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1章 千年老妖怪

第401章 千年老妖怪

凌若夕目光一沉,眉宇间划过冰冷的暴虐:“把你的手从我儿子的身上拿开!”

心底翻涌的杀意正在凝聚,她紧握住拳头,才忍住那杀人的欲\望,该死!这个老变态想要对她的儿子做什么?

“你不是很好奇,本神为何千辛万苦将凌小白带到神殿中吗?”老夫人幽幽一笑,惊叹的眼神将陷入昏迷的凌小白扫视一番,“他的出生,他的存在,正是为了本神的修行,这是他生来的唯一意义。”

“放屁!”凌若夕气得爆了粗口,怒极反笑:“怎么,你是看我的儿子太可爱,所以想要占为己有吗?”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道理,若夕,你想想,她虽然看似年轻貌美,但已经是一只脚踏入黄土,这人老了,就想拥有更多的子子孙孙,可惜,她有心没力,于是呢,就把主意打到了咱们儿子的身上。”云井辰凉薄的讽刺道,嘴角那弯讥笑,让老夫人眼底涌现了一丝冷怒。

“哼。”一声重如惊雷的轻哼,落在云井辰的耳畔,夹杂着滔天的可怕力量,让他胸口当即大痛,体内的玄力似是遭受到挑衅,霍地在经脉中反噬。

“唔!”从五脏六腑里漫上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滑落出来。

仅仅是凭着一道声音,就让他重伤至此,这个变态的修为究竟到达了怎样高深的地步?云井辰随手将唇边的血渍抹去,笑得人面桃花:“本尊还以为神族的族长有何本事,也不过如此吗?”

这是**裸的挑衅,**裸的宣战!

黑狼立即拱起身体,黑色的鬃毛如同利刺,一根根竖起,它吧唧一下跳上云井辰的肩膀,以这样的方式宣布,将同他共同进退。

一人一兽爆发出的强悍气势,让这空间的氛围,变得凝重,充满了无声的硝烟。

“云族少主,呵,这名声或许在龙华大陆算是响当当的,不过,在本神的眼里,你不过是个本神随手就能捏死的蚂蚁。”老夫人拂袖起身,对云井辰的挑衅,全无半分怒火,那目中无人的嚣张态度,气得黑狼一个劲的吱吱直叫,恨不得立马冲到结界中,将她那张可恶的脸蛋给狠狠撕碎。

云井辰懒懒的笑笑:“这种话从一个只会躲在结界里,苟且偷生的人嘴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不如,出来同本尊比划比划,让本尊亲眼见识一下,你所谓的力量究竟能否与神明睥睨,如何?”

他冲着结界中的女人勾了勾手指,动作极其大胆。

凌若夕眸光微微闪动几下,站在一旁,体内的玄力蓄势待发,只要老夫人接受挑战,离开结界,她便能趁着她打开结界的那一秒,迅速出手,将凌小白救出来!

云井辰的想法,即使未曾说出口,但她已然猜到。

老夫人先是一愣,尔后,不屑的笑了:“你的打算该不会是想骗本神打开结界,想趁机救人吧?”

云井辰眸光微微暗了暗,看来这诱拐的计划,没能成功啊,“如果你害怕的话,那就算了,本尊可是很尊老爱幼的。”

老?

老夫人被这刺耳的字眼触怒,她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有人讽刺她的年纪,那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凛然的气势瞬间疯涨,只一秒,她整个人竟诡异的离开了结界,身影宛如鬼魅,现身在云井辰的面前,凝聚了可怕力量的手掌,猛地袭上他的胸口,速度快如闪电,疾如风,云井辰想要避开,却失了先机,只能勉强躲开要害。

脚下旋身一转,背部被笔直的击中,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内脏传来,他闷哼出声,一口鲜血喷出了唇齿。

“吱吱!”黑狼气得不断嚷嚷,身影火速朝老夫人冲去,尖利的利爪,直逼她的面容。

老夫人不闪也不避,一团乳白色的光球,好似一道屏障,将黑狼的攻击格挡在外部。

但下一秒,一根糅杂了玄力的银针,从正面袭来,丁玲当啷,撞上保护罩,罩面出现了细微的波动,有淡淡的纹路出现。

“雕虫小技。”老夫人冷冷的睨了眼出手偷袭的凌若夕,笑得极其张狂:“这种手段用来对付本神的手下或许有用,但在绝对力量面前,所有的计谋都是无效的。”

“哼,那就试试看!”凌若夕飞身迎上,虎虎生风的拳头,轰地砸向保护罩,一拳接着一拳,似是不把这保护罩打破,誓不罢休一般,气势磅礴,戾气逼人。

拳头密集的落下,每一拳,都夹杂着她十成的力量,砰砰砰的巨响,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此起彼伏。

黑狼一击不中,却不肯罢休,它幻化出本体,庞大的身躯迅速挤满整个房间,凌若夕当即闪身,将重伤的云井辰搂住,飞速朝后方的通道飞奔过去。

黑色的身躯将那光球硬生生挤开,神兽的威压与保护罩撞上,产生电流般的滋滋声。

“快吞下。”凌若夕从怀中掏出了临走前带上的灵药,塞入云井辰的嘴中,视线始终在后方的战场上定格,那闪烁着银光的光球在黑狼庞大躯体的挤压下,很快就与后方的结界碰上,一边是神兽壮硕、坚固的躯体,一边是坚硬无比的结界,老夫人就像是被夹在两块铁板中的夹心饼干,进退两难。

“咳咳。”云井辰吐出体内的淤血,运气将伤势压下后,翻身站起,冷眼看着被面前的黑色肉墙,嘴角弯起一抹古怪的笑,黑狼的本体太过巨大,足以将这整个密室压破,如今,他们已经连光球和结界的影子也难以看到,这老夫人即使想要脱身,也没有能够让她移动的空间!

“没想到黑狼还有这种功效啊。”他莞尔一笑,深邃如海的眸子里,闪过戏谑的暗光。

“现在怎么办?”凌若夕蹙眉问道,这种情况,他们根本无法冲入战场,更没办法趁机打开结界。

“先退出去。”云井辰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两人迅速从通道中飞速穿过,速度奇快,只短短数秒,就已从上方的洞口窜出,明亮的日光从头顶上落下,光晕有些扎眼。

正在焦急等待的暗水瞬间戒备,却在看清楚冲出来的人影后,长长松了口气,“怎么样?下面有人吗?”

“有,”凌若夕微微颔首,一边聆听着下方的动静,一边说道:“有一只千年老妖。”

“哈?”暗水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形容词?难道下面有只妖怪?还是有什么神兽?

“我让你布置的东西,准备得怎么样?”现在不是向他做详细解释的时候,凌若夕眸光一冷,立即问道。

暗水急忙点头:“所有的炸药包都被我埋在了四周,只要用火点燃这条线,就能引爆。”

他指了指不远处断臂残骸间的一条黑线,向凌若夕交代道。

这是她最后的砝码,将所有剩余的炸药藏在四周,就算这老夫人实力高强,在爆炸的瞬间,她不死也会重伤!

但不到万不得已,凌若夕不会选择这么做,至少也要给自己和同伴足够的逃离机会。

“下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她深深拧着眉头,从洞口朝下方张望,但除了那漆黑的空气,她什么也没能看见,底下没有传出半点声音,更没有任何的玄力波动传来,安静得让人格外不安。

半响后,云井辰耳廓忽然一动,他迅速搂住凌若夕的腰肢,从原地跳开,“快走!”

暗水摸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听话的纵身跃起,与他一起跳上半空,就在他们刚刚远离到安全地带后,脚下的大地,忽然间出现了剧烈的爆炸,地下发出轰隆隆的冲天巨响,平坦的地面,快速龟裂,无数碎石拔地而起。

云井辰抬袖将凌若夕的身躯遮挡住,一层保护罩将那些撞击而来的石块通通阻挡在外,飞沙走石不断在空中出现,巨大的玄力波动,排山倒海的席卷了整片山巅。

“咻!”一道黑色的残影从滚滚狼烟中飞出,砰地一下,砸在了右侧倒塌的古堡中。

“是小黑!”凌若夕定眼一看,心瞬间沉了。

那道黑影分明是恢复窄小身体的黑狼。

“呵呵呵,以为凭借一只魔兽就能伤到本神吗?”浓烟里,老夫人得意洋洋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一股骇然的气浪,将漫天的烟雾刮散,她完整无缺的身影,浮现在了三人的眼前。

“这,这人就是神族的族长?”暗水有些吃惊,在他的设想中,这所谓的族长难道不该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吗?怎么会如此年轻?妈蛋,简直毁三观有木有?

“所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她是只千年老怪。”凌若夕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讽刺道,这话明着是说给暗水听的,但实际上,却是在说给老夫人听,一个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保持青春,她在意什么,还不够清楚吗?她越是在意自己的岁数,凌若夕就越要往死里刺激她。

“凌若夕,你不要以为留着本神的骨血,本神就会纵容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胡言乱语。”老夫人显然被激怒,含笑的面容,此刻已是一片铁青,她轻抚袖袍,一股巨大的吸力涌入通道,下一秒,凌小白血淋淋的身体,便凭空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小白!”凌若夕愕然惊呼一声,双足猛踹空气,整个人化作炮弹,直直冲向老夫人。

“呵,你做得到吗?”老夫人不躲不避,甚至故意将凌小白往身前送了送,明明人近在咫尺,但一股肉眼无法看见的结界,却阻止了凌若夕伸手解救的意图,拳头轰地砸向结界外部,强大的玄力与坚固的结界发生碰撞,指骨咔嚓一声,似是撞击上了坚硬的墙壁,应声断裂。

“地玄巅峰就想突破本神亲手设下的结界,凌若夕,你在做梦吗?”老夫人凉凉的挑衅道,右手猛地击出,凌厉的掌风迎面袭向凌若夕,来势凶猛,锐不可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