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24章 久别重逢的再见

第424章 久别重逢的再见

浓郁的夜色下,军营内,安静得只能听到士兵们来回巡逻的脚步声,以及周遭火把滋滋燃烧的细碎声响,漫山遍野的蒙古包,将山脚的空地占领,高耸的哨岗上,披盔戴甲的士兵,正紧张而又戒备的张望着四周。

忽然,一道墨色的人影与夜色交融,迅速飘过哨岗上方,速度快如闪电,竟没能引起任何人的警觉。

暗水扛着毫无修为的将军,紧跟在凌若夕身后,手掌捂住将军的嘴巴,不让他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飘过大半个军营后,凌若夕终于找到了主帐,主帐外两列威风凛凛的士兵一字排开,里头灯火通明,从那白色的帐布上,隐隐能够看见一道黑色的人影。

她略微释放出周身的玄力,主帐里只有一个人,根据气息判断,的确是卫斯理没错。

在判断过局面后,凌若夕利落的打了个手势,尔后,身后数名男人齐齐从空中落下,麻利的将士兵敲晕,动作快得就像是一阵风,严阵以待的士兵完全来不及反应,就噗通噗通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

“什么人?”卫斯理听到帐外的动静,迅速握住桌案上的长刀,抬脚想要出去看看情况。

帐帘被微风吹起,一抹墨色的人影,静静站在帐外,衣诀凛凛,墨发翻飞,那张熟悉到卫斯理此生难忘的面容,清晰无比的映入他的眸子里。

他面色惊诧,仿佛见鬼似的瞪圆了一双眼睛,手中紧握的长刀,哐当一声砸落到了地上。

“皇……皇后娘娘?”他不可置信的惊呼道,甚至还幼稚的抬起胳膊,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似乎想要分辨出眼前的人影究竟是真的,还是又一次的幻觉。

凌若夕眉梢微微一动,“暗水,去给他清醒清醒脑子。”

“好嘞!”暗水立即领命,随手将肩膀上扛着的男人扔到地上,搓着手掌,往卫斯理面前走了过去,然后,手掌利落的凌空挥下,啪地一声清脆碎响后,卫斯理整个人直接被甩飞半米,身体如同被炮弹击中一般,朝后倒去,撞翻了桌案,桌上的烛台滚落到地上,溅伤了他的手背。

脸颊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剧痛,让卫斯理总算是恢复了清醒。

会疼,那就代表这不是梦!

“真的是您吗?皇后娘娘,您终于出现了。”他的眸子里迅速点燃了两团火焰,兴奋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往凌若夕面前冲。

暗水脚下一个错位,用身体阻挡住了他的步伐,“别随便靠近凌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没错。”凌小白认同的重重点头,“不许玷污娘亲的清誉。”

“……”原本严肃的气氛,突然间变得诡异起来。

凌若夕嘴角一抖,凌厉的眼刀刷地刺向身后的儿子,他不说话,没人把他当作哑巴。

脆脆的童音吸引了卫斯理的注意,他猛地转过头来,眼底的光亮更甚,“小少爷!”

当初凌若夕虽然被封皇后,名字记入宗碟,但南宫玉却始终没来得及给凌小白名分,以至于宫里的众人只是在口头上尊称他一声小少爷。

凌小白优雅的点点头:“哎呦,你还记得小爷啊,也对,像小爷这么优秀的宝宝,见过的人,一辈子都难忘记。”

他说这种话完全不脸红的么?

“是,小少爷说得极是。”卫斯理一脸的认同,明明是溜须拍马的话,可偏偏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愣是多了几分真诚,听得凌小白心花灿烂,嘴角咧开的笑,都快扬到耳垂上去了。

“哼,阿谀奉承,还以为传说中的丞相多有能力,原来也不过如此吗?”暗水在一旁轻蔑的嘟嚷着,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所有人听见。

卫斯理还没动怒,镇南将军就先忍不住了,他是他的恩人,是他崇拜的英雄,怎么能让人当着自己的面诋毁?

“干嘛,我说得不对吗?”暗水留意到他的不满,冷笑着反问道。

“将军,你怎么会和皇后娘娘在一起?”卫斯理认出了武将的身份,心头分外惊讶。

武将脸上的怒容刹那间消失,他恭敬地拱手道:“大人,微臣有罪。”

说着,他撩开衣摆,笔直的冲卫斯理跪拜下去,“大人日前命微臣率兵赶来,但微臣却拖延至今,甚至于,所带的部下在半路遭遇劫杀,全军覆没,是微臣无人,请丞相大人治罪!”

全军覆没?

卫斯理眼前一黑,整个人摇晃了几下,似要跌倒。

“大人!”武将急得急忙伸出手,想要搀扶他,却被他抬手阻止。

“你刚才说什么?怎么会全军覆没?”京城的精锐力量,他带了近两万,为何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武将面如死灰,嘴唇动了动,却又有些欲言又止,他不知道是否该把京中的情形说出来,一旦说了,丞相大人心里不知该有多难受,在他拼命阻止外敌入侵时,却有那么多人在暗地里拖后腿,为了一己私欲,拿江山社稷胡闹,这件事,对丞相大人,会是怎么样的打击?

“你说啊。”卫斯理急了,心底那抹不详的预感愈发清晰。

“不就是被自己人背叛,然后在半路埋伏,被杀光了吗?”暗水云淡风轻的说道,直白的一句话,却让卫斯理心头如被炮弹轰炸过般,再难平静。

“什么?”他惊愕的目光顺着暗水等人一一扫过,最后落在武将的身上,似乎是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些许玩笑的意味,但他注定是要失望的,武将愧疚的垂下头,根本没有勇气与他对视,他这副样子,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怎么会……”胸口的伤势隐隐作痛,卫斯理惨白了一张脸,脚步虚软的朝后退了几步,踉跄着跌坐在了椅子上,“难道真的是天亡南诏吗?”

主帐内的气氛,变得低迷、黯淡,凌小白茫然的眨巴着眼睛,视线在武将和卫斯理之间来回转动,话说,他们怎么都这副表情?

“大人,没有关系的,现在皇后娘娘回来了,咱们还有翻盘的机会!”武将咬着牙,略含激动的嚷嚷着,“只要皇后娘娘坐镇后方,咱们一定能反败为胜,等到打退了北宁的雄狮,班师回朝,我们就可以将那些奸贼们,一并消灭,还南诏一个天平盛世!”

他说得铿锵有力,仿佛眼前已经浮现了美好的蓝图。

卫斯理黯然无光的眼眸,瞬间迸射出了两道璀璨的光芒,目光灼灼的盯着凌若夕,“娘娘!”

“……”凌若夕眉头一蹙,他的眼神分明是把自己当作了救世主。

“请娘娘助我南诏抵御外敌!”卫斯理再度站起身来,抱拳冲她弯腰作揖,姿态谦卑且恭敬。

“娘娘,请答应我们吧。”武将也跟着一起请求。

面对着两个大男人的恳求,凌若夕的神色仍旧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的动容。

“我说你们,你们当初对凌姑娘做那些事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过有朝一日你们会求到她手里?现在你们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啊。”暗水把玩着脑后的小辫子,邪笑着鄙视道,擦,当初他们用小少爷来威胁凌姑娘时,多风光,多得意,现在可不是风水轮流转么?

卫斯理面色暗了暗,他的话,何尝不是他所担心的,不过!他相信,既然皇后娘娘愿意现身在军营,就说明,她心里还是有南诏国的一席之地,关心着南诏的安危的。

凌若夕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绝对会送他一句话——亲,你想太多了。

“娘娘,过去的事不论对错,都已经过去了,您当真要眼睁睁看着南诏,饱受敌国铁骑的肆虐,百姓流离失所,家和破败吗?”卫斯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得那叫一个哀怨,那叫一个动情。

就连暗水也不禁为他淋漓尽致的深情演绎打动。

“其实,南诏国是亡是灭,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如今天下散播的那则谣言。”凌若夕缓缓启口,声线淡漠得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情绪,如一泓死水,不起波澜。

卫斯理愣住了,她来这里只是为了各地的谣言,不是为了助南诏一臂之力?

“皇后娘娘……”卫斯理呐呐的唤道,完全不清楚这种时候自己该怎么做,他紧了紧拳头,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娘娘,你深夜来此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许是听出凌若夕的言下之意,卫斯理有些恼了。

“凌姑娘刚才不是说过吗?来找你算账的,”暗水摊摊手,眸光参杂了些许不屑:“年纪轻轻难道耳朵就有问题了吗?”

卫斯理没理会他的冷嘲热讽,目光始终紧跟在凌若夕的身上:“娘娘,我承认,贸然搬出你的名号是我没有考虑周道,不过,难道你希望见到南诏,被北宁吞并,从此沦为历史吗?”

“你这话听着怎么倒像是凌姑娘的错了?是她让北宁出兵的?是她拿着刀架在你的脖子上,让你散播谣言的?呵,我见过不少无耻的人,看像你这样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几个。”暗水不怒反笑,他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这南诏国的人,都与南宫玉是一丘之貉!本质上无耻至极。

卫斯理被他堵得哑口无言,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变幻莫测。

“不准对丞相无理!”武将看不过去,拂袖起身,强悍的气势瞬间朝暗水迸射而来。

“我说得难道不对吗?哼,就你们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凌姑娘出手。”暗水悻悻的瘪瘪嘴,丝毫没把他的怒火放在眼里。

两个大男人在主帐里吵得不可开交,镇南将军的口才哪儿是暗水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着他,余怒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