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91章 斗神使,双杀!

第391章 斗神使,双杀!

白衣女子对他冰冷的口气很是不满,白纱未曾覆盖住的眉梢,不自觉拧了起来,“本尊?这样的自称,呵,看来你便是曾经有幸被族长大人看中,却自甘堕落,选择逃跑的云族少主了?”

“是啊,本尊能被你们看中,实在是三生有幸,就是不知道,你嘴里的族长,对那枚被本尊盗走的秘药,做何感想,本尊当时忘记了,看一看她的表情,信奉光明神的她,应该会善良、大度的原谅本尊的过错吧?”云井辰自问自答,嘴角一弯,明媚的笑容在他的面颊上绽放,即使脸上有胭脂涂抹着,但他高贵的气质,却不减分毫,即使穿着滑稽的女装,,举手投足间的风情,仍旧能让女人心跳加速。

白衣女子暗藏薄怒的眸子微微闪烁了几下,眼底掠过一丝惊艳,虽然消失得极快,可站在她面前的是什么人,不论是凌若夕还是云井辰,可都是洞察力出类拔萃的,怎么可能放过她一瞬间的情绪波动?

“你能别随时随地招蜂引蝶么?”凌若夕在背后狠狠的拧了一把他的腰部,对他无时无刻释放荷尔蒙的行为,极其不满,这还没露出他那张天怒人怨的俊美容颜,就能引来这貌似清高的女人的惊艳,要是露出了本来面目那还得了?

云井辰只觉得冤枉,他面色幽怨的转过头来:“娘子,这怎么能是为夫的错呢?分明是这女人贪恋为夫的美色,想要对为夫上下其手,娘子你可以放心,为了你,为夫绝对会誓死捍卫自己的贞操。”

俩人一唱一和的演着大戏,但这白衣女子却看得怒火中烧,他们是不是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不过是区区一个天玄,一个地玄,竟敢当着她的面,诋毁她,羞辱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欺人太甚。”她口中发出一声怒喝,神阶巅峰的威压,如同火山般,骤然爆发,空气被这强悍的气浪一阵挤压,几乎被扭曲到变形的地步,在她的身侧,浮现了一个个海浪般的波纹,尔后,那浪潮,带着凌然的气势,朝着凌若夕与云井辰飞速涌来,似要将他们俩吞噬掉似的。

“自己小心。”云井辰面上的玩笑,此刻化作了肃穆,他一个健步,伟岸的身躯,直挺挺护在了凌若夕的身前,将她单薄的身影,牢牢的护在身后。

孤身一人,与那骇人的威压抗衡,天玄巅峰的压力,与神阶巅峰,那是天同地的差别,是山峰与小树的差距。

云井辰几乎在这股威压下,难以做到挺直背脊,脚下,玄力源源不绝的释放,他高大挺拔的身体,此刻僵硬得宛如一块石头,衣摆被强风吹得猎猎作响,青丝翻飞,那张鬼斧神工般俊朗的容颜,此刻只剩下满满的坚毅与决绝。

凌若夕先是一怔,尔后,眸光一冷,她深知,如果硬拼,就算是她和云井辰联手,恐怕也不是此人的对手,他们想要击败她,只能智取,眼睁睁看着他固执的为自己撑起一方安宁的天地,她心头顿时冷静下来,双目凌厉如刀,浑身的气势,骤然收回,宛如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你吸引她的注意力,剩下的交给我。”薄唇轻轻蠕动,传音入密。

云井辰哪里肯答应,刚要拒绝,但身后的气息,却已然消失得一干二净,完全捕捉不到她的存在。

“恩?”白衣女子略改疑惑的挑了挑眉梢,刚才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凌若夕怎么就不见了?她一边释放着威压与云井辰抗衡,一边分神,在下方捕捉她的气息。

比起云井辰,这个被族长点名的女人,才是她真正的猎物!

凌若夕在下方快速移动,躲闪过神使的精神力,她只能靠着这样的隐匿技巧,来寻找出手的机会。

“不见了?”白衣女子找了半天,却始终一无所获,凌若夕就像是完全消失在这里一般,半点影踪也没有留下,她狠狠的拧起了眉梢,威压骤然加重,想要解决掉眼前这个牵制主自己的麻烦男人。

就是现在!

脚尖在地面迅速一蹬,云井辰似是猜到了她的想法般,同时出手,十成的玄力,似海浪般爆发出来,凌空朝白衣女子飞去。

“找死。”女人对他自寻死路的做法极其不屑,狂妄得连动也没动,身侧一道保护罩迅速升起,云井辰近在咫尺的攻击,通通被那层保护罩格挡下来,玄力轰然碰撞,一股巨大的力量朝他反噬回去,逼得他连连后退数步,胸口翻腾,喉咙里,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漫上喉头。

“砰!”凌若夕的拳头,从下狠狠的砸上保护罩,刚刚接收了天玄巅峰攻击的罩面,出现短暂的颤动。

“给我破!!!”她全然不顾被玄气震裂的虎口,双目圆瞪,口中发出一声嘶吼般的怒喝。

白衣女子面色微沉,若是再任由她继续下去,她必定会被自己的玄力击毙,想到族长的命令,她只能选择收回保护罩,俯身而下,直面迎上凌若夕,想要将她生擒!

果然是这样!

凌若夕心底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虽然不清楚为何这女人对自己留手,但只要她留力,那么,她就有取胜的机会!

她不曾收敛半分气势,笔直的在半空中与白衣女子对上,一对一近身搏斗!

云井辰狠狠的将体内翻涌的血液压下,看着正在交手的两道人影,心头愈发急了,以她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此人的对手。

凌若夕卯足了全力,一招一式,都带着狠厉的杀意,银针咻咻的刺向白衣女子的要害,她却侧身避开,只取她不会致死的部位攻击。

一个留有余地,一个不顾一切,饶是这样,凌若夕身上也出现了无数的血痕,伤痕累累。

又一次被她打伤胸口,一根肋骨,骤然断裂,尖锐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来,她在半空中迅速后退,拉开了较为安全的一段距离,尔后,将嘴里的一口污血吐出,幽冷的黑眸里,精芒不停闪烁。

或许,她找到了如何将这女人击败的方法。

浑身的气势再度提升,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双足用力点主空气,借力朝前腾地飞去,直逼白衣女子的咽喉。

女人已有些恼了,凌空抓住她挥来的手臂,用力一折,想要废掉她的右手,让她无力再反抗。

凌若夕却没有挣扎,任由手臂在她的掌心里咔嚓一声错位,整个人以一种近乎诡异的姿势,扭曲着,脑袋从她的胸前由下至上穿过,双腿飞踹。

白衣女子瞬间松手,一股凌厉的玄力,从她体内迸射出来,想要震开凌若夕,她不闪也不避,似是不要命了!埋头直冲向她。

白衣女子一脸愕然,立即收回攻击,这么近的距离,如果她被正面击中,势必会断送掉一条命。

她瞬间收势,但凌若夕的攻击却不弱反增,瞬间就已逼近了她的胸口,拳头狠狠的砸上她的胸口,十成的力道,让白衣女子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她堪堪后退数步,凌若夕顺势双手夹住她的腰肢,完好无损的左手掌心夹着一把锋利的柳叶刀,果断的绕过她纤细的脖颈,利落的滑下,白皙的脖子上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顿时撕裂开来,鲜血不要命的朝外飞溅,血花哗啦啦从伤口里冒出。

凌若夕松开手,果断后撤,她不敢确定,这人在临死前,会不会抱着必死的信念,选择爆体。

白衣女子傻愣愣的抬起手掌,机械的摸着脖颈上的伤口,尔后,身体微微颤动了几下,整个人犹如断翅的蝴蝶,朝下跌落下去,凛凛的凉风,刮动她的衣诀,下方的大火,如同一条火龙,早已张开了血盆大口,顷刻间便将她的躯体吞入了腹中。

直到尸体彻底消失无踪,凌若夕这才猛地松了口气,随即,眸光一冷,扭头看向建筑群下方,那个被云井辰一脚踹飞的女人,她拖着伤痕累累的尸体,缓慢走近,然后,趁着那女人重伤倒地时,刚想解决掉她,送她去见阎王,谁料,白衣女子竟忽然出手,直逼她的要害。

凌若夕迅速侧身闪开,想要避开她的攻击,却是迟了,就在那凝聚了庞大玄力的攻击,即将袭上她的臂膀时,云井辰已从半空中急速赶来,从后一掌拍向女人的天灵盖。

“噗——”鲜血从她的嘴里蓦地喷出,凌若夕身上灰尘仆仆的衣裳,再添几分血红。

她心有余悸的用左手拍了拍胸口,一脚将尸体踢飞,“还好你来得及时。”

否则,这一击,只怕会让她重伤不起。

“坐下,本尊替你疗伤。”云井辰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按住她的肩膀,盘膝坐下,就地替她舒缓体内严重的伤势,即使那名白衣女子出手留有余地,但她的攻击,对于仅仅只有地玄修为的凌若夕来说,仍是强悍的,体内各条经脉被玄力震伤,外伤就更别提了。

两人盘膝坐在这宽敞威严的山巅,双目紧闭,一层白色的光芒,将他们的身影牢牢的笼罩在其中,下方的山道上,不间断的传来厮杀声,哀嚎声,大火,几乎将整个山脉吞没,到处是跳跃的火光。

勉强将她体内的伤势压下,云井辰这才收手,睁开了那双漆黑如夜空般的眼睛,“感觉怎么样?”

“还好。”凌若夕动了动身体,疼痛的躯体,此刻灵活了许多,她含笑转头,便见他一副苍白、憔悴的样子,心尖蓦地一疼。

手指迅速掐住他的脉搏,替他诊断起来。

“你的伤……”

“不碍事,这点小伤,远不如你的伤势来得严重。”云井辰懒懒的笑道,对他来说,只要她好,就够了。

就在两人谈话间,山道上,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心头一凝,两人同时抬眸看去,只见一个血人,踉踉跄跄的从下方走了上来。

“暗水?”凌若夕惊呼道。

那抹蹒跚的人影,缓缓抬起头,整张脸几乎被鲜血覆盖,粘稠的青丝紧贴在他脸颊两侧,白色的衣衫,此刻沾染上了浓浓的一层血腥。

好似刚从炼狱中爬出来的血人似的,分外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