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3章 神殿追兵

第383章 神殿追兵

闻言,凌若夕微微颔首,但目光带着些许迟疑,他们若要逃命,那这男孩该怎么办?

“唔,要不然带着小豆子一起?”暗水提议道,“反正咱们救也救了,干脆送佛送到西,总不能留下他一人,让他在这里等着被杀吧。他承认,对小豆子,他心里是有着几分不忍与怜悯的,这个男孩骨子里的倔强与坚强,让他难得动了同情心,但凡有一丝可能,他也想让他平安。

凌若夕与他的想法一致,否则,也不会为了救小豆子,而放弃自己的计划,她原本是想要牺牲带哦他的性命,从而让神殿的狠毒手段,被信徒看清,再煽风点火,将圣水的事曝光,煽动舆论,让神殿的名誉受损,让这些信徒,对它产生疑心,但在最后,她却放弃了。

“你认为带着一个孩子逃命,可行么?”云井辰似在看傻子般,看着暗水,他不同意带着小豆子一起走,若仅凭他们三人,逃过神殿的追捕,再一一诛杀,是很有把握的,但若是多出一个毫无修为的包袱,那成功率势必会缩小,为了一个小孩子,值得吗?

“切,你可真冷血。”暗水悻悻的瘪了瘪嘴。

“你热情,不如你带着他逃命?”云井辰似笑非笑的建议道。

“你!”暗水被他给气得一时哑然。

眼见两人又斗上了,凌若夕无语的揉了揉凸凸抽疼的太阳穴,“好了,带上小豆子一起走。”

“不,我不去。”小豆子很聪明,他看得出,自己的存在,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所以拒绝了凌若夕的好意,他朝后退了几步,脑袋不停的摇晃着,“我要留在这里,替你们拖延时间,你们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像是会用小孩的命,来换取生机的人么?”凌若夕凉薄的笑道,手臂一伸,直勾勾的将小豆子拽了过来,“就算他们追来了,又如何?小子,别小看了咱们!”

说罢,脚尖用力点住地面,人已凌空跃起,几个起落后,便消失在了塔斯克城外,消失在了那无垠的苍穹之中。

他们离开后约莫半个时辰,数道白光骤然降临,光柱从苍穹咻咻的落下,待到光晕散去,站在光圈中的四道人影,也彻底浮现出来,那是四名穿着统一的白色纱裙,面带纱巾的妙龄女子,身材婀娜多姿,曲线美丽精致,她们冷冽的眸子,缓缓扫过四周,玄力的威压,将整个城池覆盖住。

“没有凌若夕等人的气息,他们已经逃了!”一名女子平静的说道,嗓音机械且冰凉,好似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从她的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人气。

“哼!真不知道族长大人是怎么想的,竟要我们活捉凌若夕!”另一名女子没好气的嘟嚷道,“这女人,竟敢打乱朝圣的仪式,还让塔斯克城变成这副模样,就算将她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族长大人的想法,是你该猜测的吗?”她的话引来了同伴的不悦。

悻悻的闭了嘴,但心头,却愈发的对临走时,接受到的命令,产生了困惑,为什么族长会让神使大人下令,活捉凌若夕?明明她的同伴都能斩杀,却偏偏要留她一条命,这其中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呢?

“立即搜寻他们的行踪,不计任何代价,除凌若夕外,其余人,杀无赦。”混杂着浓浓杀意的命令,迅速下达。

四名女子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迅速消失,威压外散,将方圆五百米内的情形,尽收眼底。

“来了。”凌若夕飞奔的身影在空中微微一顿,她敏锐的感觉到了后方,正在凶猛靠近的,那股玄力的威压。

“天玄初期,只有一人。”云井辰抿唇轻笑,转头看向暗水:“现在到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擦!这里轮到他来发号施令了吗?暗水心头愈发不忿,他求救的看向凌若夕,希望她能够好好的治治这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现在愈发嚣张的男人,以震妻纲。

凌若夕看明白了他的眼神,嘴角忍不住微微抖动了几下,无语的将脸转到另一边,对暗水充满期盼的目光视而不见,默认了云井辰的命令。

“凌姑娘,你这是重色轻友!”暗水愤愤的跺跺脚,为毛只要这男人在,他就会沦落到这步田地?为毛!

“给你机会替绝杀他们报仇,难道你不愿意么?”凌若夕凌厉的眉梢微微蹙紧,犀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暗水,似只要他露出一分的不情愿,就会剥夺他替兄弟们报仇的机会。

暗水怎么可能不愿意,眼底战意迅速澎湃,身影突自一闪,立即冲上前,手臂由上至下劈下,一道掌风,从他的手臂中释放出来,笔直的与那威压撞击在一起。

“哼!神殿的王八蛋,今儿就让我暗水大爷来会会你们!”

凌若夕眼角忍不住轻轻抖了抖,对暗水开打前还要先放狠话的行为,各种看不上眼,她甚至很想否认,这人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事实。

“神殿不可能只派了一人前来追杀,只怕待会儿,她们在探查到动静后,就会往这里赶来。”云井辰凑到她的耳畔,吐气若兰,明明是极其危险的事,可他偏偏愣是能说出一丝暧昧,一丝戏谑。

凌若夕啪地一下将他的脸蛋拍开,“别凑到我耳边说话。”

小豆子面颊爆红,知道了凌若夕的真实身份后,再看她同云井辰的相处,他自然看出了不少的暧昧与旖旎。

原来他们是这种关系啊!啊!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余光将他面上的羞涩瞥到,凌若夕只觉得有些头疼,她的一世英名,现在算是彻底被这可恶的男人给毁了!

“你说,神殿倾巢而出的机率有多大?”她立即将这念头拍开,正色道。

不远处,一阵阵玄力的强劲波动,正在涌动,暗水显然已与对方交上了手。

“这是第一批追兵,重在查探,战斗力只怕不强。”先锋部队永远是送死的,重兵,应该在后方,云井辰冷静的分析道,他的想法与凌若夕不谋而合。

“这不是正符合我最初的计划么?一个一个逐个击破。”她恶劣的笑着,但那双眼,却不染任何的笑意,只有浓郁的漆黑与刺骨的冰凉。

云井辰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眉头暗暗一皱:“你决定了?”

“我像是在说笑吗?”凌若夕反问道,尔后,将小豆子拖到自己身侧,“你在四周布下结界,阻断她们的视野。”

既然后方还有追兵,那她也不能坐以待毙,在这里布下陷阱,是必要的。

“哦?想要本尊出力,不知优美奖励昂?”云井辰笑得明艳动人,滑开的嘴角,染上了淡淡的戏谑与兴味。

凌若夕暗自恼怒,狠狠的刮了他一眼:“你做还是不做?”

“做,娘子有命,就算为夫再怎么不愿,也得要答应啊。”他微微偏过脑袋,红艳的嘴唇,在她的面颊上轻轻扫过,温柔的触感,让凌若夕脸上的温度成直线上升,双颊红得好似火烧一般。

她尴尬的轻咳几下,眉宇间涌现了淡淡的羞怒,淡淡的别扭:“有小孩子在,你就不能给我收敛一点吗?”

“这种事,他早晚会知道,教育要从孩子抓起。”云井辰说得理直气壮,完全没有教坏了孩子的负罪感,他的歪理邪说听得凌若夕嘴角直抖,终于明白了,暗水在他手里吃瘪时,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这男人,永远能把黑的说成是白的。

云井辰对她面上浮现的春色,极其愉悦,衣袖轻挥,脚尖轻点空气,他峻拔的身影傲然站定在半空,居高临下的将方圆数百米的区域尽收眼底,双手迅速凌空结印,复杂的图纹,在他手中成型,一团纯粹且雄厚的玄力,将他的双手包裹主,一个个结界,将这片区域笼罩在内。

凌若夕眸光微闪,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不少她所不知道的事,这种结界,虽然实质性的用途她不为所知,但在结界形成的刹那,从里边传出的玄力波动,却强悍得让她心惊。

“如何?对本尊的杰作,你还满意吗?”云井辰笑得风情万种,再度返回了她的身边,低声询问道。

“你的结界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她记得,以前他和云旭在一起时,永远是后者在布展结界。

“本尊若不多学些东西,怎能得到你的青睐呢?”他不过是在回到云族后,趁着空闲时间,去藏书阁,多看了些书籍,多学一样技能傍身,他日,或许会成为她的一个助力。

他说得似是而非,且言语暧昧异常,但话语中蕴藏着的浓浓情意,却是不容质疑的。

凌若夕紧紧抿住唇瓣,心里说一点感动也没有,是不可能的,他的情,他的心,总能在不经意间,让她大为感动。

“有没有一种很想抱着本尊狼吻一番的冲动,恩?”似是将她的动容看见,云井辰笑得愈发邪魅狂狷,从心尖绽放的喜悦,染上眉梢。

凌若夕心里那一丁点的动容,瞬间如同被一盆凉水迎头浇下,她冷哧一声,转过身,拿后脑勺对着他,以这样的姿势来表达着自己的不屑,小豆子看得津津有味,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如他们这般的相处模式,似乎彼此嫌弃,却又有着无形的羁绊存在于他们之间。

两人诡异的气氛,直到暗水带着一身血腥回来时,才被打破,他身后拖拽着一具血迹斑斑的身体,从不远处走来。

刚走近,便将背后的东西给扔了过来,云井辰挥动衣袖,一道无形的屏障,将飞溅开的血腥顿时阻挡住。

“不要随便乱扔东西。”他凝眉警告道。

暗水却直接将他的不满忽略,嘴角微微上翘,“姑娘,这女人也未免太弱了,完全不禁打啊。”

他这是在变相的夸赞自己,身手出众么?凌若夕眼角一抖,吞下了到了舌尖的赞赏,只默默的点了点头,就在她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结界外有强烈的波动传来,缓和的面色,骤然一冷,杀意从她的脚下朝四周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