发随着海风轻轻摇曳,完美的侧脸,线条略显冰寒:“不要在还没有行动前,就说丧气的话。”

若是他为将军,在两军开战前,竟说这番动摇军心的话,必定会拉出去斩首示众。

“我们来的时候有几人,离开时,就要一起回去,一个也不能少。”她铿锵有力的说道,眉宇间闪烁着极其笃定的自信!

“呵,这天底下,也只有你,敢随意教训本尊了。”云井辰顺势将这沉重的话题转开,故意露出一副幽怨的样子,“但谁让本尊偏偏拿你没法子呢?”

他耸耸肩,眼眸中溢满的宠溺,浓得几乎快要滴出来。

炽热的目光让凌若夕面颊有些发烫,就连这咸湿的海风,也抵挡不住面颊上节节攀升的热度,白皙的面颊染上的红潮,宛如徐徐盛放的花骨朵,煞是娇艳。

云井辰看得心尖一动,手指缓缓伸出,却被她忽然刺来的眼刀生生给改变了原本的想法,“头发乱了。”

他温柔的替她将耳鬓的发丝别到耳后,笑得很是正经,好似一点歪念头也没动过一般。

凌若夕朝天翻了个白眼,随即,又正色道:“前两天在亚蒂亚城,我发现一件事。”

“恩?”云井辰略感意外的挑起眉梢,她会发现什么事?而且,他们离开亚蒂亚城已有多日,她为何等到现在才说?

眉头暗自皱紧,双手枕住船尾的木扶栏,下颚轻轻放在上头,“罂粟,这种东西你可有听说过?”

“不曾,那是什么?”她嘴里吐出的新奇词汇,让云井辰略感好奇。

“一种起初服用后,会让人欲仙欲死的毒药,但若是长期服食,将会产生极大的依赖感,一旦断绝,就会痛不欲生。”她上辈子对这玩意儿了解得太透彻,作为游走在黑暗世界巅峰的人,锻炼意志力,用毒品这种东西是最好的办法。

想到被强行注入后,染上毒瘾,又被丢到黑屋,一个人默默承受毒瘾发作的痛苦,那段岁月,是凌若夕此生最不愿回忆的。

所以她才会在嗅到那股熟悉到让她恶心的味道时,这般敏感,甚至第一时间将它分辨出来。

“你被它害过?”云井辰面色一冷,身侧的气压骤然直降,好似从三月的春风,化作寒冬腊月的冰雪,冷得刺骨,“是谁?”

是谁胆敢对她用上这种东西?凌府的那些人吗?还是她这六年中,在落日城居住的那段岁月?

凌若夕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惊了一下,但紧接着,她便明了了他的愤怒从何而来,有些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你认为,这种事会有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吗?我只是偶有所闻。”

话虽如此,但她心头的那股压抑,却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已能够左右她的情绪?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次关心,竟能让她的心境产生这般大的变化?

凌若夕不肯细想,她的第六感在告诉她,一旦她明了了这些问题,有些东西就会失控,所以她放任自己不去理会,不去深思,甚至漠视掉心头的丝丝悸动。

云井辰眸光深沉,好似一片大海,让人琢磨不透里边的情绪,“是么?那便好。”

既然她不愿说,他更不会勉强她,但这件事,仍是被他记在了心底,等到回去龙华大陆,他一定要好好的调查一番。

云井辰不是没有查过她的生平,当初云族手里掌控着天下所有的情报,而她的名头,又那般响亮,他在初识时,就已将她从出生到未婚生子的种种,调查得一清二楚,他记得很清楚,里面并无任何有关这种毒药的消息,但也有可能是他查漏了。

她方才气息中出现的压抑与沉痛,是那般的清晰,必定是自身的经历。

“我怀疑,神殿是在用这种方法,来操控这些信徒。”凌若夕解释道,这种手段在现代极其常见,“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双眸蹭地一亮,好似熠熠生辉的星辰,璀璨夺目。

云井辰翻过身,峻拔的身躯轻靠住扶栏,挑眉问道:“什么办法?”

“你不是说,我们三人的实力很难保证可以在报仇后,全身而退吗?”

“不错。”曾与神殿的人正面交锋过的他,太清楚,神殿里那些人的实力有多高强。

“若是逐个击破呢?”凌若夕笑得眉眼弯弯,模样像极了正准备使诈的狐狸,“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煽动各地的信徒,从而让神殿自乱阵脚,再同他们打游击战,分散他们的火力,不让他们集中在一块儿,这样一来,纵然神殿个个是顶尖高手,我们三对一,难道还怕赢不了么?”

这个想法,不过是她方才的灵光一闪,但越想,她愈发觉得此计可行。

“唔,想法倒是不错,”云井辰点点头,但紧接着,就是一盆凉水迎头浇下:“你要如何动摇这些疯狂的信徒们对神殿的敬仰?仅仅靠一些风言风语,起不了任何作用。”

这片大陆上的人,上到世家,下到平民百姓,都是从小被神殿所洗脑,一时半刻想要让他们心存怀疑,几乎是不可能的。

“再坚定的信仰,只要计谋用对了地方,也会摇摇欲坠。”一缕精芒自她的眼眸深处闪过。

“这么说你是成竹在胸了?也罢,你只管放手大胆去做,就算天塌了,有本尊替你顶着。”这番话,明明狂妄至极,但偏偏,他的态度又是那般坚定,那般认真,让人无法去怀疑。

“你连问也不问我打算怎么做?就说出这种话了?”凌若夕见鬼似的盯着他,这样毫不迟疑的信任,她不是没有得到过,但却从未有任何一次,如现在这般,心潮狂涌,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她的心窝里疯狂滋长,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暖暖的,涩涩的,却也甜甜的。

闻言,云井辰突然俯下身,俊朗妖孽的面容在凌若夕的视野中无限放大,那双眼隐隐发着光,似染满了滚烫的浓情,“本尊相信你,至于为什么,你当真不知么?”充满蛊惑的呢喃,让凌若夕的心潮瞬间大震。

瞳孔蓦地一紧,不知为何,在他这火辣辣的目光下,她平生第一次,有了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你想要做什么,又在算计什么,本尊无心理会,本尊只知,碧落黄泉,本尊随你一道。”

他什么时候离开船尾的,凌若夕记不得了,她满心满脑放映着的,都是他这番夹杂着毁天灭地般坚定觉悟的话语。

垂落在身侧的双手黯然握紧,眸光颤动,那些她不愿知道的,不愿细想的情愫,此刻已是这般清晰。

为什么会放过一个屡屡调戏她的男人?

为什么会任由他以娘子的称呼,诏告众人?

为什么在最落魄的时候,最不愿被他所看见,最不愿接受他的帮助?

为什么……

几千个几万个为什么,此刻,已有了答案。

她深吸口气,潮湿的海风迎面扑洒而来,将她心头种种复杂的情绪全部吹散,最后剩下的,便只有一个念头。

艳艳红唇缓缓勾出一抹清浅的笑,身影一闪,迅速闯入了船舱。

正靠在木椅上,不知在深思着什么的男人,似是被她突然的出现给惊住。

凌若夕稳步停在门前,直勾勾盯着不远处那抹人影,双腿缓缓迈开,每一步,她都走得极其平缓,眸光不停的闪烁着,似做出了什么决定。

船舱内的气氛,有些诡异,从她身上泛出的压迫感,为这个空间增添了几分沉重。

云井辰吞下到了舌尖的暧昧话语,俊朗的眉头微微一蹙,“你……”

“如果,”她咬了咬牙,脚步停在他的面前,“如果我们这次能安然回去,那就在一起吧。”

红唇一张一合,说出的音符,却是那般飘渺,好似从高高的云端上空,飘落下来似的,让云井辰有些发愣,有些不敢相信。

她说什么?

美好与幸福来得太过迅猛,太过快速,以至于,他以为这又是自己所做的一场黄粱美梦。

他早已经做好了,与她打攻坚战的准备,早就做好了,此生死缠烂打陪在她身边,融化她那颗冷硬心脏的准备。

可是现在呢?她居然说……

那双邪肆的眸子,少见的浮现了些许怔然,些许孩子气的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