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97章 发现凌小白的所在地

第397章 发现凌小白的所在地

凌若夕懒懒的斜靠在后方的冰凉白墙上,冷峻的眉梢微微朝上挑起,她斜睨着黑狼一副静等它开口的模样。

“说吧,你怎么会在这儿?”

“吱吱吱!”那是我为了保护小少爷,舍生取义,才被人给抓到这里来的!黑狼骄傲的挺了挺胸口,好似自己做了一件分外伟大的大事一般,凌若夕和它到底不是同一个种族,她表示对于这种兽语,她真心听不明白,于是,求解的目光,投在了云井辰的身上,不是说宠物和饲养它的主人通常有一种潜在的心电感应么?如果这里有谁能听懂小黑的话,大概也就只有他了吧。

云井辰是不知道她心底的想法,还在为她此刻知道依赖自己的举动,感到满足,他抬起袖口,轻轻将脸上的污渍擦拭干净,露出了本来面目,艳丽如妖,贵气逼人,即使是在这样昏暗的房间里,他的风采,仍是一丝不减,反而这昏暗的光线,替他增添了几分朦胧、模糊的神秘美感。

“它说,它是为了小白,才会被神殿的人擒获,然后关押在这里。”云井辰含笑解释道,黑狼是云族的神兽,他是云族的继承人,也是它现任的契约者,自然能够明白,它在表达什么。

“吱吱。”对,没错,就是这样!

“你是说,自从讨伐大会后,你就一直在这里?”凌若夕略感吃惊,看着许久不见的黑狼,她心头难得的泛起了一丝内疚,这么日子,她似乎遗忘掉了这只小宠物,“抱歉,没有及早发现你被她们带走的事。”

她坦荡荡的承认了自己的疏忽,既然是错,那就得认!

黑狼原本还想哼哼几声来表达被忽略的不满,但当见到凌若夕这副自责、惭愧的模样时,它在心底悻悻的瘪了瘪嘴,它还是比较喜欢平时和自己打打闹闹的女魔头,挥挥爪子,它大度的选择了原谅,它是堂堂的神兽,才不会和一个女人一般计较。

“它说,这不是你的错,是它自己技不如人,所以才被擒住,让你不要放在心上。”云井辰柔声说道,深邃的眼眸里,有淡淡的笑意晕染开来。

“吱吱!”卧槽!我什么时候说这种话了?黑狼气得一阵磨牙,这男人,真的打算把重色轻友的行为干到底?

凌若夕怎么可能看不出黑狼的表情代表着什么,但她却没有揭穿,佯装不知,嘴唇微微抿紧,她继续问道:“你在这里可有见到过小白?”

“吱吱吱!”黑狼重重点头,吧唧一下从矮几上跳了下来,围着凌若夕转了大半圈,不停的用前爪比划着,时不时又拍拍脚下的地板,模样煞是可爱,只可惜,凌若夕却看得一头雾水。

它究竟想表达什么?

“吱吱吱——”似乎是看出了她的茫然,黑狼一手指着云井辰,一手指着她,让他帮忙充当翻译。

云井辰的面色变得有些严肃,眼眸中寒芒乍现:“它刚才说,它曾经在铁盒里感应到小白的气息,然后没过多久,它就被放出铁盒被人喂食,当时,地上有一个秘密的通道,小白的气息就是从里边传出的,不过它被关在这里后,一直被结界束缚住,没办法现出本体,救走小白。”

秘密通道?凌若夕猛地拧起了眉心,“那通道是在这儿吗?”

纤长的手指,轻轻指着眼前这间房间,如果这里有所谓的秘密通道,那么,也就能够解释,为何他们分明听到那声音是从上方发出,却在赶来后,面对的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了。

黑狼忙不迭用力点了点脑袋,犹如小鸡啄米,女魔头总算是聪明了一次!不愧是小少爷的娘亲。

“你知道通道的机关在哪儿吗?”她再度逼问道。

黑狼心底刚升起的那一咪成就感与满足感,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体好似被戳破的气球,迅速缩成了一团,凌若夕好似看见一朵朵黑色的乌云,从它的身体里释放出来,漂浮在它的头顶上,眉角狠狠一抽,不知道就不知道,它做出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是给谁看呢?

“吱吱吱。”黑狼有气无力的叫了几声。

云井辰忍俊不禁的笑笑:“它说,不是它能力不足,而是因为它一直被结界困住,所以没有机会去寻找打开通道的机关。”

这两者之间有差别吗?

凌若夕聪明的没有把这个问题问出口,更没有去刺痛某只神兽可怜的自尊心,“所以你只能确定,这里有一条通道,而小白曾被囚禁在里边?”

“吱吱。”黑狼一脸的愧疚,小脑袋一个劲的低垂着,连看凌若夕一眼的勇气也没有,它觉得自己弱爆了,明明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却只打探到这么点消息,它害怕会从凌若夕的脸上看到失望,看到嫌弃。

忽然,额头上有温热的触感传来,它傻愣愣的抬起头,“吱吱?”

温热的指尖,轻轻揉搓着它额上的绒毛,凌若夕冷峻的五官,此刻明显放柔了不少,似乎冰山在瞬间消融,别有一番风情万种。

“没有人会怪你,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很棒。”想要从她嘴里听到一句赞赏的话语,有多不容易谁都知道,黑狼的心顿时被治愈,那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涌现出了激动、狂热的光芒,它吧唧一下,四肢起跳,准备扑到凌若夕怀中,向她表达自己的欢喜,谁料,身体刚跳起来,还没落到目的地,就在半空中,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被扇到了地上。

它咕噜噜打了几个滚,整个躯体成大字型,内靠墙壁,被拍飞到了墙角里,小脑袋被撞得一阵眩晕。

卧槽!发生了什么事?

它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它一个鱼跃,重新站好后,却撞入一双隐带薄怒的黑眸中,心头咯噔一下,隐隐有种双腿发软的冲动。

那啥,少主,能别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它看成么?它真心觉得好恐怖,好害怕有木有?它才刚得到自由,一点也不想被人道毁灭啊!

云井辰鼻腔里发出一声低沉的轻哼,他抬脚走向凌若夕,霸道的将她的手腕执起,替她将那只触碰过黑狼躯体的手指指尖来来回回擦拭了无数遍,直到指尖发红,他俯身在上边落下了一个轻如鹅毛般的浅吻,似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宣告她的归属权以及所有权。

“……”黑狼傻了吧唧的用爪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卧槽,有谁能告诉它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它是失踪了多久?为毛觉得这世界变化得它快要不认识了?啥时候他们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少主不是时常被女魔头嫌弃,各种死皮赖脸的腻歪在她身边吗?肿么如今局面却彻底反转了?还有,围绕在他们身旁的粉色泡泡又是毛?看得很肉麻,很刺眼,有木有?

黑狼在心头一阵咆哮,完全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打蒙了,压根不清楚,整件事是个什么节奏。

云井辰似是看出了它的困惑,手臂一伸,将凌若夕的肩头揽住,这不是让黑狼最惊讶的,反正他没节操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以前不也用各式各样的借口和理由,试图亲近女魔头吗?它真正惊讶的,是女魔头那副接受的表情啊!难不成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定情的地步了?

黑狼懊恼的只想给自己两巴掌,为毛它总是错过这种关键性、历史性的重大事件啊!将来小少爷回来,它该怎么给他说呢?

“它是宠物,没有智商可以理解,你也沦落到和它同等的地步了吗?”凌若夕没好气的拍开了云井辰的手掌,示意他别得寸进尺。

云井辰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神情仍旧宠溺无边,似乎并不在意她的淡漠与抗拒,他只是希望,向所有不清楚他们关系的人,说清楚,告知他们,她是属于他的,这辈子,下辈子,只属于他云井辰一人!哪怕黑狼只是一只小小的魔宠,但它的生理性别,还是公的,同样也在被他提防的范围以内。

如果黑狼知道,它方才被无情扇飞到地上的原因,居然仅仅是因为某人的大吃飞醋,大概会泪流满面吧?

“吱吱。”黑狼冲着凌若夕一阵不甘心的叫嚷,丫的!谁没智商?她说谁没智商呢?妈蛋!它是最聪明的神兽,怎么在她嘴里就变成没智商的了?不带这么贬低神兽的!

他的不甘凌若夕看在眼里,却完全没有道歉的想法,它这不停叫嚣的样子,难道不是因为智商拙计么?

“你这段期间,可有见到这神殿的族长?”凌若夕转瞬便将黑狼的不满抛在了脑后,再度问起了正事。

黑狼刚刚还一脸愤愤不平的模样,此刻,却犹如恹恹的茄子,浑身的绒毛纷纷耸搭下去,连那双神采奕奕的眸子,此刻也变得异常晦暗,它的表情完全不用云井辰翻译,凌若夕也能猜到是个什么意思。

“所以,你是完全没有见过了?不是说曾有人给你喂食么?”她略显意外的挑起眉梢,这神殿的族长似乎比她所想象的还要神秘,竟连在这里被擒获了如此之久的黑狼,也没有见到过她的真实样貌,这着实让人感到惊讶。

黑狼有气无力的抬起眼皮,“吱吱。”人家不见它,又不是它的错,它也想看清楚所谓的族长到底是谁好不好?可它也要有这个机会啊。

“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找到黑狼口中所说的,密道的机关。”云井辰没有将黑狼的吐槽翻译出来,这种话,说和不说有什么意义么?

凌若夕和黑狼同时正经起来,她沉声道:“你说得没错,既然小黑曾在这里见到过那条通道,这里必定有机关,不过……”

她更加在意的,却不是通道的事,而是,那道能清晰传入他们耳膜的声音,修为高深的人,的确可以做到这一点,但诡异的是,那人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行踪?并且及时的开口说话?

在白衣神使想要对她强行动手时是这样,在她和云井辰爬着楼梯交谈时,也是这样。

一抹寒芒飞速在她的眼底闪过,一个猜测,隐隐冒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