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79章 永远不要小看孩子

第379章 永远不要小看孩子

入夜,三道人影迅速从塔斯克城的上方急速飞过,速度快如疾风,与这无垠的夜空融合在一起,好似鬼魅般,一眨眼便不见了影子。

小豆子被暗水扛在肩头,冷冽的寒风,从他的面颊上扫过,面部的线条紧绷成一条直线,这样的高度,这样的速度,对于一个只几岁的小孩子来说,绝对是一件考验心跳的事,但他却全程一声也没有吭过,即使胃酸开始翻涌,即使他嗯嗯小脸早已是一片惨白。

“这里应该安全了。”在塔斯克城外的海岸旁,海浪滔滔不绝,一波接着一波不停的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海风咸湿,喷溅在面颊上,青丝飞舞,衣诀凛凛,暗水听到这话,急忙将小豆子给放在了地上,随后,他又将另外一边将帮上扛住的麻袋,小心的放在脚边。

“你确定要在这里进行海葬?”凌若夕再度问道,想要确定他的想法,她不清楚这个位面的人,对海葬这种尸骨无存的葬礼是否能够接受,在听到小豆子说,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安葬他的父亲时,凌若夕说不惊讶那是假的。

男孩面露刚毅,他咬着牙,重重点头,“是。”他很清楚,被神殿视作叛徒,视作罪人的爹爹,一旦被发现了埋葬的地点,那些信徒们将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来,他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在死后,仍然不得安宁,这是作为儿子,他能够为父亲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好,暗水,帮忙。”凌若夕轻轻颔首,退到一边,将安葬的事,交托给他们二人,小豆子却拒绝了暗水的帮忙,独自一人,强撑着,倔强地将麻袋里的尸体缓缓拖入海中,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海,掀起惊涛骇浪,一只脚刚进入海中,裤腿即刻便被打湿了一大截。

暗水不忍的连连摇头,他对小豆子的印象,也从最初的嫌恶,转变成为了如今的高看,虽然他年龄尚轻,却值得他给出一份尊重。

“他倒是让本尊刮目相看。”云井辰慵懒的站在她身旁,一双内敛华光的黑眸,淡淡的睨着正卖力朝大海中艰难行走的那抹单薄却又倔强的小身影,口中感慨道。

“永远不要小看孩子,像他这样的人,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算是死,也不会改变。”凌若夕打从见到小豆子的第一眼,就认定了,他是最符合自己心中计划的人选,她需要人替她出面,而一个心里怀有恨意,深深痛恨着神殿的人,难道不是最合适的吗?

“不论你做任何的决定,本尊都会支持你。”云井辰说得极其认真,话出自肺腑,他深知她的打算,并且极其赞同。

凌若夕凉凉的勾了勾嘴角,“不认为我很残忍吗?他如果真的按我的计划去做,势必会成为这片大陆的全民公敌,或许还会因此而丧命。”

毕竟,这里的人对于神殿的崇拜与敬仰,已经达到了近乎疯癫的程度,一个出面同神殿做对的男孩,可想而知,会得到怎么样的下场。

“为了在乎的人不择手段,本尊不认为这是一种残忍。”云井辰淡淡然说道,眸光里参杂着认同与肯定。

虽然凌若夕并不在乎旁人怎么看,怎么说,但他的话,仍是让她心头一暖,海风吹动着她的鬓发,发丝在空中轻轻飞扬,她放松了身体,将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头,那双凌厉,森寒的眸子,此刻静静的合上,神色寡淡,在这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银白色光辉。

翻滚不息的浪潮,将尸体迅速吞没,漆黑的海水,波光粼粼,小豆子站在冰凉的水中,目光颤动的看着远方,他已经看不到父亲的尸首,但他却知道,这片海,是亲人最后的安宁之地,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回到岸边,他朝着大海猛地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砸落在他的手背上,水花四溅,就连这呼呼的风浪,好似也在为他哭泣一般,待到收拾好情绪,他这才缓缓起身,紧抿着唇瓣走到凌若夕面前,黑黝黝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一字一字缓声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他已经不是单纯的孩子,在一天的时间里,他飞速的成长,他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好心到不计任何理由与代价,愿意出手帮忙的人,他知道,她定是别有目的,别有所图,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在他们父子最落魄的日子中,在父亲离开人世前,是他们给了他渺茫的希望,这就够了!这份恩情,出于什么目的,他无需晓得。

“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你愿意接受么?”凌若夕轻挑着眉梢,似笑非笑的问道,她直起身体,双眸凌厉如刀,笔直的撞入小豆子的眼眸中,那含着庞大压迫感的目光,让他有些害怕,有些恐惧,他紧紧握住拳头,努力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

但到底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即便已经破茧成蝶,但在凌若夕含着杀意的气势下,仍旧做不到平静以对。

“报仇?我愿意!我怎么可能不愿意?”漆黑的瞳眸迸射出两道熠熠的火苗,那是仇恨的光芒,是愤怒的火焰。

摧毁了他原本和睦美满家庭的罪魁祸首,不正是那高高在上的神殿吗?不正是因为他们的手段,才害得他的爹爹受尽折磨,受尽凌.辱吗?

如果真的有这个机会,不论让他付出什么,他也愿意。

看出他的觉悟,凌若夕满意的笑了,但嘴里却道:“即便代价是你的命?”

“是!这个没有爹爹的世界,对我来说和地狱没什么区别,如果能用我的命,亲自替爹爹报仇,我愿意!”他说得异常坚定,眉宇间涌动的决然,让一旁的暗水微微叹了口气。

“三天后的朝拜,是你的机会,我会慢慢告诉你,你将要做的事到底是什么,现在在我面前表明决心,没有任何的意义,说得再好听,不如做给我看!不过,丑话我要说在前头,若你临时反悔,就算神殿会放过你,我也会倾尽全力,追杀你。”她娇小的身躯勃然迸射出一道骇然的气势,那宛如巨山般可怕而又沉重的压力,让小豆子的脸色骤然一白,额头上渗出了一层晶莹的密汗。

他紧咬着牙关,努力在这可怕的气势下挺直背脊,“我不会反悔的!我会做给你看!”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凌若夕笑得意味深长,看着眼前决绝如斯的男孩,她愈发的想念自己的儿子,不知道小白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又在做着什么。

此时,某个被锁在一个巨大铁笼,被铁链捆绑住四肢的小奶包,忽然打了个喷嚏,“唔,难道是娘亲思念小爷了?”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凌若夕将自己的计划原原本本告诉了小豆子,当然,她所说的计划,仅仅是他需要参与的那一部分。

“能做到吗?”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但这一夜,房间里却无人能眠,昏暗的烛光微微闪烁,凌若夕慵懒的坐在木凳上,手肘搭住木桌,手掌轻轻托住腮帮,斜睨着一旁,正在擦脸的男孩,淡漠的问道。

“能。”这是他的机会!是他报仇的大好时机!他不会放弃的。

凌若夕微微一笑,对他的觉悟不予置评,忽然,一阵脚步声从屋外传来,云井辰**的端着一个光鲜崭新的瓷碗,走进了屋,“尝尝,本尊的厨艺绝对比以前大有进步。”

“……”他大清早就不见人影,原来又跑去做饭去了?凌若夕眼角忍不住抖动几下,“你真的有这么闲吗?”

“古语有云,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本尊可不愿见到你饿肚子。”云井辰邪肆一笑,眸光里透着浓浓的宠溺。

紧跟在他身后的暗水不自觉打了个机灵,妈蛋!明明生活的人是他,替他清洁灶台,清洁厨房工具的人,也是他,为毛到最后,反而是这男人能够得到凌姑娘的注意?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他随手将一碗自己亲手做的面条递给小豆子,神情略显幽怨。

“在说这种话的时候,麻烦你,不要用这张脸对着我。”他伪装后的形象,与本来的面目相差十万八千里,话是动听,但谁让他顶着一张毫无美感的脸呢?凌若夕就是想感动,也感动不了。

“你嫌弃本尊了么?”云井辰故意曲解了她话里的意思,神情极其哀怨,好似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一般,看得凌若夕眼角直抖,有种想一巴掌将他给拍飞的冲动。

她抬起手掌,将他蹭到自己面前的脑袋给挪开,狠声道:“你非要在马上要做正事前,同我说笑么?又或者,你皮痒了?”如果是后者,她不介意给他好好的挠挠。

云井辰立即警觉,虽然他极其享受捉弄她的乐趣,不过,他可不想在外人的面前丢脸,如果凌若夕得知了他此刻的想法,绝对会气笑的,敢情他在外人面前做的丢脸的事还少吗?

“先吃东西,天亮后,动身出发。”她拿起筷子,直接无视掉面前存在感极强的男人,吩咐道。

小豆子什么话也没说,仿佛他们之间的斗嘴,完全引不起他的注意,他乖巧的坐在木凳上,抱着碗,吱溜吱溜吸着面条,也许是想着这或许是他的最后一餐,他吃得极快,到最后,整碗面条竟是连半点残渣也没有留下,就连那汤汁,也被他喝得一干二净。

“……”难道暗水的厨艺有这么好吗?居然连汤都喝干净了?凌若夕无力扶额。

云井辰在暗地里直接向暗水扔去一个眼刀,这个混蛋!居然连厨艺也比自己好吗?

莫名其妙成为靶子,站着也中枪的暗水,特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话说,他做错了什么吗?不然,他们的表情干嘛这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