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7章 最后一件事

第407章 最后一件事

神殿的颠覆,并未在这片大陆上传开,虽然塔斯克城的全灭,轰动天下,但时间一长,百姓们仍旧是该做什么做什么,他们坚信,他们信仰的光明神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恶魔。

黑狼在这热闹的城镇角落里将云井辰放下,身体急速缩小,此时的它气息愈发虚弱,仿佛随时会断气一般。

云井辰冲进一间药堂,用武力将这里征用,不仅如此,他还逼迫药堂里的大夫和药童,替他打下手,将凌若夕妥善的安置在后院的一间卧房后,他拖着沉重不堪的身体,进入了凌小白临时安置的房间。

床榻上,凌小白气若游丝的昏迷着,胸口若有似无的起伏,象征着他此刻濒临危险的处境,曾经红扑扑的小脸,此刻苍白如雪,嘴唇干裂,拨开衣裳,胸口那还未结痂的深刻伤痕,映入眼帘。

云井辰看得心头一疼,眸光愈发冷了。

“这位大……大人,你到底想做什么?”被迫待在房间里的大夫,战战兢兢的问道,他们今儿才刚开门营业,这帮人就冲了进来,将他们制服,并且还强行霸占了这里。

他原本以为他们是求财,但没想到,他们却对金银珠宝置之不理,反而要求他们在屋子里守着。

“替他换血。”云井辰卷起袖口,露出了那被火烧得染上黑色污渍的臂膀,咬牙吩咐道。

“什么?”大夫吓得双眼险些脱窗,“换!换血?”

“让你做就做。”暗水服食了治疗内伤的灵药,此刻勉强恢复了一丝力气,至少气势是回来了。

他凌厉的呵斥,让大夫和药童们吓得赶紧闭嘴,这男人的气势太过凛冽,让他们连反抗的勇气也没有。

“怎么做?”云井辰侧身坐在床沿,深沉的目光扫过后方战战兢兢的大夫,只一眼,就让这普通的老头双腿打颤,险些吓得跪倒下去。

“我,我,我。”他结结巴巴半天,也没能捋直舌头。

云井辰面色微冷,“快点动手。”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仅仅是坚持住清醒,就已让他力竭。

他不能倒,至少在目前,还不能倒下!

在他的催促中,大夫强压住内心的害怕与恐慌,哆嗦着双腿走上前,交代药童取来了匕首以及换血需要的简单准备。

暗水眼睁睁看着被烛火烧得发烫的锋利刀刃割破他的手腕,心尖忍不住一阵酸涩,忍不住从屋内走了出来,将房门轻轻带上,面色疲惫的站在外边。

夕阳西下,房间里没有半分动静传出,诡异的安静氛围,让人的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暗水焦急的在屋外来回踱步,好几次,还溜到隔壁,去看看凌若夕的情况,只要她稍有转醒的征兆,立即点住她的昏睡穴,让她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夜色四合,微凉的月光从头顶上笔直的倾洒而下,那扇紧闭了一整天的房门,吱嘎一声缓缓开启,暗水迅速扭头,却在看清那抹虚弱的倚靠在床头,浑身软若无骨的男人时,捂住嘴惊呼:“天!”

三千华发丛生,雪白的发丝如同丝绸,垂落在他的背部,峻拔的身影略显萧条,那苍白得毫无半分血色的容颜,憔悴、虚弱,甚至有些透明。

“情况怎么样?”他一把拽住神色疲惫的大夫,恶声恶气的问道。

大夫猛地吓了一跳,来不及擦拭掉脸上的凉汗,忙道:“还,还行!小孩的情况基本上稳定下来,不过……”他迟疑的看了眼云井辰,有些欲言又止。

这个男人的情况他并不清楚,在为他做过简单的包扎后,他就不允许自己近身了。

暗水深深拧起眉头,挤开大夫,一脚跨入房中,钝钝的脚步缓慢地走到云井辰身后,唇瓣微微抿紧:“云公子,小少爷的情况已经平复,你是不是该休息了?”

他的伤势,他的身体,此刻绝对是虚弱至极,再不休养生息,就算他实力再强,也抗不住啊。

云井辰古井无波的黑眸微微闪了闪,双手撑住膝盖,想要起身,但疲软的身躯,却连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上身微微摇晃了几下,险些栽倒,好在暗水眼疾手快的将他搀扶住,眼底迅速掠过一丝不忍。

自从见过云井辰第一面后,他的强势就已深入人心,暗水何时见到过他这副狼狈的模样?尤其是那飘舞的雪白发丝,着实让人忍不住心疼,忍不住心里泛酸。

“本尊去看看她。”云井辰挣脱开他的手臂,牙齿在下唇上咬出了一块泛白的齿印,他强撑着一口气,艰难的挪动着蹒跚的步伐,一步一步缓慢朝房门口走去,每一步都走得如履薄冰。

背脊笔挺如松柏,但仔细看,仍旧能够发现他那微微颤抖的双肩。

暗水刚想跟上去,却被他呵斥:“你留在这里,本尊想单独和她说话。”

刚迈开的步伐骤然停在原地,暗水糯糯的点点头,哪里敢在这个时候违背云井辰的意愿?只能目送他一步一步缓缓离开,直到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屋外,他才拧着眉头,幽幽叹了口气:“这下子,凌姑娘要是醒来,该怎么解释?”

他居然打晕了凌姑娘,还亲自为小少爷换血,虽然这种事在旁人眼中,极其感动,但难保凌姑娘不会发火啊,想到凌若夕层出不穷的凌厉手段,暗水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寒颤。

手掌颤抖的将房门推开,漆黑的房间,只有窸窸窣窣从窗外投入的月光,为这间屋子带来淡淡的光线,云井辰缓慢的靠近床榻,那抹熟悉到刻骨铭心的人影,此刻正安静的躺在**,眉目静好,神色寡淡。

他扬唇轻笑,浑身的疲惫与疼痛,仿佛在见到她的这一刻,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满满的幸福与甜蜜。

“若夕。”他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眸光专注,似是要将她的身影死死的刻在心里,微凉的指尖,滑过她的眉宇,拂过她的面颊,动作极致温柔,甚至十分的小心翼翼。

“小白他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手指缓缓触碰上她的脉搏,在查探了一番她体内的情况后,云井辰眼底闪过一丝决绝,仿佛在这一刻,做了什么决定一般。

很快,房间里就传出极其强大的玄力波动,隔壁屋的暗水脚下一个健步,立马冲了出来,却被那庞大的气浪,阻隔在屋外,根本无法靠近这间屋子半步。

“次奥!这男人是在找死吗?”他的伤势怎么可以再继续催动玄力?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暗水急得不停的在原地打转,好几次想要强行冲进去,都被那层保护罩给弹了回来,心头愈发焦急。

玄力的波动并不平稳,时而迅猛,时而虚弱,这不正代表着云井辰不乐观的身体情况吗?

暗水用力扯了扯自己的头发,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色也愈发的沉了。

清晨,第一抹阳光划破浓浓的白雾,这座沉睡的城市,再度苏醒,在屋外如同门神般站了一整晚的男人,用力揉搓着眼睛,双眼紧紧地盯住前方紧闭的房门,等待着下一秒,里面会有人走出来,那股持续了整夜的玄力波动,此刻逐渐恢复平静,看样子,应该是结束了。

就在他左等右等之际,里头忽然有细碎的声响传出,暗水一咬牙,立即撞门进去,被撞开的房门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尘埃滚滚,他保持住身体的平衡,眼睛飞速将屋内的情况扫视了一圈,除了仍处于昏睡的女人,屋子里哪里还有别的人的影子?

卧槽!人不见了?

暗水吓得瞠目结舌,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这怎么可能?

他完全没有感觉到有敌人的入侵,那唯一的解释就只剩下……目光在大开的窗户上停下,他凝眉深思道:“难道是他自己跑掉了吗?”

可是,为什么呢?好不容易救出了小少爷,他干嘛要在这种时候独自离开?

暗水无法理解云井辰的想法,更不知道现在这种局面他该怎么做,妈蛋!凌姑娘要是醒了,可不得扒掉他一身皮吗?

“该死!”暗水抬手狠狠拍了自己的脑门一把,“不行,我得去把人给找回来。”

试想,这云井辰重伤在身,能跑多远?但暗水显然忘记了,他的情况也不见得有多乐观,刚想提气,丹田立即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他好不容易才恢复的红润面容,迅速煞白,一滴冷汗顺着面颊砸落在地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无法催动玄力,找人的工作变得异常艰难,这间药铺被他们临时征用,如果不随时守在这里,难保大夫和药童们,不会抓住机会向人求救,暗水是左右两难,最后,只能把刚刚恢复少许力气的黑狼给派出去,满城寻找云井辰的踪影,自己则留在药铺中,负责保护凌若夕母子俩的安全。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但黑狼一整天的寻找,却是连云井辰的影子也没能见到,回来时,它愁眉不展,浑身散发着一股极低的气压,暗水无需询问,光看它这样子,就猜到必定是没有任何消息,他蹲在屋外的院子里,双手深**入发丝,“完蛋了,这下子,要是凌姑娘问起,我要怎么说?”

他居然把人给看丢了,妈蛋,绝对会被凌姑娘教训的有木有?

“什么事让你这么为难?”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异常熟悉的冷漠嗓音,暗水背脊一僵,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但好在他还没傻到选择这么做。

脑袋机械的朝后转去,脖子甚至传出了咔咔的碎响,他面如死灰的看着倚靠在房门口,脸色苍白的女人,嘴角颤抖的挤出一抹艰难的微笑:“姑……姑娘……”

完了,这下子,谁能来救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