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4章 塔斯克城

第374章 塔斯克城

下船后,塔斯克城宏伟的建筑群清晰可见,纯净的白色城墙,一座座高低不一的复古欧式建筑,整个城池多了几分异国风情的美感。

“胡子贴歪了。”云井辰勾唇轻笑,手指轻轻替凌若夕压了压唇瓣上方的两撇八字胡,眼底的幸福与宠溺,浓得几乎快要溢出来。

暗水嘴角**的看着四周向他们投来诡异眼神的人们,额头上一缕缕黑线不断滑下,他真的很想提醒这两个浑身冒着粉色泡沫的人,请注意现在的衣着打扮好么?俩个胡须满脸的男人,在城门口,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暧昧不清的动作,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的有木有?

但满心满眼都被幸福给占据的云井辰,哪里顾得上什么影响不影响的?

只要一想到她白日在船舱里同自己说的那些话,他就恨不得捧着她的脸,狠狠的亲吻她,将这份喜悦宣告给每一个人。

周围投来的眼神愈发诡异,暗水嘴角一抖,小心翼翼的开口:“姑……公子,我们是不是该进城了?”妈蛋!他吓得差点脱口而出凌若夕的真实身份了有木有?

“恩。”白衣飘飘,脸上贴着八字胡的男人微微颔首,风度翩翩的跟随着人群,进入了这座第二位面里,最核心,也是最繁华的城市。

比起亚蒂亚城,这里的人流明显多出不止一倍,但引人注目的,却并非是这些穿着白衣的普通百姓,而是一席银色轻铠甲,头戴白色毡帽的男人,他们游走在街头巷尾,所到之处百姓纷纷退避三舍,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这些人是塔斯克城里负责宣传神殿光辉事迹的人,也负责监视所有信徒。”云井辰看出凌若夕的疑惑,传音入密,向她做着解释。

“他们在神殿里的身份高么?”凌若夕轻轻释放出玄力,只一瞬,就将前方几人的修为探测出来。

紫阶初期!

“不,他们连进入神殿殿堂的资格也没有。”云井辰摇摇头,“这些人只不过是神殿放在此处的耳目,是小喽啰。”

连小喽啰也有紫阶的修为吗?

凌若夕心头一凝,眼底闪过一道寒芒。

“这里每日都会有这么多人?”被人群推搡了好几次,她略显不悦的问道,放眼望去,各条街道几乎人满为患,远比北宁、南诏的京城还要拥挤。

“最近这里将会举行一年一度的朝圣仪式,你瞧,那些人,”他指了指从城门口涌入的一批人士,“他们虽然穿着白衣,但神色却同塔斯克本地的居民截然不同。”

那赞叹、惊喜、兴奋的目光,怎么可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会拥有的?

“那我们岂不是赶上了一个绝好的时机?”想到自己的计划,凌若夕甚至恨不得来这里朝拜的人,再多几成,人越多,闹出的动静就会越大,舆论这种东西,最容易伤人。

“想到了什么?笑得这般狡诈?”耳畔,突然有一道温热的气流传来,耳垂痒痒的,似羽毛轻轻滑过一般。

凌若夕耳垂一热,瞬间染上了淡淡的绯色,“咳,离我远点!”

她有些后悔,自己在冲动下,向他说出类似表白的话的决定,自从白天她说过了那番话后,这男人就一直处于亢奋期,举止愈发大胆、暧昧。

“害羞了。”他低低一笑,对她羞恼的神色很是感到喜悦。

怎么办,如今的他,已无法再满足于凝视她,守护她,想要更加强烈的拥有的渴望,在他的四肢百骸里不停穿梭。

“两位,咱们能不能稍微低调点?”暗水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四周百姓们投来的眼神,让他觉得无地自容!妈蛋!他们难道不清楚,他们已被误会成断袖了吗?

“先找地方落脚,然后找机会打探清楚这里的情况。”凌若夕冷冷的瞪了云井辰一眼,示意他最好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别胡搅蛮缠。

“满意了?”云井辰抬脚追上,却在经过暗水面前时,抛出了一句带着淡淡冷怒的话语。

暗水眉头一蹙,心里满腹的委屈,妈蛋!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他只是好心的提醒了一次好不好!

在城市较为僻静的客栈中落脚,凌若夕开始迅速收集有用的情报,尤其是针对这次朝圣的相关讯息。

在她看来,最容易收集到情报的,无外乎是娱乐场所、休息场所、餐饮场所。

只可惜,在城里转了一圈,她却惊讶的发现,这座城市,竟没有任何一处烟花之所,干净得让她不敢相信。

“他们难道平日不需要放松?”一个巨大的问号出现在她的头顶。

“如果你是在寻找青楼的话,你会失望的。”云井辰难得见到她吃瘪,眸光略带戏谑,“神殿有规定,这种肮脏污秽的地方,不允许出现在任何一座城市中,因为那是对光明神的亵渎。”

“……”头一次听到这种理由,凌若夕惊讶不已,“这种奇葩的规定,简直是可笑至极!”

用这样的方式来昭显神殿的纯净,以这种方式来衬托神殿的地位,难道不可笑吗?

云井辰一脸赞同,但这就是第二位面的生活,这里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娱乐场所,不允许偷窃、杀戮,因为这会违反神殿的规定,将会受到光明神的谴责。

“爹!爹!你醒醒啊,爹爹!”忽然,前方的一条小巷里,传出孩子声嘶力竭的啜泣声。

凌若夕心怀好奇的走上前去,毕竟,这一天的观察,她还真的未曾在这座城市里看见一丁点负面的东西存在。

没有乞丐,没有沿路叫卖的摊贩,干净得像是一个只存在于人美好幻想中的样子,以至于,突然听到这悲戚的声音,她的好奇心才会被勾起。

那是一条空荡荡的窄小巷子,里面除了两面高墙,什么也没有,一个穿着白色马甲背心,身材瘦小的男孩,正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痛哭流涕。

或许是见到他们三人,男孩眼里迸射出了极其强烈的希望,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根救命稻草。

“贵人,求求你们帮帮我爹爹!他好难受,好痛苦!”

凌若夕凝眸看向他怀中的男人,只一眼,心里已是了然。

男人的形象极其狼狈,嘴里吐出的白沫,将他身上的衣物浸湿,四肢正在不停抽搐,面颊抖动,满脸虚汗。

这种情况,她太熟悉了,分明是毒瘾发作的样子。

“他这副样子有几日了?”凌若夕沉声问道。

若不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云井辰甚至怀疑,自己身旁站着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双眼饶有兴味的眯起,她总能给他带来意外。

“已经三天了!我找过好多大夫,求过好多人,但他们都束手无策,贵人大人,您是不是知道该怎么帮助爹爹,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男孩哭着求道,紧抱住男人脑袋的双手,甚至因为不安出现了颤抖。

“你应该去求一些圣水。”凌若夕提醒道。

但男孩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一般,脸色刷地一下白了,“不不不,不行!不可以让他们见到爹爹。”

他诚惶诚恐的摇晃着脑袋。

这还是凌若夕第一次在这片大陆上,见到有人在提及神殿的事情时,出现这种恐惧的神情。

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滑过,她抿唇一笑:“好吧,既然让我撞见了这种事,我也不好袖手旁观,你的家在哪儿?先将你爹爹带回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我带你们去。”男孩甚至不曾怀疑过凌若夕是否是别有用心,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哪怕有任何的希望,也会死死的抓住。

他用地上掉落的白色布料,替自己的父亲遮盖住脑袋,然后吃力的将人架起,一步一步艰难的朝巷子外走去。

“暗水。”凌若夕淡淡的唤了一声,后者立马识趣的上前,将男人扛在自己的肩上。

“谢谢贵人。”男孩感动得眼眶里满是泪珠,他求过许多人,但受到的永远是轻蔑的白眼,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却真的遇到了愿意伸出援手的恩人,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温暖?

虽然他什么也没有,但是,只要贵人们可以救好他的爹爹,他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凌若夕将他决然、坚定的神情看在眼里,胡须下的薄唇,缓缓朝上勾起一抹笑,笑容高深莫测。

“你在打什么坏主意,恩?”云井辰凑在她的耳畔,吐气若兰,喑哑的声音,宛如恶魔的诱惑,极尽暧昧。

好在男孩一门心思通通扑在了他的父亲身上,未曾见到身后两个男人,耳鬓厮磨的模样,否则,他的三观必定会受到强烈的撞击。

“注意影响。”凌若夕啪地一下抬手就将他的脑袋给推开,横眉怒目的低斥道。

挨了骂,云井辰也不恼火,他笑得桃花满面,手臂更是大胆的揽住她的肩膀,“怕什么,你现在可是本尊名正言顺的娘子。”

“……”他这是选择性的遗忘掉自己伪装的身份吗?凌若夕眉心一跳,懒得同这个抽风的混蛋斗嘴。

一行人离开小巷,在城市里打转了许久,才在一个极其僻静,极其角落的地方,停住。

男孩指了指前方完全被孤立在城市角落的建筑群,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我的家就在这里。”

凌若夕似乎并不觉得意外,甚至有种了然。

“啊?这里和外面完全不一样啊。”暗水一惊一乍的叫嚷道。

如果说,塔斯克城的主城区,是繁华、干净、纯洁的圣地,那么这里,就是站在它的背面,阳光无法触及到的黑暗区域,肮脏、杂乱、破败,凝聚了所有的污秽。

他的叫嚷让男孩自卑的垂下了头,他不安的搓着已经被洗到泛白的衣衫,“对不起,我家的情况真的不好,真的对不起。”

“这种事没有必要道歉。”凌若夕凉凉的瞪了暗水一眼,然后抬手,拍了拍男孩的脑袋,“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