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2章 他的娘子

第382章 他的娘子

“啊!怎么回事?”在巨大的撞击中,腾升而起的尘埃,模糊了众人的视野,他们惊呼着,被这诡异的景象给惊呆了。

待到滚滚烟雾散去,地上,哪里还有小豆子的影子?只空中,一抹衣诀翻飞的白色人影,轻轻搂着他,凌空站定在光球外不远处,单薄的身影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好似放着一层淡淡的光,青丝飞扬,衣衫凛凛,一股傲然的气场,骤然爆发。

“你是何人?”那声音再度响起,但语调却已然失去了温度,带着些许不悦,些许薄怒。

百姓们一颗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却能感觉到,今天的朝圣,远远不如往常,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你猜?”凌若夕貌似纯良的歪着脑袋,嘴角溢出一抹清浅的淡笑,但眸子里却透着戏谑的暗光。

小豆子浑身僵硬的趴在她的怀中,死亡的恐惧感直到现在才在他的心窝里蔓延开来,他傻了吧唧的抬起头,恍惚的看着眼前这张满是胡须的容颜,嘴唇颤抖的动了动:“为……为什么?贵人?”

为什么要救他?他明明已经做好了,为贵人死掉的准备的。

“谁让本尊的娘子,向来心地善良呢?”云井辰邪肆的嗓音,涌入小豆子的耳中,他微微一怔,刚要垂头朝地面看去,谁料,一抹白影,拔地升起,速度快如闪电,顷刻间,已然跃到了两人的身旁。

暗水紧随其后,站定在他们二人的身后,如同骑士般,压抑着刺骨恨意的眸子,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光球,就是这里面的人,杀害了他的兄弟吗?杀意不住的环绕在他的身侧。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凌若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对这个随时随地不忘调戏自己的男人,分外无语。

“你舍得让本尊变成哑巴么?”云井辰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眉梢微扬,似笑非笑的问道。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百姓开始出现**,这三个一看就知来者不善的人,为何会出现在朝圣的队伍中?

“不知道,他们不是塔斯克城的人。”

“杀了他们,杀光这些打断朝圣仪式的恶人。”群情激愤,无数百姓在地上叫嚣着,怒吼着,一双双愤怒的眼睛,呲目欲裂。

暗水无奈的耸耸肩,“咱们又成了全民公敌了。”

不过,他可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兴奋。

“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小豆子懊恼的垂下了脑袋,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完成任务,贵人也不会出手为了救他,而暴露他们的行踪,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小脸瞬间黯淡,凌若夕嘴角一抖,话说哄孩子这种事,她真的不会,哪怕是凌小白,从小到大也没能从她这里得到过任何母爱的关怀。

“交给你了。”她随手将怀里的男孩塞到云井辰的怀中,尔后,眸子一冷,沉声呵斥道:“不许哭。”

小豆子吓得立即忍住心头的酸气,重重点头,但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却让凌若夕有种,自己正在欺负他的负罪感。

额头上一条条黑线笔直的滑下,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笨拙的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小豆子的脑袋,凌厉冰凉的声线,此刻放柔了不少,“别哭,别自责,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如果方才不是她及时出手,只怕这孩子,真的会为了她的计划,选择葬送掉自己的小命。

“可是我……”小豆子欲言又止,他觉得自己犯了错,还害得贵人们变成所有人眼中的敌人。

“行了,是个男子汉,就别唧唧歪歪,懂么?”云井辰略显不悦的说道,对他能得到凌若夕关怀、体贴这件事,暗暗吃醋。

“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很大的醋味儿?”暗水动了动鼻子,坏笑着问道,暧昧的目光,从他们俩身上扫过。

凌若夕面颊有些发烫,好在有胡子遮挡着,这才无法让人窥视到她面上一闪而过的羞涩。

“你嫉妒?”云井辰懒懒的睨了他一眼,“还是羡慕?”

卧槽!好想咬死这个耀武扬威的男人,肿么破?暗水狠狠磨了磨牙,对云井辰这种摆明了是在挑衅的行为,各种恼怒。

妈蛋!他有什么好嫉妒的?过不了多久,他也会有女人在身边的!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被无视得彻底的神使,顿时恼了,怒了,一股股澎湃浓厚的威压,不断的从光球中释放出来,笔直的逼向三人。

凌若夕的面色骤然冰冷,浑身的气压,更是成直线嗖嗖骤降,“我若说,我们只是来观光旅游的,你相信么?”

“……”结界内的声音再度沉寂,似是被她这明显忽悠的话语给噎住。

半响后,才狠声道:“你们亵渎我主,今日便把命留在此处吧。”

“会叫的狗,向来不咬人,想要我的命?等你做到了再说也不迟。”说罢,凌若夕纵身一跃,出人预料的朝山路的方向狂奔而去,身后,结界中迸射出无数的寒栗光芒,那宛如流星般璀璨耀眼的白光迅速从众名百姓的头顶上滑过,每一道落下,都会有惨叫声响起。

暗水一边飞奔,一边忍不住回头去看后边的动静,这一看,他浑身的寒毛通通竖起,“卧槽!好狠!”

那批的百姓没能逃过银光的光线,而被贯穿了身体,鲜血侵染大地,有不少百姓瞬间从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中回神,他们惊呼着,向四周逃窜。

“神使大人,手下留情啊!”

“啊,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

场面顿时变得骚乱不堪,那些无差别的攻击,一旦碰上人的身体,便会让人爆体而亡,他们从不曾见过这样的惨状,心神通通被震得四分五裂。

凌若夕敏捷的在空中躲闪着攻击,身影滑如泥鳅,快如疾风,那些银光愣是连她的衣诀也没能沾到。

“去塔斯克城。”她沉声命令道,三人加快了离开的速度,至于身后那些幸存着的百姓,与他们何干?连他们信仰的神明,也不曾留手,难道还指望他们前去营救么?

凌若夕打算祸水东引,让神殿攻击信徒的城池,还有比这更好的方法吗?

只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三人已抵达塔斯克城池上空,残留在城中的,只有一些老弱妇孺,他们正跪在大街小巷中,不停的向苍天祷告,神色分外虔诚,完全不知,一场大难,即将降临。

“闪开。”攻击好似追尾的炮弹,始终追着他们三人,凌若夕一声怒喝,纵身跳下,将那银光引到一处建筑前,尔后,身影迅速躲闪,银光轰然撞上白墙,地动山摇般的巨大晃动后,建筑群骤然倒塌,无数的砖块,从头顶上散落下来,宛如一场流星雨。

“啊!那是什么?”百姓被这巨大的声响惊醒,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座座高耸的建筑被摧毁,被塌陷的惨状。

暗水嘿嘿的猥琐笑了几声,学着凌若夕的动作,将追逐着他的银光,引到城池之中,刹那间,塔斯克城中狼烟四起,沙尘滚滚,随处可见轰然倒塌的建筑,随处可见,被墙壁压在地上的尸骸,这座繁华的城池,此刻完全陷入了死亡的黑暗之中,不少妇女抱着孩子,拼命的朝城外奔跑,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当她们跑出城门,甚至来没来得及高兴,银光轰轰落下,身体被轰炸得只剩下一块块碎末。

攻击群持续了近半个时辰,结界开始逐渐关闭,然后缓慢的陷入山巅的地面之中,最后被大地淹没。

凌若夕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屑,站在一地断臂残骸之中,青丝飞扬,脸上黏着的胡须,此时早已不见了踪影,露出了她本来的面容。

“你,你是……”小豆子结结巴巴半天,他怎么可能不认得这张脸?据说,她是恶魔之子,是为这里带来黑暗的魔鬼,她的画像贴遍整个大陆,正在被神殿通缉的名单之中。

凌若夕摸了摸嘴唇的四周,知道自己的伪装已经露馅,她挑眉道:“看了我真面目的人,会死哦。”

她这是试探,也是警告。

一旦小豆子露出任何负面的情绪,她将会毫不犹豫的,取走他的性命,纵然这男孩,引起了她少有的同情与柔软。

小豆子在她那冷冽的目光下,顿时冷静,他紧握住拳头,挣扎着从云井辰的怀里吧唧一声,跳到了地上,面色严肃,“我不相信你是他们所说的恶魔!就算你是,我也不在乎。”

就算她是恶魔之子那又怎么样?在他最痛苦,最为黑暗的日子里,是她给予了他光明,而他所信仰的光明神呢?却一次次的,将他的希望摧毁,让他的爹爹最后得到那般悲惨的处境。

“哦?你不怕我?”凌若夕略感意外的问道,但眼眸中,却有淡淡的温度正在化开。

小豆子用力摇了摇头:“不怕!你是好人。”

“……”生平为数不多几次被发好人卡,让凌若夕顿时有些欲哭无泪,如她这般,手染无数鲜血的人,竟会被称为好人?这小子的眼睛,确定没有问题吗?

“你看,这些可都是我的杰作。”她轻轻抬起下颚,示意小豆子看看四周,这座城池彻底被毁了,到处是散落的石块,到处是粉碎的肉末,这些,可都是由她一手造成的。

“这些是光明神干的!不是你。”小豆子不是傻子,他认定了凌若夕是好人,又怎么会因为这些,而对她产生任何的惧怕呢?

暗水捂着嘴,偷偷的将脑袋转到一旁,忍俊不禁的笑了,凌姑娘吃瘪的情况可不多见,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孩子,这怎能不让他惊讶,不让他感到好笑呢?

“很好笑么?”凉飕飕的眼刀,咻地刮在他的身上,暗水急忙正了正面色,一副我很严肃,我很正经的模样。

“先离开这里,此处不是久留之地。”神殿的追兵,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他们不能坐以待毙,云井辰懒懒的笑着,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