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5章 最后的办法

第405章 最后的办法

云井辰借着黑狼的力量,加快了飞行的速度,他没有回头,只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黑狼拼着一死,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凌小白带离战场。

老夫人在半空中止步,冷冷的瞥了眼废墟中动也不动的小小黑点,冷哧道:“这就是想当英雄的代价,”说罢,她轻轻抬起眼皮,朝云井辰离开的方向望去,他的速度不快,毕竟,一个重伤的人还带着一个包袱,怎么可能快得起来?

“本神的祭品,怎么能让你们轻易的夺走呢?”老夫人眸光一闪,再度倾身追去,想要将云井辰击毙在此处,夺回凌小白。

她来势汹汹,速度甚至比刚才更快,更为诡异。

眼看着她的手掌就要接近云井辰,下一秒,便要将他重创,凌若夕咬着牙,扯着嗓子嘶吼道:“老夫人,你若胆敢伤他!我马上自毙在你面前!”

右手颤抖的举在头顶,指缝间夹着一根散发着森冷白光的银针,只要稍稍用力,那银针就会毫不迟疑的刺入她的天灵盖,瞬间让她断气。

老夫人挥出的手掌在下一刻收回,掌心凝聚的玄力也被她亲手挥散,她停下了追击的脚步,傲然站定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望着不远处那深坑中,正一脸绝望的女人,“你这是在威胁本神吗?”

“放他们走!”凌若夕在赌,她很早就发现了老夫人不想她死的事,虽然不知道她的命有多重要,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如今他们重伤的重伤,昏迷的昏迷,她唯一能够做的,就只剩下,替云井辰和凌小白争取逃生的时间,哪怕代价是她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老夫人不悦的沉了脸色,余光淡淡的扫过后方同样驻足不前的男人,讥笑道:“若夕,为了一个男人,丢掉宝贵的生命,你真的认为值得吗?你死了,他大可以再重新找一个女人,组建和睦美满的家庭,说不定十年、二十年后,他会遗忘掉你,甚至连你的模样,你的名字,有关于你的种种回忆,通通忘记。”

她说着这番话时的语调莫名的带着几分惆怅与感慨,似是她亲生经历过一般。

凌若夕没有被她的话说动,甚至心头不曾有过半分的动摇,仍旧是那副坚定不移的模样,“你放,还是不放?”

老夫人对她的固执感到极其恼火,要不是她还需要留着她的一条命,她怎会纵容她一次次威胁自己,一次次对自己无理呢?

周身的气压瞬间直降,空气好似也在这一刻被凝固了一般,沉重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她深深的凝视了凌若夕许久后,才冷声道:“好,本神可以放了他,不过,他和凌小白只能活一个。”

又是一道残忍的选择题摆在凌若夕的面前,要么云井辰活,要么,凌小白死。

二选一。

老夫人饶有兴味的笑着,甚至露出几分期待,“你要怎么选?”

凌若夕挣扎着从地上狼狈的站起,握着银针的手却没有丝毫的颤抖,缓缓从头顶放下,直对脖颈动脉,冰凉的针尖几乎戳入皮肤,隐隐能看到血管被戳破后渗出的一滴鲜血。

“我哪一条也不会选,放人!”她的立场极其坚定,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也要保住云井辰和凌小白二人,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灼灼光华,她冷冷的注视着老夫人,气势强悍逼人。

“凌若夕!”老夫人瞬间大怒,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她的反应让凌若夕更加笃定,她有不会让自己轻易死掉的理由,既然这条命是她的软肋,那么,她手里就握住了王牌。

嘴角缓缓划开一抹冷酷的淡笑:“老夫人,你的决定呢?反正我烂命一条,就算葬身在这里,我也值了!”

眼见银针愈发刺入脖颈,老夫人惊呼道:“住手!我答应你。”

她不能死!她可是最后的一个祭品,如果没有她身体里新鲜的血液,那么她想了一辈子,筹划了一辈子的长生不老,将在最后关头失败,这种结果老夫人不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反正那凌小白的血液已被她抽空大半,至于云井辰,不过是个还未跨入神阶的蝼蚁,就算放走了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凌若夕悄悄在心头松了口气,她用眼神示意不远处驻足的男人快点离开,云井辰犹豫了数秒,终是抱着儿子飞身消失在了山脉间的大火之中,几个起落后,身影逐渐化作一个小小的黑点,不见了影踪。

老夫人讥笑一声,神色说不出的讽刺:“凌若夕,你看,这就是你用命想要保护的男人,最后关头,他不也把你舍弃了吗?”

多么可笑,他的誓言还在耳畔,但在生命攸关的时刻,他的选择也如同天底下成千上万的懦夫那般,选择了牺牲自己的爱人,苟且偷生。

凌若夕并没有被她的话激怒,反而扬唇笑了:“他如果选择留下来,才会真的让我失望。”

她了解他,一如他了解她一样,他很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儿子的安危,至于她的性命,除非她愿意丢掉,否则,谁也取不走。

“你还冥顽不灵吗?”老夫人对她的固执分外不满,事实就摆在眼前,她居然还在自欺欺人?“凌若夕,你被他抛弃了,这是事实。”

“就算是,那又怎么样?”凌若夕不愿同她争论,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老夫人顿时语结,她难道不该伤心不该难过吗?为什么却一副仿佛胜利者的姿态?被心爱的男人抛弃在战场,她为什么却连一点痛苦也没有?

老夫人猜不透凌若夕的心思,她无法理解,更无法感同身受,在她看来,这女人根本是傻子,是傻到不能再傻的笨蛋!

“你的要求,本神答应了,现在废掉你的修为。”老夫人转眼间就将疑惑压在了心底,冷声命令道。

凌若夕眸光一颤,在她冰冷的目光下,却没有任何动作。

“怎么,你想反悔吗?”老夫人面色微微一沉,体内丰盈的玄力蓄势待发,身影缓慢地从半空中降落在地上,她迈开双腿,一步一步极其缓慢的靠近坑中,每一步,都会让空气里那股强悍的威压加重少许。

凌若夕深深拧起眉头,如今的她仅仅是站立,就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在这股巨山般雄浑、沉重的压力下,她的身体僵硬如石,一滴滴冷汗顺着面颊滑落到衣衫中。

“咳咳咳,凌姑娘……”暗水虚弱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的废墟里传出,方才的反噬,让他陷入了短暂的昏迷,直到现在,才勉强清醒过来。

凌若夕转动着眼眸,在那遍地的废墟中,暗水摇摇晃晃的身影,逐渐站了起来,她冲他眨了眨眼睛,无声的交代着什么。

接受到眼波的暗水先是一怔,然后面露一丝惊愕,一丝挣扎,“姑娘……”

照我的话去做!

薄唇无声的蠕动几下,作为她一手调教出的尖刀部队队长,解读唇语,是其中的一项本事。

暗水咬了咬牙,犹豫了半响,终是在凌若夕的固执下,选择了妥协,他点点头,拖着破破烂烂的躯体,缓慢地向旁边挪动着脚步。

老夫人自视甚高,即使看见暗水的举动,也未曾放在心上,在她看来,不论这男人还有什么小把戏,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脚步停在深坑边缘,她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坑中气息冷峻的女人,“凌若夕,你是想让本神亲自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只有废除她的修为,她的计划才能成功。

“你不是实力高强吗?我不过区区地玄巅峰,就算让我留下修为,对你来说也无所谓吧?还是说,你害怕我?”凌若夕冷静的反问道,余光却始终注意着暗水的一举一动,快点!再快点!心底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催促着,叫嚷着。

暗水的伤势不比她轻多少,哪怕是挪动一步,也同光着脚踩在铁砧上没什么两样,每一步他都走得如履薄冰,冷汗连连。

“害怕?”老夫人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讽刺的大笑出声:“别说一个你,就算你们三人一起上,本神也不曾放在眼里。”

“那我废不废掉修为又有什么差别?”凌若夕沉声问道,语调带着些许挑衅,这是最拙劣的激将法,但对付心高气傲的家伙,却是最管用的。

老夫人笑了笑,“好,本神就让你带着这身所学,心甘情愿成为本神的祭品。”

说罢,左手凌空举起,五指成爪,一股庞大的吸力从掌心迸射出来,朝凌若夕袭去。

这股吸力太过强悍,即使凌若夕用尽了一身的力气,也无法抵挡住向前缓慢滑行的速度,双腿慢悠悠的在地面前进着,墨发翻飞,在这股吸力的作用下,她的面颊正在不自觉的上下**。

暗水根本不敢看那方的情况,好不容易走到废墟旁,膝盖一软,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双手颤抖的探入衣襟,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火折子,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将火折子里跳窜的火星吹燃,随后,紧抿着唇瓣,靠近地上那条早就放置好的引线,准备引爆埋在这整个山巅四周的炸药。

“滋滋!滋滋滋!”细碎的焚烧声,传入老夫人的耳膜,她眸光一颤,警觉的朝暗水的方向看去。

凌若夕心头顿时一紧,一咬牙,用力将身体砸向她,想要以这样的方式模糊她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老夫人的注意力瞬间拉了回来,她脚下一闪,避开了凌若夕冲来的身体,任由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上,无动于衷。

“这是你最后的反抗吗?”靴子重重踩在她的背脊上,腰肢半弯着,手肘抵住膝盖,她得意洋洋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