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25章 翻身做土豪

第425章 翻身做土豪

主帐内的动静,被巡逻的士兵查探到,他们高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往主帐围拢过来,滋滋燃烧的火焰,将漆黑驱逐,当看见地上晕倒的同伴时,这帮士兵立即戒备,齐齐拔刀。

“这是见面礼么?”凌若夕站定在帐帘前,深幽的目光缓缓扫视过周围的士兵,凉薄的嘴角上扬起一抹讥讽、嘲弄的弧线。

卫斯理心头咯噔一下,他可不愿意再因为小事得罪凌若夕,毕竟,南诏国能否翻身,还得倚仗她。

“快住手,这可是皇后娘娘!”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士兵们顿时愣住了,纷纷傻了眼。

哈?皇后?传说中为了小情人,红杏出墙背叛皇上的皇后?传言里身手高深莫测,拥有大批强悍属下的皇后?

一双双复杂的眼睛转向凌若夕,似审视,似打量。

“你们都退下去,无事莫要靠近主帐,本相与皇后有事相商。”卫斯理朗声吩咐道,眼底一抹精芒迅速闪过。

士兵们这才唯唯诺诺的散开,在不远处,替他们守卫。

“卫斯理,你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忘算计我啊。”凌若夕忽地轻笑出声,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毫无波澜的瞳眸,静静的凝视着他,话意有所指。

卫斯理有些尴尬,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底气,坦然的迎上她的视线:“请娘娘恕本相无理,除此之外,本相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要能够保南诏安宁,不论是怎样卑鄙的手段,本相都不在意。”

为了平息战火,击退强敌,别说是小算计,哪怕是不择手段,他也在所不惜。

他们俩像是在打哑谜,说的话没几个人听得懂。

“呵,就算他们知道我在此处又如何?北宁顶多会停滞不前,不会立即发动攻击,只不过你不要忘了,只要我不出手,他们早晚会反应过来,到那时,不知道你这点人,能不能挡得住北宁的上万铁骑了。”凌若夕冷笑道,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算计,可偏偏,卫斯理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了她的逆鳞,若非还未触碰到她的底线,他的小命早就该没了。

好看的眉宇闪过一丝骇然的戾气,卫斯理讪笑了一声,面对着这股浓郁的杀意,就连他也有些扛不住。

皇后娘娘不愧是皇后娘娘,仅仅是一身的气势,就非同常人。

“凌姑娘,咱们和他说这么多做什么?只要你一句话,我就把这儿给夷为平地替你出气。”暗水搓着手掌,跃跃欲试的说道。

他可不管什么南诏什么北宁,只要她有令,就算颠覆这片大陆,他也无所谓。

凌若夕还没开口,卫斯理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格外难看,暗水的话,分明是在挑衅南诏,一点颜面也没留。

“皇后娘娘,皇上是为了你才突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不知生死,如今南诏国内忧外患,难道你不该……”

“放屁!”暗水粗鲁的打断了他,“为了凌姑娘?只有你们这么无耻的人才说的出这种话来,哼,要不是他一直对凌姑娘别有所图,会落到这种下场吗?这就是报应!”

“这位阁下,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那是我们的皇上。”卫斯理也是怒了,是,南宫玉的确做了很多错事,但不管怎么样,他仍旧是南诏国的帝王,是他发誓效忠的国君,怎么能让人这般羞辱呢?

“别吵了。”凌若夕淡漠的睨了暗水一眼,后者识趣的闭上嘴,不再和卫斯理对着干,但脸色却有些愤愤的,显然对自己刚才的话没有丝毫后悔,更别说愧疚了。

“卫斯理,你妄自动用我的名义,导致如今天下人将我视作南诏的同谋,这件事,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交代么?”凌若夕眸光骤然一冷,一身凌然的气势散发出来,如刀般锋利的视线,让卫斯理有些压力山大。

他怔了怔,咬牙道:“娘娘,能否和你单独谈谈?”

“什么话不能当着咱们的面说?这孤男寡女的,万一你对凌姑娘不利,那我们岂不是吃亏吃大发了?”暗水没好气的哼哼两声,“凌姑娘,你可不能答应他的要求。”

“我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替我拿主意了?”凌若夕反问道,暗水顿时哑然,他幽怨的耸耸肩,好吧,算他说错话了还不行吗?

“你们先退下,我和他单独聊聊。”凌若夕没有考虑太久,便答应了卫斯理的请求。

“不行!姑娘,你不能单独留下来,谁不知道这些人满肚子坏水,万一……”不仅是暗水,深渊地狱的人也不乐意凌若夕和卫斯理单独相处,他们早就从暗水的口中打听到了南宫玉曾经所做过的一切,对于南诏国的人,他们是一点好印象也没有,总觉得这些人心思奸诈,绝非善类。

“他难道还能吃了我么?”凌若夕不屑的笑笑,“退下。”

她的固执让想要反对的众人只能选择妥协,一个个心有不甘的缓慢离开主帐,临走时,不忘朝卫斯理投去警告的眼神,仿佛在无声的警告他,不要耍小手段。

他们并没有撤离得太远,而是在主帐外不足十米处停下,这个位置方便他们随时支援,随时出手,是攻守兼备的绝佳位置。

“小白,你也过去。”凌若夕看了眼还待在自己身边的儿子,伸手拍拍他的脑袋。

“啊?宝宝也要吗?可是,宝宝不要和娘亲分开。”他才不要让娘亲一个人面对这些坏蛋呢,凌小白撅着嘴,妄想用撒娇的手段,说服凌若夕答应自己留下来。

可惜,这套在她面前不顶用。

“别让我说第三次,恩?”尾音危险的上扬,她看似含笑的眸子,有寒芒闪烁,凌小白被盯得浑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

“好吧好吧,”他忍住心底的怨气,冲着卫斯理做了个鬼脸:“告诉你,不许伤害娘亲,不然,小爷就和你拼命!”

卫斯理重重点头:“请小少爷放心,我不会这么做,再说,就算我想,以皇后娘娘的实力,也不可能让我成功的。”

这么长时间没见,她的修为究竟高到了怎样的地步,卫斯理不知道,但上次见面后,她已经快要突破地玄的实力,已经足够问鼎这片大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耍什么小手段啊。

凌小白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回到大部队中,跟着他们站在不远处,密切留意主帐的动静。

镇南将军也退了出来,主帐中,只留下凌若夕和卫斯理二人。

“你们说,他会和娘亲谈什么?”凌小白抱着小黑,困惑的问道。

“哼,肯定是想用各种手段说服凌姑娘答应帮忙。”暗水说得很有自信,他看得出来,卫斯理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平息战火,以凌姑娘的身手和威望,只要她愿意帮忙,摆平北宁轻而易举,用脚丫子想也能猜出,他所谓的单独相处是准备干什么。

“唔。”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仿佛有无数的光华正在他的眼眸中凝聚,璀璨夺目。

小黑见他这副样子就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绝对会银子脱不了干系!因为只有在看见一大堆银子时,他才会这么亢奋,这么激动。

“不行,小爷得去提醒娘亲,不能轻易的答应。”凌小白一咬牙,转身就想往主帐里冲。

暗水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的衣领,把人使劲的往回拖,“你要去哪儿?”

妈蛋!他知不知道现在冲进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凌姑娘绝对会教训他的好么?

“当然是去告诉娘亲,得抓住机会大赚一笔啊。”凌小白一边挣扎,一边嚷嚷道,这可是绝好的机会啊,娘亲不能放弃,要把利益最大化!

一条黑线从暗水的脑门上滑落下来,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拜托,小少爷,你能想到的事,难道凌姑娘会猜不到吗?你就消停消停,好么?”暗水紧紧箍住他柔软的小肩膀,一字一字沉声说道。

凌小白果然安静了不少,他仔细想了想,貌似这话也挺有道理的。

见他安分下来,暗水在心底悄悄松了口气,丫的,好歹把人给劝住了。

“好了,你可以放开小爷了,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凌小白不满的瞪了眼他扯住自己衣领的手指,“男男授受不亲。”

“……”暗水立即撒手,次奥,他的取向绝对正常好么?就算不正常,他也不可能有恋童癖,而且还对发誓要效忠的姑娘的儿子下手,这种每节操的事,打死他他也做不出来。

凌小白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襟,挺着胸口,气场十足的站在原地,他得等娘亲出来,好好问问,这次又敲了多大一笔银子。

“小黑啊,小爷也快变成土豪了。”他越想心里越发激动,偷偷和怀里的小黑咬着耳朵。

黑狼无语问苍天,“吱吱。”什么土豪,有女魔头在,你充其量只能是个富二代!

“你也觉得是吧?”凌小白和它的脑频率明显不在同一条直线上,鸡同鸭讲,周围的男人们,诡异的看着貌似聊得很起劲的一人一兽。

是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还是他们跟不上时代?为什么,他们一点也没听懂,他们俩在谈论什么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子夜时分,帐帘终于打开,凌若夕冷峻的身影缓缓从里面踱步出来,晚风撩起了她肩头的青丝,在微风中上下摇曳。

“凌姑娘。”暗水眸光一亮,咻地迎上前去。

“娘亲。”凌小白也不落人后,连蹦带跳的挤开暗水,蹭到了她的面前,小脸上布满了殷勤的笑容,“哎呦,娘亲啊。”

他这是怎么了?哪根神经搭错了线?

“有事说事。”凌若夕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冷冰冰的说道。

凌小白撅着嘴,笑得愈发殷勤:“哎呦,娘亲,宝宝就是想问问你,那啥,事情谈得肿么样?”

他最想问的是,这卫斯理到底给了啥条件,比如交出一半的国库?比如,给些值钱的金银珠宝?

艾玛!光明的未来就在他的眼前,他马上就要翻身当土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