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8章 破茧成蝶需要过程

第378章 破茧成蝶需要过程

云井辰的坚定让凌若夕只能妥协,她耸耸肩,退到一旁,任由这个穿着华贵白衫,气质出众的男人为病人亲手食用食物。

俊朗的面容上,看不见任何的嫌恶,他平静的掰开病人的嘴唇,将竹管塞入食道,顺着竹管的另一头,缓慢的将米粥灌进去,有几滴粘稠的汤汁滑落到他的手指上,他却好似感觉不到一般,这一幕,让凌若夕心尖忍不住轻轻颤了颤。

如果不是为了她,他有什么必要亲手做这种事?

“好了。”将空荡荡的瓷碗抛在一旁,他拂袖起身,凌若夕立即递了快手绢过去。

“擦擦,脏死了。”明明满心的感动,但她嘴里说出的话,却带着一丝嫌恶。

早就知道她有多口是心非的男人,满不在乎的笑笑,将那方手绢收入衣袖中,反而用自己的袖子,擦干净指头上的痕迹,他可舍不得浪费她亲手送给他的礼物。

“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手绢给你擦手,你收起来做什么?”凌若夕蹙眉问道,袖中那一滩淡淡的污渍,让她看得有些碍眼。

暗水默默的抖了抖嘴角,凌姑娘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别告诉他,她看不见这男人脸上幸福、满足的笑。

“你说呢?”暧昧的语调里暗藏着些许邪肆,他那双深邃得好似旋窝般的黑眸,定定地凝视着她,气氛旖旎非常,一直关心着父亲身体的小豆子,此刻奇怪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位贵人,为什么他觉得,贵人的表情很不对劲,唔,就像是爹爹以前看着娘亲一样,可他们不是男人么?

余光瞥见他那副深思的表情,凌若夕在暗中狠狠瞪了云井辰一眼,示意他最好收敛些,注意场合。

一连七日,病人毒瘾发作的次数从每半个时辰,变得逐渐缩小,且痛苦一次比一次减弱,虽然面色仍旧发黄,两颊消瘦,但看得出,他的身体正在渐渐复原。

“后天就是朝圣的日子,现在外边到处都是来自各地的信徒,啧,这是城里人四处派发的东西,姑娘,你看看。”暗水将购买的食物交给小豆子后,便与凌若夕在院子的角落中,交谈起来,向她说着塔斯克城如今的情形。

那是一张印刷着朝圣注意事项的宣传单,白色的纸张上,工整的用一二三四的序号排列出来,条条款款整齐、严谨。

“呵,越来越像邪教组织了。”凌若夕讥笑道,五指一紧,纸张在她的掌心化作碎末,洋洋洒洒从指缝间飘落在脚边。

“我也有同感,不过,那些人都跟疯了一样,见到这种东西就自发排队领取,这神殿分明是蛊惑人心的魔教,他们反而当成是信仰去尊敬,有够愚昧无知的。”暗水摇摇头,想到自己在街上看到的壮观景象,就开始心里发毛。

“不愚昧,怎么被人用这种手段蒙骗?”凌若夕不屑的哼哼两声,对这些神殿的信徒,分外鄙视。

“你不是常说一句话么?不做死就不会死,他们自己作死,谁拦得了?”云井辰邪肆不羁的嗓音,从右侧传来,月牙白的名贵锦缎,将他峻拔高挑的身形,烘衬得淋漓尽致。

颜如玉,气无双。

活脱脱一只带着佛性的妖。

“还有两天的时间,姑娘,咱们是不是该有所行动了?”暗水直接忽略掉这个最近一直找他茬的男人,严肃的问道。

他们来到这里,除了对付了些虾兵蟹将,神殿真正的高手,却是一个也没对上,如今他们**的等待着信徒的朝拜,而他们却要躲避外边铺天盖地的缉拿,简直太没天理了!

一想到山寨中惨死的兄弟们,暗水顿时有种只想杀上神殿,大开杀戒,来发泄心头压抑多日的愤怒与仇恨。

“不急,朝圣不是一年一度的大日子吗?咱们远道而来做客,怎么样也得给他们送上一点礼物才对。”凌若夕勾唇轻笑,漆黑的眸子里,乍现两道冰冷的寒芒。

暗水头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弄不懂,什么叫送上礼物?凌姑娘这话听着,怎么带着些深意?

“和一个智商拙计的家伙讨论这种事,说得再清楚,他能懂么?”云井辰淡淡然睨了满脸困惑的暗水一眼,嗤笑道。

他忍!

暗水握紧拳头,努力忽略掉眼前这个存在感强烈的男人,不断在心里自我催眠着:他是凌姑娘的爱人,他是凌姑娘的爱人。

“半斤说八两有意思吗?”凌若夕各打五十大板,立场中立,谁也不偏帮。

“在你眼里,为夫竟已沦落到同他一样的地位了吗?”云井辰一脸痛苦的捂住心脏,似被她的话打击到了一般,玻璃心哗啦啦碎了一地。

“……”他是傻逼么?太阳穴抽抽的疼着,凌若夕有些手痒。

暗水被他说变脸就变脸的速度,给惊呆了,双目圆瞪,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砰!”忽然,一道劲风从房间的方向刮来,几秒后,一道小小的人影砰地跪在了凌若夕的脚边,手掌颤抖的紧紧拽住她的衣摆:“贵人,求求你,求求你快救救我爹爹,爹爹他……他……”

小豆子恐惧得眼眶带泪,凌若夕面色一冷,当即拂袖,纵身飞入房中。

俩个男人拔脚跟上,一眨眼,三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小豆子的面前,他紧咬住牙根,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蹬蹬的跑进房间。

刚进屋,一股新鲜的,还未四散的血腥味,涌入鼻中,她身侧的温度骤然直降,整个房间似刮入了一次寒流,气氛寸寸冰封。

“是从**传出的。”暗水沉声说道。

凌若夕微微吸了口气,抬脚走到床沿,还未走近,发霉的床单上那滩刺眼的血泊,便闯入了她的眼中,瞳眸蓦地一紧,她火速检查过病人的眼球、心跳、静脉,然后,又替他做了几次紧急心脏复苏术,但最后,她无奈的发现,这男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求生的欲\望,失去了生命。

她抓住被褥,将尸体盖上,尔后,转过身,凌厉的目光似两把刀子,刺向站在门口,脸色煞白的小豆子:“到底怎么回事?”

病人戒毒的情况十分好,没有意外,再过几个月,便能彻底摆脱毒瘾的折磨,她不过是出去闲谈了几句,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其中的缘由,只有这个贴身不离父亲身边,细心照顾的小男孩才知道。

“没救了吗?”暗水心尖一紧,有些不忍去看小豆子的表情,这个男孩有多在乎这唯一的亲人,这些天来,他们是看在眼里的,突如其来的噩耗,对他来说,将是一种怎样巨大的打击啊。

云井辰双手环抱在胸前,神色慵懒的斜靠在床尾,一条生命在他眼前流逝,他似乎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情绪,反而透着一种近乎漠然的不在乎。

即使这天下间的人通通死光,也不会引起他内心一丝一毫的波动,他的心很小,小到可以为了心目中最在乎的人,放弃所有。

小豆子嘴唇颤抖着,神色近乎呆滞,他机械的喃喃着:“爹爹怎么样了?爹爹他怎么样了?”

干涩空洞的眼眶,褪去了泪水,那是痛到极致的麻木。

凌若夕眉头紧皱,却没有选择隐瞒,“他已经过世了。”

暗水有些于心不忍,他甚至希望凌若夕能够选择隐瞒,但他也明白,这种事,她应该将实情告诉小豆子,毕竟,那是他在这世上仅存的唯一一个亲人了。

小豆子本就苍白的面容,此刻更是透着一股青色,小小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低垂下头,背后是明媚灿烂的阳光,他孤零零站着,仿佛站在整个光明的背面,无法被温暖所触及到的黑暗空间里。

“是他们,是他们害死了我的爹爹!都是他们的错!”宛如乌鸦般泣血的哀鸣,带着刺骨的仇恨与愤怒,但他的语调却又超乎寻常的平静。

凌若夕转念一想,便猜到了让这男人彻底失去求生欲\望,导致心肌梗塞,吐血而死的原因。

“你把实情告诉他了?”一个人的信仰一旦破裂,那会是一种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的滋味,他的精神早就被毒瘾摧残得摇摇欲坠,在这个噩耗的打击下,暴毙而忘,是最有可能,也是最合理的解释。

小豆子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我只是想让爹爹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好人!是他们害得爹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可是……可是……”

可是他没有想到,在他说完这件事后,他的爹爹就吐血昏厥,然后就失去了呼吸和心跳。

果然。

凌若夕在心头幽幽叹息一声,她缓慢的挪动着步伐,手掌重重握住小豆子僵硬得宛如石化般的肩头:“不是你的错。”

他不过是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知道真相,知道那些他们所相信的人,真实的面目。

小豆子面如死灰,一滴滴殷红色的鲜血从他握得死死的拳头中缓缓滴出,滴答滴答落在脚边。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床边,紧抱着那具开始发凉的尸体,一抱就是一整夜。

暗水一脸惆怅站在屋外,冷清的月光为这萧条的院落,更是增添了几分落寞与幽森。

“哎,这小子一天没吃东西,受不受得了啊。”

“破茧成蝶需要经历极其残酷的蜕变过程,相信我,他能挺过来的。”凌若夕说得异常坚定,拥有那样孤注一掷的眼神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小孩,也不容小觑,这是一个心智坚定,且愿意为了想要达成的目的,付出所有的人。

第二天清晨,摇摇欲坠的房门被人从里边打开,小豆子双目充血的走出来,咚地一声,跪在了凌若夕的脚边,身躯单薄,却又好似拥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力量。

稚嫩与单纯,在他的身上褪去,只剩下如同成年人般的坚定与决绝。

“贵人,请你替我安葬爹爹,我知道你出手相救一定有什么目的,但我不在乎!不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拜托了。”

腰肢缓缓弯下,他磕下了一个沉重且响亮的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