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6章 就算是神也得跪!

第406章 就算是神也得跪!

凌若夕胸口窒闷,背部被她狠狠的踩中,五脏六腑似是被挤压一般,生生的疼,她紧咬着牙关,嘴角颤抖的扬起一抹讥笑:“是又怎么样?我这个人,哪怕是死,也要在临死前,拖一个垫背的!”

什么意思?老夫人被她忽然间绽放出的明媚笑容迷惑,心里升起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安,她刚要飞身退开,小腿却被凌若夕狠狠抱住,明明身体疼得完全使不上劲,可她却抱着必死的觉悟,强撑着一口气,不让她撤退。

就算要死,至少也要把这个害得她的兄弟一一惨死,害得她的儿子遭受非人折磨的人,带着一起,共赴黄泉!

人在抱着必死的信念时,是最勇敢,也是最英勇的,老夫人想要一脚将她踹开,但不论她怎样踢打,凌若夕始终不肯松开手,口中不断有鲜血喷出,可她嘴角那抹笑,却一直没有消失,笑得老夫人心底发怵,笑得她头皮阵阵发麻。

“你……”她究竟在盘算些什么?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齐声的爆炸声,直冲云霄,大地在颤动,轰塌的房屋再度深陷,一条条裂痕将这大地分割成无数块。

老夫人被爆炸的气浪重伤,后背火辣辣的痛,一口鲜血噗地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她猛地朝四周望去,但除了这汪洋火海,别的她什么也没能看见。

眼所能看到的,是大片大片正在焚烧的火焰,温度高得好似沸水,只是站在这火墙中,就有种快要被烤熟的错觉。

“你居然还有埋伏?”老夫人怒不可遏的惊呼一道,再也顾不得留情,手掌砰地砸在凌若夕的肩头,肩胛骨咔嚓一声彻底断裂,抱住她小腿的手臂,无力的松开了。

就在她刚准备脱身从这火墙中突围时,脚踝上,竟有一阵剧痛传来,她蓦地垂头看去,凌若夕竟张口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脚踝。

“找死!!”什么长生不老,什么青春永驻,如果连命也保不住,她还追求这些做什么?情急之下,老夫人挥出的攻击再没有半分的收敛,似是要把凌若夕给击毙。

凌厉的掌风迎头落下,凌若夕不躲也不闪,耳畔是此起彼伏的轰炸声,以及房屋接二连三倒塌的隆隆巨响,她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能够在临死前拉着敌人陪葬,值了!

在最后关头,她脑海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砰!”一声钝钝巨响,忽然从她的头顶上传来,凌若夕并没有感觉到被击中的真实滋味,错愕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抹白色的人影,凌乱褶皱的衣襟被大火烧得处处是黑色的碳屑,如瀑的青丝早已被火星烧焦,面容憔悴且苍白,但那双邪肆的眼眸,此刻却荡漾着浓浓的暖意。

是他……

凌若夕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的,但能够在临死前,最后看一眼他的样子,对她来说,已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了。

嘴角缓缓弯起一抹恬静、淡雅的浅笑,可下一秒,她便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搂在了怀中,身体忽然悬空,她甚至无法反应,就被人抱着冲出了火墙,熊熊燃烧的大火,未曾让她伤到分毫,所有的火焰都被他阻挡住,她唯一所能看见的,是他坚定的面容,是他带着同生共死觉悟的眼神。

心像是被抛入了蜜罐中一般,暖暖的,甜甜的。

云井辰飞奔出火墙的包围圈,双足在地面用力一蹬,整个人凌空跃起,飞上了虚空,脚下是绵延不绝的火焰,整座山脉,几乎被这大火团团围住,漫山遍野全是火海。

“你怎么回来了?”直到远离了大火后,凌若夕这才猛地回过神来,急切的问道。

云井辰只笑而不语,他的臂膀犹如钳子,紧紧的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

“老夫人她……”见他不肯回答,凌若夕转眼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下方,被火焰包围住的敌人身上,在那炽热滚烫的火焰中,隐隐能看到最中央的地带,有一道白色的结界,老夫人被死死的困在结界中,无法逃脱,只能任由那烈火焚身。

她声嘶力竭的惨叫声,源源不断的从结界里传了出来,白色的长纱被大火烧成灰烬,那张貌美如花的容颜,被烈火融化成为了岩浆,模样甚是可怕。

凌若夕却连眼也没眨,始终盯着结界,不放过里边任何的动静,直到那满地打滚的人影彻底被火光吞没,直到她的惨叫声逐渐消失,直到属于老夫人的气息,在这天地间化作虚无,她紧绷的神经,这才终于放松下来。

“卧槽!”后方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凌若夕立即抬眸看去,只见暗水灰尘仆仆的被幻化出本体的黑狼驮在背上,虽然模样十分狼狈,但看上去并没有受到十分严重的伤害。

“吓死我了,还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暗水一边嘀咕着,一边软若无骨的趴在黑狼的背部,一张黑乎乎的面颊,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只那双含着庆幸与后怕的眼睛,分外耀眼。

黑狼伤得不轻,如今还要驼一个人,可想而知,对它来说有多吃力,身体时不时下坠,又艰难的朝上爬行,暗水总有种一颗心忽上忽下的不安感觉,唯恐它啥时候双腿一软,自己就掉入了这大火里,提前去黄泉路上和兄弟们做伴了。

“大哥,我的好大哥,你可悠着点,我还年轻,暂时还不想提前见阎王。”暗水不住的在黑狼的耳畔嘟嚷着,或许是他的祈祷起到了作用,黑狼的身体逐渐恢复平衡,在空中停靠下来。

“小白呢?”解决了老夫人,凌若夕甚至未曾休息,直接问起了小白的行踪。

云井辰沉默了半响,不知是不是凌若夕的错觉,她总觉得现在的他似乎在极力强忍着什么,眼底滑过一丝狐疑,她刚想翻身从他的怀里退出来,谁料,却被他再次紧抱住。

“少儿不宜啊。”暗水一边调整内息,一边看着前方楼成一团的男女,调侃道。

云井辰一言不发,抱着怀里的佳人,纵身一跃,朝山脉下飞奔而去,凛凛的狂风,夹杂着烧焦的味道,不断的喷打在凌若夕的面颊上,让她情不自禁的眯起了双眼,放松身体,窝在他的怀里。

顺着来时的路迅速离开结界,在结界外围的安全地带,云井辰也未曾减缓飞行的速度,直到一路飞奔出数百米,在远处一个空旷的地带,他才旋身降落,刚落地,凌若夕就强撑着身体,挣扎着从他的怀抱中退了出来,目光迅速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小白人呢?”

云井辰指了指不远处的大石头,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凌若夕立即抬脚走了过去,不出意料的,在大石后见到了昏迷不醒的儿子。

她缓缓蹲下身,手指颤抖的探了探凌小白的鼻息,虽然呼吸十分微弱,但好在还一丝尚存,心头堆积多日的大石总算在此刻落了下来,她长长舒了口气,手指握上凌小白的脉搏,替他诊断身体情况。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她的脸色也变得愈发难看,“失血过多,需要立即输血。”

这种情况在现代极其常见,任何一家大型医院里,都备有足够多的血液,进行急治,但在这里,没有工具,没有相配的血型和血液库存,替他输血就变成了一项足够麻烦的工程。

“我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替他输血,我是他的亲生母亲,我的血和他一定匹配。”凌若夕头也不抬的说道,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安慰一旁的云井辰和暗水,话音刚落,忽然,背后传来一股凌厉的掌风,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她心头的警铃瞬间大响,她甚至来不及戒备,下一秒,后颈就传来了闷痛,眼前一黑,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朝地面倒了下去,跌入了一个异常熟悉的怀抱中。

暗水愕然的看着云井辰打晕凌若夕的举动,目光有些呆滞:“你这是干什么?”

他挣扎着从黑狼的背上翻下身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好不容易把外敌解决,他怎么搞起内讧来了?

云井辰半跪在地上,手指轻轻将凌若夕面颊上散落的秀发拨开,被火焰熏染得略显黑沉的面容,浮现了极致的温柔,他俯下身,嘴唇轻轻凑近凌若夕的额头,虔诚的落下了一个深吻。

暗水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的心里竟有些发酸,有种想要掉眼泪的冲动。

黑狼无法再支撑本体,很快就恢复了平日里小小的毛球模样,它有气无力的冲着云井辰叫嚷了几声。

云井辰却连正眼也没向他们投来,利落的点住凌若夕的昏睡穴,然后,拂袖起身,刚刚站稳,身体便不自觉踉跄了一下。

“你受伤了!”暗水这才注意到他的背部被炸药炸得血肉模糊的伤口,呼吸一滞,回头望去,他来时的道路上,可不是滴满了满地的血珠吗?

次奥!这男人居然带着这么严重的伤势,一路抱着凌姑娘过来?他不要命了吗?

“带上小白,去附近最近的城市。”云井辰亲手将凌若夕抱起,哑声吩咐道,声线略带颤抖,仅仅只是交代这么一句话,就让他眼前出现了一阵眩晕。

压抑许久的内伤,被老夫人最后那一掌引出,再加上爆炸的冲击,此时的他,几乎只剩下半条命。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能够保持清醒,不过是心底还有一抹执念在支撑着罢了。

经脉被玄力反噬,几乎全部断裂,丹田更是被震伤,这样的伤势,就算鬼医还活着,只怕也难让他恢复正常。

但至少,他还有可以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黑狼一口吞下暗水递来的灵药,勉强再次幻化出本体,驮着他们,朝附近最近的城市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