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2章 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第402章 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若夕,闪开。云井辰被吓得心跳骤停,迅速飞身上前,拽住凌若夕的手臂,旋身出掌,与老夫人的攻击隔空撞上。

“轰!”玄力瞬间碰撞,两股骇然的力量震动得脚下这地,也跟着摇晃起来,反噬回来的力量极大,云井辰搂住怀中的佳人,被掀飞数米,峻拔的身姿在半空中滑行后,笔直的坠落下来,后背重重摔在地面,勉强遏制住的伤势,再度爆发,一口鲜血溢出了嘴角。

反观老夫人,仍旧是那副笑靥如花的表情,别说是被震到后退,就连寒毛,也没被伤到。

“太弱了。”老夫人一脸遗憾的摇摇头,“就这点实力,给本神提鞋也不配,云族少主,原来也不过如此。”

暗水气得在一旁连连跳脚:“卧槽!你这女人,有种和老子来。”

手掌迅速卷起袖口,作势要冲上去和老夫人单干。

凌若夕翻身从云井辰的怀里退出来,来不及看他的伤势,一把将暗水拽住,阻止了他上去找死的动作,就凭他一个人想要伤到老夫人,难如登天,根本是在找死好么?

“凌姑娘。”暗水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突然拽住自己做什么?没看见他正打算出手吗?

“闭嘴。”凌若夕松开手,警告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抬眸看向老夫人,她究竟是自视甚高,故意给他们时间聊天,还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人?”凌若夕沉声问道,视线掠过被她提着衣领昏迷不醒的儿子,心似是被大锤狠狠敲了下般,钻心的疼。

那是她十月怀胎的亲生骨肉啊,如今竟气若游丝的被人绑走,作为母亲,她除了在一旁干着急,什么也做不到,这种滋味,让凌若夕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老夫人微微一笑:“本神费了这么大的心力,才将他抓来,你以为,本神会轻易放人吗?”

“说出你的目的。”凌若夕不认为她会无聊到任由自己杀上神族,更不会认为她猜不到,一旦抓了凌小白,自己将采取怎样残暴的手段,她的所作所为,让她心里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像整件事从头到尾,都在这人的掌控之中,甚至是她一手促成的。

不然,如何解释,她明明拥有强悍的实力,明明拥有可以将他们一行人秒杀的属下,却放任他们在神殿肆意妄为呢?

“既然你这么聪明,何不猜猜看?”老夫人慢悠悠说道,丝毫不在意暗水不善的目光。

“别兜圈子了,直接说吧。”凌若夕不愿同她玩什么你猜我猜大家猜的游戏,她的耐心有限。

“很简单,本神不过是想请你来神殿做客,仅此而已。”老夫人说得云淡风轻,但暗水却听得一肚子火。

他冷笑出声:“请?你派人残害我们的兄弟,血洗山寨,如今还把小少爷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居然有脸说出这种话?”

“呱噪,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衣袖轻轻一挥,一股强悍的玄气化作刀刃,划破空气,笔直的朝暗水袭去,速度快得他完全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胸口大痛,整个人便被这力量掀翻,飞出数丈,狠狠的砸入了地上凌乱的碎石中。

凌若夕面色黑沉,双拳紧紧握住,“你不要太过分了!”

“呵,不过是一两只蝼蚁,也敢在本神面前叫嚣,凌若夕,若非看在你对本神还有用处,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站在这儿吗?”老夫人忽然冷下脸来,一身凛然的气势变得异常暴虐,绝美的容颜,生生狰狞着,那目光,好似在猎人,在看着身陷陷阱的猎物。

“她的目标是你。”云井辰捂着胸口,缓慢的站起身来,附耳在她耳畔,低声说道。

这种事,凌若夕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她实在想不通,老夫人针对自己的理由。

“自己小心。”云井辰担忧的提醒一句后,便闭上了那双狭长性感的眼睛,开始调整内息,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内伤平复,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必要时,出手帮助她。

凌若夕目光深邃的从他身上掠过,她现在最重要的,是替他争取足够多休养的时间,至于小白,等到他们实力恢复,齐聚三人之力,或许还有半分可能将他救出来。

“你留下我的性命,到底有什么目的?事到如今,就算要死,至少也让我做个明白鬼。”凌若夕挑眉看向不远处的女人,态度不卑不亢,在她的身上,完全找不出一丝的惧怕与退缩。

这两个词,从不存在于她的字典中,她宁肯战到最后一秒,也绝不会选择懦弱的退却,哪怕敌人的实力,远比她高出无数倍。

这是她的觉悟,也是她的原则。

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赞许,如果她不是自己选中的人,就凭这份心性,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后辈,可惜了。

“哼,要怪就怪生你的娘吧,若非她千年难得一遇的体质,你也不会继承她的使命。”

这话什么意思?凌若夕不自觉皱起眉头,总觉得她话里有话,为何她好端端的会突然提起早已逝世的大夫人?

“看样子,你是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也难怪,你那不成器的亲娘,不过是个半分修为也没有的废物,又怎会知道如此隐秘的内幕消息呢。”提起大夫人,老夫人毫不掩饰心中的不屑与鄙夷。

“你最好给我放尊重一点。”即使那人并非她的亲生母亲,更不曾与她见过一次,但凌若夕仍旧尊重着,那个全心全意呵护、爱护本尊的女人。

那是一个值得人敬重的母亲。

自从她接手了这具身体,就发过誓,要将大夫人的尸首找回来妥善安葬,但就是这简单的誓言,她也没能完成,她心底存了一分愧疚,又怎会允许有人当着她的面诋毁大夫人呢?

“本神说得难道不对?区区一个废物,本神能够网开一面,让她嫁入丞相府,已经是她前身修来的福气,原本以为,只要用灵药堆砌,她早晚能够修炼,没想到,烂泥永远扶不上墙!她不仅让本神失望透顶,甚至还浪费了那么多的药材,哼!死简直是便宜她了。”老夫人一脸痛恨的数落着大夫人的不是,言辞间,似乎透着一股轻蔑。

“娘亲她能否修炼,与你何干?龙华大陆上八成百姓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照你的说法,他们岂不是连活下去的资格也没有了吗?”凌若夕不怒反笑,森寒的笑容里,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讥讽意味。

她真的觉得老夫人的想法太过可笑,就因为无法修炼,她就能将自己的儿媳妇贬低到这种地步吗?

“旁人如何与本神有何干系?”老夫人理直气壮的反问道,她的态度让凌若夕心头的疑惑愈发扩大,为什么她单单这么在乎大夫人?还有她口口声声所说的使命又是怎么回事?

心头的疑惑如同雪球越滚越大。

“你听说过长生不老吗?”老夫人忽然目光炽热的喃喃道,仿佛眼前出现了自己达到那步境界的画面。

凌若夕心头一沉,见她陷入美好的幻想,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想要抓住这空档,趁机偷袭。

老夫人寸步不懂,犹如一座大山笔直的站在原地。

近在咫尺的拳头轰地砸向她,却被那道透明的结界阻挡住,手指前端传来阵阵剧痛,凌若夕顺势后撤,眼底闪过一丝挫败。

这该死的结界!

找不到办法将结界打破,她根本不可能救出凌小白。

“次奥,疼死我了。”暗水揉着胸口从凌乱的石堆中站起身来,口中喋喋不休的骂了几句。

“本神早就说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的这些小把戏根本无用。”老夫人自信满满的说道,“你方才不是问本神,做这么多事的目的吗?”

左手隐隐作痛,她却连看也没看一眼,凝神望着老夫人,等待着她为自己解惑。

“本神不惜让你娘嫁入凌府,不惜为她拿出无数灵药,甚至,不惜让她怀有身孕,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本神永葆青春!可是,你那不成器的娘,竟一次次让本神失望,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仍旧是一个废物!”

饶是凌若夕再怎么猜测,也被这真相惊住了,长生不老?这种违背常理的事,怎么可能存在?

“不过还好,”老夫人的口气忽然缓和,寒芒乍现的眸子里,甚至出现了一丝满意的笑意,“在你被赶出凌府后,竟能修炼玄力。”

“所以你才会在我回到凌府后,对我另眼相看?”难怪,当初她初回凌府,老夫人就对她格外青睐,甚至不惜在各方的姨娘们,排挤自己时,替自己说话,那时,她就隐隐觉得奇怪,原来竟是这个原因吗?

“若非如此,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能让本神对你用心?”老夫人趾高气昂的问道,好似能被她关心,是多么大的恩赐一般。

暗水在后方悻悻的瘪了瘪嘴:“卧槽,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听她这话的意思,岂不是凌姑娘还得感谢她?什么叫强词夺理,什么叫颠倒黑白,他今儿可算是见识到了。

老夫人灵敏的听觉怎会错过他的嘀咕?但她却连一个正眼,也未曾朝暗水投去,只当他不存在。

“本神计划了一切,本想着对你施以援手,让你对本神心生感激,没想到,你也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竟罔顾本神的一番好意,大闹凌府,甚至还成为北宁的公敌!”老夫人一脸的怒其不争,对于凌若夕多年来在凌府遭受到的一切不平,她全无半分愧疚,在她眼里,能够让她在凌府平安的活下去,已经是她的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