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89章 悄无声息的潜入

第389章 悄无声息的潜入

在那道肉眼无法窥视到的结界外五百米处,三人终于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即使站在这里,也能够感觉到,面前这绵延山脉所散发的那股威慑感,以及压迫感。

复古的哥特式建筑群,傲立在山巅,站在下方眺望,密密麻麻仿佛将整个山头通通占据,遮天盖日,气势雄厚。

“擦,这些人全是变态吗?怎么那么酷爱白色?”暗水盯着瞧了一阵后,一边揉着酸涩的眼睛,一边叫骂道。

他们此刻正躲藏在一处灌丛中,草丛高达两米,将三人的身影完完全全的遮盖起来,如果不仔细看,完全察觉不到。

“我以为这一路走来,你该习惯了才对。”凌若夕嘴角一抖,这话他都抱怨过多少次了?还没说腻吗?

“但每次看,我都浑身不自在啊。”暗水戳了戳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藏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吧?

“你怎么看?”凌若夕虽然心急,但越是这种时候,她越是冷静。

急切只会让她的大脑高速运转,只会让她的神志愈发清明,她将皮球踢给了云井辰,想要听听看,他的想法和建议。

云井辰紧抿着唇瓣,双眼仔细的观望着那道结界,“强行进入,只会引来神殿的警觉。”

“废话!”暗水表示自己的不屑,这种事,谁不知道?还用他来说吗?

云井辰不愿同他计较,眼底一抹精芒迅速闪过,“等等,有人来了。”

三人立即匍匐在泥土地中,借着高大的灌丛,遮掩主自己的身形,凌若夕轻巧的拨开眼前的草丛,透过一条狭窄的缝隙,小心的偷窥着外边的动静。

他们控制了一身的修为,别说是玄力的波动,就连存在,也若有似无,如果不仔细观察,仔细留心,根本不会察觉到他们的所在。

很快,有呼呼的凉风从三人的头顶上刮过,四道白色的人影,从空中降落,穿着白色纱裙的女子,翩然落地,她们气势凌厉,薄纱遮盖住了她们的面颊,让人难以看清,她们脸上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四人一言不发的朝结界走去,凌若夕看得极其仔细,不放过她们任何的举动,只见在即将穿过结界时,她们所释放出的玄力,突然卸掉,尔后,如同没事人般,穿过了那道结界,结界不曾出现任何的波动,顷刻间,就放行了。

“就……就这么简单?”暗水看得目瞪口呆,他可是听云井辰科普了好久这结界的危险,可是,眼前这一幕,却表明那仅仅是他的杞人忧天,完全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有没有?

“不,”凌若夕摇摇头,“你们刚才看见了吗?在她们穿过结界时,腰间的腰牌有短暂的震动。”如果她没有猜错,这种情况就表示,她们能够安然无恙的穿过结界,是因为那腰牌的功劳。

凌厉的眉梢微微皱起,难道那结界是靠着识别这腰牌,来识别进入结界里的人是敌是友的?

她莫名的想到了现代的指纹识别器,嘴角微微一抖,在这种地方,见到这么高科技的产品,真心让人惊讶好么?

“本尊似乎记得,曾见过这种结界的资料。”听她这么一提醒,云井辰豁然开朗,眸光一亮,“这个结界是防御结界,在施展时,将施术人的玄力藏进另外的物体中,这件物体将不会受到结界的约束,自由进出。”

“是这样吗?”为毛他有种完全听不明白的错觉?暗水头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各种不明不白懵懵懂懂。

“总之,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有办法进去,就行了。”凌若夕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一弯,勾起一抹清浅的笑。

她说得笃定,暗水自然也没有怀疑,反正,跟着凌姑娘的脚步走,就对了。

“不过,在此之间,我们还需要进行一些细微的伪装。”云井辰拂袖起身,简单的动作,可由他做出来,却偏偏带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优雅与高贵。

这个男人,不论在任何地方,任何地点,总能够迅速融入其中,且让周遭的一切,因他的存在而黯然失色。

“不错。”凌若夕微微颔首,眼底闪过一丝精芒,“神殿中来来往往的,清一色几乎全是女子,而我们的装扮却是男性打扮,一旦进入结界,很快就会被发现。”

“所以,你的意思是?”暗水心里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换女装。”凌若夕斩钉截铁的说道,偷偷潜入神殿,她们必须要躲藏过外围守护者的耳目,而这个方法,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

果然,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暗水面部的肌肉忍不住**了几下,“就不能换别的吗?”

“这种时候,没有必要的自尊心,还是省省吧,我只在意能否替兄弟们报仇,能否将小白平安无事的带回来,为了达到目的,牺牲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她的话语决绝且坚定,对她来说,她早已习惯了为了达到目的,牺牲和利用所有可牺牲可利用的资源。

不同的,以前,是为了任务,为了活下去,而现在,她为的是那些枉死的亡灵!以及被神殿抓走的,她的骨肉。

暗水被她教训得满脸愧疚,“凌姑娘,我也就只是说说而已。”

凌若夕没有同他计较,三人在草丛中等候了许久后,在正午时分,终于等到了又一批天玄的玄力波动出现,为了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干脆利落的出手,隐藏了身形,将那五名外围的守护者一招秒杀,速度快得对方甚至完全来不及防备,就彻底断了气。

将尸体拖入草丛后,凌若夕扒掉他们身上的衣物,迅速穿戴整齐,却在转头时,见到毫无动静的两个人,眉头一蹙:“你们愣着做什么?”

不知道多犹豫一秒,就会多一分被察觉的危险吗?

“本尊说过,这双手不会触碰除你之外的任何女人。”云井辰卸下了脸上玩世不恭的微笑,面无表情的说道,态度极其坚决,哪怕是为了报仇,为了救回儿子,但有些牺牲对他来说,却远比他的命还要重要,用这双手去碰别的女人的身体,就算仅仅是轻微的触碰,也会让他产生一种,仿佛自己背叛了她的错觉。

凌若夕嘴角一抽,她是该高兴他的忠贞呢,还是该恼怒他的不识趣呢?心底喜忧参半,目光缓缓从云井辰身上挪开,落在了暗水的身上,下颚微微一抬:“你呢?你又是什么理由?”

暗水讪讪的轻咳一下,“他没动,我也跟着没动,没别的。”

“他跳江,你要不要也跟着去,恩?我平时怎么没发现,你们俩还有这种默契?”凌若夕没好气的咒骂了一句,动作麻利的将另外两件衣裳也给扒了下来,扔到他们的面前:“我不管你们心里有多不情愿,现在,马上,给我换好它!”

她面含薄怒,转过身,不去看草丛后的动静,身体半蹲在地上,隐匿住自己的行踪。

早晚有一天,她会被这两人给活活气死,这是什么节骨眼?是他们耍个性,玩节操的时候吗?

或许是有了她的怒火在前,这次,俩人的动作异常的迅速,三两下,就将衣物更换完毕,直垂而下的裙摆,将他们的双腿遮盖主,衣裳略微有些紧身,尤其是在云井辰的身上,显得格外的紧绷,甚至能够隐隐见到,白色的纱裙下,他那健硕的肌肉。

“……噗。”凌若夕忍了半天,终是没忍住心头的笑意,捂住嘴,歪着脑袋,大笑出声,真的很搞笑有木有?一个平日里慵懒高贵邪魅狂狷的男人,换上女装,竟会是这般滑稽的模样,而暗水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堪称是不伦不类!

云井辰额角的青筋欢快的蹦达了几下后,他咬着牙,隐忍薄怒的问道:“娘子,对为夫这新鲜的打扮,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凌若夕连连挥手,要不是还记得,这里是何处,只怕她会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从心尖一路染上眉梢的喜悦与欢乐,让她脸上的冰霜,彻底消融,只剩下那比头顶骄阳还要璀璨夺目的绚烂微笑。

云井辰心底本是有几分埋怨与委屈的,但当他见到她这个模样时,那点不愉快,彻底烟消云散,出丑一次,能够换来她少有的开怀大笑,其实也很值得的,不是吗?

眉宇间的冷怒,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凑到凌若夕身旁,将她遗忘掉的纱巾,替她戴上,眸光宠溺:“既然要伪装,就不要露出任何的马脚,你若是实在喜欢本尊这个样子,平安后,本尊时常穿给你看,如何?”

他的话,让凌若夕的心,好似被丢进了蜜罐里似的,甜甜的,暖暖的。

就算是在两**开放的现代社会,一个男人若穿着女装,也只会被人看作是变态,是神经病,但他却愿意为了博她一笑,做出这种承诺,她心里怎会不满足?

脸上夸张的笑顿时收敛了几分,她正色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不,让娘子开怀,是身为夫君的责任和义务。”云井辰似乎是打定了主意,回去后,要这么干,语调分外严肃,反倒是让凌若夕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难不成是这次意外的换装,勾起了他潜在的,对女装的迷恋?

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让她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急忙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把纱巾戴上,我们该出发了。”

三人戴上纱巾,从灌丛中缓缓走出,如同闲庭信步般,朝着那道结界,逐渐走去。

暗水有些紧张,双手用力握紧成一团,凌若夕早就准备了腰牌,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腰间挂着的木牌,在经过结界时,有一丝玄力的波动传出,三人轻而易举的,穿梭过了这道结界,未曾遭受到任何的阻挡。

提高的心,这才勉强放松下来,他们迅速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底看见了同样的庆幸与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