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0章 规模盛大的朝圣仪式

第380章 规模盛大的朝圣仪式

用过早膳,小豆子细心的将房门锁上,手指不舍的滑过大门,似想要将这个承载了他太多痛苦回忆的地方,牢牢的记在心里,凌若夕站在院落中,也不催促,直到他转身离开,她这才道:“走吧。

道别完了,自然也该去做正事。

离开时,院子里不少的老妇人纷纷走出房间,以为小豆子是要跟着贵人去做大事,她们挥舞着手臂,向他送行,饱经风霜的面容,刻着一道道时光流逝过后,刻下的纹路,但她们的神色,却是慈祥的,是友善的。

“谢谢大家这么多天来一直照顾我和爹爹,真的谢谢。”小豆子站在院子外那条漆黑,浑浊的黑色通道上,深深的冲着她们鞠了一躬,眼眶微微泛红,他却极力强忍着心头的酸楚,不愿哭泣出来。

待到他们道别完后,凌若夕这才带着人,缓慢离开了这个地方,没有选择飞行,甚至连玄力,也被她压制在丹田中,步入地玄后,她已然能够空中玄力的释放,只要不是比她高出一个品阶的人,根本无法探测到她的修为情况。

七拐八拐的穿过巷子,繁华热闹的街道,映入四人的眼帘,比起第一天到来时的场景,此刻这里,明显更加热闹了,宽阔的街道上,沾满了穿着同样款式的白色长衫的男男女女,他们跟随着人群,缓慢的朝前方移动,双手合十,神色虔诚且专注。

“我怎么有种他们被鬼附身的错觉?”暗水狠狠的粗了错窜出一身鸡皮疙瘩的手臂,喃喃道,这场景真的很恐怖有木有?这么多人,却除了脚步声外,连半点声音也没有,就像是猛鬼过街,可怕极了。

小豆子站在凌若夕身旁,他低垂着脑袋,身体微微发抖,那并非是害怕,而是在拼命遏制心头愤怒的表现。

“镇定,你是想被人提前看出马脚么?”凌若夕重重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放轻松,大戏还没开锣,他没必要表现得如此紧张。

“恩。”小豆子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勉强将内心的躁动与愤怒压制下来,再度抬起头来时,他已然恢复了平静。

凌若夕等人悄悄混入人群,紧跟着他们往朝圣的地方走去,队伍极其壮观,几乎将整座城市大大小小的街道,通通占据,从天空往下看,好似白色的浪潮,正在缓缓流淌。

“他们这是去哪里?”凌若夕传音入密,向云井辰询问道。

“在塔斯克东边,有一道结界,每年朝圣时,结界就会开放,而里面,将会出现神殿的影像。”云井辰解释道,“那影像是虚拟的,只不过是将神殿的画面传播到这里。”

他的话让凌若夕顿时打消了想要趁此机会,闯入神族的想法,眸光骤然一冷。

“不过最重要的是,当信徒诚心在结界外膜拜后,他们将得到光明神的恩赐。”平静的话语里,带着说不出道不明的讽刺,云井辰讥诮的扬起唇角,这些消息,都是他在被关押于神殿中时,听里面的下人们说的,他们在提起这件事时,满脸的骄傲,还有深深的鄙夷。

“呵,又是这种不入流的把戏。”凌若夕顿时了然,先用罂粟在这些人的身体里留下毒瘾,再每年给他们派发足够分量的圣水,控制住毒瘾发作,这样一来,一旦有人对神殿产生怀疑,他们便不会参加这样的朝圣队伍,从而会引来毒瘾发作,然后再得到所谓的恩赐后,立即有如获新生的错觉,便会将神殿视作救世主。

佛也是它,魔也是它。

这简直是一出自编自演的大戏!而且还是最卑鄙,最无耻的那一种。

“你说若是这些人得知了真相后,他们的脸色会有多好看?”细长微卷的睫毛遮挡住了她眸子里闪烁不停的暗光,凌若夕哑声问道,语调中,暗藏着丝丝恶趣味。

云井辰宠溺一笑,“你做了不就知道了吗?”意味深长的视线,从她身侧看似乖巧的小男孩身上一扫而过。

行走的队伍足足走了近两个时辰,直到中午,烈阳高挂在苍穹,灼热的气候,让不少百姓热出了一身的热汗,身体疲软无力,他们互相搀扶着,继续行走,似乎比起自己的身体,前去膜拜神殿的事,更加的重要。

“他们为何不休息一下?”暗水奇怪的打量着前后两方,明明双腿颤抖,却不肯停下步伐的百姓,满脸的困惑,他们这根本是在自虐好么?是在找死好么?

“一旦停下,岂不是代表着对光明神的敬仰不够真挚,不够虔诚吗?”凌若夕将这些百姓的心里想法猜测得十分准确,朝圣在他们的心目中,是一件极其神圣的事,只要还有一口气,还有半条命,他们就不能停止脚下的步伐,不能做出任何会让光明神误会,误以为他们不诚心的举动,所以哪怕呼吸已急促得好像快要断掉一般,他们仍然不肯休息片刻。

暗水的脑门上顿时滑下了一道道黑线,他表示,自己真的无法理解这些人疯狂的想法好么?有好日子不过,非得千里迢迢赶到这儿来受虐,这尼玛不是变态是什么?

“你还好么?”凌若夕余光瞥见身侧,气喘吁吁的男孩,蹙眉问道。

小豆子抬起胳膊,狠狠的将脸上的汗渍挥落在地上,他苍白着一张脸,倔强的点头,他没事!他还没有替爹爹报仇,还没有揭穿神殿虚伪的面具,这种困难,怎么可能难倒他?这个异常坚定的信念几乎成为了支撑他继续坚持下去的执念,他咬着牙,拖着发抖的双腿,一次又一次挺近。

“啧,何苦呢。”暗水幽幽的嘟嚷道,对小豆子愈发的不忍起来,这个小孩的身上,似乎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想要保护的东西存在。

凌若夕眸光一暗,脚下的步伐微微顿住,她抬起手,不着痕迹的将一股玄力输送到小豆子的体内,“它足够你支撑下去。”

流逝的力气迅速恢复,他惨白惨白的小脸,也逐渐恢复了红润,小豆子心头一喜,感激的看了眼早已将注意力移开的凌若夕,“谢谢恩人。”

“不必,我们是互相合作。”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值得感谢的。

云井辰略感好笑的睨了她一眼,似在无声的说着:本尊知道你在想什么。

凌若夕耳廓一烫,一抹绯色迅速爬上了她的耳垂,妈蛋!这男人搞什么?他以为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什么都能猜到?

又继续朝前走了大半个时辰,队伍这才缓缓离开了塔斯克城池的城门,浩浩荡荡的人群,朝着东边出发,一座绵延的山脉,坐落在苍茫大地上,山峰高不可测,站在山脚几乎一眼望不到它的顶端。

“别告诉我,我们需要从这里爬到上面去,徒步!”暗水嘴角**的说道,心里抱着一分奢望的期盼,他一点也不想浪费自己的体力好么?

凌若夕心里也有同感,她细细的眯起眼,打量过在场的众人,走在最前面的大部队,已经开始攀登山峰,她朝云井辰看了一眼:“在这里动手,如何?”

“或许你可以等到更好的时机。”毕竟,这些人此刻一门心思全扑在朝圣上,就算有**出现,也难引来他们的注意。

他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凌若夕短暂的思考后,微微颔首,认同了他的说法。

“所以,这意思是,我们得爬这个?”暗水偷偷指了指眼前这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饶是他,此刻也有些双腿发软,妈蛋!让他动用玄力飞行,他屁话也没有,可是,要一边控制玄力的波动,一边徒步爬山,真的会累死人的好么?

他目测了一下这座山的高度,头一次,在心里头打起了退堂鼓。

“或者你更喜欢在山下等我们?”凌若夕平静的问道,似乎只要他点头,就让他留在这里。

暗水急忙摇头,笑话!他来这儿可是来砸场子的,要是连面也不露,还说什么替兄弟们报仇?

“所以,你的决定是?”凌若夕饶有兴味的眯起眼,再度问道。

暗水把心一横,闭上眼,咬牙道:“我爬!”

这才差不多,凌若夕抿唇轻笑,四人跟随着大部队,缓慢的朝山路走去,神殿变态的做法,让暗水在心底恨得咬牙切齿,他觉得这些人根本是没事找事!难道是闲平时自在的日子过太多?所以特地来主动找虐?

他一边在心底腹诽着,一边拖着双腿前进,只有这样,他才会心里稍微好受一点。

午时,大部分的人群已抵达了山巅,他们身影狼狈,汗流浃背的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条长达上万米的山道,爬得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去了半条命,苍白到近乎发青的脸色,却散发着与之相反的兴奋与喜悦,因为他们成功了!他们马上就要见到伟大的神殿,得到光明神的恩赐。

他们一个挨着一个成排成列的站好,队伍宏伟壮观,且井然有序。

凌若夕等人也混迹在队伍中,但若仔细看,就能发现,他们四人的表情,与这些百姓完全不一样,即使已经极力控制,但让他们做出谦卑、恭敬的模样,绝逼是不可能的,一张张平静的容颜,朝地上低垂着。

“伟大的光明神啊,请您见一见您最忠诚的信徒。”站在第一排的百姓,双手高举,膝盖一软,整个人咚地一声跪倒在地上,朝着空气大声请求道。

“伟大的光明神啊,请您见一见您最忠诚的信徒。”一个带头,无数百姓齐声高呼,他们扑通扑通拜倒在地上,在这空荡的山巅,重重叩首。

凌若夕眼疾手快的将云井辰同暗水拽下,曳地的衣诀,遮挡住了他们半蹲的姿势,远远看去,与身旁正在叩拜的百姓似乎没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