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1章 离开龙华大陆

第411章 离开龙华大陆

凌若夕残忍的将凌小白的战利品没收走,将它们变作了自己的所有物,甚至连木箱子里的香火钱,也没给他留下一丁点,凌小白惨白着一张脸,眼睁睁看着她一次次从箱子里取出银子,一次次看着那白花花的银两被她放入衣袖,心疼得似在滴血。

妈蛋!他这才叫费力不讨好有木有?明明出力的人是他,为嘛每次最大的受益者都是娘亲?这不公平!但凌小白也知道,就算他哭到眼睛也瞎了,也不可能从一只铁公鸡身上拔毛,只能将满腔的幽怨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他可怜巴巴的目光,让暗水和小豆子这两个旁观者也看得心头一阵不忍,很想替他求情,请求凌若夕对他稍微宽容一些,不过,他们俩却没这个勇气开口,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敢去挑衅她的威严的。

“别用这么幽怨的眼神盯着我,我没辜负你,更没抛弃你。”凌若夕将箱子里最后的一块铜板取了出来,随手扔到凌小白的怀中:“拿去吧,这是你的劳工费。”

次奥!他辛辛苦苦忙活了大半天,就只得到一个铜板?要不要这么吝啬?

凌小白撅着嘴,神情愈发不忿,无声控诉的目光,直勾勾盯着她,似在向她传达着自己此时此刻的悲催心情。

凌若夕却故意将他的眼神误解,略显玩味儿的挑高眉毛:“怎么,嫌少啊?那还给我。”

她迅速出手,准备将那枚铜板给抢回来。

凌小白立马将铜板紧紧握在掌心,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不!蚊子再小也是肉,宝宝不会交出来的。”

虽然这铜板不值钱,但好歹也能稍微安慰安慰他受创的心灵啊。

凌若夕无奈的耸耸肩,“你这贪财的嗜好,究竟是和谁学的?不过是一枚铜板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平时怎么亏待你了。”

暗水嘴角不自觉**了几下,那什么,这番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真心很违合,好么?小少爷这癖好,除了跟她学,还能是和谁学的?这不就是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吗?

“不,娘亲对宝宝很好,非常好。”凌小白笑得格外殷勤,眸光璀璨发亮,糯糯的嗓音,让凌若夕的心忍不住软了软,她满意的弯起嘴角,“恩,我也这么觉得。”

说罢,她抱着满怀的金银首饰,转身就朝药铺里走了进去。

凌小白彻底傻了,喂!剧情不该是这么写的吧?这种时候,她不是该感动自己的懂事和乖巧,然后立马给他一些实质性的奖励吗?为毛他就只得到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夸奖啊!

凌小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如同痴汉般,紧紧盯着凌若夕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他才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没能得到半点好处,小脸顿时暗了暗,愁眉苦脸的低垂着脑袋,那根精神抖擞的呆毛,似也在这一刻失去了生气,恹恹的弯了下来。

小豆子不安的咬住嘴唇,他挪步到暗水身侧,低声询问道:“贵人,我们是不是该上去安慰小少爷啊?”

小少爷现在看上去好难过的样子。

虽然他一点也不明白凌小白究竟在难过什么,明明他得到了贵人的表扬和称赞,不是吗?

暗水憋住笑,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到你多和他们相处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了。”这种现象是有多正常。

小豆子满脑子问号,完全没听明白他的言外之意,暗水也没有多说,追随着凌若夕的脚步,回了药铺。

用过午膳,凌小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生着闷气,小豆子焦急的在屋外来回踱步,好几次抬手想要敲门,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了,却又笨拙的害怕自己会让他更生气,几次抬手,几次放下。

另一间屋子里,凌若夕将值钱的东西放入包袱收拾好后,这才慢悠悠在椅子上坐下,捧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姑娘,如今这个位面已经大乱,老大他们的仇也报了,我们是不是该准备启程回去?”暗水进屋后,正色道,他真的不喜欢这个地方,仿佛随处都有神殿的影子,他只想快点回去,回到他们昔日的家。

他答应过老大,一旦替他们报仇后,会回到山谷,把这个消息亲口告诉他们,让他们能够安息。

“的确该做启程的准备了。”凌若夕早就动了离开的心思,“不过在走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必须要做。”

“什么事?”暗水迫不及待的问道。

“将这些矗立在所有城市中的庙宇,通通摧毁。”斩草必须除根!既然毁了他们的信仰,就必须要毁得更加彻底,一如神殿的人血洗她的山寨一样。

闻言,暗水立即露出了些许激动的神情:“好!就该这么做。”

得知了凌若夕的打算后,他立即与黑狼分工,趁夜出发,先是将附近的城市中的神庙一一摧毁,之后,再向整片大陆扩展开来,只一夜的功夫,爆炸声在这块大陆上方绵延不绝,无数百姓冲出民居,目瞪口呆的看着昔日朝拜的神圣之地变成汪洋祸害,他们疯狂的尖叫着,嘶吼着,呐喊着。

神殿的覆灭后,如今连神庙也被捣毁,他们今后要到哪儿去弄到圣水?

一夜之间,他们的希望仿佛被人残忍的剥夺,乌云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窝上,整片大陆愁云惨淡,但这一切已经与凌若夕毫不相干了。

她早就说过,所有伤害了她在乎的东西的人,都得付出代价,哪怕这些百姓十分无辜,她也不会留情。

在准备离开时,小豆子泪眼婆娑的拽住了她的衣袖,恳求道:“贵人,能带我一起走吗?”

他不清楚他们究竟要去何方,但他只知道,他得跟着他们,这里已经没有他的家了,如今他唯一的牵绊,就只剩下凌若夕一行人,如果再被他们抛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又该做什么。

“小豆子,我当初出手帮你,是另有目的的,你明白吗?”凌若夕弯下腰,目光直直望入他那双含着热泪的眼眸里,一字一字缓声说道:“在这里,你有你的朋友,有你熟悉的人,如果跟我走,你将面对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或许你在那里,会过得很不适应。”

带他回龙华大陆对凌若夕来说不难,但她不敢保证,他将来会不会为这个决定后悔,毕竟,这里即使带给了他再多的痛苦,仍旧是他生长的故乡,有着他从懂事以来的所有回忆。

小豆子固执的拽住她的衣袖,不肯松手,她说的这些道理他都明白,可是,他真的不想再被抛下了。

看出他的坚决,凌若夕无奈的叹息道:“你认真考虑过了吗?”

“恩!”小豆子重重点头,嗓音略带哽咽:“这里只会让我很痛苦,每天我睁开眼,就会回忆起爹爹遭受到的羞辱和折磨,我已经什么也没有了,贵人,求求你,不要抛下我一个人。”

凌小白不忍见自己的小伙伴哭泣,偷偷扯了扯凌若夕的衣摆:“娘亲,咱们就带上他吧。”

他好不容易才有一个看得顺眼的同龄人做朋友,心里也是不愿就这么和他分开的。

面对着两双饱含祈求与期盼的目光,凌若夕除了妥协,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那好,不过跟我走,你的身份只会是小白的书童,这样你愿意吗?”她的身边从来不留没用之人,“你要学习很多的东西,来向我证明你的价值,否则,就算我今天带你离开,他日,一旦你成为了累赘,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你。”

她的话冷漠到近乎残忍,但小豆子却连一丝的犹豫也没有,一口答应下来,“是!我不会让贵人失望的。”

只要能够跟着她,能够用余生报答她的恩情,这些条件,他都能够接受。

于是,启程离开的队伍中,便多了一个小不点,药铺的大夫们齐聚在门外,向凌若夕等人挥手道别。

出城后,黑狼立即幻化出本体,驮着众人朝沙漠的方向飞奔而去,身影跃上云层,速度奇快,清晨微凉的寒风迎面扑来,如同细碎的银针,扎得人面颊生疼。

暗水一路上有些欲言又止,似是有什么话想说,却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迟迟没有开口,总拿一种迟疑的目光,偷偷瞄着身旁盘膝修炼的女人。

他打量的视线凌若夕怎么可能察觉不到?紧闭的双眸霍地睁开,与他犹豫的目光撞上。

“你看了我大半天到底有什么话想说?”凌若夕直接问道,神色略显不悦。

凌小白和小豆子坐在后方,偷偷咬着耳朵,向他讲述着龙华大陆上的趣事,完全没关注他们这边。

暗水把心一横,咬牙问道:“凌姑娘,我们就这么走了,那云公子他……”

凌若夕眸光顿时冷了下来,周身散发的气息,冰寒且低沉。

暗水背脊一僵,懊恼的想要给自己一巴掌,妈蛋!他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那什么,凌姑娘,我就随口问问!”他急忙打着圆场,面上讪讪的,想要将这话题给糊弄过去。

凌若夕微微抿紧唇瓣,什么话也没说,神色平静得犹若一泓死水,不起波澜,更让人无法从她的脸上窥视到任何的情绪。

暗水在心头幽幽叹了口气,话说云公子都消失这么多天了,怎么看凌姑娘这样子,完全不着急啊?

这突然间的话题,让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凌若夕再度闭上眼,陷入了修炼状态,直到穿越过绵延不绝的沙漠,抵达通往龙华大陆的结界后,她这才拂袖站起。

“咦?”暗水奇怪的看了眼前方的结界,“怎么回事?这结界怎么被开启了?”

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凌若夕深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了然,嘴角扬起淡淡的弧线,“有人替我们打开了结界,还不好吗?”

说罢,她卸下玄力,率先迈入了那扭曲的旋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