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1章 为了报恩,可以付出所有

第381章 为了报恩,可以付出所有

山呼海啸般的高呼声在这蔚蓝的苍穹下此起彼伏,凌若夕低垂着双目,一双凌厉的凤目,却不着痕迹的将四周的动静尽收眼底,脚下的大地,似也在这一浪接着一浪的呼声中随着震动起来,耳膜有些刺痛,很快,空气里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玄力波动。

“轰隆隆!”那好似地动山摇的巨响,让她顿时警觉,冷峻的眉梢猛地一蹙,如刀锋般森寒、犀利的目光,立即朝前方看去,只见山巅尽头,那块平地之上,竟诡异的有一个泛着乳白色光晕的球体,正在缓缓升起,而空气里铺天盖地的浓厚威压,正是从里面释放出来的。

她心头一凝,浑身的神经骤然紧绷,被衣袖遮挡住的双手,此刻已牢牢握成了一团,忽然,手背上有温暖的触感传来,微微侧目,就撞入一双浩海般深幽、漆黑的眸子里,那双眼含着零碎的浅笑,似在无声的告诉她:有我在。

紧绷的神经不由得放松下来,她没有挣扎,任由自己的手掌,被紧握在他的手心,心里暖暖的,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似,不论她将要做什么事,身旁都会有一人陪伴着,不再孤独无依,不再孤身一人。

“啊!是神殿!神殿出现啦。”百姓们的情绪犹如那澎湃的火山,骤然爆发,他们欢天喜地的惊呼着,雀跃着,一双双炽热的眼睛,崇拜的看着那缓缓上升的球体,那闪烁着信仰之光的目光,滚烫且炙热。

当球体升到苍穹之下,巨大的光晕,竟连这阳光也难以与之比拟,遮天蔽日,浓浓的压迫感,席卷整片空地。

这样的玄力,已然超过了凌若夕的预期!比她先前所遭遇到的任何一个敌人,都要强大,仅仅是这股威慑感,就足够让她心里拉起十二分的警报。

很快,球体上升的速度缓缓停止,光圈骤然加重,刺目的白色光芒,璀璨且夺目,颇有种神明降临的即视感。

“信徒参见伟大的光明神。”

“信徒参见伟大的光明神。”

……

一波接着一波的声音络绎不绝,吵杂声戛然而止,上万的百姓,此刻竟诡异的只发出了同样的一句话,吼声整齐有序,好似排练过无数次一般,整个画面让人忍不住心惊。

暗水在心头暗暗咂舌,妈蛋!这光明神的威力要不要这么大?这还没登场,就造成这样的影响,一旦现身,他们还不得爆血管么?

他神情颇为古怪,似强憋着笑,凌若夕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走神。

光球忽然炸裂,似一朵含苞的花骨朵,正在迅速绽放,漫天的银光碎片,好似一场淅淅沥沥的大雨,正在降临。

满上遍野的人群,纷纷匍匐,他们低垂着头,姿势极尽恭敬,呼声静止,气氛安静得让人有些压抑,凌若夕藏在人群中,余光透过发丝,紧紧地盯着那个光球。

在刺目的光晕散去后,里面被结界所包裹住的景象豁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葱绿的大地,林荫成海,一座巍峨的殿宇被朵朵白云环绕着,包裹着,似矗立在九重天际,飘渺且苍凉,却又不失威慑感。

那就是神殿?凌若夕危险的眯起了双眼,凉凉的盯着那座近在咫尺的宏伟建筑,心头那抹蠢蠢欲动的杀意,被她极力遏制着。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机。

画面迅速拉近,一扇雕刻着绵延不绝山脉纹路的纯白色欧式大门,浮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那门高耸入云,正上方,在白色的横梁上,被人用强劲的玄力,刻入四个大字【光明神殿】,字霸气十足,苍劲有力,写下这字之人,必定修为极高,一撇一竖,完美得犹如鬼斧神工般的艺术品。

“吱吱——”厚重的石门缓缓开启,众人的心砰砰砰砰不断加速跳动,此刻,他们哪里还感觉得到任何一丝的疲惫?哪里还感觉得到身体的虚弱?浑身仿佛注满了力量,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都再度活了过来,他们屏住呼吸,低垂着头,不敢抬头亵渎了神殿的威严。

凌若夕眸光一闪,朝小豆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以行动。

后者用力紧了紧垂落在身侧的拳头,一咬牙,竟面露悲切,从人群中艰难跪行而过,一滴滴豆大的泪珠,不断顺着他的眼眶掉落出来,每一颗,都是那般晶莹,那般楚楚可怜。

“光明神大人,光明神大人!求求你开恩,救救我的爹爹啊。”他不停的叫嚷着,哽咽着,似是在向神明绝望祈求的可怜人。

被他挤过的百姓,愕然抬起头,这还是第一次在朝圣这般威严、神圣的仪式上,发生变故。

这小孩是哪儿来的?

“你是什么人?”第一列的百姓立即将小豆子拦下,从四面八方伸来的手臂,紧紧的拽住他身上的衣衫,不让他靠近那道结界。

“我,我是光明神的信徒,拜托你们,让我见见光明神大人,只有它,能够救我的爹爹了!大人这么宽容,它的光亮一定会普及任何一个角落,求求你们了。”小豆子泪眼婆娑的哭诉道,不住的冲着四周的百姓磕头。

或许是在神殿的面前,这些人不愿让他们心头的信仰误以为他们是冷血无情之人,竟主动扶起小豆子。

“不管有什么事,等到朝圣结束后,你可以慢慢说,不要打扰光明神大人。”

他们柔声劝道,但那双眼,却带着浓浓的警告与杀意,显然,他们对小豆子这失礼的行为,十分的不满。

“可是……”小豆子不甘心的咬住唇瓣,似是不愿就这么放弃。

“给我闭嘴,乖乖的跪下,不要再轻举妄动。”怎么可以让这个无礼的家伙,打扰了他们伟大的神明呢?一左一右跪着的两名白衣男人,立即按住小豆子的肩膀,迫使他无法在动弹一下。

那手掌好似钳子,勒得小豆子肩胛骨生疼,他却倔强的抿住唇瓣,抬起头,染上淡淡灰色的眼眸深处,压抑着刺骨、凉薄的恨意。

就是这里!就是这里面的人,糊弄了他们,让他的爹爹死得那么惨!

心头铺天盖地的愤怒与仇恨,正在疯狂的滋长,但他还记得凌若夕曾给予他的警告,不能将这抹恨意流露出来,他面如死灰的瘫坐在地上,动也不动,好似被打击得失去了希望一般。

但周围,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向他给予半分的同情与怜悯,他们虔诚的望着头顶上的光球,好似只有那里,才是他们向往的地方。

凌若夕没有任何动作,也不意外小豆子被拦下这件事,她要做的,就是让这次的朝圣,变成闹剧!

“主的信徒们,你们虔诚的心,我主已经看见,”忽然,从结界中传出了一道冰凉飘渺的声音,如同黄鹂般清脆的嗓音,涌入众人的耳膜,他们心神一凝,眸中的光芒愈发的狂热、耀眼。

“是神殿的人。”云井辰艳艳的红唇轻轻蠕动了几下,传音入密。

凌若夕眸子骤然一冷,神殿的人!

“神使大人,神使大人!”小豆子浑身一颤,似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疯狂的挣脱百姓的束缚,鼓足勇气,朝着光球跑去。

遍地跪着的百姓,纷纷傻了眼,谁也没有想到,这孩子居然敢在神使面前,做出这么大胆,这么莽撞的事,他们竟没来得及第一时间上前去阻拦,小豆子绕过众人,脚底抹油,七拐八拐,便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光球下方,砰砰的磕着头,不停的请求着:“神使大人!求你们救救我的爹爹,求求你们了。”

结界中一片死寂,那安静得让人压抑的沉寂,让这帮百姓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许久后,那道声音再度响起:“你有何事请求?”

看吧,这就是他们伟大而又善良的神明,哪怕是一个无礼的家伙,也能够得到光明神的普渡。

众人心头的敬仰愈发加深,眸光更加虔诚的凝视着那巨大的光球。

啧,欺世盗名的手段。

凌若夕在心底扬起一抹冷然的轻笑,饶有兴味的虚眯着双眼,她很期待,若是看着闹剧发生,神殿还能不能坐得住。

“神使大人!我的爹爹身患重病,求求你们恩赐一碗圣水,救他的性命,求求你们了。”小豆子泪眼婆娑的请求着,哭泣着,额头一次又一次与地面发生碰撞,那砰砰的碎响,如同惊雷,回荡在众人的耳畔。

人群里几名已做人母的妇女,看得有些不忍,她们想到了自己的孩子,连带着,对小豆子莽撞的行为,也有了几分理解。

“圣水?为何要来这里求得?我主之光,存在于各地,信仰我主的神庙中,每月都会向你们派发足够分量的圣水,这种小事,竟也值得你来此胡闹?”声音骤然冰冷,那夹杂着浓厚压迫感的威压,从光球中迸射出来。

凌若夕直直看着结界中那扇缓缓开启一条细小缝隙的石门,从那窄小的缝隙,完全无法窥视到里面的景象,只能看见压抑的漆黑,但她却敢肯定,这所谓的神使,就藏身在其中。

小豆子脸色骤然一白,娇小单薄的身躯不安的颤抖几下,“神使大人,爹爹他就快死了!神庙的人根本没有被我们圣水,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求求你,求求你……”

“咻!”一道白色的气浪,从结界中蓦地刺出,来势汹汹,那玄力化作的风刃,凌厉非常,一旦被击中,小豆子必死无疑。

凌若夕曾想过,为了她的计划,哪怕让小豆子的生命就此结束,她也在所不惜,但看着那抹孤零零跪在前方的人影,看着那近在咫尺的攻击,她却迟疑了。

“求求你了,神使大人!”小豆子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逼近的死神的镰刀,他咬着牙,继续磕头。

他答应过贵人的,一定要完成他的任务!所以,哪怕是死,他也不能退缩。

那低垂着的面容透着一丝决然,就在那风刃迎头劈下,距离他的头顶只有不足一寸的距离时,忽然,一抹白影在众人的眼前闪过,衣袖轻挥,一股巨大的力量,与风刃凌空碰撞。

“砰!”两道玄力的撞击,引来火花四溅,地面开始不停的颤动,轰隆隆的巨响,徘徊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