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5章 他也会受伤

第385章 他也会受伤

凌若夕心尖一颤,手臂迟疑了半响才堪堪举起,轻轻回抱了他。

明明受伤的人是他,为什么却被反过来安慰了?他是故意想让自己感动的吗?

一股酸气涌上她的鼻尖,凌若夕莫名的有些想哭,在她的记忆中,眼泪已远离了她许多年,多到,哪怕前世在明知是死的局面中,她也不曾红过眼眶,但如今,她却感觉到了这阔别已久的滋味,心头涩涩的,但更多的却是温暖与动容,那是被人用心呵护在心头,而产生的满足,好似连灵魂,也跟着战栗起来。

暗水起初看得感动非常,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这两人还没有要松开手的迹象,他的嘴角不自觉狠狠**了几下,喂!这么久,还没有抱过吗?顾忌顾忌旁边人的感受行不行啊!

妈蛋!他们确定不是在故意刺激自己脆弱的神经吗?

小豆子一脸爆红的从石头后蹭了出来,手掌轻轻捂住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一幕,正在刺激着他的三观,他既好奇,又觉得难为情。

“你也有同感是不是?”暗水平息了一下体内的伤势,终于逮到了一个有同样感官的同类,也顾不得小豆子的岁数,开始向他发表自己内心的不满:“大人的世界啊,永远是这么让人不忍直视,你将来找到妻子,千万不要和他们一样,随时随地秀恩爱,懂么?”

小豆子听得晕乎乎的,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含义,但秉着贵人说的话,永远是真理的原则,他用力点了点头,“恩,我记下了。”

“你这是在引人走上邪路么?”云井辰邪肆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暗水背脊一寒,咔咔的转动着机械的脖子,一脸讪笑,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气势逼人的男人。

卧槽!这人走路难道没声音的吗?

“好了,说正事,”凌若夕狠狠的蹙起了眉头,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此处窝里斗,不如想想,如何应付结界外如狼似虎的敌人。

兴许是看出她的不悦,云井辰急忙闭嘴,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

“暗水,那两人怎么回事?”凌若夕沉声问道,方才,他们感应到的,仅仅只有三名实力将就的敌人,为何突然间多出来了两个神阶初期的高手?

“他们是接到了信号后,突然赶来的,我刚才重伤了一人,本想结束她的命,没想到,她居然用了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方法,浑身出现奇怪的纹路,然后就没有了生息,之后没过多久,那两人就凭空出现。”暗水觉得这种事根本是偷袭!是很不道德的,也是十分无耻的。

凌若夕朝云井辰投去了疑惑的眼神,“知道她们是用什么方法联系的吗?”

“有些类似召唤结界。”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暗潮,“结界术中,的确有这种禁术,只要双方身上都携带着同样的结印,在施术时,用施术者的生命作为祭品,便可将对方传唤而来。”

“所以,很有可能这些人都会这种禁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追兵抵达的时间,将远比她预期的还要短暂。

云井辰的回答,却让她紧绷的神经不自觉放松了些许:“安心吧,这种禁术除非是施术者心甘情愿舍弃性命,否则,根本不可能完成,更何况,想要召唤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只要在此之前,成功阻止,一样能够阻绝追兵横空出现的事情发生。”

他说得分外笃定,给出的情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勉强让凌若夕难看的脸色,恢复了一些。

“不过,就算我们想要阻止,也要能够阻止得了啊。”暗水立即泼了一盆凉水,“以我们的实力,对付两个神阶的高手,怕是很……”

后边的话他根本没敢说出口,妈蛋!没看见眼前这男人的脸色有多么可怕吗?嘤嘤嘤,他胆子很小,别吓唬他行不行啊?

暗水不安的缩了缩脑袋,在云井辰充满压迫感的目光下,战战兢兢的垂下了脑袋,算他说错了还不行吗?

硬拼纯粹是找死,可若是一直坐以待毙,追兵接二连三的抵达,等待他们的,也是弹尽粮绝的下场。

“要不,我去把他们给引开吧。”小豆子不忍见到他们三人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乖巧的举起一只手臂,提议道,“我的这条命是贵人给的,爹爹现在也已经……与其让我等死,不如为贵人们做点事。”

他想要偿还凌若夕的恩情,用他还没来得及绽放的生命。

但他的话语,换来的却是凌若夕凉飕飕的眼刀,“我们有弱小到,需要牺牲自己人,换取活路的地步么?”如果他仅仅是一个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但这个小男孩,却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让凌若夕对他产生了一丝不忍,一丝在乎。

若非走投无路,她不会做出这种决定,更何况,就算牺牲掉他,也难保证他们三人的平安。

夜幕很快便降临了第二位面,结界外,持续了一整天的强力波动,仍在继续,轰隆隆的巨响,一次比一次强烈,藏身在一棵参天大树上,睡得正香的暗水,险些被地面的震动给晃下来,他烦躁的挺身坐起,双手不停扯拽着自己的头发:“我擦,这些人难道都不累吗?都特么一天了,还在这儿拼命冲撞结界?他们不休息,老子还想休息呢。”

他嘟嚷了半天,却没引来任何的关心与同情,顿时心里那团火愈燃愈烈,妈蛋!自从这云井辰出现后,他在凌姑娘心目中的地位就一天比一个低下了,轻巧的翻身从树上跳下,目光往周围扫了一圈,冷冷清清的月光将这片荒凉的地方映照得愈发诡异、幽森,他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凌姑娘?小豆子?”

叫嚷了半天,唤了好几声,可愣是没一个人回答他。

喂!该不会他们自个儿走了,结果把自己给扔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吧?这个念头仅仅是玩笑,他打从心里不认为,凌若夕会干出这种没人性的事,摇摇脑袋,闭上眼,释放出体内的玄力,开始在周围搜索他们二人的气息。

找到了!

两抹熟悉的气息,在东北方向出现,暗水嘿嘿一笑,立即飞身,朝那方飞行而去,速度快如疾风,所飞过的地方,莫不是有一阵凌厉的凉风刮过。

当他刚刚抵达,从半空中降落到半山腰的某山洞洞口时,立即被凌若夕发现,她正拿着一颗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夜明珠,用来照明,蹲在地上,手指轻轻摸着脚边的淡黄色粉末。

“你来了,正好,把这些东西小心的收集起来,记住,不要用手直接去触碰。”凌若夕仔细的交代道。

暗水顿时心头疑惑连连,“凌姑娘,这大晚上的,你们不休息,跑来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干什么?”

“贵人说,发现了一些好东西,过来瞧瞧。”正在用一块从衣摆上撕扯下来的布料,小心的收集着地上的粉末。

晶莹剔透的晶块粉末,在夜明珠的光晕下,熠熠生辉,看上去有些美丽。

“这些是什么玩意?”暗水奇怪的问道,不是他常识太少,而是,在一个近乎完全封闭的地方生活了半辈子,很多东西,他真的没有接触过。

凌若夕淡漠的解释道:“是硫黄。”

“啊?”暗水咻地一下收回了正准备触碰它们的手指,妈蛋!就算他再怎么傻,再怎么孤陋寡闻,也听说过,火药是咋个制作出来的,这硫黄可不是什么安全的东西啊,“姑娘,我们弄这些做什么?”

“我早就发现,这片大陆的气候,极其干燥,且十分炽热,尤其是塔斯克城池,这里距离城镇不远,土地干旱,气候炎热,我趁着夜色,开始寻找,果不其然,不仅被我找到了硫黄,猜猜看,在这山洞下边还有什么?”凌若夕给出的解释,只要稍微对火药的原理以及需要的原材料了解的人,必定能够联系在一起,只可惜,暗水没听明白,反而越听越觉得疑惑。

那啥,这一切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么?

果然,她不该期待他能够知道这些东西的,凌若夕心头的兴奋,被暗水懵懂无知的眼神彻底打败,她无语的揉了揉眉心,“下边是硝石,”这次,她懒得等暗水询问硝石的作用,自动自发的为他解释:“硫黄、硝石,是制作火药必不可缺的原材料,结界外不是聚集了很多的高手么?你说,若是一个炸药包扔过去,是他们躲闪的速度快,还是爆炸的效果更快?”

闪烁着铮然杀意的眸子,漆黑得近乎纯粹,嘴角缓缓扬起一抹清浅的笑,却笑得暗水心底发毛。

如果真的如她所说的这样,那结界外的这帮人,绝对不可能躲得开,就算躲开了,也绝不可能毫发无伤。

“在他们狼狈躲避时,就是我们出手的绝好时机。”云井辰在一旁懒懒的邪笑着,修长的手指,轻轻卷着垂落在胸口的发丝。

暗水狠狠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看凌若夕,再看看云井辰,顿时,脑海中浮现了四个豆大的大字——狼狈为奸。

这算什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这种主意,是正常人能够想出的么?

“怎么,你有不同的意见?”凌若夕细细的眯起双眼,对暗水这副略显古怪的表情有些不悦,蹙眉问道。

他急急忙忙摇晃着脑袋,那架势,似恨不得把脑袋给摇到地上:“不不不,我只是太佩服你了,你怎么能想出这么聪(wu)明(chi)的办法?”

带着些许深意的夸赞,让凌若夕微微挑起了眉梢,“因为我够完美,够优秀,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卧槽!这口气怎么这么像……

暗水下意识扭头去看站在一旁的云井辰,浑身忍不住打了个机灵。

丫的,近墨者黑,这绝逼是近墨者黑!

凌姑娘都被他给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