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8章 凌小白苏醒

第408章 凌小白苏醒

安静的房间里,凌若夕披着墨色锦缎,坐在床沿,深沉的目光始终定格在凌小白的身上,仔细的查探过他的伤势后,她就一直是这副沉默不语的模样,暗水一脸欲言又止的站在她身后,嘴唇动了好几次,愣是一个字也没挤出来。

凌若夕体贴的为凌小白掖了掖被角,她身上散发出的冷冽气势让暗水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他心虚啊!眼睁睁看着云井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失踪,还跳窗逃走,他满心的愧疚,哪儿还敢说什么。

神经高度紧绷,一滴滴冷汗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上,就在暗水琢磨着这古怪的氛围啥时候能够结束时,凌若夕总算是施舍般的开口:“把整件事原原本本复述一遍,尤其是我被打晕后的事。”

她的语调平静得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波澜,甚至难以分辨出,在她的心头,对于云井辰擅自离开这件事,到底有什么样的想法。

暗水偷偷咽了咽口水,几不可查的点点头:“昨天云公子突然出手将你敲晕,之后就吩咐我和小黑带小少爷到城里,占据了这间药铺,替小少爷换血,”说到这儿,他诡异的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是否该把云井辰在换血后一夜白头的事情说出来。

“然后?”凌若夕怎会察觉不到他的迟疑,凌厉的目光咻地刺在暗水的身上。

他冷不防打了个寒颤:“然后,然后云公子就从房间里离开,去探望你,之后我就感觉到了屋子里传出的玄力波动,本想着进去看看情况,却始终被玄力阻挡在外,等到今天早上,云公子就失踪了。”

暗水噼里啪啦连气也没换,将整件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至于那些该隐瞒的,他选择了隐瞒。

说完后,脑袋低垂着,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余光透过发丝,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凌若夕的脸色,但除了冷漠,他什么也没能看出来。

丫的!能别玩沉默是金的游戏了吗?他真心不想受到这种酷刑的折腾啊。

暗水心里愈发急了,忍不住继续说道:“凌姑娘,这事是我的错,我没能把云公子看管好……”

他自责不已,云井辰离开时的身体情况除了他本人以外,谁也不清楚,但光是想想,就能猜到,他的伤势必定极重,失血过多,内伤加身,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会扛不住啊。

“腿长在他的身上,他想离开,难道你还能阻止得了吗?”凌若夕冷冰冰的笑笑,但那笑却不达眼底,眸子冷得渗人,难以在她的眼眸中捕捉到一丝暖意。

暗水讪讪的动了动嘴角,虽然他无法理解云井辰擅自离开的决定,但以那人对凌姑娘的在乎,若不是有绝对的理由,他怎么会做出这种决定?

“凌姑娘,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是立即寻找云井辰的下落呢,还是休养生息呢?暗水将决定权交到凌若夕的手中,让她来拿主意。

“一个连招呼也不打就选择离开的男人,他要走,难道我还要大张旗鼓的把他请回来吗?”凌若夕眸光微闪,冷笑一声:“不要再找了,这片大陆如此之大,谁能猜得到他究竟藏到了什么地方。”

他要走是不是?好!既然走了,那就永远也别回来!

“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她口锋一转,将话题转移开,不愿再提起云井辰的事。

暗水心头有些奇怪,他可是看着他们俩走到一起的,要说她心里对云井辰半分在乎也没有,那是放屁!但她怎么能这么冷静呢?这种时候,她难道不该各种焦急,各种忧虑吗?

虽然心头疑惑颇多,但暗水还没傻到问出来,他定了定神,将外界这两天的情况原原本本告诉了凌若夕,神殿被灭的事,还没有传开,这片大陆的秩序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及,百姓们的生活,更是井井有条,各地的神庙,依旧每天香火鼎盛。

“是吗?”凌若夕莞尔一笑,略显苍白的面容浮现了诡异的暗色:“把神殿灭族的消息放出去,想要过安宁日子?呵,也要看看我允不允许这种事出现。”

她的山寨被彻底摧毁,这些信奉神殿的人,凭什么能得到安宁?

说她迁怒也好,说她残忍也好,她从没有否认过自己是瑕疵必报的人。

“尽快将小豆子带过来,这里就快要不太平了。”凌若夕打定主意要搅乱这一池春水。

暗水急忙点头,立即按照她的吩咐,在城镇中散播谣言,起初,百姓们嗤之以鼻,谁也没有轻信这滑稽的流言,但当神庙的使者,前去神殿拜访,讨要圣水时,他们却惊讶的发现,那块圣地,已被大火烧得寸草不生,巍峨的古堡纷纷轰塌,一具具烧焦的尸体,凌乱的丢弃在丛林深处,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尸体的身份。

直到这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那流言是真的!他们的信仰真的倒了!

无数百姓发了疯似的,涌入神庙,他们大声叫嚷着,让神庙给出一个说法,他们拒绝相信,高高在上的神殿,会被人摧毁,拒绝接受这残忍的现实。

神庙的使者想要平息百姓们的惊恐,却束手无策,神殿覆灭,圣水停止供应,很快,各座城市里,不断有毒瘾发作的百姓出现,他们的病状如出一辙,整个第二位面,宛如被层层乌云笼罩住,这里的天,塌了。

凌若夕待在药铺中,没有选择离开,虽说居住在这里是逼于无奈的选择,但现在外边乱成一团,她也只能继续待下去。

药铺中也有毒瘾发作的人出现,大夫们毫无办法,他们的症状闻所未闻,任何灵丹妙药都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在这时,凌若夕选择了出手,用帮助小豆子父亲的方法,帮助药铺中的药童们渡过难关,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感激。

没人再记得他们是以怎样强势的手段征用这里,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威胁,他们只记得她的出手相助。

在神殿覆灭后,忽然间出现了一个能为他们带来安宁的人,可想而知,这些大夫们心里有多感激,他们不清楚凌若夕的身份,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崇拜她,仰慕她。

“姑娘,这是厨房准备的饭菜。”暗水顶着一头的热汗,推开门,将托盘放在桌上,热腾腾的蒸鱼,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让人食欲大开。

“这些人也太热情了。”他摇摇头,想到自己去厨房被药童们包围的场景,有些忍俊不禁,这还是他们来到第二位面后,第一次遭受到这么热情的待遇,对暗水来说的确是一次新奇的体验。

凌若夕微微颔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小少爷今天还是没醒吗?”趁着她用膳时,暗水蹭到了床沿,探出脑袋,瞅着床榻上睡得深沉的小奶包,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脸蛋,触感极其柔软,“唔,脸色比前两天好多了。”

终于不再是那副苍白得毫无血色的模样,白里透着粉红。

“快了。”凌若夕捧着碗,吃得极快。

每次见她用膳,总让暗水有种她貌似常年饿肚子的错觉,虽然吃的速度分外迅猛,但举手投足间的利落与干脆,却别有一番风味。

“姑娘,咱们真的不去找云公子吗?他走了快十天了。”暗水冷不防突然又提起了消失不见的云井辰,凌若夕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神色浮现了一丝深沉。

“找他做什么?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将最后一口米饭吞下,她一边擦拭着嘴唇,一边问道。

暗水顿时哑然,对上她暗藏不悦的视线,耸耸肩,算他说错话了行不行?他就不该提起那个私自离开的男人。

“唔!”低不可闻的嘤咛,打破了屋子里诡异的气氛,凌若夕霍地从椅子上站起,略显激动的看向床榻。

沉睡了多日的小家伙,此刻正蹙着眉头,挣扎着想要醒来,那双紧闭的眼眸,缓缓睁开,灵动的眼睛透着些许茫然,些许迷离。

“小爷这是在哪儿?”凌小白还有些不太清醒,甚至连自己身在何方也不知道。

他迷迷茫茫的想要起身,但身体却软得使不出一丝力气,砰地一下,再度砸到了**。

“小少爷?”暗水欣喜的唤道,刚准备上前扶他一把,一道黑色的人影就从后方冲了过来,将他直挺挺的挤开,险些撞到后方的矮几上。

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尖,丫的,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的躲开,刚才绝对会被撞伤的有木有?

凌若夕深吸口气,极力控制住心头澎湃的情绪,“小白?”

熟悉的呼唤让凌小白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娘亲?”下一秒,他哇的一声嚎啕大哭,整个人撞入凌若夕的怀中,瘦弱的胳膊紧紧环住她的腰肢:“哇!娘亲!宝宝好想你!宝宝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即使平日里他表现得再老成,再成熟,但他终究只是一个小孩子,突然间被敌人抓走,又遭受到那么多的折磨,要不是凌小白从小就比旁人心智坚定,只怕早就被摧垮了。

他哭得好不可怜,眼圈红红的,不断有晶莹的泪珠落下。

暗水看得鼻尖发酸,心头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

小少爷这次可不是遭到了大难吗?不过还好,一切都过去了,他们母子俩总算是团聚了。

屋外,一抹小小的身影悄无声息的离开,屋内圆满的团圆,对回到凌若夕身边的小豆子来说,却是既高兴又难过的。

暗水偷偷离开了房间,将这个空间留给这对好不容易才团聚的母子,刚走出门,余光就瞥见了院子里孤零零蹲在墙角,神色黯然的小家伙。

他脸上绽放出的喜悦笑容不自觉收敛了几分,抬脚走上前去:“你在这儿干嘛?数蚂蚁吗?”

小豆子迅速擦掉脸上的泪痕,倔强的抬起头来:“没有,贵人你怎么出来了?”

“没办法啊,里面的气氛可不适合我这种孤家寡人。”再说,他继续留下来干嘛?当电灯泡吗?暗水可不想打扰到他们母子俩谈心,绝对会被雷劈的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