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4章 神阶高手?卧槽!好凶残

第384章 神阶高手?卧槽!好凶残

“东、西、北有三人,实力暂时不明,速度奇快。”云井辰双目微合,深邃如大海般的眸子里,有一抹冷然的精芒快速闪过。

“来得正好,足以试试你的结界究竟够不够坚固。”凌若夕薄唇朝上弯起,笑得意味深长,显然是在报复他方才的捉弄与调侃,谁让女人是这个星球上,最记仇的生物呢?

“……”云井辰诡异的沉默了,是他的错觉么?为什么会从她这句话中听到些许玩味儿?

“轰轰轰。”震荡的结界忽然传来一波\波巨响,玄力与结界的保护罩碰撞而上的声音,刺人耳膜,三面源源不断涌动而来的玄力波动,一次比一次强烈,想也知道,必定是敌人正在尝试着,强行破除结界。

“放心,本尊亲手布下的结界,就算是神阶的强者,想要靠一己之力突破,也是痴人说梦。”云井辰狂傲的说道,语调云淡风轻,好似他仅仅只是说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事实。

暗水眼角一抽,他还真敢说啊,神阶的高手也破除不了?他心里到底是不信的,毕竟,在龙华大陆上,千年难得一遇,一名神阶的强者,达到那样修为的人,早已被神化,岂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

“你不信?”略带危险的声音悄然传入暗水的耳膜,丝丝寒气瞬间从他的背脊上直升而起,猛地冲上他的头顶。

“额……”他讪讪的动了动嘴角,想要点头,可是,眼前这男人的手段,他见识过无数次,每一次同他做对,自己总讨不了好处。

“没关系,本尊不会勉强一个孤陋寡闻的人去相信这样的事实的。”云井辰自顾自的说道,笑得邪魅非常,但嘴里说出的话,却让暗水整张脸迅速黑了下去,好似锅底,黑黝黝的。

一条条青筋在他的额上暴突出来,别以为他听不出,这是**裸的讽刺,妈蛋!凌姑娘怎么会看上这么可恶的男人?

震动的结界,仍旧坚固非常,连半分的颤动也不曾出现,从三个方向不断有银白色的玄力拔地升起,光芒璀璨夺目,直冲头顶上这蔚蓝的蓝天。

“她们的力气也该消耗得差不多了。”凌若夕敏锐的查探出,这三人释放出的玄力,比起最开始,薄弱了不少,眸子里迅速掠过一道冷光,薄唇微翘,“暗水,想去吗?”

“那还用说么?”暗水猥琐的发出了嘿嘿的笑声,对于斩杀神殿中人这件事,他表现出的百分之两百的热诚以及兴奋。

不论这些人是否曾参与血洗山寨的事,她们是神殿中的一份子,这本身就已是一种罪过。

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原地,徒留下空气里还未散去的血腥味,久久不散。

“我一直很好奇,这些人为何要面带纱巾,长得很见不得人么?”凌若夕脚下一个健步,人已落在了地上那具血迹斑斑的尸体旁,略带好奇的问道。

小豆子觉得自己的存在总算有了作用,他急忙大声解释:“因为光明神说,伺候他的信徒,是不能让普通人窥视到她们的容貌的。”

“恶心的规矩。”凌若夕冷哧了一声,对这种规矩分外鄙视,她弯下腰,在尸体上仔细的摸索了一阵,终于,在她的腰间,找到了一块刻着复杂图纹的腰牌,纤长的食指圈住腰牌前方的红色绳索,轻轻晃动了几下,“这是什么?”

“是代表她们身份的证明,上面的图纹,本尊曾在神殿里见到过很多。”云井辰轻声说道,妖娆的面容,此刻浮现了一丝期待,好似在等待着凌若夕的表扬一般。

她嘴角一抖,“你这是被暗水传染了么?”

难道真的是近墨者黑?连他也学会了暗水时不时的抽风?

云井辰也不恼,反而笑得愈发明艳,就连这明媚绚烂的阳光,此刻,在他那完美的笑容下,也失去了光彩。

“这种腰牌代表的是什么身份?”凌若夕低声问道。

“应该是神殿外围巡山守护者队伍中的战士。”云井辰仔细回想了一番,才确定了在哪儿见过这腰牌,这种木质的腰牌,是神殿中,身份最低的外围守护队伍中的战士,所拥有的。

仅仅是听这身份,便能猜想到,这人在神殿里有着怎样卑微的地位。

“一个战士,就有天玄初期的修为吗?”凌若夕手腕一番,顺势将腰牌放入袖中,她不知道这腰牌有什么作用,但有备无患。

就在她二人闲谈期间,突然,东边的方向传来了暗水铺天盖地的玄力波动,一股股凌厉的战意,夹杂着可怕的杀气,不断的朝这方涌来。

凌若夕不自觉拧起了眉头,“走,过去看看。”

如果她没有猜错,他应该是遇到麻烦了。

小豆子拔脚想要跟上,却被她拒绝,“你找地方藏好,懂吗?”

如果敌人连暗水也觉得棘手,小豆子跟来,只会成为累赘,成为一个活靶子,凌若夕森寒的目光,让小豆子刚迈开的双腿瞬间并拢,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后,重重点头,待到他们俩离开后,才在不远处找了一块大石头,作为掩护,把自己的身体,牢牢的藏在后边。

贵人这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紧张的握紧了拳头,不停的心头默念,不停的祈祷。

凌若夕火速赶到战场,此处已是狼烟滚滚,漫天的飞沙走石,不停的飞舞着,黄沙遮盖住了她的视野,难以看清,里面的战况,但她却能敏锐的察觉到,正在同暗水交手的那人,实力已经达到了天旋巅峰!

“闪开!”就在她关心着战局时,灵敏的第六感立即有危险的警报传来,她急切的开口,飞身从地上跃起,下一秒,她同云井辰方才所站定的地面,竟被一道强劲的掌风,轰得龟裂,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这是……”衣诀在风中翻飞,她傲然站定于黄沙顶端,双眼危险的眯起。

“神阶初期。”云井辰脸上玩世不恭的笑,此刻也化作了淡漠,邪肆的眸子里,有无数暗光正在翻涌,能够悄无声息接近他们,并且在出手前,连半点气息也未泄漏,来人的实力高得难以想象。

空气里弥漫着的这股威压,正在清楚的向他们表明,此人的修为,已突破了神阶。

“噗。”一道白影从翻腾不息的尘埃中被踹飞出来,凌若夕立即出手,手掌从后抵住暗水的背部,咬着牙,卸掉这股巨大的冲击力。

“哇。”两股强悍的玄力互相拉扯,彼此争斗,而作为导火索的暗水,也难受得吐血不止。

“小心。”云井辰微微蹙眉,手掌迅速握住她的手腕,两人合力,总算是将这缠绕着暗水的威压挥散。

又是一个神阶初期的高手!

凌若夕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若仅仅只有一人,或许他们联手,还有把握能够取胜,但若是有两人,只怕……

“撤回结界。”云井辰当即做出了决定,一把将半醒半晕的暗水抓住衣领,一把拦住凌若夕的腰肢,带着她,俯身冲回结界内,他有自信,这几道结界,足以将这些高手格挡在外面,只要他们不主动现身,这些人奈何不了他们。

“想撤?把命留下。”一声冰冷的怒喝,如同苍劲的钟声,炸响在两人的耳畔,嗓音里带着神阶的庞大威压,只一句话,就让凌若夕胸口翻腾,五脏六腑中,有鲜血翻涌。

“走。”云井辰再度加快冲入结界的速度,体内爆发出一道乳白色的光晕,光球迅速扩散,将一左一右的两人笼罩在内,以自己的修为,为他们建造出一个强硬、坚固的保护罩。

两侧有气浪咻咻刮来,砰砰的撞上罩面,云井辰降落的速度不减,身影迅速被那道透明的结界吞没,消失在了这滚滚的尘埃之中,再不见了踪影。

回到结界,他一路疾行,终于返回了方才的安全地带,刚站稳,五指蓦地松开,暗水整个人砰地砸在了地上。

“嘶!”闷痛让他从晕厥的状态中惊醒,他一个鱼跃,翻身站起,“是谁?谁刚才偷袭老子?”

他虎头虎脑的样子,让凌若夕看得冷汗直流,“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你能别这么傻帽么?”

她的声音,让暗水勉强冷静下来,茫然的转过头,“凌姑娘?”

凌若夕无语的揉了揉抽疼的眉心,刚想转头去问问云井辰,是否知道这两个高手的情报,却在见到他那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色时,心脏瞬间有一丝抽痛荡开。

怎么会这样?

该死的!他仅仅是天玄巅峰,却护着他们俩,从两名神阶初期的高手眼皮子底下逃走,怎么可能一点伤也没受?凌若夕只觉得自责,她懊恼的紧了紧拳头,为自己的粗心,感到愧疚。

这个男人平日里展现出的强悍,已是根深蒂固,她极容易遗忘掉,他也是人,也会受伤,也会落败这件事。

“抱歉,我……”她刚开口,有些无措的想要解释,却被一个火热的、温暖的怀抱,紧紧的搂住了,耳畔,响起了他喑哑、邪魅的声音。

“本尊无碍,别露出这么丑的表情,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