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6章 卫斯理的盘算

第416章 卫斯理的盘算

当夜,凌若夕时隔多日,终于回信一封,送给小丫,不过,信里的内容却和如今这胶着的战事毫无关系,她仅仅是让她派人在这片大陆上,寻找云井辰的行踪,至于战事,绝口不提。

“叩叩叩。”房门被人从外轻轻敲响,凌若夕淡淡应了一声,单薄的身躯倚靠在木椅上,忽明忽暗的烛光,将她的面容映照得有些模糊不清,眼角周围,有淡淡的暗色阴影浮现。

“师姐,吃点宵夜吧。”小一端着热腾腾的汤圆,从屋外走了进来。

“你还没休息?”凌若夕下意识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如今已是将近紫夜,以前这种时候,小一不是老早就上榻休息了吗?

小一憨憨的笑笑,有些难为情:“我想着你刚回来,就一直在书房里忙,所以想为你做点什么事。”

他只是希望能够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她分担一些,为她付出一些。

凌若夕微微皱了下眉,黑黝黝的瞳眸倒影着小一羞涩的身影,她波澜不惊的目光,让小一有些不安,仿佛自己没穿衣服,**裸的站在她面前似的。

身体紧张的扭动了几下,捧着托盘的手,甚至出现了细微的颤抖。

“小一,你是不是一直没有忘记过那天晚上的事?”凌若夕轻声问道,语调不重,却让小一心尖猛地一颤,似是被一记大锤击中了一般。

他紧抿着唇瓣,想要摇头,想要反驳,但在她的注视下,他根本做不到!只能心虚的将脑袋垂下,长长的影子,被烛光拖曳在地上,衬得他的身影,愈发单薄。

凌若夕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不用故意做什么,也不用努力的想要证明什么,你就是你,就算没有超乎常人的身手,你也有出色的一面。”

凌若夕看得出,自从那一夜的大战后,小一就变了,这次回来后,这种感觉更甚,他像是在极力的想要证明,他对她是有用的,他不是累赘,不是包袱。

“师姐……”小一声音颤抖的唤了一句,却又不知道下一句话该说什么。

“回去休息吧,别太压抑自己,你只要记住,你是你就好。”凌若夕没有多说,有些话点到即止就行,说多了,反倒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尤其对象是一个心思敏感、细腻的少年。

小一呐呐的点了点头,恍恍惚惚的转过身,离开了,直到他的气息消失在屋外后,凌若夕才恍然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她就说好像自己忘掉了什么事,话说,他不是特意给自己送夜宵来的吗?为毛居然把食物带着一起走了?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有几不可查的苦笑泛起。

与此同时,南诏国边境七绝山山脚,空旷的土坡凹凸不平,绵延数里,南诏国的大军此时就屯扎在此处,寒风中,南诏国的旌旗迎风摇曳,营帐外,不断有来回巡视的士兵走动,火把的光晕,将整个阵营照得宛如白昼,用木头临时达成的哨岗上,彻夜有人密切关注四周的动静,全军戒严。

主帐内,卫斯理脱下了身上厚重的盔甲,在这段时间里,他的面色急速憔悴,脱下那威风凛凛的铠甲后,单薄得似乎只剩下皮包骨的身体,显得愈发羸弱。

洗漱后,他只穿了件白色亵衣,便坐在主帅的桌案后,案几上摆放着方圆数千米的详细地形图,地图上黑色的圆点,是两军屯扎的方位,南诏国的大军已经在这段时间,接连丢失掉三座城池,如今只剩下东面这处边关,还未被突破。

二十万大军只驻扎一天,就要消耗国库十分之一的银两,继续僵持下去,北宁国甚至无需一兵一卒,就能让南诏陷入绝境,尤其是现下,南诏国内苦无君主,朝纲散乱,百姓们对朝廷不信任,各地屡有暴乱发生,内忧外患,这样的局面让卫斯理焦头烂额。

他无力的揉了揉眉心,伸手将面前的地图合上,双目紧闭,身体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想要放松一下,但只要闭上眼,他就会不自觉的去想如何解决现在的局面,如何保住南诏国的江山社稷不被狼子野心的北宁吞并。

皇室无人,朝廷上要么是蠢蠢欲动,想要自立为王的大臣,要么是些墙头草,多少官员依附着他?他的每一步都不能行差踏错。

他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外患,平息战火,再向内部施压,让民间的怨气得到平息,但这话说着容易,真正要做起来,却难如登天,卫斯理想了许久,也只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以凌若夕的名声,威慑北宁!

她曾经是南诏国的皇后,甚至就连现在,她的名字仍旧不曾被南宫玉从宗碟上划去,往大了说,她还顶着南诏国国母的头衔和身份,理所应当为南诏尽一份力,但卫斯理却很清楚,自己私自动用她的名号,将她拖入这场战事中,以皇后娘娘的性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他想的就是将她引出来,只要她肯现身,哪怕是死缠烂打,他也要说服她助南诏国一臂之力。

可是,他终究算漏了一点,消息已经传出去多日,但凌若夕却还是毫无行踪,甚至连一点风声也没有。

“难道皇后娘娘真的要对南诏撒手不管吗?”他低声喃喃道,很快,就摇摇头,将这个想法压下,不!这是南诏最后的希望,如果连他也放弃了,那么,南诏就真的完了!

“丞相大人,丞相大人!”忽然,主帐外传来了士兵尖锐的叫嚷声,正在闭目思考的卫斯理倏地睁开双眼,拂袖起身,手臂迅速拽过桌上的盔甲,麻利的套弄在身上,厚重的甲胄,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三千青丝披散在背后,如果说方才的他,是羸弱的书生,那么此刻,他就是那名动天下的南诏国监国丞相,以一己之力,扛起南诏江山的守护者。

带着一身凌厉的气势,卫斯理迅速挑帘走出营帐:“什么事?”

“敌袭!丞相大人,北宁国发动袭击了。”士兵惊慌失措的嚷嚷着,指着正前方漆黑的夜幕,从那儿,隐隐能够看见若隐若现的大片火光正在急速靠近。

卫斯理心头一沉,北宁国的袭击在七日前就已经停止,难道凌克清看清了他的计划,知道他抬出皇后娘娘只是为了威慑他们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只怕这回会是一场硬仗了。

远在山寨中的凌若夕完全不晓得,在南诏和北宁的边境,正在打响一场血流成河的大战,北宁国趁夜偷袭南诏营帐,以二十五万兵马,对敌二十万,血战一夜,第二日,南诏兵败如山,放弃最后一处边关关卡,败走回国。

她得到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小丫及时将前方的战况向她传来,同时,还不忘告诉她,自己已经派人全力寻找云井辰的下落,只要有消息,马上就会联系她。

“凌姑娘,你在这儿偷着乐什么?”暗水一身热汗从训练基地回来,如今深渊地狱的人齐聚在这里,他闲着没事做,将他们重新编排,想要组织另一支尖刀部队,从基本的日常训练开始,一步一步改造他们,这才是第一天。

明媚的阳光从此那个院子的上方倾泻落下,金灿灿的光辉将她椅座在石凳上的身影包裹住,浑身好似散发着一股逼人的贵气,她随手将书信递给暗水:“你自己看。”

暗水仔仔细细的将情报看了一遍,顿时乐了:“哈哈,南诏国兵败如山?居然舍弃边关要道,选择逃走?活该!”

他笑得极其畅快,丫的,想当初南宫玉对他们做了多少不要脸的事?甚至不惜拿小少爷作为要挟,害得云旭惨死,如今,这报应可不是一桩接着一桩的来了吗?

“老天有眼啊,姑娘,你说这南宫玉若是在地下有知,会不会气到从棺材里爬出来?”暗水笑着问道,只可惜南宫玉已经葬身火海,否则,他一定要去亲眼瞧瞧他得到这个消息后的样子。

他的问题,凌若夕直接选择了漠视,毫无意义的假设,她从来不会去做。

“你今天在忙什么?一大早就不见人?”她转瞬就把这个好消息给抛开,未曾放在心上,北宁和南诏是灭是亡,都和她没有太大的关系,说她冷血也好,说她无情也好,她完全没有淌入这滩浑水的欲\望。

暗水嘿嘿笑了两声:“我看训练场被小一打理得干干净净,空着不是浪费了吗?所以就带着弟兄们去那儿锻炼锻炼。”

凌若夕顿时了然。

“姑娘,我打算把他们重新编制成一支和以前一样的队伍,还叫尖刀部队,你觉得怎么样?”暗水略带期盼的问道,这仅仅是他心里的一个想法,如果得不到凌若夕的支持,那也没用。

尖刀部队吗?

深邃的眼眸微微暗了暗,凌若夕猝不及防的想到了昔日的队长,以及那些可爱的队员。

她沉默了数秒后,才开口:“不,这世上只有一支尖刀部队,任何人也不能取代。”

这支队伍的名字,是她亲自取的,这支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由她一手调教,除了绝杀他们,她不会让任何人继承,谁也不行!

那是属于他们的荣耀,是他们到死仍在捍卫着的存在!

凌若夕坚决的态度让暗水顿时哑然,面色有些黯淡,他怎会理解不了她的言外之意呢?

“姑娘,你说的对,是我想差了。”做错就要认,暗水抱歉的说道,坦荡荡的承认了自己考虑不周。

“小事一桩,没必要放在心上,你接着忙你的去。”凌若夕挥挥手,或许是想到了那些无辜被残害的同伴,她的脸色有些晦暗,即使是再璀璨的阳光,也难以驱散她心头环绕的阴云。

暗水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院子,刚绕过长廊,他就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丫的!他就是一会破坏气氛的高手!明知道提起那些事会让凌姑娘心情不好,怎么就偏偏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