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6章 对付群攻

第386章 对付群攻

第二天,一抹鱼肚白在海平线上方缓缓浮现,初升的骄阳周围,笼罩着淡淡的金色光辉,青蓝的天空,被这抹霞光映照得通红,璀璨的金色,从苍穹上洒落下来,一地生辉。

暗水完全更换了一身装备,腰间用布条挂着不少的瓶瓶罐罐,这可是平时用来装伤药的东西,可现在,里边装的,是杀伤力巨大的重型武器!每走一步,瓶瓶罐罐就会发生短暂的触碰与摩擦,清脆悦耳的声响,随着他的脚步,极有规律的窜起,听得暗水心脏一阵加速。

他真的很害怕,万一发生意外,这些东西还没扔出去,就爆炸了,那他岂不是要被炸得尸骨无存?

求救的目光直勾勾盯着前方,两手空空的女人,“凌姑娘,你难道不带点防身吗?”

“投掷炸药是你和小豆子的工作,我和他,会趁着爆炸发生时,出手。”她的任务是承担主攻,而暗水和小豆子则是替他们开路,以及制造掩护,凌若夕淡然的解释道,将他脸上的害怕与苦笑看在眼里,嘴角一抖,“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只要你保持平衡,没有大幅度的抖动,没有用火将它们引爆,你的生命是很安全的,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可是,这一路上乒乓乒乓的碎响,真心和考验他的心脏承受能力啊。

暗水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脏或许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悍,这才走了多久,他就开始手心冒汗,双腿发软了。

要是被老大他们看见自己这副懦弱的样子,只怕会嘲笑他到死吧。

想到已离开人世的弟兄,暗水面色不自觉黯淡下去,他怎么可以因为这种小小的恐惧就退缩?就害怕?这是千载难逢的,可以替老大他们报仇的机会啊!

心头那抹执念,顷刻间,就将他内心的恐惧驱散得一干二净,他挺直了背脊,昂首挺胸的一个跨步,走在了最前头,背影高大且笔挺,似带着不惜一切的孤勇,气势逼人。

小豆子小心翼翼的提着剩下的炸药包,快速跟上,比起暗水的紧张,他却反而表现得若无其事,或许,早在他最后的亲人,用那样的方式,受尽折磨,吃尽痛苦离开这人世时,他就已经成长到忘记害怕与恐惧的地步了。

“啧,比起凌小白那家伙,小豆子不知道懂事多少。”凌若夕暗暗咋舌,回想起了凌小白平日里那些莽撞、冲动、任性的行为,但她的眼,却闪烁着满满的宠溺与纵容。

云井辰看在眼里也不揭穿,反而顺着她的话说道:“等他回来,好好改造他,我们有的是时间。”

“恩。”凌若夕微微颔首,四人刚抵达结界不远处,就看见了那帮正在凝聚着玄力,继续与保护罩抗衡的白衣人,她们是清一色的娘子军,且一个个装扮雷同,脸上都覆着一层纱巾。

“神殿的人难道全是清一色的女人?”暗水被这消息给打击到了,比起女人,还是和男人打斗,更加**四射啊。

“动手。”凌若夕连一个多余的字也没说,沉声命令道。

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火速将引线用火折子点燃,尔后,云井辰迅速在结界上方,打开一个堪堪可以让炸药包被投递出去的裂口,正在滋滋焚烧的引线,从半空中飘落下无数跳窜的火星,随后,在这帮白衣女子的头顶上,轰然炸裂开来。

“轰轰轰!”

地动山摇般的巨大爆炸声,震耳欲聋,就连结界内的四人,也不禁被这股巨大的震荡感,弄得纷纷踉跄起来。

“你们继续,不需要停手。”凌若夕迅速稳定主身形,虚眯着双眼,看着爆炸升起的沙尘中,狼狈躲闪的残党,吩咐道,随后,朝云井辰使了个眼色,两人的身影拔地而起,如同发射的炮弹般,从那裂口内,迅速冲了出去。

她隐匿着自己的行踪,将自己的身影与这漫天的硝烟融合在一起,若不是看着她藏匿起来,就连云井辰,也难发现她的踪影。

袖中柳叶刀滑入掌心,脚下踏着诡异的身法,迅速出现在一个个惊魂未定的女人身后,手臂一划,白色的刀刃,割破敌人纤细的咽喉,血如泉涌,速度快得对方连惨叫的声音,也来不及发出,一招必杀!

她学的是近身战,学的是暗杀术,再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方面,比她更加精通,更加出类拔萃。

暗水不停的向战场里投掷着炸药包,狼烟滚滚,漫天的黄沙,半天也没有散去,很快的,飞溅的血珠,便为这如同沙尘暴般的沙粒风暴,染上了血腥的红色,大地迅速被侵染,被炸药炸得四分五裂的身躯,被一击必杀的尸骸,堆积如山。

哪怕是神阶的强者,此刻,也在这重火力的炸药下,只能狼狈躲闪,释放的保护罩,根本无法抵挡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力,一边躲闪,一边应付暗中不知藏身何方的敌人,这让她有些后继无力。

眼睁睁感受着同伴的气息一个个减少,最后,她旋身避开从后边飞射而来的一根银针,手臂用力一挥,银针顺势被一股强悍的气浪席卷着朝刺来的方向回射回去。

趁着这个空档,她咬牙命令道:“速撤!”

再在这里久留下去,只会徒增伤亡,根本解决不了任何事!她们低估了凌若夕和云井辰的战斗力,低估了她们狡猾的手段,如今,只能暂且撤退,重振旗鼓后,再卷土重来。

“想走?”云井辰讥讽的冷笑一声,身影快如鬼魅,一脚将面前的敌人踹飞,尔后,纵身一跃,将那名被爆炸炸成重伤的神阶高手从天空中击落,五指成爪,掌心凝聚一团骇然的圆球,砰地一声,砸向她的丹田,“就算修炼到神阶,被重创丹田后,你只怕也要沦为废人了吧?”

他凉薄的轻笑一声,在女人不可置信瞪大的瞳孔注视下,残忍的将她的丹田,彻底粉碎。

“啊——”一道声嘶力竭的嘶吼,让结界中一大一小的男人,不自觉浑身一颤,他们迅速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见了一抹浓浓的畅快。

“我突然觉得有些手痒。”暗水猥琐的笑了笑,这种大场面,让他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他也很想加入有木有?比起在结界里投掷炸药包,他更愿意亲自走入战场,如同死神降临般,收割走,敌人鲜活的生命。

小豆子一把扯下他腰间还没来得及全部扔完的瓶瓶罐罐,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说道:“贵人,你去吧,你的事我来做就行。”

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亲手报仇,但他也有能够做到的事。

“小子,你果然够上道。”暗水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会替你多杀几个人的。”

说罢,他纵身飞出结界,冲入了战场,不过,为时已晚,整个战场的敌人,已被凌若夕和云井辰联手击破,变成了地上一具具血迹斑斑的尸体,失去了生息。

他脸上还挂满的亢奋,在落地时,彻底僵硬,“不是吧?喂!不要这么对我啊。”

妈蛋!他还想大开杀戒来着。

凌若夕从云井辰的手里,接过一方绢帕,轻轻擦了擦手上的血渍,对暗水大呼小叫的声音,选择了直接忽视。

她就猜到他会待不住,不过,很抱歉,他来晚了。

浓浓的尘烟逐渐散去,遍地的尸山血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地上一个个被炸弹轰炸出的巨坑,被鲜血浇灌得血淋淋的,好似刚刚经历过一场无情的屠杀。

凌若夕释放出威压,在周围检查过后,确定没有幸存的残党,这才将威压收回,“走了。”

“那我呢?”暗水傻愣愣的指了指自己,他这还没出手呢,怎么一切就给结束掉了?

云井辰亦步亦趋走在她的身边,在经过暗水的身旁时,艳艳红唇轻轻蠕动了几下:“或许,你可以留下来打扫战场?”

“……”这绝对是挑衅!绝对!暗水气得一阵咬牙,他蓦地转过身,冲着云井辰的背影,狠狠的竖起了一根中指,妈蛋!别以为他听不出他的讽刺和奚落。

正巧,就在这时,凌若夕刚想交代他几句,转过头就看见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狠狠抽搐几下,斜睨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你能别挑衅他吗?不知道男人的神经很脆弱么?”

云井辰一脸的无辜:“本尊哪有?”

这种话,说出来他自己也不觉得心虚的?对他们俩之间的明争暗斗,凌若夕已经从最初的恼火,到现在的麻木,她揉了揉眉心,也就由他们去了。

这一路上,要是没有这俩只逗比一路打闹,她或许真的会无聊死。

返回结界,小豆子兴奋的冲了上来,一双眼褪去了死气沉沉的沉寂,染上了耀眼璀璨的光晕:“贵人,敌人都解决掉了吗?”

“恩,一个不落,通通去了黄泉报道。”凌若夕微微颔首,嘴角滑开一抹含着喜悦的浅笑。

这些人,都是神殿的爪牙,说不定其中还有身居高位的高手,能够将他们击杀,她相信,对于神殿,绝对是一起爆炸性十足的重磅消息。

她很期待啊,让这些自诩高尚、优雅、象征光明的人,一步一步走下神坛,那该是怎样的畅快。

压抑在心头多日来的仇恨,在此刻彻底爆发,她深邃的黑眸里,涌动着铺天盖地的疯狂杀意。

小豆子只觉得浑身发冷,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伐,远离了眼前这个危险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