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99章 满目炼狱

第399章 满目炼狱

双足稳稳滴落在这凌乱轰塌的房屋堆上,凌若夕随意地将手里的东西扔到脚下,蹙眉道:“怎么样?看清楚下边的情况了吗?”

黑狼利落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抖抖身上沾上的尘土,这才站起身来,“吱吱!”妈蛋!它不是东西,是活生生的神兽好么?别把神兽的命不当命啊!随便扔神马的,不怕被雷劈吗?

“恩?”凌若夕朝云井辰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示意他为自己翻译黑狼究竟在叫嚷些什么。

“它说,它还没有从惊吓中回神。”云井辰再一次将黑狼的话语扭曲,他这是为了它的生命安全着想。

凌若夕将信将疑,“你究竟有没有在下面见到小白?又或者,感应到陌生人的气息?”

她现在只想尽快找到神族的族长,救出儿子,然后让这里化作灰烬,为惨死的兄弟报仇!深邃幽冷的凤目里,闪烁着暴虐且冰冷的杀意,那宛如实质般的寒气,让黑狼浑身的寒毛忍不住一根根竖了起来。

“吱吱!”我说我说,能不能别这么口怕的盯着人家?黑狼叫得格外凄厉,妈蛋!它错了还不行吗?

“别唧唧歪歪,你是想耗尽若夕的耐心吗?”云井辰有些不忍直视它这副卖蠢的样子,脚尖轻轻踢了它一脚。

黑狼悻悻的在心头瘪了瘪嘴,丫的!它这神兽是混得越来越没有尊严了,这样下去待遇只怕连一只小宠物也比不上!

“吱吱吱。”下边有结界,我进不去,黑狼指了指那漆黑的洞口,有气无力的叫嚷道,不是我辈不给力,而是敌军太彪悍,以它的能力,根本进不去那道结界有木有?

“又是结界?”云井辰眼底掠过一分不悦,自从踏入神族,他们遇到最多的,除了敌人,便是这让人颇为头疼的结界、阵法。

凌若夕没有忽略掉他的嘟嚷,心头咯噔一下,身侧释放的气压,愈发冷峻,好似一座千年难化的冰川,分外冰寒:“下面有结界?你被挡在结界外,没能进去,是不是?”

她一针见血的问道,姿态略显强势,吓得黑狼咻地一下,躲在了云井辰的小腿后边,唯恐自己办事不力,被女魔头惩罚。

“应该是这样,不过,就算有结界格挡,以黑狼的本事,也不该连半分气息也未曾感应到才对。”云井辰狐疑滴睨了它一眼,总觉得这小宠物没有说实话。

黑狼被他太过锐利的眼眸盯得有些心虚,次奥!有一个太了解它心思的主子,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有木有?

“吱吱。”你们自己下去看吧,有些事它真的不知道怎么说,窄窄的眼睛用力眯起,完全看不清它脸上的神色,只是莫名的,凌若夕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云井辰眸光忽闪,究竟下边有什么,竟能让向来狗胆包天的黑狼,如此忌惮?甚至不愿把实情说出来?

“它在说什么?”凌若夕紧抿着唇瓣,一字一字缓声问道,眉心拧得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

“它说让我们下去。”云井辰没有将黑狼的隐瞒说出来,这只会造成她的不安,没有任何意义。

若是连黑狼,也三灭其口,只怕,小白的情况……

他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邪肆的黑眸里,有暗潮正在翻腾,一丝丝危险的黑暗气息,围绕在他的身侧,却又在瞬间,被他强行遏制住。

“那还等什么?”凌若夕抛下这么一句话后,全然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纵身一跃,从洞口笔直的跳了下去,顷刻间,便被那漆黑的通道吞没,只能隐隐听见,下坠的呼啸声,从底部腾升上来。

云井辰一把将黑狼拽到自己肩上,刚要追上去,谁料,暗水急急忙忙的声音,从右侧响起:“那我呢?”

他们都下去了,就留自己一个人在这儿待着?

“她的吩咐你忘了吗?你可是我们最后的后手。”云井辰斜睨了他一眼,话说得有些意味深长。

暗水面色微变,挣扎了几秒后,他才重重点头:“我会在上面等你们回来。”

“交给你了。”说罢,月牙白的锦袍迅速坠入洞口,衣诀翻飞,墨发在身后群魔乱舞,下坠的速度极快,云井辰将玄力移动到双腿,想要减缓这坠落的速度,谁知,竟完全不管用!

“吱吱。”没用的,在这里根本没办法动用玄力,黑狼紧紧的用爪子拽住他的衣衫,忽然间有种异样的骄傲与自豪感在胸腔里跳窜、涌动。

看吧,关键时候,还是要靠它才顶用!

云井辰面色一寒,右手凌空一挥,手掌啪地击打在一旁冰凉的石壁上,强提一股力量,借力在空中翻身,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下坠的速度有细微的减缓。

“砰!”下方,忽然间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不好!难道是她出事了?

云井辰再也顾不得其它,强自运起玄力,不顾这隐隐的遏制感,身影化作一道白色的虚影,蓦地穿过这弯曲的通道,以最快的速度,降落在了最底部。

双脚刚刚落地,他便忍不住脚下打滑,手掌迅速扶住一旁的石壁,这才避免了摔倒。

“若夕?”他微微眯起眼睛,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里,寻找着凌若夕的身影。

对于身负修为的高手而言,夜可视物并非什么难事,但难就难在,在这里,玄力根本没办法动用,越往下,受到的压制就越大。

他敏锐的听到左侧有细碎的声音传来,立即摸索着走上前去,“若夕?”

“你站在那儿别动。”凌若夕略带气喘的说道,并不严厉的话语,却让云井辰听话的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她只觉得脚踝火辣辣的疼,这种感觉不像是落地时被拐到的,反而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那尖锐的疼痛,让她连起身也显得格外艰难,血液正在迅速冰冻,四肢好似麻痹了一般,就连呼吸,也要大口大口的吸气,才能保持。

“你真的没事?”她急促的呼吸声在这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沉重,云井辰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

黑狼吧唧一声,追寻着凌若夕的气息,跳到她的身边,小爪子不经意触碰到她脚踝上的伤口,凌若夕没有吭声,但身体短暂的僵硬,却仍是被黑狼感觉出来了。

“吱吱。”少主,你快来看!女魔头好像受伤了。

黑狼一惊一乍叫嚷的声音,让云井辰再也顾不了其它,脚下一个健步,峻拔的身躯笔直的走上前来,他精准的抓住凌若夕的手臂,单薄的衣衫此刻以被汗水隐隐打湿,触感有些粘稠,“怎么回事?”

摔伤了吗?

“没事,你注意脚下,我怀疑这里有……”凌若夕警告的话还未说完,忽然,前方有哐当的声音响起,似是铁门被打开的尖锐声响,让她迅速挺直背脊,手臂也从云井辰的掌心抽出,整个人宛如瞬间戒备的战士,从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出任何的柔弱与虚弱。

云井辰眸光微寒,心隐隐有些疼,这样的她,让他怎能不怜惜,怎能不心疼呢?

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为她撑起一片安宁的天空,让所有的苦难与伤害,通通远离掉她的生活。

从正前方有刺目的烛光传来,淡淡的光晕却将整个空间瞬间照亮,凌若夕抬起手,遮挡住眼睛,直到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光线后,她才定眼看去。

那是一个双重结界,结界中,是一个类似巨大浴池的四方深坑,里面漂浮着的是殷红色的**,宛如岩浆一般,正在翻腾,在咕噜咕噜冒着血泡。

但这样的场景还不至于让凌若夕惊讶,她真正错愕的,痛苦的,却是浴池最里边,被铁链紧紧束缚住双手,脸色惨白的男孩。

他瘦了,也憔悴了,白皙的脸庞,此时苍白得仿若透明,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此时紧紧的闭着,就连呼吸,也难以捕捉到,身体光溜溜的浸泡在这血池之中,手腕、胸口,都被人用利器割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鲜血正一滴一滴朝血池里砸落着,每一滴都让凌若夕的心,似千万只蚂蚁啃食般,生生的疼。

“轰!”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大玄力,突然从她脚下升起,气浪如同飓风,将她整个人团团包围在中央。

黑狼没留神,被这股强悍的压力给狠狠的掀翻在一旁的墙壁上,吧唧一声,四面朝天的贴了上去,脑袋撞得直冒金星。

“若夕!”云井辰迅速压下心头滔天的杀意,比起凌小白,他现在更在意凌若夕的状况!她所流露出的修为,已超过了地玄巅峰该有的实力!甚至还在源源不断的蹭蹭上涨。

这必定是她服用了禁药后,留下的后遗症!该死!

云井辰懊恼的在心头低咒一声,耳鬓的秀发被狂风吹得在空中乱舞,他紧抿住唇瓣,试探性的想要走入那不停旋转的暴风之中。

手指指尖却在触碰到那气浪时,噗哧一下,被割出一条小小的血口子。

他微微蹙了蹙眉,她现在已经完全分不清敌友了吗?

察觉到她的修为还在继续疯涨,云井辰心里愈发急了,“若夕,你冷静!你睁开眼看清楚,小白他还没死!他是我们的儿子,这样的困境,不会击倒他的,相信我。”

他为数不多的没有人本尊的自称,急切的话语里蕴藏着的是毫不掩饰的焦虑与不安。

儿子没了,他或许会痛苦许久,但若是她有什么差错,那他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留恋吗?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是想要付出一切,放弃所有,也要换她平安的?

对于云井辰来说,凌若夕便是他心里的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