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19章 她的世界,能进不能出

第419章 她的世界,能进不能出

大清早,本来应该人声鼎沸的大堂,此刻却安静得鸦雀无声,结束晨间训练的男人们,捧着饭碗,小心翼翼的偷瞄着隔壁桌气场全开的女人,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逼人的威压,凌厉、森冷,宽敞的大堂,像是被一股亚马逊寒流突袭过,冷风阵阵。

凌小白坐在凌若夕身旁,是承受这股压迫感最重的人,他难得的保持了缄默,没敢在这种时候去触她的霉头。

碗筷碰撞的声音低不可闻,就连这么一大帮人的呼吸声,也似有似无,暗水一脸欲言又止,他很想问,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大早的,凌姑娘的气场就这么强悍?要是每天都这样,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不少男人在暗地里用眼神鼓励他出声问问情况,他可是他们的代表人,这种事,也该当仁不让。

面对着来自四周充满信任的目光,暗水表示各种压力山大,卧槽!他难道长了一张欠虐的脸吗?这种时候,谁做第一个出声的人,谁就会倒大霉的有木有?

到最后,就连凌小白也偷偷的将期盼的目光挪动到了暗水的身上,他实在扛不住,手里的碗筷往桌上一放,骤然间,所有人纷纷屏住了呼吸,眼也不眨的盯着他。

快啊!快问啊!

他们的眼神里,无一不是透着这句话。

话明明已经到了舌尖,可偏偏面对着这帮人那无声支持的目光,又被暗水偷偷给咽了回去。

他总觉得,还是别做出头鸟比较好。

“你有话想说?”凌若夕的余光精确的瞥见了他脸上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凌厉的眉梢微微一挑,“有话就说。”

什么时候他也学会扭扭捏捏了?

暗水没想到自己会被抓包,狠狠瞪了这帮不给力的小伙伴一眼,硬着头皮,迎上了她太过凌厉的目光,“凌姑娘……”

他呐呐的唤了一声,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妈蛋!他真的不想自找死路好么。

“恩?”凌若夕索性放下手里的金筷,双手环抱在胸前,强悍的气势,以她为轴心,不断往暗水压去。

一滴冷汗无声无息的顺着他的脑勺落了下来,嘤嘤嘤,凌姑娘的表情好可怕,他会死么?会死么?

“到底有什么事。”凌若夕本就不愉的心情,在暗水犹豫不决的姿态下,愈发低沉,脸上写满了不悦这两个字。

早死早超生!暗水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咬牙开口:“姑娘,我是看你心情不太好,就想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你大可以说出来,别一个人憋在心里头啊。”

好棒,就是这样子滴。

众人齐齐在心头为暗水的勇气点了个赞。

这样才够爷们嘛,有什么话就得当面说出来。

凌若夕拧起的眉头,好似一个小山峰,眼底有暗光闪过:“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心情不好?”

“两只。”暗水立即接嘴,话音刚落,那股冰冷的气息顿时将他紧紧笼罩住,他懊恼得只想给自己一巴掌,次奥,他就是嘴快,完蛋了,这下子真的触碰到了凌姑娘的爆点,他绝对会死得连渣也不剩的,为了自己的小命,暗水果断的选择拉众人下水:“不只是我,大家都看见了,对吧?”

要死大家一起死!

被无辜牵连的众人,心头各种幽怨,丫的,他怎么这么没义气,居然出卖自己?

在凌若夕那双暗藏压迫感的目光注视下,众人只能憨笑着点头,但心里却是把暗水恨极了。

“凌姑娘,到底有什么事让你这么烦心,你就说吧。”暗水趁热打铁,想要诱导凌若夕说出心里话,毕竟,她一直保持这不愉快的状态,遭殃的,还不是他们这些身边人吗?

持平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眼前这一张张满是关切的面孔,让凌若夕心头有些感动,如果不是真的在乎她的一举一动,他们怎么会及时的发现她的小情绪?甚至因为这个原因,一大早就绷紧了神经呢。

“其实……”

“恩恩恩!”众人高高竖起耳朵,准备聆听。

凌若夕眉角一抖,他们这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是在搞什么?

“咳,”悄然握紧的拳头在唇边放住,她清了清喉咙,“其实没什么,只是突然知道了一个消息,所以,心情不太好。”

她说得很含糊,前因后果完全没有讲得太明白。

“凌姑娘,什么消息啊?”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差别?不是白白吊人胃口吗?暗水不满的嘀咕道,他想听的可不是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啊。

“男人太八卦小心将来讨不到媳妇。”凌若夕瞪了他一眼,暗藏锋芒的眼神,顿时让暗水乖了,赶紧闭嘴,不敢再多问半句。

“娘亲,暗水哥哥真的会讨不到媳妇吗?那他岂不是很可怜?”凌小白一口吞下嘴里的食物,肉嘟嘟的小手轻轻拉拽着凌若夕的衣袖,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闪烁着求知欲。

“所以你不能学他,懂么?”凌若夕赶紧给他洗脑,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变得和暗水一样,太过八婆。

凌小白听得一知半解,话说什么叫八卦?他不明白啊。

“凌姑娘,你这分明是在诅咒我!”暗水气得哇哇直叫,丫的,他容易么他,明明是想要表达一下心里的关心,却愣是被她给当作负面教材拿去教育儿子,天底下还有比他更无辜,更悲催的人么?

困扰众人的疑惑,以暗水张牙舞爪的抓狂中暂时结束,散席后,凌若夕打发走所有人,该训练的训练,该收拾的收拾,自己则迈着缓慢的步伐,步入书房。

那本自昨晚被她合上后的书册内,静静的夹着一张薄纸,修长的手指将纸页拾起,小丫略有所成的笔迹,映入眼帘。

“云井辰,也就只有你会做这么无聊的事。”身体懒懒的靠在椅背上,她深邃的目光似透过这张纸,注视着未在眼前的那个男人。

根据小丫传回来的消息,有人在南诏国京城内议论,她未曾出手帮助南诏平息战火的事,甚至对她出口大骂,招来灭门,呵,思来想去,会为这种小事出手的,除了某个喜欢玩失踪这种把戏,又爱干无名英雄这种事的男人,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个。

既然要玩消失,何不消失得干干净净?非要在她故意漠视掉他的存在,选择性的不去回忆任何与他有关的事情时,突然在她的世界里出现。

平静的眸子里,有细碎的波纹荡漾开来,绝美的五官浮现一丝狠厉,五指一紧,那张薄薄的纸片,竟在瞬间化作了碎末,洋洋洒洒顺着她的指缝滑落到了地上。

“我给过你彻底消失在我生命中的机会的。”她低垂下眼睑,如瀑的青丝顺着两颊滑落而下,晦涩的面容隐藏在了青丝后,神色模糊不清,只有那围绕在她身侧的气息,愈发冰凉。

晚膳时间,大汗淋漓的众人齐聚一堂,他们谈天说地,谈论着各种话题,凌小白抱着小黑,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开饭。

当那抹熟悉的人影缓缓步入大堂,热闹的气氛出现了一瞬间的僵滞。

一双双眼睛暗藏着不安与忐忑,朝凌若夕投来,他们可没忘记,从今天早上,她就一直不爽的心情。

眸光微微一闪,她刚要开口说话,后方,忽然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师姐,那些人醒了!”小一气喘吁吁的跑到她面前,双手撑住膝盖,大声嚷嚷道。

“把他们带过来。”凌若夕顿时打消了原本想要说出的决定,衣诀轻翻,人已进入了堂内,在那把专属椅子上撩袍坐下,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场席卷整个空间。

“咦,那三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这么快就醒了?”众人议论纷纷。

“得好好审问审问他们来山寨的目的!千万别是敌人趁机混入。”

“我看不像,那三人一点修为也没有,能干得了什么?”

“这可不一定啊,坏人的脸上又没写我是坏蛋这几个字。”

谈论间,三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跟随着小一,抵达大堂的门口,比起刚刚发现他们的时候,此时的他们,气色看上去好转了不少,不再如最初那般面黄肌瘦,倒是多出了一些生机。

小男孩害怕的躲在少女的身后,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不安的扫视着大堂里的众人,当对上大家的目光后,又立即将视线挪开,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像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小鸡崽。

暗水无奈的叹口气,难道他们长得很可怕吗?不然,这小子干嘛一副恐惧的表情,他们又不吃人。

可他也不想想,任谁在昏迷后醒来,面对自己被捆绑住的场面,也不可能一点也不害怕吧,更何况还是这么小的孩子。

那名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女,明明心里害怕得很,却还是坚强的将小男孩护在自己身后,仿佛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护着他。

至于那唯一一名成年男人,则显得镇定许多,黝黑的面容,经过风霜的雕琢,显得棱角分明,一双眼戒备的扫视过众人,最后定格在了正前方,气场强悍的凌若夕身上,显然已经看出,她才是这儿当家作主的。

“敢问阁下,可是这山寨的大王?”他沉声问道,即使是在面对这极其不利的局面时,这男人的气势始终平稳,甚至是不卑不亢。

凌若夕心头立即戒备起来,这男人表现出的风骨,怎么看也不像是寻常的老百姓,眼眸深处一抹幽冷的暗光迅速闪过,她微微颔首:“算是。”

“你们是这里的山贼?”男人继续问道,误以为他们是占山为王的贼子,而凌若夕则是他们的头头。

“喂,你看我们像是干这种没前途的职业的人吗?”暗水第一个不乐意了,次奥,他们怎么可能做山贼这么没水平的工作?要做也要做绿林悍匪好么?

他凶神恶煞的模样,把小男孩吓了一跳,身体愈发用力的往那名少女的身后躲,惊恐之意,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