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0章 费力不讨好

第410章 费力不讨好

打着替小豆子出气的念头,凌小白异常乖巧的听从大夫的安排,调理身体,不过短短半月,他就已经恢复到能够下床活蹦乱跳的地步了,精神劲头好得不得了。

“小豆子,小豆子!”趁着天刚亮,凌小白就偷偷摸摸的跑到了小豆子的房间,站在床边,用手不停拉扯着他的手臂。

小豆子睡得浑浑噩噩,刚醒来,冷不防就看见他那张粉雕玉琢的脸庞,“啊!”

他错愕的惊呼一声,“小少爷?你怎么来了?”

为了表示对凌若夕的感激,他也学着暗水对凌小白的称呼唤他小少爷。

凌小白悄悄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你别嚷嚷,小爷好不容易才从娘亲的眼皮子底下溜出来的。”

小豆子嘴角一抽,很想提醒他,这种事完全是不可能的,恩人的实力他还不了解吗?想要瞒过她的眼睛,难如登天,但这话他也只能放在心里嘀咕,没敢说出来,“小少爷这么早你来我这儿干什么?”

“你忘了?小爷不是答应过你,会帮你报仇吗?”凌小白激动的挥了挥拳头,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座金山,哎呦,他可是早就打听过了,神庙里的宝贝数不胜数,此刻可不是正在呼唤着他去带它们回家吗?

小豆子的确听他提起过,会替自己出气,但他只当作是一句玩笑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哪里会想到,凌小白竟如此认真,心头涌上一丝感动。

“你快起来换好衣服,咱们今天就拿城里的那些坏蛋开刀。”凌小白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拍板将这件事定了下来,“小爷早就做了完整的动手计划,待会儿呢,你做先锋,去神庙里捣乱,小爷就趁乱往里面扔迷药,嘿嘿,这迷药可是小爷从暗水那儿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拿到手的,别说是人,就算是黑狼也能迷晕!只要他们一晕倒,咱们就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了。”

一想到即将到手的宝贝,凌小白亢奋得面颊红扑扑的,说不出的可爱。

“小少爷,要不咱们还是问问恩人的意见吧?”他怎么听都觉得这计划有些不妥,万一出现什么差错,他还有什么脸面对恩人?

闻言,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干嘛要告诉娘亲?娘亲早就答应过,让小爷放手去干!再说了,现在神殿那些坏蛋都倒台了,就剩下些虾兵蟹将,还有什么好怕的?”

哼哼哼,这些人居然敢绑走他,虽然没办法亲手惩治主谋,但这些帮凶,他才不会放过呢!反正他就是小孩子,有胡闹的权利。

他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小豆子心头压抑多日的仇恨,在凌小白的游说下蠢蠢欲动,他迟疑了几秒后,终是咬牙同意了他的计划。

用最快的速度更换了衣物后,两人做贼似的偷偷离开了药铺,怀揣着迷药,往神庙的方向小跑而去。

“凌姑娘,咱们不去阻止吗?”暗水无语的睨了眼院墙外幽静街道上,贼头贼脑的两个男孩,随后将目光转向房檐上慵懒坐着的女人,疑惑的问道。

早在凌小白昨天夜里向他神神秘秘的讨要迷药时,他就察觉到不妥,立即将这件事告诉了凌若夕,这才有了此刻,他们坐在这儿围观看戏的画面出现。

他不太明白,这小少爷的伤势才刚刚痊愈,凌姑娘怎么就舍得让他去找神庙的茬?不怕他被那些供奉神像的人伤害吗?

“我们如今一穷二白,兜里的银子少得可怜,既然他想要去劫富济贫,我有什么理由阻止?”凌若夕说得理直气壮,谁会傻到嫌自己的钱多?

“那咱们需不需要帮忙?”暗水口风一转,心头的战意跃跃欲试,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少得了他呢?

凌若夕慢悠悠斜睨了他一眼:“帮忙?像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去做打劫的事?”

“……”这种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真的没有说服力好么?如果连她也能称得上正直,这世上还有无耻的人吗?再说了,刚才是谁说的要劫富济贫?怎么翻脸就不承认了?一道道黑线不断的从暗水的脑门上滑落,他对凌若夕无耻而又坦然的姿态,分外无语。

“不过,你的担心倒也没错,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走吧,跟上去瞧瞧。”凌若夕纵身一跃,无声无息的跟踪在凌小白和小豆子的后边,尾随着他们的脚步,抵达了位于城市核心地带的神庙。

巍峨的殿宇纯白无暇,站在门口,一眼就能见到那座栩栩如生的石像正静静的矗立在寺庙的大厅,但比起初次进入神庙时的场景,此时的神庙,却少了几分庄重,少了几分香火味,随处可见被推到的桌椅、瓜果,地上更是堆满了百姓们投掷的蔬菜。

神殿的毁灭,让百姓们疯了、傻了,被毒瘾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他们,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在了神庙上,曾经他们有多尊敬光明神,如今,他们就有多痛恨。

现在谁不知道,他们的病情正是因为神殿派发的圣水引起的?

神庙里空无一人,那些供奉石像的守护者们,早就已经离开了,没有了神殿作为后盾,他们的存在只会成为百姓们发泄愤怒的靶子,人都是自私的,谁也不想轻易丢掉性命。

空荡荡的寺庙,没有半分人气,凌小白原本还以为有自己展现威风的机会,哪儿会想到,这里竟连一个敌人也没有。

他失落的瘪了瘪嘴:“切!还以为这次小爷能好好表现表现呢。”

小豆子皮笑肉不笑的动了动嘴角,凌小白的失落太明显,让他想忽视也难。

“小少爷,咱们现在还要继续实施你的计划吗?”

凌小白白了他一样,鼻腔里发出几声哼哼声:“人都跑光了,里面怎么可能还留有值钱的宝贝?”

枉费他这些天来这么激动,没想到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要不,我们进去瞧瞧?”小豆子不愿他这般失望,小心翼翼的提议道。

“好吧,反正来都来了,说不定还能剩点什么小东西。”凌小白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丫的!他幼小的心灵承受不住这么严重的打击,有木有?不过好在老天爷还是眷恋他的,在神庙的守护者离开时,走得十分匆忙,倒是有不少小物件留下,这些物件大多是平日里百姓们拿来供奉石像的,什么白玉项链,什么翡翠耳环,数不胜数,凌小白将整个寺庙几乎翻了个底朝天,身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璀璨饰品,离开时,他还不忘将石像前百姓们用来扔香火钱的木箱子抱在怀里,轻轻摇了摇,当他听见里边传出的银子碰撞的细碎声响后,他黑沉沉的脸色总算是由阴转晴。

小豆子见他抱得极其吃力,急忙伸出手想要帮忙,却被凌小白侧身避开,他义正严词的开口:“娘亲说过,自己的事自己做,这点东西难不倒小爷。”

躲在暗处的凌若夕眉角忍不住微微一抖,他分明是不乐意把**交到别的人手里,居然好意思拿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当作理由?

暗水神色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似是在怀疑,她对凌小白的教育到底有多不正常。

小豆子单纯的以为凌小白是不愿意麻烦自己,心头对他的涵养愈发敬佩,那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凌若夕无力的揉了揉眉心,究竟是她儿子的演技太超凡,还是这小豆子太过单纯?这种一听就知道是忽悠人的借口,他居然真的相信了?

“姑娘,咱们现在是走,还是?”暗水瞧着已经打包好东西准备离开的二人,传音入密,征求着她的意见。

凌若夕眸光微闪,朝他打了个手势,两人如来时一样,化作一道残影,迅速消失在了街道的暗处。

当凌小白和小豆子满载而归时,他甚至开始琢磨要怎么躲过凌若夕的注意,将自己的财产藏好,只是,当他回到药铺所在的那条主干道,却愕然看着,斜靠在药铺门口,正冲他笑得满脸春风的女人,脚下的步伐明显顿了顿。

完蛋了!

他仿佛已经见到自己好不容易弄到的财产又一次远离他的画面,眼前一黑,竟有转身逃跑的冲动。

凌若夕嘴角的笑加深了几分,凌厉的目光刺破空气,直挺挺落在他的身上,脑海中刚刚升起的念头,在她如刀般犀利的注视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慢吞吞挪动着双腿,只恨不得这条路能再长一点,更长一点,丫的,最好永远不会出现尽头。

小豆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为什么他总觉得小少爷此时此刻的表情有些……悲壮?他勉强寻找到了一个可以形容凌小白神情的形容词。

他是在担心会受到贵人的责备吗?小豆子以为自己抓住了真相,慢吞吞走到凌若夕面前后,他率先开口:“贵人,是我带小少爷去神庙的,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不是他的错。”

他一力将责任扛下,不愿让凌小白遭到斥责,完全没有留意到,在他身后的黑芝麻包,一脸不忍直视的惨白模样。

这种话就连他这个六岁的小孩也不会相信的好么?

凌若夕挑眉轻笑,目光越过小豆子,落在后方举步维艰的儿子身上:“是这样吗?”

明明她脸上是笑着的,但凌小白却感觉到了一股寒气,他微微打了个哆嗦,舔着脸,讨好的蹭到凌若夕的跟前,小脑袋用力蹭着她的手臂:“哎呦娘亲,宝宝不是故意想要擅自离开的,宝宝是想给娘亲一个惊喜。”

丫的,为了不受到惩罚,他豁出去了!

肉疼的看了眼刚到手不久的财产,他一咬牙,稀里哗啦将身上的金银首饰通通摘下,一股脑塞到了凌若夕的怀中,反正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到最后这些东西都会被娘亲收走,还不如他自己老老实实的交出来,或许还能得到些好处。

这是凌小白在被凌若夕吭过无数次后,总结出来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