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3章 一切真相

第403章 一切真相

凌若夕深深的认同暗水方才的话,人不要脸果然天下无敌,她一边装作仔细聆听老夫人的话,一边却在暗地里寻找着救出儿子的契机。

“不过,你也并非一无是处,”老夫人忽然口锋一转,主动称赞起了她来,“好歹你还替本神培养了一个完美的祭品。”修长的手指顺着凌小白纤细的脖颈上缓慢游走,阳光下,那尖利的指甲好似随时会划破他的皮肤一般,看得凌若夕心脏忽紧,深怕她一个不留神,失手伤害凌小白。

“姑娘,不能再等了,谁知道这千年老妖怪会做出什么事。”暗水走到她身边,低声提醒道,听她说的这番话,貌似她与凌姑娘还是关系密切的亲戚?妈蛋!这么不科学的事,真的有可能发生吗?这相爱相杀的剧情,是在闹哪样?

凌若夕轻轻摇了摇头:“先别轻举妄动,我们不是她的对手。”

论单打独斗,他们三个里没有一个有把握伤到老夫人,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究竟高到怎样的地步,谁也猜不到。

“吱吱。”黑狼好不容易才从废墟中爬了出来,抖下身上沾到了尘土,拖着重伤的身体,缓慢的走到凌若夕脚边,朝她有气无力的嚷嚷两声。

深沉的目光从它的身上飞快掠过,她的眸子微微暗了暗,它的伤很严重,背上大部分的绒毛被血渍拧成一团,看上去血迹斑斑,分外骇人。

“吱吱。”女魔头你要小心啊,这老女人的实力很高强,可别把命给丢了。

黑狼担忧的望着眼前的女人,一个劲的叫唤着,虽然不知道它在传达什么话语,但它的神色,凌若夕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心头有淡淡的暖流涌入,在她面对强敌时,至少还有人愿意站在她身边,与她联手抗敌!

这种事,曾经是她连想也没有想过的,她被灌输的,一直都是不能脆弱,不能放松警惕,不能把自己的后背交托给任何人,哪怕是曾一起闯过生死关头的同伴,也不例外。

“去他身边待着。”凌若夕低声吩咐道,示意黑狼躲到云井辰的身边去,那里现在相对而言,较为安全。

黑狼一走一回头,忧心忡忡的模样不言而喻,不过很快它就从这低迷的情绪中清醒过来,身体蜷缩成一团,好似一个黑色的毛球,趴在云井辰腿边,开始静心调养伤势。

它虽然实力不咋的,但只要它恢复全盛时期的力量,好歹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有木有?不管怎么样,至少不要给女魔头拖后腿。

抱着这样的信念,它陷入了入定中。

“你到底为什么把我们当作祭品?”凌若夕再次将注意力投到老夫人身上,这女人大概不屑于趁自己和同伴交谈时暗中发动偷袭,竟坦荡荡站在不远处,这样的姿态,无一不再表明,她未曾把他们一行人放在眼里的狂妄与目中无人。

老夫人弯了弯嘴角:“因为这是你们生来的使命。”

擦!别说得好像他们是唐僧肉好么?凌若夕嘴角微微一抖,这种似是而非的回答,是怎么回事?她真的不知道,做人别装逼,装逼会被雷劈么?

“使命?我倒是愈发听不明白了,难不成从我和小白生下来的那一刻,就在你的预料之中?”她眸光一闪,略感好笑的质问道。

虽然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将那张曾布满皱纹的面容变换成昔日年轻时美貌的模样,但就算是这样,也不代表她是所谓的神!能够操控她的命运,能够掌控她的人生。

似是看出凌若夕的不信,老夫人笑得愈发欢快,就像是痴迷在这手握他人命运的美好感觉中一般,目光炽热,甚至染上了几许癫狂:“那当然,你的出生,你儿子的出生,都是由本神一手促成的!不然你以为,为何一个毫无修为的女人,竟能在凌府安然的怀胎十月,产下子嗣?为何高手云集的凌府,竟会在数年前,有男人偷偷闯入你的闺房,与你做那苟且之事?”

凌若夕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面色黑得可怕,“你把话说清楚!”

六年前那害得本尊香消玉殒,害得大夫人被害死的一夜,难道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凌若夕刷地扭头,向身旁正在休养生息的云井辰看去,方才,她的心里竟升出一个念头,以为他与老夫人是同谋!但这个想法,却在瞬间被她掐死,逐出脑海。

她信任他,这个男人绝不可能做出背叛她的事,更不可能和老夫人同流合污,只有这一点,凌若夕深信不疑。

眸子里短暂的动摇,迅速被坚定取代。

老夫人看得心尖一疼,一股不可置信的怒火,轰地窜上头顶,“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六年前,本神能够轻而易举的,让你怀上孩子?”

她的话里,分明带着几分引导的意味,似是想要让凌若夕对云井辰产生猜疑与不信任。

她饶有兴味的挑起眉梢,冷哧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怎么知道?不过,如果你想挑拨我和这男人之间的关系,还是省省吧,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哪怕全世界都背叛我,抛弃我,那么,也有两个人,会坚定不移的站在我的身边,一个,是我的儿子,另一个,”她冷峻的眸子染上淡淡的暖意,一丝几不可查的柔情从眼眸深处迅速隐过:“则是我的爱人。”

她的话铿锵有力,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决与笃定。

暗水听得忍俊不禁,难得从凌姑娘嘴里听到这种类似于表白的话啊,要是云公子此刻清醒着,大概会乐到直接笑出声来吧?

他戏谑的目光慢悠悠朝闭目调整内息的妖娆男人看去,下一秒,又迅速收了回来。

老夫人不怒反笑,“你凭什么说得这么肯定?人心隔肚皮,凌若夕,你就这么有把握,这个你信任的男人,不会让你失望?”

她无法接受,他们两人之间那肉眼无法看见,却也无法斩断的羁绊,碍眼!太碍眼了!她脸上淡淡的笑容,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割得老夫人的心血淋淋的。

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坚定不移的感情?怎么可能有绝对的信任?

“我凭什么肯定,是我的事,不过,看你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我的猜测是对的,就算你策划了整件事,但他绝非是你的帮凶,更不是你的同谋。”老夫人怒不可遏的反应,正好侧面证明了云井辰的清白,凌若夕在心头轻轻松了口气,但紧接着,那雪球般巨大的疑惑,再次冒了出来:“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设计这一切?设计娘亲生下我,设计我生下小白?”这一切,和她嘴里所说的可笑的使命究竟有什么关联?

凌若夕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摸到了什么,但脑子里乱糟糟的,所有的线索与发现,总差一条能将它们串联起来的绳索。

“哼,牙尖嘴利。”老夫人冷冷的轻哼了一声,对她这副得意的模样,很是不屑,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而已,她吃的米可有自己吃过的盐多吗?居然傻到会相信这世上有绝对的信任,简直是可笑至极!

“凌若夕,你说,若是本神今日要杀了你,他可会舍弃生命救你?”老夫人并不着急回答她的疑问,一手提着凌小白,一手指向云井辰,一字一字漠然问道,话语凉薄得近乎残忍。

爱人的性命和自己的生命比起来,究竟孰轻孰重?

凌若夕浑身散发的气压,骤然直降,她这是在威胁自己,还是在威胁云井辰?

冰寒的气势,让她身侧的空气寸寸冰冻,垂落在身侧的双臂,紧绷着,手背上一条条青筋凸凸的暴起。

“他……”凌若夕刚要出声,但另一道声音却先她一步响起。

带着三分戏谑,三分邪肆,四分认真:“这种事,还需要问吗?本尊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

那双紧闭的狭长眼睛,缓缓睁开,细长微卷的睫毛在阳光下,似是鎏金般璀璨,深邃如海的眸子,此刻荡漾着灼灼光华。

他微微侧目,冲身边怔忡的女子,露出了一抹惊心动魄的绝美笑靥:“她生,本尊生,她死,本尊绝不独活。”

话语掷地有声,如同一道惊雷,劈开那层层乌云,笔直的,响亮的落在凌若夕的耳畔,震得她三魂七魄为之一颤,平稳的心跳噗通噗通,彻底乱了节奏,似那重金属的鼓音,完全不受她本人的控制。

“你……”嘴唇涩涩的,想要说些什么,但面对着眼前这张认真、专注的完美容颜,话到了舌尖,却连一个字也吐不出去了。

四目相对,浓浓的温情在他们二人之间来回传荡,粉色的泡沫迅速升起,四周是狼藉的断臂残骸,下方是连绵不绝的大火,但他们二人,却愣是让这炼狱般的地方,多了丝丝温情与幸福。

暗水起初还觉得有几分感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俩居然还没有要动一下的心思,依旧迟迟的凝视着对方,他着实有些忍耐不住,左手握成一团,在唇边重重的咳嗽了几下,这才将这仿若静止的画面打破。

云井辰不悦的眼刀,刷地刺在他的身上,对他这种电灯泡的行为,格外不满。

暗水背脊一僵,急忙指了指面色冰冷的老夫人,那啥,他只是想要提醒他们,大敌当前,这种调情的举动,还是留着平安后,再做吧。

凌若夕猛地回过神来,耳垂有些发热,她刚才居然险些迷失在了那双内敛深情的眸子里,差点忘了自己所处的地方,心头升起丝丝恼怒,她摇摇头,深吸口气,这才勉强从这暧昧的氛围中脱身出来,凝眸看向老夫人:“答案你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