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7章 核实身份

第387章 核实身份

“别蠢在这里发呆,”凌若夕狠狠的刮了暗水一眼,“去看看她们身上的腰牌,我要确定她们在神殿里的地位,尤其是那几个神阶的女人。

她必须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摸清楚,在神殿中,如她们这样级别的人,究竟处于什么层面,如果说天玄的强者,仅仅只能在外围做保护者,那么,神殿内部呢?只有在弄清楚敌人的底细和实力后,她才能够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她已经不想再看见在乎的人,有任何的伤亡。

暗水一改方才的幽怨与委屈,急忙点头,开始在地上这些散乱、零碎的尸骸上寻找起来。

“不觉得他的动作很猥琐么?”云井辰抓住机会就开始抹黑暗水,语调中糅杂了些许玩味儿,些许调侃。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要不换你去?相信伟大的云族少主,绝对能把这种工作做得如行云流水般高贵的是不是?”

云井辰倒也不怒,反倒是厚着脸皮,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乐呵呵的笑道:“本尊这双手,除了你,可不会碰别的女人半分。”

他脸上的笑容明媚如骄阳,隐藏在这听似戏谑的语调下的,却是虔诚得宛如誓言般的真挚与严肃。

凌若夕心尖一颤,耳垂有些发烫,眉宇间荡开的些许羞涩,让她整个人少了几分冷冽,多了几分少女般的妩媚与娇羞。

小豆子在一旁看得面颊爆红,虽然这样的画面,这段日子以来,他看到过无数次,可是,每一次仍旧会让他幼小的心灵,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撞击。

他想,或许他明白了暗水平时的心情,这种不分场合的秀恩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真的挺讨打的。

“姑娘,”摸索了好一阵后,暗水才抱着一大堆腰牌,在结界外不停的大声吆喝着,云井辰没有开放结界,以至于,他只能够在外边叫嚷。

“还不解除结界?”凌若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云井辰这才风姿卓越的罢罢手,那道透明的结界在瞬间撤去,暗水小跑着走到前头来,将怀里染血的腰牌稀里哗啦丢在了地上:“这些都是在她们身上给找到的。”

“你看看。”凌若夕戳了戳身旁男人的手臂,示意他帮忙,在这里,只有他对神殿最为了解,这种工作他不做,谁能做?

云井辰暧昧的勾起嘴角,指腹在唇瓣上轻轻摩擦了一阵:“没有甜头吗?”

“……”好想咬死他,肿么破?凌若夕暗暗磨了磨牙,垂落在身侧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你别得寸进尺昂。”

知道再挑衅下去,她势必会炸毛,云井辰见好就收,他耸耸肩,这才弯下腰,用手绢将指尖包裹住,嫌恶的将腰牌挨个扫过,“这几块是神殿里被尊称为神使大人身边的一等守护者。”

“像她们这样的人,在神殿的地位如何?”凌若夕一针见血的问道,“人数有多少?”

“放心,就算是在这个位面,能够突破神阶的人,也不足百人。”云井辰含笑开口,想要抚平她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不足百人?”暗水倒抽了一口凉气,妈蛋!他还真敢说啊,几个神阶的高手,就够他们头疼的了,要是再来几十个,他们不得被轰成肉泥么?

“具体人数你不清楚吗?”凌若夕微微拧起眉梢,不足百人这样的说词太过于笼统,五十与八十的数目,给他们带来的危险,可是不一样的。

“本尊当初的确在暗中查探过神殿的实力,但这些守护者,有大部分被外派到城镇各地,具体的人数,本尊未曾打探清楚,但绝不会超过一百人。”只有这一点云井辰敢保证。

“其它的呢?比她们身份尊贵的人,又有多少?实力如何?”凌若夕再度问道,指腹不停的揉着眉心。

“她们在神殿的地位举足轻重,除却未曾见过的族长外,比她们的身份更加尊贵的,便只有三名神使。”云井辰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这些神使实力如何?”凌若夕立即想起,在朝圣时,从那结界中传出的声音,以及那宛如流星般骇然的攻击,“我们昨日对付的,就是所谓的神使?”

“不错,她便是当初下令将本尊从云族带走的女人。”云井辰眸光微冷,邪肆的眼眸危险的眯起,被几名女子要挟,被带到神殿软禁,这件事,是他此生难以抹去的黑历史,也是他生平最大的耻辱。

凌若夕自然看得出他眼底暗藏的愤怒与仇恨,心头忍不住幽幽叹息一声,没有再去接他的伤疤。

“她们的实力已达到神阶巅峰,且个个身怀绝技,在神殿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云井辰极快的就平息了心头翻腾不息的怒火,冷静的向她说着,自己所知道的情报。

神阶巅峰……

凌若夕心头咯噔一下,紧握成拳的双手,用力的捏了捏,尖细的指甲在她的掌心,留下了一排月牙形的印记。

“次奥,神阶巅峰?”暗水第一个惊呼出声,“不是吧?这么强?”

“再强她们也是人,会受伤,会丧命。”她眸光凌厉,一字一字狠声说道,“只要我们可以击中她们的软肋,击中她们的要害,打败她们,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他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又不是有意的,干嘛教训他啊,暗水悻悻的瘪了瘪嘴。

“你有什么计划?”云井辰似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总在凌若夕有初步的打算时,就能看出来,闪烁着零碎笑意的黑眸,蕴含着通透、了然的微光,直勾勾盯着她。

凌若夕只觉得面颊上的温度正在节节攀升,她忍不住将目光转移开去,尴尬的咳嗽一声后,才道:“我们不是有现成的武器吗?你们说,若是这些东西一旦出现在神殿的上空,在同时落下,这些人,有多大的几率能够躲开?”

闻言,暗水双眼激动得亮起,晶莹的光芒,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好似容光焕发一般:“这主意可行!只要咱们抛下炸弹,绝对能把她们给秒得连渣也不剩。”

“主意是不错,但想要瞒过众多高手,潜入神殿的结界,不动声色的将炸药从空中投掷下去,若夕,你可有想过这个方法的实施性?”云井辰冷静的抓住了重点,并非他想要泼她的冷水,而是他不希望有任何的危机与隐患。

这个方法固然是好,但需要考虑的问题也不少,最起码,怎样偷偷潜入神殿,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神殿外的结界,想要无声无息的通过,是不可能的。”

“连你也做不到?”凌若夕略感意外的挑高了眉梢,她还以为这男人无所不能呢。

兴许是看出她的惊讶与意外,云井辰难得的窘迫了,“本尊对结界术的研究,并不精通。”

“做不到就做不到吧,借口还这么多。”暗水逮住机会,就开始嘲笑他,平时被他给打压得各种憋屈,如今,总算是有了能够扬眉吐气的机会,他怎能错过?

“要不,你去试试?”云井辰倨傲的斜睨了暗水一眼,一句反问,让暗水顿时哑然。

凌若夕无力的拧起了眉头,牵着小豆子的手,转身就走。

“你去哪儿?”云井辰拔脚跟上,暗水也紧随其后。

“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等你们争执完,再通知我。”她可没有看两个男人斗嘴的癖好。

暗水张了张口,想要告诉她,分明是云井辰这男人太可恶!不是自己的错,却在撞入凌若夕那双含着森冷光晕的眸子里时,话到了嘴边,又悄悄的给咽了回去。

他不说了还不行吗?

“倒是本尊小肚鸡肠了,同一个知识浅薄的人计较这些做什么,不会再有下次。”云井辰故作大度的笑道,但这番话,却让暗水怎么听怎么难受,啥叫知识浅薄?啥叫不计较?喂!别以为他听不出这人是在讽刺自己啊。

要不是看在凌姑娘的面上,他绝对要让这男人吃不了兜着走。

“当真?”凌若夕半信半疑,毕竟这一路走来,他们俩斗嘴打趣的次数可不少。

“当然,只要某人不再主动挑衅本尊。”云井辰笑盈盈的说道。

暗水急忙跟着表态:“我才不会和某人一样,无事生非。”

“最好是这样,本尊也不希望,娘子她为了你,感到烦恼。”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冷冽的寒芒,他意有所指的警告道。

暗水没好气的哼哼了两声,在心里默念着:要忍耐,要忍耐!

这才勉强将想要反驳他的冲动,给遏制在心底。

解决了他们俩之间的矛盾问题后,凌若夕带着人返回了山洞,余留下的硫黄、硝石还要许多,分量足够制作一大批炸药,别说是一个神殿,就算是捣毁一个孤岛,也绝对可行。

“你把神殿的位置,给我详细的说一说。”她盘膝坐下,从怀中掏出一块手绢,在身前摊开后,又让暗水找来了几支被烧成木炭的树枝,准备将神殿的地形图描绘出来,好制定出完善的行动计划。

云井辰微微颔首,轻轻拍着衣摆,在她的身旁就坐,干燥、凌乱的山洞,在他们俩并肩倚靠的衬托下,仿佛也变得高贵、神圣起来。

小豆子和暗水站在一旁,伸着脑袋旁观。

“这里不对,从这边上去,有一道结界,整个神殿外围和山脚,是双重结界保护,用来抵御外敌,只可出不可进。”

“还有这里,在主殿的两边,是三名神使居住的偏殿,其它的守护者,则居住在后方的后院里,半山坡是外围守护者队伍里的战士的居所……”

随着云井辰一次次的纠正,在日落时分,一张初步完成的简陋地图,总算是制作出来,整个神殿的轮廓,已清晰的浓缩在了这张绢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