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8章 是偶然还是别有目的?

第418章 是偶然还是别有目的?

“啊?怎么可以这样!”凌小白惊呼一声,一颗玻璃心都快碎成渣了,为毛!为毛事情会这么发展?剧本上是这么写的吗?“娘亲,不要啊!带上宝宝一起啊。

他如同一只八角章鱼,整个人从后扑到了凌若夕的身上,紧紧的将她的腰肢猛抱住,不肯她离开。

凌若夕眼角一抖,冷冷的扫过横在自己腰间的两条胳膊,颇有种想把它们给折断的冲动,他鬼吼鬼叫的做什么?她是虐待他了还是怎么地?

“凌小白!”危险且低沉的声音,让凌小白浑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他刷地一下松开手,立即站好,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表情,看得凌若夕又好气又好笑。

他果然不愧是某个死皮赖脸的男人的种,论这翻脸的功力,绝对是青出于蓝。

“自己进屋待着,我去看看情况。”凌若夕厉声说道,见他还想反驳,不禁眉头一皱:“万一这些突然在山寨下边出现的人,是另有目的,你是打算让我到时候保护你吗?”

这话正中红心,凌小白顿时也不嚎了,更不委屈了,他点点头:“娘亲,你就去吧,宝宝在这儿等你回来,你要注意安全。”

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娘亲的包袱的,更不能因为自己而让娘亲陷入危险的境地。

自从知道了绝杀他们为保护自己而牺牲的事情后,凌小白懂事了不少,至少在某些时候,他清楚的认知到,他的一举一动,会引来多大的麻烦和后果。

凌若夕冷冽的眸光里闪过一丝欣慰,“恩,等这段时间过去,你想去想,我不会拦着你。”

这话是对他的承诺。

凌小白双眼发亮,似有无数的星辰在他的眼底闪烁,他咧开嘴,兴高采烈的笑了:“恩!娘亲说话要算话啊。”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凌若夕没好气的反问道,罢罢手,带着那名报信的男人,出了山寨,往山脚出事的地点飞身赶去。

凌若夕还没赶到,暗水和深渊地狱的人已经将山道包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围成一个包围圈,正中央,便是那昏迷不醒倒在泥土地上的少女,以及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中年男人将小男孩紧紧抱在怀中,一张沾染风霜的面容饱经沧桑,嘴唇干裂,粗布麻衣下,一双草鞋早已被磨破得血迹斑斑,至于另外两人的情况比起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啧啧啧,他们这是在逃难吗?没听说附近有什么天灾出现啊。”暗水一边摩擦着下巴,一边喃喃自语道,他实在很好奇,这三人是怎么跑到这个隐蔽的深山里来的,而且还偏偏这么凑巧,倒在半山腰的山道上。

如果仅仅是偶然倒也罢了,可如果不是……他看似玩世不恭的眼眸中,迅速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二哥,咱们要不要把他们扔到外边去?”一个男人在仔细的观察过这三个陌生人的情况后,提议道,别以为他们会有同情心这种东西,能够平安的在深渊地狱里长大,并且在一次次厮杀中生存至今,还留着一条命,除了在乎的人,其它人哪怕是横死在他们眼前,也别指望他们会有任何的怜悯。

“还是等等吧,看看凌姑娘怎么说。”暗水摇摇头,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正在逼近的熟悉玄力威压。

下一秒,一抹墨色的人影从空中旋身落下,人群自然的朝后退开,为她留出一条窄小的通道。

那是发自内心的谦让与尊敬,即使不需要她说什么,他们自然而然的就这么去做了。

古井无波的冷漠眼眸缓缓扫过地上的三人,看他们的情况,应该是长时间日夜兼程赶路,导致饥肠辘辘,又极度缺水,才会昏迷。

不过,凌若夕的猜想与暗水如出一辙,她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三人会出现在这里。

“姑娘,需要把他们解决掉吗?”暗水笑眯眯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只要她一句话,他立马就会出手。

“不,先把他们带去山寨,有些事我需要弄清楚。”凌若夕沉思几秒,立即做出了决定,没有搞清楚他们三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暂时还不能要了他们的性命。

虽说是暂时把人安置在山寨,但他们的待遇却与囚犯没什么两样,被安排在后院的柴房中,用麻绳五花大绑绑起来,再由小一替他们治疗身体。

在简单的为三人包扎后,小一提着药箱子从柴房里刚走出来,就被屋外背对着大门口,蹲在地上的凌小白吓了一跳。

“啊!小少爷?”他一脸的惊慌,显然被吓得不轻。

“哟,小一哥哥。”凌小白笑得格外甜美,但那笑容却让小一有些背脊发寒,怎么说呢,通常来讲,他笑得越动人,就越代表他有什么不得不说的念头。

“小少爷你在这儿干什么?”不怕被师姐逮住一通教训么?小一的言下之意虽然没说出口,但他的想法可通通写在了脸上,谁都能看得出来。

凌小白撅着嘴,挪动着身体绕过小一,探了个脑袋往柴房里望去,略显昏暗的窄小房间内,摆放着不少杂物,在墙壁边上,被五花大绑的三个人,一眼就能看见,凌小白慢悠悠转动着眼睛,“小一哥哥,他们是什么来历啊?对咱们有危险吗?”

小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许你该去问问师姐?”

遇到不懂的问题,只要交给师姐,总会得到答案,不知何时起,这个思维便在小一的心窝里扎了根,成为了他的人生信条。

“切,要是能从娘亲那儿打听到消息,小爷还用得着偷偷摸摸的吗?”不知道他最近被娘亲管教得多严么?凌小白朝天翻了个白眼。

小一憨憨的笑笑,如果师姐不肯说,那他也没法子啊。

“行了,小爷在这儿替你守着他们,保证不会把人给看丢的,你去忙吧。”说罢,他扭动着小蛮腰就要往柴房里走,小一见状,急忙出手拽住他的衣领。

“小少爷你可不能胡来,我会被师姐责怪的。”

凌小白踢踏着双腿,想要挣脱开他的束缚,妈蛋!好不容易娘亲不在这里,他给自己找点好玩的事也不可以吗?

“你快放开小爷啦,小爷是要替你做好事,你懂不懂?”

“小少爷,真的不可以的。”

一个拼命的想要挣脱,一个拼命的想要束缚住,听到动静赶过来的凌若夕,看见的就是他们俩在柴房外抱成一团的画面,嘴角忍不住猛地**了两下。

她貌似没离开多久吧,谁能来告诉她,他们这是在搞什么?指腹无力的揉搓了几下眉心,小白胡闹也就罢了,怎么连最懂事的小一也跟着他一起胡闹上了?

“你们闹够了吗?”冷到极点的嗓音传入两人的耳膜,小一咻地一下收回手臂,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乖巧的样子,凌小白更绝,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交叠着捂住自己的眼睛,嘴里还默默的念着:“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他都是跟谁学的?凌若夕各种吐槽无能,心底那丝薄怒,也在凌小白卖蠢的举动下,烟消云散。

“小白,你今天的训练完成了吗?”她厉声问道,神情分外冷冽。

凌小白浑身一抖,慢悠悠放下了手臂,“那个……”

好吧,他这副样子已经足够告诉她答案了。

凌若夕浑身散发出的气息愈发冰凉,那股不怒而威的压迫感,笔直的朝凌小白涌去,“一刻不守着你,你就要偷懒了是么?”

“不不不,娘亲,宝宝这就去,这就去。”不管咋滴,先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再说!凌小白宛如脚底抹油一般,双腿生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凌若夕的眼前。

他别的技术或许不行,但论逃跑的功夫,那可是打小炼出来的。

凌若夕缓缓松开了紧皱成川的眉宇,冰冷的面色有些缓和,“小一,今后若是他再胡闹,你只管下重手,不需要留情,孩子不打不成器。”

小一讪笑一声,也没答应下来,小少爷虽然偶尔任性,但却是极其可爱的,他哪里舍得动手?再说,他可是师姐唯一的孩子,他怎么狠得下心来?

“里面的人情况如何?”凌若夕转瞬就将话题转开,至于凌小白,则被她彻底抛在了脑后。

“还没有醒,他们的身体很虚弱,很疲惫,需要好好休息才行。”小一一板一眼的说道。

“恩,如果他们醒了立即通知我。”她必须要弄清楚,这三人来到山寨,是意外呢,还是另有目的。

小一点了点头,“师姐,你就放心吧,这点小事我不会搞砸的。”

或许他不能在战斗力上帮上什么忙,但这些小事,他绝对会办得妥妥的,不会让她操心。

凌若夕轻笑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看见他这么有活力的样子,她的心也放下了不少,给他找点事做,才能让他慢慢的从老头过世的打击中恢复。

入夜,微凉的寒风肆无忌惮的在空气里蔓延着,风声呼啸,一只扑闪着翅膀的信鸽,划破这浓郁的漆黑,落在了书房的窗台上。

正坐在椅子上翻看着小册的凌若夕立即合上手里的书籍,拂袖起身,墨色的衣袍将她单薄的身形紧紧包裹住,整齐的马尾在她笔挺的背脊上来回摇摆。

她动手将信鸽脚上的竹筒取下,取出了里面装着的密信。

“又是小丫的来信么?”难道是有了云井辰的消息?她微微眯起眼,迅速将信笺打开,以一目十行的速度浏览过后,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精芒,嘴角缓缓上翘:“呵,又要做无名英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