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90章 糟了,被发现了!

第390章 糟了,被发现了!

刚穿过结界,空气里丰盈的玄力,立即让凌若夕三人感觉到了一股舒畅的感觉,浑身的毛孔通通张开,一股股澎湃、轻盈的力量,正从外向体内涌入。

但她此刻却顾不得修炼,更没有闲情逸致修行,只因为,她的感官敏锐的察觉到了,在四周埋伏的众多敌人!即使没有释放玄力,她也能够感应到,暗中那一双双若有似无的打量的眼神,那平缓的,沉重的属于人类的呼吸。

暗水刚想开口,却被凌若夕一个冷眼给怔住,嘴唇蠕动了几下,愣是一句话也没说的出来,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警告?略显委屈的瘪瘪嘴。

顺着前方一条鹅卵石道路,缓慢上行,凌若夕一边朝前行走,一边分神留意着四周敌人的分部情况,密集的树林,葱绿茂盛,好似一片绿色的大海,但大海深处却是危机重重,她仔细的计算着这些守护者的人数,有足足两百二十三人。

如果她在最初莽撞的决定强行闯入结界,只怕会被这帮人给秒得渣也不剩吧?直到现在凌若夕才庆幸自己选择了理智,而不是一时的冲动。

三人顶住来自四周的审视目光,抵达了山脚,宏伟的山脉,几乎将大地与蓝天阻隔开来,渐次相连成一片浩瀚的屏障,从左到右,完全看不到尽头。

在半山坡的密集树林中,有一座座高低不一的建筑群耸立在内,建筑多是以白色为主的欧式风格,还有不少用象牙塔当作岗哨,在上方站岗的少女。

这里与其说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反而更像是一个军事要塞!

凌若夕刚想抬脚,踏上通往山巅的那条平坦道路却被云井辰一把拽住,他冲着她不动声色的使了个眼色,无声的向她传达着,不要轻举妄动的讯息。

凌若夕心头一拧,猛然记起,在神殿下方,有双重结界,她将刚刚抬起的脚掌,缓缓放下,庆幸着,自己没有跨出这第一步,否则的话,只怕四周的哨岗,就会向他们发起攻击了。

她偷偷的朝云井辰投去一个略带感激的眼神,感谢他的提醒,但现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找到通过这道结界的办法,一直在这里站着不动,势必会引来她们的戒备。

“你先拖延时间,本尊来想办法。”云井辰凑在她的耳畔,轻轻耳语,凌若夕顿时了然,立即推了他一把,大声叫嚷道:“没能找到那恶魔之子,又不是我的错?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暗水难得聪明了一次,立即上前,将两人挤开,拦住满脸怒容的凌若夕,尖声道:“都歇一歇吧,吵了一路还嫌不够吗?”

凌若夕明显感觉到,暗中投来的视线,正在减少,看来这种争执,她们已是习以为常。

果然,不论在任何世界,任何位面,女人和女人间的明争暗斗永远是不可能消失的,就算是在这被人当作神明般供奉的地方也不例外。

她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反正,神使大人问起来的话,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谁让那凌若夕跑得比兔子还快,又不是只有我们没能找到她的行踪,大家不都一样吗?”

趁着她在充分发挥演技时,云井辰不着痕迹的移动到了结界外,锐利的眼眸,紧紧地盯着眼前这道结界,思索着如何穿过它。

就在此时,岗哨上突然有异动传来,凌若夕眉梢一蹙,心底隐隐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她忙朝两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见机行事。

“全部戒备!外部有异常情况出现。”一道声音从象牙塔顶端传来,声音混杂了玄力,传遍四处。

正拿着类似望远镜的东西,密切关注结界外异动的守护者,已然注意到了,灌丛中多出来的那只脚。

凌若夕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明白,只怕他们的行踪快要暴露了,当即,一个健步,冲到两人面前,沉声道:“行动!”

事不宜迟,三人凭空跃起,速度快得暗处盯防的众人完全来不及反应,就是这愣神的一秒,他们已拿出了藏在白色衣衫内的炸药包,用火折子点燃,如同雨滴般的炸药从天而降,在落地时,发出轰隆隆的巨大声响。

大地在颤动,树木在轰塌,一棵接着一棵的大树,络绎不绝的倒下,火光冲天,无数藏身在暗中的女人,躲闪不及,被炸药炸得四分五裂,惨叫声、哀嚎声,很快就被这冲天而起的火龙淹没。

“走。”凌若夕冷冷的看了眼下方的大火,纵身一跃,朝着山巅的方向飞奔而去。

“拦住她们!快!向主殿报告,有敌人入侵。”象牙塔上的守护者急切的向各处传达着指令,只可惜,她快,凌若夕的速度更快,身影犹如鬼魅,诡异的落在她的身后,一枚银针咻地贯穿了她的眉心,血如泉涌,女人双目蓦地瞪大,身体**几下后,便朝下方倒落下去,被那大火吞噬得连骨头也没剩下。

“兵分三路,先找到小白的下落。”凌若夕顾不得心疼损失的银针,咬牙命令道。

“本尊同你一起。”云井辰怎么可能放心她孤身一人在这群敌四伏的地方游荡?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废话,速度!”凌若夕强势的拒绝了他的提议,脚尖在瓦檐上用力一点,提起十成的速度,飞快的朝山巅的建筑群冲去,几个起落过后,她的身影,便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云井辰的视野里。

“该死!”他懊恼的低咒一声,脸色有些难看,下方未还能行动的守护者,已接二连三的飞到了空中,时间急切,他顾不了这么多,只能匆忙向暗水吩咐一句:“你对付他们,本尊同她一起寻找小白的行踪。”

暗水重重点了点头,又朝下方抛掷了几个炸药,双眼一片猩红,嘴角弯起一抹亢奋的笑:“来吧,就让老子来会会你们这帮女人!”

今天他要用她们的鲜血,来祭奠山寨里惨死的众兄弟!

大战一触即发,眼看着已有两人冲上山巅,守护者们发了疯似的,想要强行追上去,却被暗水阻拦下来,他一人迎战数十人,气势凌厉非常,浑身释放着一股毁天灭地般可怕的威慑感。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一刻,这句话在他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凌若夕还未抵达山巅的空地,忽然,左右两侧有破空之声急速逼来,她凌空一百八十度旋身,两道凌厉的掌风,擦着她的衣袖而过。

“何方鼠辈,竟敢擅闯主殿?”两道异口同声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在她的耳畔炸响,她稳稳的在平坦宽敞的山路上停下,眉头一蹙,冷然挑起眉梢,望着一左一右站定在半空中,白衣翻飞的女人。

“你们的祖宗。”她冷笑道,袖中柳叶刀滑入手掌,人如炮弹,拔地而起,凶猛的攻击直逼两人的面颊而去。

“哼!可笑!”右侧的白衣女子动也没动,脚下一股神阶巅峰的威压瞬间爆出,银白色的保护罩,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

凌若夕的攻击,被保护罩阻挡在外,根本无法进到她身前半步,锋利的刀刃与坚固的罩面迅速摩擦,尖锐的刺响后,竟有火花飞溅。

趁着她被保护罩格挡的瞬间,左侧的白衣女子立即出手,身影诡异的在原地消失,出现在凌若夕的身后,挥掌想要偷袭。

攻击已近在咫尺,凌若夕就算想避,也仅仅只能避开要害。

她眸光一冷,提气转身,想要躲闪,那虎虎生风的手掌,在她的视野里扩大,但下一秒,一道白光忽然出现,那名白衣女子,竟被硬生生踹飞,轰地砸向了主殿,在房顶的三角形建筑上,笔直的撞击而上。

“是你!?”她惊愕的看着此时应该和自己兵分两路前去寻找凌小白行踪的男人,脸上少见的浮现了一丝错愕。

他慢条斯理的放下了高抬的左腿,悠悠然笑道:“本尊说过,不会让你一个人身陷险境。”

他不敢想象,若是他刚才晚来半步,见到的会不会是她身受重伤的模样?

“天玄巅峰?”余留的白衣女子看也没看被踹飞的同伴,迅速后撤,将距离拉开,面纱后,一双冰冷的眸子,缓缓从他们二人的身上掠过,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后,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你们就是在各地与神殿作对,打乱朝圣仪式的恶魔之子?谁是凌若夕?”

认出了两人的身份,她脸上的怒容,似乎缓和了不少。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凌若夕略感意外,不是说,她们之所以对自己动手,是因为云井辰偷走了神殿的秘药么?现在看起来,这局面似乎不太对劲啊。

虽然心底有所疑惑,但她的脸上却不露分毫:“我就是,怎么?我这无名小卒的名头,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神使也有所耳闻啊。”

尖锐的话语,带着浓浓的讽刺与讥诮。

神阶巅峰的修为,这女人的身份不言而喻,神殿里,四大神使之一么?凌若夕眸光骤然冰冷,浓浓的杀意与戾气,在她的眸子里迅速沾满,此刻的她,好似从黑暗的地狱深处,闯出来的修罗,那浓郁得快要实质化的杀气,甚至让她身侧的空气,也寸寸冰封。

“你就是凌若夕?”白衣女子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眉宇间闪过丝丝不屑,虽然不知道为何族长大人会特意交代,不能伤及此女的性命,但是,一个区区地玄巅峰的女人,捉拿她,对自己而言,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别这么看着本尊的娘子,恩?本尊可不喜欢你的眼神。”云井辰强势的伸出手臂,将凌若夕的肩膀牢牢的握住,以此来宣布自己的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