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9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第409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凌小白哭了好一阵后,才逐渐平静下来,用力吸了吸鼻子,他有些难为情的红了面颊,丫的,这次丢脸死了!他居然在娘亲面前哭得这么惨。

“哭够了?”凌若夕看也没看胸口被打湿的狼藉,挑眉凝视着眼前别扭的儿子,深邃的眸子里,有戏谑的微光闪过。

凌小白几不可查的点点头,小脑袋几乎快要垂到胸口上去,妈蛋!他没脸见人了。

“身体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地方难受?”凌若夕绝口不提他的失态,反而关心起了他的身体情况来。

凌小白暗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娘亲会一个劲的嘲笑自己,“宝宝很好,哪儿都舒服。”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不对劲呢?凌若夕莞尔一笑,“你确定?”

手指重重压了压他受伤的胸口,刚刚结痂数日的伤疤,立即传来阵阵细碎的疼痛,凌小白倒抽了一口凉气,疼得泪花直冒。

“娘亲……”丫的,他是人好不好!有痛感的好不好!凌小白心头的怨气一个劲的朝上翻涌着,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流露出来,只能撅着嘴,目光幽怨的望着凌若夕,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宛如小白兔般楚楚可怜的目光,让凌若夕心头一软,下手的力气骤然减弱了不少。

“知道疼以后还逞强吗?”他是她的儿子,在她的面前,他不需要伪装,更不需要嘴硬。

凌小白糯糯的点点头,“恩,宝宝再也不会了。”

他只是不想让娘亲太担心,不想让她为自己的事牵肠挂肚,却没想到,会挨一顿臭骂。

“对了,娘亲,咱们这是在哪儿?”凌小白忽然间反应过来,古灵精怪的将整个房间打量了一番,确定自己从没见过这里。

话说他在山寨突然被人打晕后,醒来就被关在了密室中,度过了数个不见阳光,不知时辰的岁月,后来就晕晕沉沉的,连清醒也无法保持,哪儿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方?

“你猜?”凌若夕并不着急回答他的疑问,眉梢微微一挑,示意他自己动脑子想。

凌小白觉得自己被捉弄了,嘴唇厥得都快能挂壶:“宝宝真的不知道嘛,娘亲,你快说!咱们究竟在哪儿?”

“在另一个世界。”凌若夕三言两语将两个位面的事替他普及得一清二楚,这种事完全超出了凌小白智商所能理解的范畴,他茫然的眨眨眼睛,那什么,他完全没听明白肿么破?求解释啊。

“懂了吗?”凌若夕含笑问道。

凌小白老实的摇摇头,不懂,不明白。

“……”算了,她直接放弃了行不行?凌若夕幽幽叹了口气:“总之,你只需要知道,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更不会有人再对你出手,我们很安全。”

“哦。”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这回他完全听懂了。

“那娘亲,咱们什么时候回家?宝宝想念大家了。”虽然在这陌生的地方,他感觉到了很多的新奇,可是,他心里头最牵挂的,却是那个有大家在的山寨,有冷面神绝杀叔叔,有可爱的鬼医老头,有好多好多关心他,疼爱他的长辈。

凌若夕眸光一暗,一抹冷色在她的眼底悄然闪过,“小白……”

她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迟疑,什么叫做不忍,面对着儿子期待的目光,她要如何告诉他,他的家,已经被毁了,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子。

“娘亲?”凌小白不安的唤了一声,她的神情,让他总有种不详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了。

“等你身体康复,我们就启程回去。”凌若夕终是没有把实情告诉他,轻描淡写的,就将这个话题转移开去。

凌小白乐呵呵的点头,已经开始在心里计算着回程的时间。

他到底是大病初愈,没过多久,便累了,凌若夕守着他睡下后,猫着步伐,悄悄离开了房间,刚走出门,一眼就看见了蹲在院子里一大一小的人影,眉头猛地一蹙,他们这是在干嘛?摆造型吗?

“暗水。”她沉声唤道。

正同小豆子聊人生的暗水立即站起,迎了上来:“凌姑娘。”

“去准备点清淡的食物,等小白醒来后,让他服用下去。”只有尽快调整好身体,他才能够彻底康复。

“好嘞。”暗水拍着胸口应承下来,一蹦一跳的离开了院子。

凌若夕这才将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神色不安的小男孩,比起他们分开时,他面黄肌瘦的模样,此时的小豆子,多了几分红润,连精神似乎也好了不少,她招招手,小豆子犹豫了数秒,才慢吞吞挪步走上前来。

“贵人。”即使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在他的眼中,凌若夕仍旧是在他落难时,向他伸出援手的恩人。

“在村庄里过得怎么样?适应吗?”这几日,凌若夕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凌小白的身上,甚至没有功夫同小豆子闲聊,更不曾关心过他被自己抛在山庄后的生活。

“恩。”小豆子点点头,选择性的隐瞒了,他每天都会在村庄外,等候凌若夕等人回来的事。

“贵人,里面的孩子,是您的儿子吗?”小豆子好奇的问道。

“是啊,他是我唯一的孩子。”说着这句话的凌若夕,神色温柔得一塌糊涂,冷峻的五官,分外柔和,眸光更是醉人。

小豆子忽然间有些羡慕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少爷,如果他的父母健在,他是不是也能够被他们如此疼爱?

“他的岁数和你差不多,你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凌若夕将他的失落与黯然看在眼里,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低声说道。

“真的会吗?”像他这样身份的人,真的可以和贵人的孩子成为朋友吗?小豆子既不安又期待。

凌若夕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会。”

像是在应征她的承诺一般,自从凌小白苏醒后,他就对这个和自己同龄的男孩产生了巨大的好奇,虽然还无法下地,但每天,他总要缠着小豆子,听他说有关于这个位面的事,听到神殿疯狂的信徒们所做的那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后,他忍不住愤愤不平的咒骂出声,尤其是在得知了小豆子一家人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他愈发的对这个小伙伴感到同情。

“娘亲,咱们要帮小豆子好好的出这口恶气!让那些人知道,欺负人是不对的。”凌小白靠在床头,小拳头不停的朝头顶上挥舞着,咬着牙狠声说道。

丫的,什么神殿!居然对他们的信徒这么心狠,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他们尊敬。

在小孩子的世界观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对与错永远是两个世界。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凌若夕饶有兴味的眯起眼,一边替他搅拌着碗里的米粥,一边问道。

“唔,宝宝得好好想一想。”凌小白故作老成的用手掌托住腮帮,思考着究竟是该在这些所谓的神使碗里下巴豆呢,还是趁着晚上,给他们套上麻袋,好好的暴揍一顿。

凌若夕也不打扰他,好整以暇的倚靠在椅背上。

半响后,凌小白眸光一亮,“咱们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的银子搬空,用来劫富济贫,娘亲,你说这个法子好不好?”

这些人得到了这么多的香火钱,又有这么多信徒的侍奉,钱包一定鼓鼓的。

凌若夕略感意外,他这好不容易清醒,居然就开始发挥敛财的功力了?

“你确定是劫富济贫?”

凌小白轻咳了一声,“当然咯,咱们初来乍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可不是穷得叮当响吗?就该打劫这些富人,来救济咱们的钱囊。”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凌若夕无语扶额,明明是一件极其无耻的事,他究竟是怎么做到,以一脸的正气说出来的?

“儿子,你心虚吗?”凌若夕嘴角一抖,慢悠悠问道,她开始怀疑自己这几年对凌小白实施的教育是不是太过头了?不然,怎么会培养出这么一个黑芝麻包?

凌小白一脸茫然,一脸无辜的回视着她:“心虚?宝宝为什么要心虚?宝宝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啊!”

擦!的确是大实话,不过隐藏在这实话背后的,却是他那点精明的小算盘。

“哎呦,娘亲这时候就别在乎这种小事了,你说,宝宝的这个主意好不好?咱们干脆就这么干吧!替小豆子出口气。”他愤然握紧拳头,眸光异常璀璨,好似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一般。

但自己的种,凌若夕最是清楚不过,什么两肋插刀,他绝对是想到了神庙中的那些金山银山,才会这么亢奋!

“娘亲,你快说啊。”凌小白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她的回答,一时有些急了,小手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袖,目光蕴藏期盼。

“你不是急着回家吗?”这时候他不着急了?

凌小白顿时语结,但下一秒,他就理直气壮的开口:“没关系的,绝杀叔叔他们一定能够理解宝宝的做法,再说,劫富济贫,这可是大侠才会做的事,大家一定会为宝宝骄傲的。”

“我以为你会说,在打劫到银子后,会把这笔钱分给所有人。”凌若夕默默的吐槽道。

凌小白大力摇了摇头:“娘亲,你错了!咱们不能用金钱来侮辱大家的感情。”

“……”卧槽!这小子的思维要不要这么敏捷?明明是舍不得银子,居然还能给自己找到这么正经的理由?

无耻!无耻至极。

一只脚刚跨进房间的暗水,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呵呵呵,小少爷不愧是凌姑娘的种,青出于蓝啊。

“暗水,你说是吧?”凌小白一眼就瞥见了他的身影,立即将皮球踢给他。

暗水眼角直抽,尴尬的笑了两声后,才道:“大概……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