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8章 终见大本营

第388章 终见大本营

“先出发,杀去她们的大本营。凌若夕将地图收好,放入袖中,这才吩咐道。

“贸贸然前去,别说是为山寨里的人报仇,救出小白,只怕最后,就连你我,也难脱身。”云井辰提醒道,对神殿,他没有半分的好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想要看着凌若夕跑去送死。

“一味的躲闪追兵,对我们来说,和混吃等死有什么分别?这双重结界,要如何无声无息的经过,我们实地看过便知,再说,只要做好伪装,不将玄力波动外放,她们能发现我们的行踪吗?”凌若夕说得极其笃定,对于反追踪的技术,她若是敢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能够在满世界的高科技信息的追捕下,安然无恙的她,怎么可能连隐匿和伪装这么基本的事也做不到?那她前世这么多年的刻苦训练,岂不是白费了?

“好吧,既然娘子做了决定,本尊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云井辰优雅的拍了拍衣诀,拂袖起身,洞口外绚烂的晚霞,向里边投射着极其耀眼的光晕,他含笑的容颜,此刻仿佛放着光,那双眼深似浩海,仿佛能将人的三魂七魄通通吸走一般。

凌若夕在他那炽热的目光下,有些面红心跳,她别扭的开口:“别说得好像我们要去送命一样,只要计划得当,我们会安全回来的,别忘了,小一还在等着我们回家。”

回家……

这曾经并不存在于凌若夕字典中的两个字,此刻却轻而易举的从她的嘴里说了出来,那个由尖刀部队的所有人亲手改建出的山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然在她的心里,变成了她认定的,可以停歇的港湾,一个安宁且舒适的家。

云井辰眸光微微一闪,眼底有一抹欣慰迅速掠过,这样就好,现在的她,比起最初,多了不少人气,再也不是那个,生命里只有一个凌小白的冷漠女子了。

“好,解决了她们,本尊同你一起,带着儿子,回家。”他悄然在袖袍下,轻轻握住了她的柔荑,力道极重。

暗水将他们俩的小动作看在眼底,嘴角忍不住狠狠抖了抖,能不能别再秀恩爱了?知道他们感情好,但也不用这么秀吧?

“不过,在这之前,小豆子,你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凌若夕挣扎了一下,从这温馨的氛围中惊醒,挑眉看向站在洞口不远处的男孩,沉声说道。

“为什么?”小豆子似乎被她的决定给吓住了,神色有些慌乱:“贵人不带我一起去吗?”

他已经无数次做过了要为他们丢掉性命的准备,可是现在,贵人却要他找地方躲藏起来?然后他们三人独自杀上神殿,这种事怎么可以!

小豆子用力的摇晃着脑袋,想要拒绝,想要反驳。

“你这是不相信我们能活着回来?”凌若夕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眉梢冷峭,整张脸好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冰,冰冷非常。

她突然强势的态度,让小豆子有些害怕,有些惶恐,“不,我不是……”

“还是说,你想要见到我们为了保护你,受伤?甚至牺牲?”凌若夕的口气咄咄逼人,那雄浑的压迫感,如同一座大山,狠狠的降临在了小豆子的肩头。

他脸色惨白,嘴唇哆嗦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贵人,我……”他欲言又止,挣扎了许久后,才深吸口气,“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一根筋的家伙。

凌若夕略感头疼,还未来得及把他给说通,就见云井辰一记手刀,重重的劈在了小豆子的脖颈上,男孩身体一颤,整个人软绵绵朝地上瘫软下去,被他一把接住,然后朝暗水的方向扔去。

整个动作带着行云流水般的洒脱与利落,看得凌若夕嘴角直抽。

他是不是以前教训凌小白给整出经验来了?

暗水慌忙将小豆子给接住,没好气的瞪了云井辰几眼,这男人,太没同情心,太心狠了,万一把人给摔着了怎么办?

“有些时候,说是没用的,这种方法更有效。”云井辰理直气壮的解释道。

“罢了,先找个安妥的地方,将他安置下来。”凌若夕挥挥手,懒得听他胡诌。

他们乔装打扮后,在百里外的一个城池中,乔装打扮一番后,便把小豆子交给了城池外一个小村庄的村民手里,当然,凌若夕没有忘记,在小豆子的脸上一通涂抹,将他原本的容貌给遮盖起来,临走时,她细心的交代村妇,好好的照料他,又拿出些银两。

“如果他醒了,劳烦告诉他,在这里等我们做完生意回来接他。”男人沙哑雄厚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吐出。

村妇性格淳朴,这座村庄又距离城镇颇远,以至于,并不太清楚外面所发生的事,她急忙点头,“大人请放心吧,伟大的光明神曾教导我们,要乐善好施,乐于助人,我会把他当作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照料的。”

“谢谢,光明神一定会保佑你一家平安。”凌若夕这时候倒不介意拿光明神的噱头出来糊弄糊弄,取信村妇。

听到她这么说,村妇的神情愈发友善,显然是将他们二人当作了光明神的信徒,压根不知道,这两人,正打算前去她心中神圣的圣地,制造一起屠杀。

为了不被人认出来,凌若夕特地吩咐暗水在远处等候,告别村妇后,她缓慢步出村庄,后方,无数村民向他们挥手道别。

直到村庄的影子逐渐化作一个小黑点,云井辰才懒懒的笑道:“本尊怎么觉得,你最近愈发大方了?”

若是换做以前,想要从她手里拿到银子,不比在铁公鸡身上拔毛来得容易,来得轻松。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钱要用在刀刃上。”

“见到小白后,本尊得告诉他,你这段时间来的开销,呵,他的表情一定会十分精彩。”云井辰戏谑的说道,已经开始期待,当铁公鸡凌小白在知道,她连日来用了多大的开支后,脸上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

凌若夕眼角一抖,狠狠的刮了他一下:“比起我,某人以前的派头也不低啊。”

她可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云井辰时,某人那**、奢华的排场。

“不然,本尊又怎么会得到你的青睐呢?想要得到女人的芳心,不付出点本钱,那是不可能的。”云井辰说得极其豪迈,甚至还有些骄傲。

“……”他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凌若夕略感郁闷,悻悻的瘪了瘪嘴,懒得再同他打嘴仗,远离村庄后,两人迅速疾奔,与暗水在小树林汇合。

“现在立即动身,前去神殿。”她不愿再做等待,也不愿再同神殿打什么游击战,反正她的行踪已经不是秘密,同神殿也已经撕破了脸,那就只能先发制人。

根据云井辰所提供的线路,三人日夜兼程,赶赴神殿的大本营,这一路上,他们几乎横跨了半个大陆,偶尔会遭遇到神殿的追兵,但凌若夕亲手做的伪装,很轻易的,就将这些人蒙混过去,未曾遭遇到任何一次的伏击。

塔斯克城的惨案,已在整片大陆上传扬开来,无数百姓人人自危,他们恐慌着自己的故乡会成为第二个遭受到战火殃及的地方,他们害怕着,凌若夕与神殿的恩怨,会迁怒到他们平静的生活,更有不少人,在大街小巷中,散播着有关她是恶魔之子的传言,只要提及她的名字,立即就会引来无数人的唾骂与嫌弃。

他们日夜祈祷着,希望神罚能够降临,制裁她。

“这些人,根本是善恶不分。”还未抵达神殿大本营的范围,暗水就不停的怒骂道。

“不累吗?这些话你足足念了七天了。”自从他们在上一个城镇落脚后,听到这些传言,他就一天也没停过,凌若夕心头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

不论是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她遭受到的白眼与诋毁,数不胜数,如果在意这些不相干的人心里的看法,她岂不是早就被气到吐血身亡了?

“哼,真该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明明所谓的神殿才是害人害己的东西,怎么他们反而……”暗水越说越火,在他看来,这帮愚民,根本就是瞎了眼才对。

“嘴长在他们身上,理会这么多做什么?更何况,惩罚他们最好的方法,不正是让他们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他们信仰的神明,被我亲手摧毁么?”凌若夕凉薄的弯了弯嘴角,笑得意味深长,但那双眼,却是冷的,冰的,凉的。

暗水不自觉打了个机灵,心底有些发毛。

“还有多久才能到?”凌若夕转瞬就把这件事给抛在脑后,询问起了路程。

云井辰指了指前方,在那皑皑的云朵下,依稀能够见到若隐若现的宏伟山脉,“看见那里了吗?”

“恩。”凌若夕虚眯着双眼,这才勉强看清了山脉的影子。

“神殿就在那座山峰之上,不过,在外围,会有一道防御结界,将方圆五百米内的一切守护在内,还有守护者战士昼夜巡逻。”想当初,他为了逃出神殿,可是依靠着突破关头的巨大玄力,才勉强杀出重围,穿过沙漠,这才勉强回到龙华大陆。

“就是那儿么?”凌若夕眉梢一冷,嘴角滑开一抹讥笑。

她等了这么久,不正是为了等待今天这个机会吗?

那里,就是她想了多日的目的地,那里,就居住着,她的仇人!

山寨内的血腥惨状,如同电影般,一幕幕清晰无比的从她的脑海中滑过,凌若夕紧咬着牙根,面部的线条已是一片紧绷,云井辰甚至能听到,她紧握的拳头里,发出的咯咯碎响,能感觉到,从她的身上,释放出的,那股快要实质化的恐怕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