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4章 三人合力!

第404章 三人合力!

冷眼看着眼前一张张坚定得宛如磐石般不可动摇的面容,老夫人眸光猛地一颤,她讥笑道:“漂亮话谁都会说,等到真正到了那个时候,被抛弃的永远是把这种场面话当真的女人。

“我说你这老妖怪是不是被哪个男人欺骗过?说了你又不信,那你还问个什么劲儿?”暗水咋咋呼呼的叫嚷道,对老夫人的话语分外不满。

问的人是她,不肯相信的人还是她,这人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凌若夕根本来不及阻止,他的话就已经脱口而出,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这种话会激怒对方吗?老夫人如此在意这个问题,用脚丫子想也知道,必定是曾被人欺骗过,错把谎言当作誓言,他这不是挑衅是什么?凌若夕暗自戒备,只要老夫人稍有异动,她立即就会出手。

“呵,小子,你成功的激怒了本神。”老夫人阴恻恻的笑了笑,皎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异常森冷的光晕,她瞬间将手中的凌小白扔开,身影化作一道闪电,扑向暗水,速度之猛,快得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逼到了他的面前。

“躲开!”凌若夕一脚将暗水踹开,拂袖迎上老夫人,两股强大的玄力在空中碰撞,她们俩的影子已经无法用肉眼看清,云井辰骤然启动,双足用力在地面一蹬,火速冲向凌小白,伸出的手臂还未触碰到儿子的身体,就被结界阻挡住,滋滋的电流将他的双袖焚烧成灰烬,化作粉末,洋洋洒洒从半空中散落下来,他紧抿着唇瓣,使出十成力量,白色的光晕蓦地乍现,光亮刺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一方是正在空中缠斗,一方正在极力向结界施压,暗水看看上头再看看不远处的男人,一咬牙,纵身飞上长空:“凌姑娘,我来帮你。”

凌若夕仗着出类拔萃的近身战,想要为云井辰拖延更多的时间,但在绝对力量面前,她最出色的身手,只勉强撑了几招,就后继无力,甚至连老夫人身侧的保护罩,也无法打破,所有的攻击就像是撞上一座难以撼动的大山,石沉大海,反倒是被那反噬回来的玄力,震伤了五脏六腑,双掌对碰,整个人被彻底掀翻,在空中滑行数米后,才勉强停下,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老怪物,看招!”暗水从后偷袭老夫人,牵扯住她想要向凌若夕出手的打算,为她争取喘气的机会。

“不自量力,就凭你也敢对本神出手?”老夫人不愿再陪他们玩这猫捉老鼠的游戏,头也不回的挥挥手,以玄力幻化而出的巨大镰刀,在她的头顶上浮现,刀刃森寒且凌厉,迎头劈下,气势虎虎生威,锐利非常,暗水在空中止步,迅速后撤,想要避开这雷霆一击。

“轰!”镰刀劈向大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后,地面上升起漫天的尘屑,一道深达数米的深坑,豁然出现。

云井辰下盘一乱,正在向结界释放的玄力,出现了短暂的波动,经脉被反噬回来的力量重创,胸口窒闷,他咬紧牙关,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再次加大了力量。

白色的光芒犹如光柱,将他和凌小白包裹住,光晕直冲云霄,苍穹上,层层白云被劈出一条口子来,威力遮天蔽日,甚至连阳光也在这一刻黯然失色。

“吱吱!”黑狼眼见暗水和凌若夕双双失手,只勉强恢复了三成力量的它,立即幻化出本体,小小的身躯蓦地变大,每一次扩大,浑身的骨头都会传来一股尖锐的剧痛,但它却不在乎,尖利的前爪高高扬起,朝着老夫人所站的位置,拍了下去。

“就凭你?手下败将!”老夫人不屑的睨了眼高如巨山的黑狼,嘴角扯出一抹轻蔑的冷笑,右手凌空轻举,轻描淡写的就将黑狼的攻击扛住,五指张开,再猛地握紧,手臂往前一扔,黑狼庞大的躯体竟被她硬生生提在了半空,好似受到一股无法抗衡的吸力吸引般,轰地砸向暗水。

“卧槽!”眼看着那黑色的球形物体朝自己砸来,暗水惊诧的迅速躲闪,他可不想变成肉饼。

强!前所未有的强大!

哪怕是凭他们三个合力攻击,却连这女人一根寒毛也没能伤到。

凌若夕紧紧的咬住唇瓣,脑子不停的疯狂运转着,该怎么做!要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半分胜算?

正在她冥思苦想时,凌小白周围被设下的结界,出现晃动,老夫人眸光一冷,脚下一转,朝地上冲去,想要阻止云井辰破除结界。

凌若夕怎会让她轻易得逞?不顾重伤的身体,挥出袖中柳叶刀,刀刃叮叮当当砸在保护罩上,只堪堪让老夫人下坠的速度减缓了几秒,但对她来说,这短暂的时间已然足够,倾身而上,从左侧,挥拳出击。

她的攻击带着不惜一切的决然,甚至撤下了周身要害的保护。

老夫人眉头一蹙,她不要命的攻势,让她不得不选择躲闪。

“砰!”拳头猛然砸在保护罩上,坚硬的罩面有细碎的波动浮现,凌若夕一咬牙,再度举拳,拳头如同雨滴,疯狂的向保护罩砸了上去。

“轰轰轰!”犹如爆炸般惊天的巨响,不断从上方传下,暗水好不容易才躲开黑狼的身体,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见到凌若夕不要命的向保护罩发起攻击,他不敢拖延,立即迎头飞上,想要和她齐力出手。

两人一左一右轰砸着保护罩,似是不把它打破,誓不罢休一般。

拳头夹杂着凌厉的气势轰然落下,每一击都能在保护罩上砸出一个小小的涟漪波动,老夫人不悦的拧着眉头,神色冷若冰霜,照他们的力量继续下去,难保她的罡气罩不会被打破。

“冥顽不灵,看来,不让你们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绝望,你们不会选择放弃。”她凉凉的笑了,眼眸中寒光乍现,衣袖轻轻一抖,那层保护罩竟被她亲手解除。

就是现在!

凌若夕面色森寒,双手凝聚两团巨大的玄力,双足在空中一蹬,猛扑上前,暗水也同样在另一边发动了攻击,想要抓住这空档,合力将老夫人重伤。

左右两侧不断涌来的强悍气浪,掀得老夫人两侧的黑发上下飞扬,白色的锦缎被飓风吹得猎猎作响,她缓缓闭上双眼,体内丰盈得如同大海般的玄力,在经脉中飞速运转,身侧有朦胧的银光若隐若现,就在攻击近在咫尺时,她蓦地睁开了眼睛,银光由宽变窄,化作两道风刃,笔直的向他们二人逼去。

掌心的玄力光球与风刃瞬间撞上,甚至连一秒的抵挡也不曾有,就被其吞噬掉,凌若夕的第六感正在不断的向她发出危险的警告,她有心想要躲闪,但那风刃太近,力量太过强大,她根本无法做到有任何的动作,瞬间就被正面击中,身体轰地从空中坠落,背部着地,身下被这可怕的力量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巨坑。

浓浓的烟雾模糊了她的身影,撕心裂肺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来,她趴在地上,疼得几乎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浑身的骨头似是都被震断,除了痛,再也没有别的任何感知。

“咳咳咳。”口中不断有血泡吐出,她吃力的将身体蜷缩成一团,膝盖抵住地面,想要站起来,三千青丝凌乱的披散在身上,灰尘仆仆的衣裳,此刻几乎没一块地方是完整的,破碎得甚至能看到她的亵衣里若隐若现的躯体。

露在外边的身躯,血迹斑斑,一道道血肉模糊的伤口,不断的向地面滴落着血珠,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面容苍白似雪,每一次呼吸,五脏六腑都会疼得像是被人用刀子在搅。

只是一击,就让她重伤至此,凌若夕的心里第一次出现了颓败与苦涩,别说是救出儿子,只怕现在,她连伤到老夫人的可能也小到可怜,这战斗要怎么打?要怎么继续?

决定性的实力,绝对强大的力量,饶是凌若夕心智再坚定,此刻也深深的感觉到了一股无力的挫败感。

银光忽然化作无形,消失在云层之中,那道将凌小白隔绝的结界,在云井辰不知疲惫的玄力释放下,终于被打开,他脚下一个踉跄,体内的玄力已接近干涸,青丝被汗水打湿,粘稠的贴在脸颊两侧,顾不得理会疲软无力的身体,顾不得舒缓正在隐隐作痛的筋脉,他一把将凌小白从地上抱起,飞身想要将他带离战场。

老夫人余光瞥见云井辰的动作,眉宇间浮现了淡淡的讥讽,白色的靴子在空中轻蹬,人影突自消失,迅速逼近云井辰的身后,双手张开,两团白色的光球,在她的掌心浮现。

凌若夕好不容易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就见到这让她心跳骤停的一幕,当即失声惊呼:“小心身后。”

就算她不说,云井辰也不会忽略掉那迅猛且强悍的攻击,但他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别说是躲闪,就连飞行也不过是硬提着一口气,看看怀中面色惨白的儿子,他一咬牙,鬼斧神工般绝妙的五官略显紧绷,他不躲也不闪,似是没察觉到后方逼来的攻击似的。

他疯了?

凌若夕急得想要从地上站起来,但身体刚刚动了一下,立即牵扯到体内的伤势,双腿一软,整个人再度跌倒下去,摔得人仰马翻。

“黑狼!快救人!”拳头死死的握住地上的碎石,她拼着最后一口气,声嘶力竭的呼唤道,如今,黑狼是她仅剩的唯一希望。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从狼藉的废墟中纵身跳出,只勉强恢复了两成本体的孤狼,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云井辰,后爪猛踹向他的背脊,将他朝远处踹开,却露出了自己的背部,老夫人的攻击撞上它的背脊,黑狼浑身一僵,耳畔好似有骨头咔嚓咔嚓断裂的声响持续响起。

整个身体如同被针戳破的气球,迅速瘪了,狠狠的从半空砸向大地,生死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