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4章 想要做她的人

第414章 想要做她的人

凌小白的反常只持续了一夜,第二天,当凌若夕从宿醉中清醒,他就懂事的端着水盆,推门走进了屋子,小手用力拧干毛巾,递到她面前:“娘亲,擦脸。

活灵活现的小脸上绽放着朝阳般明媚的笑靥,凌若夕略感错愕,他的反应会不会太正常了?大清早就冲自己露出一副春风得意的表情是在闹哪样?

“昨天睡得还好么?”明明是关心的话语,但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愣是多了几分冷漠与生硬。

凌小白早就习惯了她别扭的关切,愉快的笑着:“恩!宝宝睡得可舒服了。”

看样子,他似乎并没有受到绝杀等人牺牲这件事的影响,至少表面上来看的确是这样。

“对了,娘亲,宝宝怎么一直没见到坏蛋?”凌小白冷不防问道,小脸写满了疑惑,似乎自从他醒来后,就一直没见到云井辰的人影,该不会他趁着娘亲对战强敌时,临阵脱逃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他绝对会亲口咬死他。

凌小白凶神恶煞的磨了磨牙,如果云井辰此刻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用怀疑,他绝对会扑上去,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欺负他的娘亲,会得到怎样的下场。

凌若夕擦脸的动作几不可查的顿了顿,瓮声瓮气的说道:“他走了。”

没头没尾的三个字,落在凌小白的耳里,让他顿时误会了,“什么?他真的抛下娘亲一个人,临阵脱逃?”

他的脑洞会不会开得太大了些?凌若夕嘴角一抖,一把将毛巾扔开,手指用力拽了拽他头顶上的那戳呆毛:“我有说他是站前逃走的吗?人家是无名英雄,做了好事,就偷偷逃走,不愿接受咱们的感激。”

云井辰为什么逃跑,凌若夕这几天在暗地里早就琢磨得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身体出现了异常情况,他绝对不会偷偷离开,甚至打晕她,把换血的工作做完,并且替她将体内堵塞的经脉打通。

想到云井辰做好事不留名的英勇举动,凌若夕冷峻的面容浮现了一丝讥诮,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男人还有当英雄的潜质?

凌小白悄悄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朝房门口挪动了几步,随时准备撒丫子逃跑,谁让娘亲此刻的表情太可怕,他害怕会被她无辜的迁怒啊,早知道就不该提起那个坏蛋的。

“你躲什么?凌若夕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眸光一寒,冷声问道。

凌小白讪讪的笑笑,“哎呦,人家哪有躲?人家只不过是腿痒,真的!”

他故作纯良的点点头,用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嘴里所说的都是实话。

凌若夕眼角一抽,难得理会这时不时抽风的儿子,“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很多天没有训练了?”

“啊?”她突然间提起这件事,打得凌小白措手不及,卧槽!好歹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啊,“那什么,娘亲,其实,宝宝觉得身体还有一点不舒服,要不……”

“哪儿不舒服?我给你治治。”凌若夕啪啪的掰着手指,指骨传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听得凌小白一阵肉疼。

他急忙用力摇晃着脑袋:“不不不,宝宝很舒服,从头到脚舒服得不得了。”

这口气,转换得倒是挺快的啊,刚才不还一副伤势严重的可怜样子吗?凌若夕冷哧了一声,“既然好了,那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是说,一段时间没有训练,你就已经忘记了基本功了?”

她太过危险的目光让凌小白浑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哪里还敢犹豫?脚下好似抹了油一般,猛地冲出房间,在院子里哼哼哈嘿的开始了一天的日常训练任务。

暗水刚用过早膳,就见到凌小白异常用功的样子,心头大为感动。

小豆子见到他这么努力,也不敢拖后退,学着凌小白的架势,跟着蹲起马步,开始打拳。

暗水看了一阵,这才伸手敲响客房的房门。

“凌姑娘,早上好啊。”他笑盈盈的说道,脸上还残留着昨夜宿醉后的微醺。

凌若夕懒懒的倚靠着木椅,“早。”

“昨儿个兄弟们商量过了,老大的仇已报,大家想着,跟你一起回山寨,把那儿当作大本营。”暗水一屁股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将大家的决定说了出来。

凌若夕微微一愣,这事她先前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老大他们最后的遗愿是为凌姑娘你抛头颅洒热血,如今他们走了,我们也该继承他们的遗志,继续为你效力,姑娘,你可别嫌弃兄弟们修为微弱啊。”暗水似笑非笑的打趣道,心里倒不担心凌若夕会看不起深渊地狱中,残留的这些人,他了解她,她不是那样的人。

“为什么要跟我去山寨?在这里,不是过得好好的吗?”她至今还记得,在带着绝杀等人离开这里时,这帮选择留下的人,是希望在这里守护住这片故乡,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改变决定?

对上她疑惑的目光,暗水定了定神,脸上玩味儿的笑也不自觉收敛了几分:“其实,大家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山寨是老大他们最后葬身的地方,也是凌姑娘你的根据地,如今你替老大报了仇,他们心里十分感激,加上你目前无人可用,所以……”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就促使这些人做出了追随她离开深渊地狱的决定。

凌若夕忍不住拧起眉头,“这是报恩?如果是这样,那大可不必,”她挥挥手,动作极其洒脱:“绝杀他们不仅仅是你们多年的同伴,也同样是我的兄弟,他们惨死,是因为我和小白,于情于理,我都会替他们讨回这笔血债。”

“凌姑娘,不管你怎么说,反正弟兄们已经决定了。”暗水自知比口才,他远不是凌若夕的对手,索性来一招先斩后奏,死皮赖脸的准备缠着她答应这件事。

“他们在这里过得很好,没有离开的必要。”凌若夕沉声说道,如今,龙华大陆上的敌人,已经所剩无几,只剩下一个曾视她做全民公敌的北宁,以及不知局势的南诏,对如今的她而言,这两个国家就算联手,也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如果只是因为她身边无人可用,导致他们要远离故乡,凌若夕不会答应。

“好吧,其实是他们想要跟着你到外边去闯闯。”暗水换了个说法,耸耸肩,脸上写着‘这次我说的是实话’几个大字。

“……”他的理由能不能再跳脱一点?

“总而言之,不管姑娘你是反对还是赞同,大家的决定都不会改变。”暗水趁机继续说道。

“随便你们了。”凌若夕被他烦到不行,最后终是松口,让这帮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反正山寨的空房还有许多,足够住下这帮人。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山谷,女眷们立即动手收拾行囊,准备远游,而男人们则聚集在一起,兴奋的议论着他们的未来。

三天后,离开的准备工作全部结束,凌若夕骑在黑狼的背部,带着众人,离开了这里,动身返回山寨。

小一安静的坐在山寨栅栏外的石头上,手掌托住腮帮,目不转睛的盯着山道的方向,自从凌若夕他们离开后,他每天都会摆出同样的姿势,在这里静等,一等就是一天。

东方家族派来的家丁,正在空地上做着卫生清洁,忽然,天空上有一道巨大的黑影缓缓接近,众人急忙聚集在一起,暗自戒备。

“那是什么?是敌人吗?”

“好像是一只魔兽?”

家丁们纷纷指着正在迅速靠近的庞然大物,暗自猜测着,那玩意儿究竟是啥。

小一却在见到那熟悉的身影时,双眼蹭地一亮,如同打开开关的电灯,璀璨夺目,他翻身跳下石头,欢天喜地的朝天空上挥手:“师姐!小少爷!”

不算太清晰的呼唤却没有逃过凌若夕的耳朵,她伸手拍了拍黑狼的背部,示意它降落,四只尖利的爪子,在空地上安稳的落下,一阵狂风以它为轴心向周围扩散开去,狂风大作,吹得人双眼几乎要睁不开了。

小一顾不得这夹杂着沙石、灰尘的飓风,小跑着冲到了暴风中心,“师姐,你们回来了?”

凌若夕利落的翻身从黑狼的背部跳下,带着淡淡暖意的目光,从头到脚将小一打量了一番,除了脸稍微瘦了一些,其它的没什么变化。

她勾唇轻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小一知道,她是在说自己留下来照看山寨的事,心里暖暖的,面上有些不好意思:“这,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他唯一能够为她做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谢谢你,山寨被你打理得很好。”凌若夕迅速的将四周的各个角落巡视过,入眼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地上不染尘埃,看得出,他必定是有用心在守护这里。

小一被她难得的夸奖弄得手足无措,白皙的耳垂,顿时红了一大截。

他真的没办法适应师姐突然间的热情啊。

“哈哈,这小子害羞了。”暗水乐得一阵大笑,跟在他身后的一大片人,也有些忍俊不禁。

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小一的面上犹如火烧,耳垂的红晕迅速扩散到面颊上,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师姐!暗水!”小一跺跺脚,恨不得找个地缝自己钻进去。

“好了,快别逗他了,小心这小子待会儿抓狂哦。”暗水乐呵呵的说道,顿时,引来了凌小白和凌若夕的白眼。

到底是谁在捉弄他啊?

说出这种话,他简直太没羞耻心了。

在山寨外谈笑了一阵后,众人才动身进入里面,凌若夕交代他们自己找房间住下,先整理行囊,自己则抬脚跨入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