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3章 他长大了

第413章 他长大了

凌小白心头一沉,他们怎么都不说话?灵动的眼睛顿时瞪圆了,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你们倒是告诉小爷啊!到底怎么了?娘亲刚才说要去祭拜,是去祭拜谁?”

大堂内一片死寂,只有凌小白不断加重的呼吸,在众人的耳畔浮现,他们要如何告诉他,山寨里的弟兄们,都死了,变作了一钵黄土,长埋地底,他们的眼睛闭上了,此生在不可能睁开。

“你们不说是不是?小爷自己去看!”凌小白重重哼了一声,拔腿就往屋外冲去,朝着二十九号山谷的方向,一路狂奔,甚至好几次在崎岖的山路上,险些被碎石扳倒,一次次踉跄,一次次站起,他的眼睛始终注视着前方,夹着着太多的恐惧,太多的不安。

穿过迂回弯曲的山道,他踉踉跄跄的顺着斜坡跑了下去,当通往山谷的那条幽静道路出现在他的眼前,凌小白脚下的步伐明显顿住,还未走入山谷,就隐隐能够听见里边传出的稀里哗啦的流水声。

他定了定神,小手不安的来回搓动着衣袖,红润的唇瓣紧抿成一条直线,犹豫半响后,才鼓起勇气,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入了山谷里。

凌若夕一席墨色锦缎,背对着山路,迎风站着,身影落寞、孤寂,在她的面前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银河瀑布,脚边是弧形的水池,瀑布上方坠落下来的水流,在水池中凝聚、汇合,最后缓缓从另一条水道流淌出山谷外。

空气略显潮湿,时不时有冰凉的水珠飞溅到她的面颊上,神色冷若冰霜。

“老大……”暗水哽咽的站在密密麻麻的黑罐前,向来带笑的脸庞,此刻只剩下浓浓的悲伤,膝盖笔直的朝地上弯下,噗通一声,跪倒下去。

“老大,兄弟们,我和凌姑娘已经将那些害死你们的人通通斩杀掉了!你们的仇,我们亲手报了!九泉之下,你们安息吧。”一滴男儿泪从他的眼角滑落出来,滴答一声,在腿边溅出无数水花,他朝着前方的黑罐,重重叩首。

凌若夕没有出声,静静地待在一旁,好似一座僵硬、石化的雕塑,面容分外冷峭。

“娘亲?暗水叔叔?”凌小白惊疑不定的喃喃声,从后方传来,凌若夕眉头一蹙,眼底一抹担忧迅速掠过,她转过身,看了眼偷偷跟过来的儿子,冲他招招手。

凌小白不愿去猜这些黑罐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他怀揣着极大的不安,一步一步朝凌若夕走近。

“他们是为了保护你,而死的。”事已至此,那些真相她也不会再隐瞒他,即使知道这个事实对凌小白来说有多残忍,有多不能接受,但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任何的情绪改变。

凌小白脸色顿时苍白如雪,错愕的瞪大眼睛:“什么?”

不!这不可能!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过,难过到想要哭,却又哭不出一滴眼泪。

“神殿的使者想要把你抓走,是他们拼死保护你,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凌若夕平静的说道,向他一点一点叙述着那一夜,在山寨中发生的一幕幕血腥画面。

这份恩情,不论是他,还是她自己,都无法回报。

凌小白红着眼眶,用力摇晃着脑袋:“不会的!娘亲,你不要骗宝宝,你说过,咱们会一起回家去看绝杀叔叔他们的,你别用这种话来吓唬宝宝好不好?”

宛如小兽泣血哀鸣般的祈求,让人听得心里发涩。

凌若夕转开目光,不愿去看他此时这副泪眼婆娑的模样。

“我不会拿这种事同你说笑。”她极其残忍的话语,将凌小白心头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打破,目光怔怔的扫过这遍地的黑罐子,嘴唇微微颤抖着,他就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说什么。

“是宝宝的错?”凌小白茫然的呢喃着,好似钻入了牛角尖,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他们才会被迫害致死?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他们此时才会静静的躺在这里?

凌若夕于心不忍,颤抖的眸光,暗藏着丝丝担忧。

“小少爷,”暗水转过身来,手指轻轻拂去眼角的泪珠,对他强笑了几下:“不是你的错,能够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小少爷和凌姑娘的安危,用一切来换取山寨的安宁,对我们来说,都是值得的,我想,老大他们也一定是这么想的,他们无怨无悔,也请小少爷不要再自责了。”

暗水柔声安慰道,他说的是大实话,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凌小白,以尖刀部队的实力,怎么可能全军覆没?如果不是誓死捍卫山寨,他们又怎会连退缩也不肯?

他是他们最疼爱的晚辈,也是他们打从心底想要保护的可爱少爷,而那里,便是他们的家,所以,为了他们,哪怕是丢掉性命,他们也心甘情愿。

凌小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似乎还没从这爆炸性的消息里回过神来,小脸上的神色不断变换,最后,他紧紧握住拳头,垂下了脑袋。

凌若夕在心头幽幽叹了口气,手掌缓缓抬起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这样的方式,无声的安慰着他。

这一关必须他自己挺过来,否则,他永远也不会真正的长大。

“娘亲,如果宝宝能够再强一些,有足够的能力自保,是不是他们就不用死了?”凌小白沉默了许久,忽然出声,似是在向凌若夕求证,又好像在问着他自己。

他自打懂事以来,见过不少尸体,甚至是死状极惨的,他也曾见到过,但独独没有一次,让他的心疼得这么厉害,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用力的捏了一把,钻心的疼。

凌若夕顿时哑然,面对凌小白的这个问题,一时间,她竟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很清楚,哪怕凌小白再强,也强不过绝杀,就算他有自保的能力,面对那样的情况,也毫无用武之地。

“他们只希望你平安无事。”凌若夕给出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深沉的目光越过凌小白,投向那一排排并列放置的黑罐子,双眼细细的眯起,绝杀,你们可以安息了,那些害死你们的人,已经下到地狱,若是有下辈子,希望还能同你们结识,再做一次兄弟!

她在心里默默的许下了承诺,随后,深吸口气,准备离开山谷。

凌小白却安静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凌姑娘,这……”暗水迟疑的往他那儿看了看,欲言又止。

“让他在这里单独待着吧。”凌若夕漠然吩咐道,并没有强求凌小白和自己一同离开。

暗水一走一回头,毫不掩饰对凌小白的担忧,毕竟,小少爷还只是一个孩子。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山道上,暗水犹豫了半响,还是没忍住,出声道:“姑娘,这样对小少爷是不是太严厉了?这些事,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背负的。”

自责、愧疚,这些情绪会是一个巨大的包袱,影响他至深。

暗水自问没有读过多少书,更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他却真的为凌小白感到心疼。

凌若夕神色不变,仍旧是那副生人勿进的冷漠样子:“绝杀他们是为他而死,这是事实,他必须要接受。”

作为被保护的人,这份恩情,他得时时刻刻记在心里,只有这样,才不会枉费那些因他而牺牲的生命。

“可是……”暗水总觉得她太着急了,就算要教导小少爷,要告诉他这些事,也不急于现在啊,“姑娘,小少爷他毕竟只有六岁。”

“可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做责任,什么叫做生存。”凌若夕斩钉截铁的说道,可这话却听得暗水一头的雾水,话说如果他没有记错,貌似凌姑娘小时候是在凌府长大的吧?怎么听她的口气,好像是在那儿过着危险的日子呢?

他心里泛起了疑惑,却识趣的没有问出口。

凌若夕也不曾在这个问题上同他多谈,两人慢悠悠回到了一号山谷。

夜色渐沉,深渊地狱中,有明明灭灭的烛光闪烁,各个山谷中的主人,纷纷聚集到一号山谷里,为凌若夕和暗水办着接风宴。

气氛热热闹闹,到处是欢声笑语,但暗水的兴致却不怎么高,目光不止一次从山谷外的屏障旁扫过,却始终没有见到凌小白的身影。

都这么晚了,怎么小少爷还没有回来?

凌若夕正同男人们爽快的喝着酒,仿佛对凌小白的行踪并不在意,没人看见,她膝盖上的黑狼吧唧一下跳到了地上,一溜烟,从人群的缝隙中穿梭过去,飞奔向凌小白的所在地。

它的速度极快,没多久的功夫,就抵达了山谷外的小道,刚进去,就有一股烧纸的味道,随风飘来,黑狼忍不住揉了揉鼻尖,小少爷这是在里边玩火吗?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可等到他真的看清山谷内的场景时,它却真的愣了。

漫天飞舞的白色冥纸,在风中打着旋儿,如同一片片落叶,凋零落下。

在那一排排的黑罐子前,是滋滋燃烧的火焰,一道小小的人影,此刻正跪在地上,低垂着头,机械的往天空中撒着钱纸。

“吱吱?”次奥!大晚上的,你这是在干嘛?黑狼大声叫嚷道,毛球般大小的身躯蹭到了凌小白身边。

他却不为所动,肉嘟嘟的双手,此刻早已被灰尘沾满,红通的火焰将他的面容映照得晦暗不明。

黑狼叫了两声,就不敢再继续了,只因为,它能感觉到现在的小少爷,和平日有些不大一样,多了几分属于男人的坚毅与理智,少了几分稚气。

“小黑,你知道吗?小爷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真的有很多的人,在乎着小爷的安危,”他自嘲的笑笑,很难想象这种表情居然会是从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脸上浮现的,“小爷要好好的修炼,要做人上人,做谁也不能欺负的强者,小爷再也不要看到有人为了小爷牺牲,再也不要。”

这夜,他稚嫩却又坚定的誓言,在夜幕下徘徊了许久,余音在山谷里环绕着,久久不曾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