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40章 你无耻,你全家才无耻

第440章 你无耻,你全家才无耻

如果问凤奕郯,他此生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大概便是错过了原本可以拥有的女人,一次错过,一生悔恨。

他至今还记得,那个从小时候就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打不走,骂不走的小女孩,她总是挂着痴傻的笑,形象狼狈,哪怕是遭受到无数人的白眼,始终不曾离开过他的身边。

那时,他看不起她,只因为这个女孩,是他人生的污点。

他意气风发,背负着天才之名,却偏偏有一个愚笨、白痴的未婚妻,无数人在背后笑话他,无数人在暗地里议论他,以至于,他迁怒她,一次又一次将她推开,用最恶毒的话语刺激她,想要摆脱她的纠缠。

凤奕郯疲惫的靠在柴房的灰墙上,闭着眼,脑海中浮现了一幕幕过往的画面。

“王爷,这帮人欺人太甚了!”他身前的士兵咬牙切齿的低咒道,“不就是仗着有凌若夕撑腰吗?看看他们嚣张的样子,哼,靠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

“这凌若夕明明是北宁人,却甘愿卖国求荣,实在是……”士兵诋毁的话语还没说完,一道冰冷的眼刀,直直落在了他的身上。

面上一怔,他下意识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语,没敢再说出来。

王爷的表情好可怕,像是要吃了自己。

“本王不喜有人在背后乱嚼舌根。”凤奕郯冷声斥责道,“败了就是败了,无需找脱罪的借口。”

士兵们脸上讪讪的,在他的敲打下,有些抬不起头。

“她如何,是她的事,不要再让本王听见这种话。”即使知道,他们所说的是事实,但凤奕郯仍旧不愿听到有任何人在背后议论她,指责她。

“是。”士兵唯唯诺诺的应下,可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了嘀咕,这王爷怎么会这般袒护凌若夕?简直太奇怪了。

凤奕郯被俘的消息,在小丫的煽风点火下,很快,传遍了整个南诏,各地方响起了百姓们的欢呼,他们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前方的战事,将南诏国的将士表扬了一番,上到三军统帅,下到士兵,几乎都被他们视作了保家卫国的英雄。

当然,名望最高的,仍是凌若夕。

没有人会忘记,是她为南诏带来了和平,没有人会忘记,现在的胜利,是她一手促成的。

街道上,响亮的鞭炮声不绝于耳,不少孩童欢喜的大叫声,从僻静的民居外传来。

云井辰穿着墨色的锦袍,在厨房里煎药,苍白的面容此刻染上淡淡的笑,她果真没让自己失望,看,即使没有自己,她同样能混得风生水起。

“英雄啊,”一声感叹,从他略带苍白的嘴唇里滑出,不知道以她的性子,被人这般拥戴,会是什么样呢?是害羞?还是无动于衷?

脑海中浮现了她的各种样子,生气的,开心的,羞涩的,每一种,都能牵扯着他的心隐隐作痛。

怎么办,他好像已经无法再满足于在暗中偷偷跟着她了,耳边每天都会有关于她的消息传来,所有人都在谈论她,议论她。

想要见她,这样的心情,从离开的第一天,就始终没有间断过。

“若夕,我好想你。”压抑的思念只化作这一句缱绻的话语,随风飘散在空气中。

边城,距离凌克清登门造访已过了三天,北宁国滞留在壶口关的军队,开始动身撤离,伤势过重的士兵,被同伴搀扶着,一瘸一拐跟随在大部队后方,凌克清一骑当先,在跨过边界时,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城镇的方向。

凌若夕,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

“加速赶路。”他一声令下,军队移动的速度顿时加快,只短短三日,就抵达了皇城。

“娘娘,北宁国的人已经全部撤离,我们也该进军壶口关了。”大宅前厅,卫斯理一脸兴奋的禀报道。

“恩。”凌若夕微微颔首。

坐在下方的众武将,也难掩心头的激动,终于来了,将丢失的城池全部讨回的这一天。

“苍天有眼啊,老夫总算有脸面对九泉下的列祖列宗了。”于老眼圈一红,竟忍不住哽咽起来。

明明是欢喜的气氛,但这些三大五粗的爷们,此刻纷纷红了眼眶,泪眼婆娑的感慨着这段日子所经历的种种,从失败到反击,从绝望到生机,这样的心情,大概此生也难再出现一次。

“娘娘,大恩不言谢,老夫在这里向你行礼了。”于老浑身颤抖着从椅子上站起,冲着凌若夕深深的鞠了一躬。

“多谢娘娘拔刀相助。”武将们齐齐起身,郑重的行了一个大礼。

凌若夕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衣袖轻挥,一股巨大的力量,托住众人的膝盖,阻止了他们跪地的行为,“这是我和卫斯理的约定,你们没有必要感谢我。”

“可是不管怎么说,是娘娘力挽狂澜,保住了南诏的太平。”于老固执的说道,“老夫先前竟还怀疑娘娘的动机,实在是该杀!”

凌若夕不太适应这煽情的气氛,在暗地里,朝卫斯理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面搞定。

卫斯理苦笑一声,摇摇头,“娘娘,这是大家的心意,您就收下吧。”

不论她出于何种目的出手,南诏的江山是因为她才得以保下,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对啊对啊,娘亲,他们要表达感激,就让他们做嘛,”凌小白在一边扭动着身体,笑得花枝招展,“不过,就只是口头感谢啊?”

他泛着精芒的眼睛,蓦地转向厅内的众武将,话意有所指。

凌若夕嘴角一抖,已经预感到了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这……不知道小少爷的意思是?”于老茫然的眨眨眼睛,有些没听明白他的意思。

凌小白有些难为情:“哎呦,你们这都不懂吗?”

食指并拇指,做了个搓指尖的动作。

凌若夕一脸果然如此的模样,手掌轻轻盖住自己的面庞,妈蛋,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卫斯理立即了然,“小少爷不用担心,等到回宫,我们会进行论功行赏的。”

不就是银子嘛,南诏国给得起。

“呀,真的吗?”凌小白本就璀璨的眼神,此刻亮得好似两个灯泡,双眼变作了$状,“哎呦,这怎么好意思呢?娘亲说过的,做好事不留名,小爷怎么会收下银子这么俗的谢礼?”

不是你刚才口口声声说要的吗?

卫斯理在心头吐槽道,各种蛋疼。

“原来是这样,小少爷,皇后娘娘,你们请放心,该给的谢礼,一个子也不会少,这是诸位应该得的。”于老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急忙开口。

“哎,既然你们这么诚心,要是不收下,会让你们的心意白费的,那小爷就勉为其难接受了吧。”凌小白连连点头,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凌若夕已经不忍直视他那副小人得志的表情,眼角微微一抽,“多谢各位。”

喂!这种时候她不是该说点钱财是身外物之类的话吗?不是该拒绝用俗气的谢礼进行感谢吗?为毛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众武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总觉得这事有哪里不对。

“娘娘,按照约定,如今北宁国的大军已经撤走,我们是不是也该放人了?”卫斯理尴尬的咳嗽一声,想要将话题转到正事上。

凌小白率先出声:“这怎么可以?他在我们这儿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连治病也是我们给的诊金,请的大夫,这些银子难道就白费了吗?”

“可那是因为……”因为人家的伤势,是他们搞出来的,作为俘虏,包吃包住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卫斯理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有因为,没有所以,咱们供他们吃吃喝喝,不能就这么打水漂了,娘亲,你说是吧?”凌小白开始寻找同盟,闪烁着狡黠光芒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凌若夕。

“恩,有道理。”凌若夕仔细想了想,这才点头,“北宁国的战俘在我们这儿,吃的是最好的,用的是最好的,每天还有人日夜站岗,保护他们的安危,这些财力、人力,必须要由北宁承担才可。”

“还有我们付出的心血!也得让他们进行赔偿。”凌小白眸光一亮,乐呵呵的说道,哎呦,这么大一头肥羊,不宰几下,他都对不起自己啊。

他们母子二人一唱一和的说词,听得众人愣愣的,仔细想想,似乎也有道理,但总有种哪儿不太对劲的感觉。

“那娘娘的意思是?”卫斯理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列一张单子,将北宁国的战俘在南诏的开销,通通列举出来,让北宁照价偿还。”凌若夕说得理直气壮。

“这样做,会不会太……无耻了?”于老低声问道,他是真的觉得,这种事不讲道义,完全是趁火打劫的小人行径好么?

凌小白双手叉腰,瞬间从椅子上蹦达下来,“什么无耻?你才无耻,你全家无耻!”

哼哼哼,像他这么正直,这么可爱的宝宝,怎么可能做出无耻的事?他会不会说话?

于老被骂得狗血淋头,却又没那胆子反驳,只能讪笑两声,退到一边,减弱自己的存在感。

“小爷这是替你们着想,你们不感激小爷,还污蔑小爷的动机,太过分了。”说着,凌小白眼圈一红,开始水漫金山。

明知道他的理由有多站不住脚,但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奶包泪眼婆娑的样子,不少武将心里竟生出了几分不忍,谴责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朝于老投去。

“不就是向他们讨要银子吗?咱们的确尽心尽力的保护了战俘的安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没错,对付小人,就得用这种办法。”

武将们开始用这样的方式试图催眠自己,说得多了,倒还真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看眼前这一个个被儿子洗脑的将军,凌若夕心头既好笑,又无奈。

不过,能得到一笔银子的赔偿,也不算是坏事,毕竟,这段时间,她的金库,可没几次进账啊。