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7章 一个人的寂寞

第417章 一个人的寂寞

夜色微凉,凌小白托着腮帮满脸困惑的坐在房外的石墩上头,两只肉嘟嘟的小腿,悬空在两侧,不停的晃悠着。

“小少爷,您怎么了?”小豆子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可小少爷的姿势却是一直没变过,他的小脑袋瓜子想了好久,还是没想明白,小少爷究竟是为了什么事郁闷,只能出声询问他。

凌小白幽幽叹了口气:“你说啊,娘亲这两天为毛不高兴呢?”

贵人不高兴?

小豆子头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各种不解,那啥,他完全没看出贵人有哪儿不高兴啊,不是同平时一样么?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凌小白摇了摇脑袋,头顶上那戳呆毛也跟着左右晃动几下,他是真的发现这两天娘亲的情绪始终不太正常,但想来想去,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能让他英明神武无所不能的娘亲变得这么纠结,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难道娘亲是为了打仗的事情吗?”

不,他完全看不出贵人有为战事担忧。

小豆子在心里默默的反驳道,却没勇气说出来。

“少爷,不然您去问问贵人?”坦白询问,总好过一个人在这里瞎琢磨强吧。

凌小白冲他扔了个白眼:“你信不信小爷要是当面问娘亲,绝对会被娘亲用各种理由糊弄过去的。”

“说的也是。”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有勇气和信心从贵人嘴里打听到想知道的消息。

“算了算了,想得小爷头疼。”凌小白略显烦躁的挠了挠头,咻地一下,利落的从石墩上跳了下来,拍拍衣摆:“小爷回屋睡觉觉去,你也早点休息吧。”

小豆子甚至连道别也没来得及,就只见到凌小白连蹦带跳离开的背影,嘴角猛地一抽,所以说,小少爷到底是为毛在这儿冥思苦想了大半夜啊。

第二天一大早,小豆子就顶着两个黑乎乎的黑眼圈,走进厨房,替荣升为厨娘的女眷们打下手准备早膳,小一忙里忙外的将一盘盘早点送到大堂,深渊地狱的人早就坐了一桌子,一个个脸上带着运动后的红晕,脑门上还都渗着些许晶莹的热汗。

“娘亲,宝宝今天想下山去玩儿。”凌小白一边啃着热腾腾的馒头,一边嘀咕道,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期盼的光芒,璨如悬月,煞是动人。

凌若夕默默的咽下口中的银耳汤,眉头暗自一皱:“不准。”

“为毛!”他自从回了山寨一次也没出去过,正常人都会被关成傻子的好么?腮帮气恼的鼓起,圆鼓鼓的。

和深渊地狱的人坐在一桌子的暗水,偷偷竖起耳朵,听着这方的动静,和他有一样姿势的人不少,每天见凌小白任性撒娇,又屡屡吃瘪,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乐趣之一。

“山下不安全。”凌若夕的答复让凌小白顿时语结,如今正逢乱世,他的存在又太过重要,若是被人认出来,势必会成为引她现身的砝码,凌若夕再也不想体会为儿子患得患失,提心吊胆的滋味,所以,她的回答很坚决也很果断。

凌小白整张脸彻底阴了,悻悻的瘪瘪嘴,好吧,当他没说,他就知道娘亲总能够有各种理由拒绝自己的请求,还让他没办法反抗。

用过早膳,凌若夕起身回到房间,准备继续修炼,如今虽说已没有强大的敌人在前,但对她来说,提升自己的修为,却早已经成为了习惯,更是一种忧患意识,只有自己变强,才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以及不再让伤亡出现在身边人身上。

凌小白撅着嘴,一脸不爽的在院子里踹着小石头,小豆子跟在他身后,沉默得像是不存在一般,看着他发泄,看着他气恼的大呼大叫。

“蹬蹬蹬。”忽然,长廊尽头有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名深渊地狱的男人双腿生风般从山寨正门口跑来。

凌小白双眼刷地一亮,好似被点亮的灯泡,哟西!好像有事情发生了!

对于一个无聊了很久的小孩而言,发生各种事,都能引起他的好奇欲。

“大哥哥,你匆匆忙忙的要去哪里呀?”他脚下一个错位,人就直挺挺冲到了男人面前,仰着头,眨巴着一双汪汪大眼,糯糯的问道。

男人略微喘了口气,才道:“小少爷你快让开,我有急事要告诉凌姑娘。”

凌小白直挺挺拦在红廊前头,他要过去,除非强行挤开他,可他怎么敢这么做?于是只能采用言语说服。

“啥事啊,也给小爷说说,小爷在衡量衡量要不要放你过去打扰娘亲修炼。”凌小白的理由完美到让人挑不出错,完全一副为娘亲着想的样子。

男人不疑有他,更不会猜到,一个不足七岁的孩子,说谎竟能底气十足,连面也不红。

“是这样的,刚才我们在训练基地那儿发现山脚有人经过,没过多久,人就倒在地上去了,现在不知生死,二哥和大家正在基地里等着,不知道该不该去看看情况。”

咦?山脚有人?

凌小白顿时一阵激动,丫的,自从他们攻陷了山寨后,啥时候有人来过啊,这可是头一回。

他太过热烈的目光让男人心头有些发怵,“小少爷?”

“咳,”凌小白握拳在唇边咳嗽了一声,随后,挺起胸口,毫不犹豫的说道:“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可是三号公民,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快快快,快带小爷过去瞧瞧情况,万一晚了,一条人命可就没了。”

说罢,他用力挤开男人健壮的身躯,埋头就往山寨大门口跑,这么新奇的事,他怎么可以错过呢?

“诶?”男人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这种事难道不需要请问凌姑娘的意见吗?

就在他犹豫着是否要阻止凌小白时,眼前一抹黑影倏地一闪,快如鬼魅,下一秒,凌小白的后衣领就被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勾住,奔跑的步伐停在半道上,只剩下双腿还在原地不停的走动。

不用回头,那股逼人的冷气,就已经告诉了他,背后的人是谁,一滴冷汗悄无声息的顺着凌小白的脑勺滑落下来,他咔咔的转过头,面露一丝讨好的笑:“哎呦,娘亲啊,你怎么从房间里出来了?”妈蛋!这种时候,娘亲不是该潜心修炼的吗?为毛会出现得这么迅速?

凌若夕缓慢的将伸出的手臂往回收,连带着,某小奶包也跟着倒退,直到退到她面前,才堪堪停下。

“我的儿子都快做英雄去了,你说我能不出现吗?凌小白,你行啊,什么时候我教了你见义勇为这种技能了,恩?”危险的尾音微微上扬,她似笑非笑的问道,眼底咻咻刺出的寒芒,让凌小白如坐针毡。

次奥,这样的娘亲好可怕,好吓人,救命啊,谁能来救救他。

凌小白的心声无人听见,就算听见了,估计也没几个敢在这种时候去触她的霉头。

小豆子一脸不忍的站在院子里,在心底默默的为凌小白同情了一把,男人更是闭上嘴,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减到最小的程度,唯恐被母子俩的战火殃及。

“娘亲,宝宝木有想做英雄的想法啊,宝宝只是想去上茅厕,没错,就是去上茅厕。”凌小白灵机一动,立马想到了一个聪明的主意,虽然知道能糊弄过娘亲的可能性极少,但是,总得要试一试嘛,要死也得做一下最后的挣扎,这样才能死得其所,死得没有遗憾。

凌若夕略感意外,“哦?茅厕?”

小豆子无语的一把捂住自己的脸蛋,小少爷的智商肿么降低了这么多?茅厕的方向根本不在那头啊。

被自己吭了一把的凌小白有些欲哭无泪,妈蛋,为毛他会随口说出这种理由?

“娘亲!”他撅着嘴,冲凌若夕摆出最可爱,最完美的表情,希望能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消气,顺便同意自己去看热闹的想法。

“你不是说过,咱们应该乐于助人吗?”凌小白记得曾经在落日城时,她的的确确说过这样的话。

“你倒是记得清楚啊。”凌若夕凉凉的讽刺道,如果她没有记错,她说这话时,是一名富商在落日城中各种嚣张跋扈,以至于她看不顺眼,将他携带的财产全部挪走,然后占为己用,当时凌小白还小,不明白她这么做的理由,被她以乐于助人的借口忽悠过去,错信她是为了打劫别人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吧。

那件事和这件事性质上来说,是一样的么?

况且,已经过去这么久的事,他为什么还能记得这么清楚?这根本不合乎常理!

凌小白骄傲的开口:“那当然了,娘亲说的每一句话,宝宝都记在了心里!而且记得一清二楚。”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早上说过的,不许你在这个节骨眼上下山?”凌若夕眸光微冷,双手环抱在胸前,身体往一旁的圆柱上一靠,凛然的气势立即扩散开来。

凌小白顿时语结,明亮的眸子刹那间黯淡下去,变得毫无任何光泽,凌若夕仿佛看见,他背后那条高高竖起的尾巴,咻地一下耸搭到地上。

这种小狗般可怜兮兮的样子,他是故意在做给自己看吗?

“贵人,要不咱们就去看看吧。”小少爷的样子看上去好可怜,小豆子在后方弱弱的提议道,为凌小白说话。

“嗯嗯。”或许是得到了旁人的支持,凌小白瞬间又充满了勇气和力量,冲着凌若夕重重点头,求答应的期盼模样,这要是换做旁人,兴许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不过,凌若夕是谁?她生的种,难道她还不了解么?下颚轻轻一抬:“你在这里等着。”

她要亲自去看看情况,这片山被她占领,远离官道,不论是过往的商旅还是军队,几乎都不太可能从山脚路过,突然间有人在这儿晕倒,怎么想这件事都透着丝丝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