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98章 悲催的被当作苦力

第398章 悲催的被当作苦力

如果她的猜测成立,或许,从最初到现在,他们就一直处于被人监控的处境之中,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为何屡屡在关键时候,对方总会如此迅速,如此及时的出声。

云井辰顿时了然,传音入密:“你也发现了?”

“啊。”凌若夕微微颔首,凌厉的眸子缓缓在这间昏暗的房间中来回巡视,想要找到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吱吱?”黑狼听得一头雾水,求解释啊,亲!能不能说点它听得懂的?欺负神兽智商太硬还是怎么地?

凌若夕绕着房间的各个角落找了许久,仍旧没有找到开启地下秘密通道的机关,一张脸黑如墨色,气息也变得愈发冷峻起来。

“阁下这是不肯现身了?躲躲藏藏,岂是英雄所为?”凌若夕提高了分贝,她相信,这隐匿的族长必定有方法能够听见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

清雅的声音在屋子里徘徊不绝,余音绕梁,但等了半天,她仍旧没有等到对方的现身,神色愈发不耐起来。

既然对方不愿现身,呵,那就别怪她狠毒了。

这种时候,一味的寻找只是无用功,再久等没有消息前,她唯一的选择,便只剩下一个!“你说,毁了这里,那通道可会出现?”凌若夕目光冰寒,斜睨着云井辰,看似在询问他的意见,但神情却极其笃定。

黑狼嘴角一抖,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得五体投地,次奥!这么久不见,女魔头的暴力还是一点没变。

“你愿意,本尊无所谓。”云井辰秉着她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想法,举双手支持,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强拆了这个地方,兴许还能找到凌小白。

完了完了!一个女魔头就够让人头疼的,现在连少主也跟着一起抽风。

黑狼仿佛预见了将来黑暗的前路,肉嘟嘟的爪子无力的捂住双眼,身体恹恹的,趴在地上,各种无力。

他的赞同让凌若夕眸光一亮,脚下一个错位,退到角落,体内刚刚恢复的玄力,排山倒海般的向外释放出来,一股股庞大的气浪,以她单薄的身躯为轴心,源源不断席卷着整个房间,珠帘被风吹得窸窸窣窣作响,太妃椅更是被吹动到了一旁,黑狼吧唧一下跳上了云井辰的肩头,爪子紧紧缠住他的衣裳,不让自己被这威压给掀翻下去。

次奥!女魔头居然突破了地玄?还一只脚跨入天玄境界?要不要这么给力?

垂落在身侧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两团乳白色的光球,将她的拳头包裹住,铺天盖地的玄力,此刻通通凝聚在其中,那股庞大的气息,即使是站在远处,也能够清晰无比的感觉到。

微微眯起的双眼霍地瞪大,铮铮寒芒染上她的瞳眸,双拳轰然砸向地面:“给我开!”

“咔嚓。”

“咔嚓。”

地板破裂的声响,随着裂痕一道道炸开,漂浮在她的耳畔,木屑翻飞,大地龟裂,轰隆隆的巨大声响,震天动地,守在古堡外的暗水错愕的抬起头,“搞什么?”

窸窸窣窣的碎末从他的头顶上散落下来,定眼一看,只见上方耸立的大楼,竟开始摇摇欲坠,微微倾斜,“卧槽!要塌了。”

他急忙拖着还有些疼痛的身躯,想往安全地带转移,就在他一只脚刚跨出去时,后方,巍峨的大楼,瞬间轰塌,从中央开始断裂,倒金字塔的顶部,朝地面投射出了一方黑压压的沉重阴影,随后,砰地砸下,砖瓦顷刻间化作残渣,狼烟滚滚。

暗水一脸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好险好险,妈的,差点被砸死。”

这么大的震动,用脚丫子想也知道是谁搞出来的!除了他那英明神武的凌姑娘,还有谁做得到?

“吱吱吱!”从废墟中,传出了黑狼气若游丝的叫嚷声。

两道白影于半空中飘落下来,衣衫凛凛,未曾被这突然的倒塌伤及半分。

黑狼好不容易才从石块下脱身,愤愤不平的冲着二人竖起了爪子,丫的!少主太过分了,居然在危急关头,只顾着女魔头,把自己给扇飞!实在是太可恶了。

“那是什么?”暗水顾不得询问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从那断裂的半座古堡下方,露出来的半壁墙壁中,竟隐隐有一道黑色的如同烟囱般的通道出现,他拧眉问道,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这个烟囱管道,他刚才根本就瞧见啊。

“原来是这样么?”凌若夕总算是弄明白了这通道是如何连接上顶层的那个房间的,这通道只怕横穿了整座古堡,从地底而上,下方是出口,上方是进口,通道弯曲曲折,如果不是小黑笃定它曾见到过这通道口,谁会猜到,这般庞大而又隐秘的工程会存在在这里呢?

如果不是立场敌对,凌若夕真心想为想出这庞大工程的建筑师,默默的点个赞,现代社会常见的通风管道,竟在这个位面出现,这种设计的理论以及实践,的确让人叹为观止。

“走,我们进去看看。”她极快的就将这抹感叹拍飞,飞身跳上那残断臂残骸之上,眯着眼,仔细观察着已有不少碎石掉落进通道口的漆黑通道,随时滚落的细碎声响,很快就消失,回音幽幽,只怕这管道的长度十分惊人啊。

她眸光一闪,抬眸看向一旁还在心底腹诽着云井辰重色轻友行为的黑狼,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黑狼察觉到了那不怀好意的目光,浑身一抖,警惕的回视过来:“吱吱?”

云井辰立即为它翻译:“它在问你,有没有什么可以替你效劳的事。”

次奥!它根本不是这个意思有木有?

又被坑了一次的黑狼,欲哭无泪,嘤嘤嘤,这世界太凶残,它不想再待下去了。

神啊,求把它带走吧。

以凌若夕的眼力,怎会看不出它脸上不停变换的表情代表着什么?不过,她选择了暂时性的忽视,点头道:“好,小黑,麻烦你从这里下去看看情况,替我们做开路先锋。”

以它的身板以及能力,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前去打探消息。

闻言,黑狼一个劲摇晃着脑袋,那架势,似是恨不得把头从脖子上扭下来似的,不不不,打死它它也不会去的,为嘛要它一个人去这里头?它又不是拔地鼠!它是赫赫有名的神兽好不好?才不做这么贬低身价的事呢。

“不知道小白他一个人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会不会害怕啊。”云井辰幽幽的叹息道,深邃的黑眸里,却又一丝戏谑的暗光闪过。

黑狼耳朵微微动了动,坚定不移的信念,此刻似乎变得摇摆起来,不管怎么样,它没把小少爷保护好,这是事实,如果自己做先锋开路,说不定可以戴罪立功呢。

“不愿意去就算了,我从不勉强人。”凌若夕敛去眸中的精芒,看也不看脚边做沉思状的某宠物,抬脚准备跳下通道口。

“吱吱!”我去!黑狼一巴掌重重拍在地上,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凌若夕优雅的放下了刚刚抬起的左腿,莞尔一笑,“那就拜托你了,如果遇到危险,立即撤回来,懂吗?”

她第一次还算温柔的戳了戳黑狼的额头,话语不似平日的冷峭,反倒多了几分温情与柔软。

黑狼彻底陶醉在她爱的触碰下,甚至有些恋恋不舍,不肯离开。

云井辰面露一丝寒芒,脚下一个错位,下一秒,人已出现在了黑狼的身后,五指成爪,拎起它的绒毛,反手一甩,黑狼在空中打了几个滚后,吧唧一下,从那漆黑的洞口精准无误的落了进去。

“吱吱!”救命啊!

惨叫声越来越小,到最后彻底被黑暗吞没。

目睹了他整个暴行的凌若夕,眼角忍不住抽了抽,“对它这么暴力,你不觉得惭愧吗?”

黑狼虽然偶尔抽风,但对小白却是尽心尽力的,就连向来冷心的凌若夕,此刻也不禁为它打抱不平起来。

云井辰霸道的搂住她的腰肢,理直气壮的说道:“任何雄性生物,都是本尊的隐形情敌。”

“……”擦,她还没有强悍到敢玩人兽恋好么?

凌若夕彻底被他霸道至极的占有欲打败,有些哭笑不得。

“姑娘,这通道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暗水装作没看见他们俩暧昧的气氛,上半身小心翼翼的探到洞口,朝下望去,但除了那深不见底的漆黑,他啥也没能瞧见。

整个通道是竖立着的,四周毫无半分光线,看上去有些森寒、诡异。

“用来给老鼠藏身的。”凌若夕暗指藏在里边的神族族长是一只臭水沟里的老鼠,且声音没有丝毫减弱,好似故意在说给下方的人听的。

云井辰懒懒的笑笑,眸光极致宠溺。

暗水嘴角一抖,讪讪的笑笑,“姑娘您老博学。”

妈蛋!什么叫语言就是艺术?自从认识凌姑娘后,他算是把这门学问给认识得彻彻底底了。

烈日高照,山脉中的大火还在继续,大片大片的树木被烧得成排倒下,轰隆隆的声响络绎不绝,空气里,那股烧焦的味道,顺着微风,传入鼻息,云井辰微微蹙起眉头,释放出玄力,为身旁的爱人降温,全然忘记了,身负修为的他们,根本不会感受到太多的炽热。

“蹬蹬。”细碎的声响忽然间从通道里传了出来,凌若夕一个健步,冲向通道口,面露一丝期待紧紧的盯着下方。

一个小小的黑影正顺着石壁迅速上窜。

“是小黑。”她心头一喜,立即飞身而下,拽住黑狼的身体,迅速从通道中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